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5章 炼剑

作者:李凉

小勾、小竹意外地获得银冰铁,自是高兴万分,马车不停蹄地奔驰,两人瞧着银冰铁,心里更是高兴。

“这次神偷也无话可说,咱可不是偷来的,而是以东西换来的,这在宝贝门中,倒是一项特殊记录。”

小竹捉笑:“如果得撞个鼻青眼肿,我倒是愿意伸手即来,何必换得那么辛苦?”

“越辛苦才会珍惜啊!”

“可惜这宝剑若炼成,也非你所有。”

小勾咬咬牙:“真是,搞了半天,还要还给南宫家这堆人,想来就不值。”

“不值也要做啊,快把东西送到天台山吧,说不定半路还有人抢宝呢!”

小勾捉笑:“最好是有人抢,我再发明另一种车跟他们斗。”

“然后再摔得鼻青眼肿,再把石块换回来。”

“不会那么糟吧!”

小竹冷瞪一眼,懒得再理他。

小勾干笑着,不敢再吹牛,赶着马匹,直往天台山方向驰去。

※  天台山,山高似天台。

群山叠连,松柏长青,灵气天成。

小勾和小竹已找来北麓,打探之下,只问及独剑峰有人居住。

那儿已不适合行马车,两人遂绑起银冰铁,扛着上山。

那山似剑,尖尖耸耸,甚是难行,两人又扛?重石,大呼小叹地直叫冤枉,花了半天时间,方至山腰处,在怪石磷峋中,发现了一处清泉池,此泉清澈见底,三面被红花岩壁所围。那红花岩,有若桂林石笋,天然风化成尖尖利利,有若无数把利剑石排列而成,映得水面青红相映,十分悦目。

小勾感觉到又累又热又渴,丢下银冰铁,跳入池中,先凉快再说。

小竹只能笑,硬是不肯下水,只舀出泉水,洗洗手脚了事。

小勾叫他不下来,也觉得没趣,只好自作玩耍,他发现这清水泉狭而长,不知道通往哪几?一时兴起,也就游过去,越往里边,红花岩越是耸高,阳光为之转弱而感到黝黑。

小勾自是胆大往前游,忽而又自开阔起来,尽头处还有石阶,阶旁岩壁还刻有“剑池”两字,大小似米斗,时日己久,看来有些苍老。

小勾欣喜:“会不会是那造剑师父?”

他游往石阶,往上行去,石梯百阶,婉蜒似蛇,两旁红花更红,直似血一般引人注目,却红的清静、幽雅,再走进,只见几株古松夹于红花岩之中耸立着,松树旁已现出一间茅屋,不知有无人住,只闻刮风声吹掠屋檐的茅草,一切都是如此的沉静。

“有人在吗?”小勾叫了几声,无人回话,他大胆地走向茅屋,那里不再红光四射,而转为淡淡的rǔ红,看起来更清爽了。

小勾推开茅屋,里面有张床,几样简单的家具外,并无特殊之处。

“还算干净,该有人住……”

小勾如此推断,立即四处寻找,直到远离茅屋数百丈,那里已不再全是岩林,而有了泥地,也长出许多杂树野草,其中一块已被开垦,种了不少蕃茄及玉米,有个中年人正低头认真地锄草。

“老前辈你好啊,请问你,可知道山中有位叫太康的铸剑大师父?”

小勾欣喜地奔向田园。

那中年人忽闻声音,始抬头,瞧着小勾。他年约四旬,头发稍乱带白,脸上有不少粗细的疤痕,大者如指、小者如豆,左叠右粘的有些丑陋,胡子更是乱长,十分落魄。

他神情冷漠地瞧向小勾,似闻及他所说的话,头一收,又自锄草,不理小勾。

小勾不死心,以为他没听清楚,又说了一遍,他仍没有反应。

“老前辈,你是聋子吗?”

小勾一时想证明,欺向他耳际叫了一声,如晴天霹雳。

那中年人被震得脸色翻红,冷目瞪向小勾,声音低沉:“这里没那个人。”

小勾欣笑起来:“原来你不是聋子,得罪得罪,前辈怎知此处没有那人?”

“此处只有我家,哪来别人?”

“哦,我是问,这独剑峰哪里可以找到太康大师父?”

“不知道。”

“前辈就帮个忙,否则我们找不到,只好赖在这里不走了。”

那人冷眼蹬着,小勾也表现出那种赖定的神情。

他冷道:“你找太康有何事?”

