《妙贼丁小勾》

第13章 夜盗银冰石

作者:李凉

时日匆匆,三日已过。

轩辕书绝从襄阳城请来神医陶平。

他并不懂得武功,随身提着一口箱子,清瘦的脸容,看来有一般行医的慈祥风貌,五旬左右,头发有些斑白。

小竹和神偷很快把小勾找来,秋水虽依依不舍,也不便留人,只好跟他们到了太和厅,那里病床舒服得很,四周也放置了不少葯材,正是冶病专用的厅堂。

鱼肠宫上下的人又都围在他旁边,凝神瞧着陶平医治小勾。

神医先瞧瞧小勾化了妆的脸容,秋水替他画得轻淡甜美,瞧来别有风味,小勾又喜欢拋媚眼,那股魁力倒让秋剑梧,轩辕书绝等人心头波动着,要是女人有此媚眼,不知要迷死多少人呢!

神医含笑道:“少侠可想过女人?”

小勾瞄向秋水,有点儿委屈:“我被她非礼了。”

秋水稍窘,仍斥笑:“胡说!”

“是真的。”

众人淡淡笑意,秋水斥笑着,不再理他。

小勾又强调,还是得不到响应,有些无奈和感伤。

神医含笑道:“你被女人非礼,你怕不怕?”

“怕。”

“她如何非礼你?”

“抱我,还有,……亲我……”

秋水瞪眼道:“胡说,我只是扶他上床,还有替他擦口红而已,要不是爹要我照顾他,我才不会管呢!”

“她真的亲我……”

小竹斥道:“正经点儿好不好,讲那什么话,没人会相信的。”

小勾只好闭嘴,满脸委屈。

神医哺哺说道:“若是正常人,该不会如此排斥,看来真的有病了。

““我没病,我不是男人,是太监。”

“我知道……没人说你是男人……来,让我把把脉……”

神医伸手按向小勾左手腕脉,把了一阵,甚是不解:“奇怪……”立即拿出银针,刺向小勾指尖,挤出滴血,小勾哎呀叫痛,小竹立即安慰,神医拿出几味葯,往血滴弄去,不久,己化成淡青色沉淀物。

“奇怪,怎会有这种东西?”

神偷问:“那是什么?”

“男性荷尔蒙。”(李凉开玩笑,这时那有荷尔蒙这名词。)

“这……这又是什么?”

不只是神偷,所有人也不懂,一脸希望地想征求解答。

神医淡笑:“是一种男性的东西,大概只有行医的知道。”

众人一知半解,小竹道:“这么说,他还是男人?”

神偷道:“他可能不是身体上,而是心理上较糟。”

神医频频点头:“有此可能。”他问:“少侠何时被去势?”

“去势?”

“就是被宫了?”

“什么宫,鱼肠宫?”

“老夫是说被阉了?”

小勾恍然而带羞:“原是这回事?快一个月了吧?”

“能不能让老夫……”神医想瞧瞧。

“在这里?”小勾感到困窘。

神医正想请众人回避,小勾突又心血来潮:“反正他们没看过,请他们一起看看也没关系。”

小勾竟然当场就要褪下裤子。

厅中一声惊叫,几个女子纷纷掩目走避。

小勾讪道:“怕什么?什么也没有!有何好怕?”

女孩总是脸薄,窘困地避开,心头窘热热地。

小勾正要脱去一半,外头己传来嘈杂声。

秋封侯为之惊诧:“是谁在騒扰?”

守卫立即回答:“有人入侵。”

“会是谁?”

众人为之紧张,抓好随身武器,准备迎战。

远处传来喝声:“叫秋封侯出来,还有丁小勾这贼小子出来受死!”

秋封侯诧声道:“好熟的声音?”

轩辕烈道:“是南宫太极父子。”

秋封侯暗自一叹,已迎向外头,秋剑梧、轩辕烈和轩辕书绝也跟过去,神偷想想,还是决定先解决此事,也离开此厅。

有了状况再诊断,小勾则早已把裤子穿妥,免得春光外泄,神医按脉把穴,先了解状况再说。

外边,南宫太极领着南宫云和五名手下,怒冲冲地撞过来。

秋封侯在庭园将七人阻下。

南宫太极见着秋封侯,冷笑不已:“原来你是诈死,何必呢?为了宝剑,如此费事?”

南宫云冷斥:“你还联合丁小勾这恶贼,进攻太阿殿,把本门烧得片瓦不留,把债还来,把那小子交出来!”

秋封侯加以解释,神偷在旁也帮忙说明。

南宫太极冷斥道:“四大剑派的事,你外人少管!”