“他是铸剑大师,当然是找他铸剑了。”

那人嘴角有些抽动,仍冷道:“据我所知,太康已二十年未铸过剑,你还是回去吧!”

“不行,非要见到他的人,我才甘心。”

“他死了!”

“死了?”小勾顿感惊诧,随又不信:“你怎么知晓?那你是他朋友,还是他兄弟?”小勾忽而想起水池题有“剑池”两字,又自认真地往中年人仔细瞧个清。

中年人被他瞧得不自在,冷斥道:“瞧什么?”

小勾已邪邪笑起来:“你就是太康大师父,对不对?”

中年人斥着:“胡说什么,太康早就死了!”

丢下锄头,不再理会小勾,往茅屋方向行来。

小勾追在后边,欣笑说道:“你就是太康,你脸上的疤痕不是刀疤,也不是天生,而是被火花烫烧的,对不对?你的疤不少,可见以前常接触火炉,还敲打而使火花溅飞,才会变成如此,对不对?”

“太康早死了!”

那人仍是这句冷漠的话,径自走向茅屋,砰地关门,不理小勾在外边喊叫。

“我认定你啦,老前辈、大师父,你完了。”

小勾激动地叫着,已缠定对方,连那句“你完了”也说得捉趣而带自信。

那人硬是不理小勾,任何激言对他似乎都无效。

此时小竹声音己传来:“小勾你在里面吗?快回来,要赶路啦!”

小勾轻笑吊高声音:“不必赶啦,我已找到太康师父,他在闹情绪呢,快把银冰铁运过来。”

小竹闻言欣喜:“你找到太康师父了?”欣喜之余,又自叱叫:“石头那么重,我怎么能搬动?不会过来帮忙啊?”

“我想啊,可是又怕大师父跑掉,我看你先慢慢想办法如何?”

“老是会折腾人家!”

小竹叱叫两声,还是自个想办法。

此时屋内的中年人忽而把门打开,目露一种惊喜的神采:“你当真找来银冰铁?”

小勾轻笑点头:“当然,否则我才不会要你铸它呢!”

中年人身子表情变换不定,显得激动。

小勾暗自好笑,说道:“大师父你就别装啦,如此好的材料,要是我会炼剑,不把它炼成宝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一辈子都会过得痛苦。”

那中年身子终于忍不住:“过去看看。”

他急得比小勾先赶向石阶,小勾窃笑着跟在后头。

及到池边,中年身子仍未见着铁石,有些焦急。

小勾则喝叫:“小竹你搞得如何?”

他正想下水帮忙,小竹已应声:“来啦来啦。”

话方说完,小竹已站立两株枯树上,缓缓行来,枯树人身大小,已沉入水中三分之一,想是被下边悬吊的银冰石吃去不少重量。

小竹一脸得意:“如何,我出此招,还不赖吧?”

小勾击掌直叫高明,已然谑笑:“辛苦你啦,砍材划木的。”

那模样是指出他空手轻轻松松过来,不知道要算哪一级数?

小竹听出他话中话,笑容一拉,瞪着大眼:“你自己扛好了,我要回去了。”

他已准备调头。

“别走别走,我帮你,帮你上岸!”

小勾哪能让他走掉,天蚕勾打向木材,硬把他和浮木拖过来,他说着:“有帐慢慢算,老前辈可急着想看银冰石。”

小竹为顾及大局,才暂时放了小勾一马,他一上岸,立即合着小勾的力量,将深入水中的银冰石给拖出水面。

那中年身子立即蹲下,往银冰石摸去,石块大部分是冰白的,另有许多银碎石和黑杂石,他五指紧贴石面,那冰冷之气渗得他身躯微抖,再扣向银石小颗粒,他掂着斤两,似可瞧出银石之重量感,他更形激动:“果真是银冰石。”

小勾笑着:“我没骗你吧,大师父,你把它铸成宝剑如何?”

中年身子激动之余,又自感伤地起身,望着天际,喃喃自语:“老夫已二十年没铸剑了……我也发过誓……”

“前辈的誓言……”

中年身子轻叹:“为了还情剑,我赔了爱妻的性命,而现在……唉……

“小勾终于明白他不肯铸剑的原因,说道:“夫人要是知道前辈如此沮丧,她也会难过的。”

中年人喃喃自语:“都已二十年了……”忽而冷目瞪向小勾及小竹,森冷说道:“你们当真要铸此剑?”

两人立即点头。小勾道:“我们千辛万苦才找到银冰石!”