神偷一时口僵,不知该如何是好。

轩辕烈立即说道:“二哥,一切都是误会,自家人何必伤和气。”

南宫太极怒道:“什么误会,你干将堡了得,就是误会?我太阿殿全毁可是千真万确之事,除非他还能还我整个太阿殿。”

秋封侯道:“我一定帮你重建。”

“重建就了事?还有太阿剑,还有丁小勾这小子,把他交出来,让我把他抓来祭太阿殿上下英灵。”

南宫云怒道:“把他活活烧死,方消我心头之恨!”

瞧他和南宫太极脸手都有新添的烧痕,想是那次被烧惨了。

秋封侯甚是为难:“二弟,丁少侠如此,也是为了四剑派,为了太阿殿啊!”

南宫太极斥道:“不必替他求情,太阿殿的命也无需仇人来救,他是借题泄恨,快把人交出来,否则你我兄弟之情,到此为止!”

“冲,先杀了那小子再说。”

南宫云右手一招,已然领队行前,南宫太极掠阵地直逼过来。

秋封侯甚是棘手,拦下不是,不拦也不是,边劝边被逼往后面,眼看就要退至太和厅,众人心头为之紧张。

“二弟,你就饶他一次吧,他已非常人,为了四剑派,他己被阉割了,去了势。”

南宫太极和南宫云一愣。

轩辕烈说道:“如此牺牲,就算有天大的恩怨,也该化去了。”

南宫太极忽而冷笑:“谁知他是真是假?”

秋封侯道:“千真万确。”

南宫云道:“他现在生不如死,何不交出来,让我痛痛快快宰了他,也好让他死得爽快。”

神偷不禁大怒:“你们这算什么正派人士,人家为你们绝子绝孙的牺牲,你们却恩将优报,世上还有天理吗?”

“对仇人,不必讲什么天理!”

“那冲着老夫来好了!”

神偷抽出常用的烟棒子,横身一挡,准备接招。

南宫云正找不到有人动手以泄恨,当下厉笑,大骂一声活该,长重利剑砍了过去,神偷也不客气,两人大打出手。

秋封侯在劝架无效,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南宫太极更想抓得丁小勾,立即领着手下行往太和厅,秋剑捂和轩辕书绝不得不拦人了。

厅中又行出秋家三姐妹及小竹,眼看情势混乱,立即参战,双方缠斗不休。

“别伤人,都是自己人,别打啦!”

秋封候不断喝阻,慾解开双方的纠缠,可是东边开,西边又合,根本没办法。

忽而一声轻笑,神偷肩头已挨了一剑。

他一向以轻功见长,如此乱糟糟的撕杀,又在不便伤对方之下,让南宫云占了上风,一不小心,左手臂就挂了彩。

他一叫,小竹为之惊惶,“老头儿,你受伤了?”

顾不得情势,短剑登时截向南宫云,以二敌一,封住他们的疯狂攻势。

南宫云哈哈厉笑:“来得好,先宰了你这小子,不怕他不出来。”

忽而一冷尖带柔的声音传来:“你找我吗?”

小勾不知何时己立在门口,神医惊惶地躲在背后,不敢靠近。

南宫云被喝住,抬头望去,小勾一脸脂粉淡抹,他还以为是女的,再瞧仔细,竟会是小勾,却已厉谑狂笑:“没想到,你真的变成太监、人妖了?”

他的笑声引来全场注意,这才发现小勾已出来,顿时停手,各自分开掠阵,随时可能一触再发。

秋水怕小勾受到伤害,焦急地说道:“小勾你进去吧,这里的事,我们会处理。”

小勾一脸纯真,娇柔道:“他指名找我,我只好出来了。”

南宫云讪笑:“小太监,你也有今天,绝子绝孙不说,还得让女人供养?我看你还是一头撞死算了。”

秋水斥道:“说话放尊重些,这里是鱼肠宫,可不是太阿殿。”

“鱼肠宫又如何?少爷我今天是闹定了!”

秋水仍想斥骂,已被父亲制住。

秋封候道:“丁少侠现在的情况,二弟、贤侄也看到了,得饶处且饶人。”

南宫云斥道:“他饶过我太阿殿吗?还不是一把火烧得片瓦不留,当时他为何不留一条退路?”

神偷冷道:“他要想杀你,你还走得了?”

“那是他自认太阿殿拿他没办法,自大地把我们当狗耍,这是报应,没人救得了他的命!”

南宫太极冷森道:“除了他自绝当场,否则我无法向手下交代。”

南宫云道:“除非他交出太阿剑,然后自废武功,到太阿殿挑一辈子的屎桶,少爷才会考虑是否放过他的命!”

众人脸色微变,这是何等侮辱。

小竹怒叫:“太过分了,早知道就叫皇帝门的人毁了你的狗窝。”

南宫云哈哈厉笑道:“去叫啊,恐怕你叫不到,什么皇帝门,根本就是你们编出来的借口,丁小勾,是好汉的就站出来,别藏在女人背后,算什么男人,哦!对了,你是没卵蛋的,难怪会跟女人混在一起,哈哈哈!

……”他笑得更狂。

小勾眉头一皱,已然有点儿慎怒。

“怎么样,不服气过来啊,早晚都要死,何必死在女人堆里?”南宫云百般戏谴地说。

众人实在听不下去,怒喝着想教训这狂徒。

秋封候仍自拦住他们,转向南宫父子,轻叹道:“此事全由我而起,事情全都该我负责,二弟、贤侄,冲着大哥面子,你们开出条件,除了交出少侠,大哥全都接受。”

南宫太极冷道:“你能赔出太阿剑吗?”

南宫云冷道:“说不定你自行藏起来了呢,哼哼,要承担可以,除非当众下跪,向太阿殿上下赔不是。”

这是何等狂妄而伤人的话?秋封候是四大剑派之首,这有若叫父亲向儿子下跪般的禽兽行为。

“太过分了。”

秋剑梧第一个无法忍受,利剑一抖,慾刺过来,秋家三姐妹及神偷、小竹也都动手,一时又打了起来,这次可拼得凶,只一接触,就见血光。

秋封候突然大喝:“住手……”

大声厉吼,又吼住了自家人,他感伤地走向南宫父子,叹道:“兄弟自相残杀,何等悲哀,你要大哥下跪,大哥就给你们下跪。”

说着双膝慾落地。

秋家上下一声尖叫,个个含泪。

因为那是他们的爹,现在却要当龟孙般地向那猪狗不如的狂小子下跪,何等伤自尊啊,天理何在啊?

小勾粹然暴喝,天蚕勾猛打秋封候背领,拖他不能下跪,整个人已掠向他前头,扶起他,急道:“宫主身分何等之,岂能随便跪人?”

“老夫只想化解这场恩怨……”秋封候两眼含泪,看来是多么苍老和哀切。

“不必解了,这事由我而起,就由我一人来解决!”

小勾胸膛一挺,哪还有娘娘腔的气息,就连脸上脂粉也掩不了他耸拔的气概。

众人一愣,他的转变何等之快?

南宫云亦是惊诧,随即谴笑:“好一个人妖变英雄,可你永远也是无卵的太监英雄。”

“你错了,无卵的应该是你,不是我。”小勾谑笑:“上次象狗一样地逃,你说谁是无卵?”

南宫云怒笑:“事实证明一切,你是要跟我回去挑粪呢,还是提头来还债?”

“我是想揍你一顿,然后再还这笔债。”

“凭你?”

“又如何?”

小勾猝然发难,只见天蚕勾暴射南宫云手中的剑,一缠扭,他整个人已旋过去,猛再扯,南宫云不及反应,长剑已经脱手飞出,他正想急叫,小勾已冲至,啪啪两声,打得他两颊现出血痕。

南宫太极见状大喝,疾挡过来,利剑猛刺小勾要害,他是一派之主,又在救人之下发招,其势自是又疾又狠,眼看小勾不想躲闪,旁边之人霎时惊叫,有的出剑想拦,有的急呼快躲。

小勾仍是不理不睬,屁股抖了两下,喝喝叫来:“看我神功的厉害!

“他用上了九龙神功,虽然威力不如武则天的厉害,但凝气冲出穴道,却也有三分火候。

只见他一运劲,不但将利剑扫偏,还将南宫太圾右手袖口给冲穿数处,吓得他弃剑收手,退至一旁。

“你敢用暗器?”

南宫太极自不知九龙神功厉害,以为小勾身上藏了暗器,再次攻来,已小心多了。

小勾趁此又揍了南宫云几拳,一把抓起他,丢砸他爹,又喝喝两掌,打得南宫太极连退数步,差点儿跌坐地面,还好,他接住儿子,否则南宫云又得脑袋长瘤了。

五位剑手俱于小勾武功怪异,不敢攻招,只得退向南宫太极身旁,手中长剑划来比去,却是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小勾一招击退南宫父子,引来秋家姐妹和小竹的一阵掌声。

小勾转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夜盗银冰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