“好,老夫就替你们铸剑,不过你们要答应老夫一个要求。”

小勾欣喜:“才一个?十个也答应,你说说看,是何要求?”

“到时再告诉你们。”

“现在不能说?”

中年身子沉冷不语。

小勾怕他出尔反尔,立即点头:“随你好了,任何时刻我都接受。”

中年身子露出一抹悲怅式的笑容,随后已冷声:“跟我来!”

他往回走,不及一半石阶,那左边本是无路通的,他伸手往红花岩扳去,一块块长条形的岩石被扳了下来,不久已出现一个坑洞,原来是太康把此洞给封了起来。

小勾和小竹紧跟其后,步入洞中,往下行走数十阶梯才现平坦,这是一个天然山洞,形势却非常奇怪,有若在火山口里面,顶头是尖耸的缺口,阳光可从下方投入,正下方有一鼎炉,还有个铁桶,因年代过久,都生了锈花,鼎炉四周则有个圆桌大小的清泉,三个都冒着白烟,除了这小璷四处还散乱着不少锤打的器具,以及几把锋利的古剑。

太康怀念地触摸这些伴他多年的东西。

小勾则注意那三口泉水,好奇地说道:“泉水会冒烟,该是温泉吧?

“他伸手就想往其中一口舀去,太康立即喝止:“舀不得。”小勾吓了跳,身躯僵住,不敢动。

太康道:“除了左边那个,其它两口,千万别以手沾,除非你练了金刚不坏之身。”

小勾眉头抽了抽:“这么厉害?这是什么泉?”

太康道:“一口叫火阳泉,是铸宝剑最好的炼泉,每当午时,太阳直射入洞中,此火阳泉必定沸腾,那冷月泉则在月圆时,冰冷如刀割。”

他拿起一把锈剑,插入火阳泉,剑身立即冒出小泡,一片片黑锈立即脱落,不到一分钟已变得晶亮,小勾和小竹不禁暗呼好险,方才没去舀这泉水。

太康抽出宝剑,己如新剑,不见一丝锈痕,而后再插入冷月泉,卜的一声,一股白烟冒出,那剑身已有裂痕,再浸一分钟,裂痕似会走动,往四处崩裂,突然叭的一声,全部化成冰碎片般地沉入泉底。

小勾和小竹触目惊心,泉水竟可把精铁给冻裂,要是沾上手,岂不立即脱掉分家?

太康将手中的剑柄拋回原处,叹声道:“这虽是铸剑的好地方,多少年来,却只能铸出一把好剑……”

小勾道:“现在又有一把啦。”

“可能吧,也许是最后一把,把那石块搬进来。”

小勾、小竹立即出屋费劲地把银冰石运入内洞。

太康拿出小锤子,再往银冰石敲下些许碎片,丢人火阳泉,依然晶亮,他捞起,再丢入冷月泉,冰石有些脱落。

“银冰铁果然属阴,得以烈火炼,烈冰淬。”

小勾说道:“怎样弄,我们可以帮什么忙?”

太康沉思,忽而转向小勾:“去找来几味东西,冰玄铁,沉海缅钢、还有磷粉、硝石……”他又说了几样东西。

小勾点头:“这些虽不好找,并难不倒我,我现今就下山。”说着就想动身。

“等等!”太康喝住他:“小的去好了。”

“我?好啊。”小竹觉得没事,去去也好。

小勾皱眉:“那我呢?”

“你留在这里钻地火!”

“这不是很累吗?”

“不累,留你干啥,我一看就知晓你比他皮。”

小竹立即轻笑。小勾眉头皱成一团,苦干笑着:“皮的人,一定要钻地吗?”

“我不看着你,你会偷懒。”

“可是我一向很勤劳……”

太康不理,丢给他一块铁钻:“勤劳地钻吧!”不再理会小勾,径自清理器具去了。

小竹讪笑道:“好好钻啊,山顶洞人,看哪天会钻出地火来?”

“去你的!”小勾一脚扫去,小竹己跳开,笑吟吟地溜出山洞,找东西去了。

小勾无奈地苦笑着:“别的事不做,还跑来这里当山顶洞人?”

抓着铁钻,也不知要钻哪个地方,只好乱钻,自嘲而捉弄地笑着。

“好象四处都有地火,挺好钻的嘛!”他姿态,有若老鼠打洞。这里钻,那里也钻。

太康忽而一剑扫来,以剑身扫他臀部,他唉呀一声惊叫,跳了起来,虽然臀部伤势已好,但肌肤还薄得很,被扫得甚是疼痛,急叫:“你为什么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炼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