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6章 拍卖大会

作者:李凉

两人连夜赶路。

几天后,已抵怀玉山。

已阔别两月,秋封候已派出人马,替太阿殿重新复建,两月下来,也建妥五六成,再不久即可恢复原状。

小勾商定,由小竹送刀进去,他则躲在外边等消息。

小竹则挺胸登门拜访。

已有人通报,南宫云迎面赶来,还带了几名剑手,想逮捕小勾,那些剑手似已非昔日太阿殿手下,似是另外再聘来的。

南宫云只见着小竹,心有不甘:“你那奴才门主呢?怎像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

小竹冷笑:“送剑,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何必门主出面?”

“你找到太阿剑了?”

“太阿剑算什么,这把才够快!”

小竹从布巾中抽出滴血勾,晃向对方。

南宫云哈哈大笑:“拿一把小孩玩具刀,就想换太阿神剑,你做梦!

““这宝刀照样削铁如泥!”

南宫云眼神便往左边一名剑手,他立即出剑射来,那速度,似不比南宫太极差。

小竹惊诧,宝刀顿时砍去,刀锋未至,那人已感到冷森逼人,长剑一触,如利刀削嫩笋,连撞声都小得可怜,那剑已被切成两断,余威未止,又扫向那人胸口,还好那人功夫不弱,惊惶之余,立即掠退,只被宝刀在胸口划出一道裂缝。

南宫云不由惊讶,这宝刀的锋利度和重量,似乎不比太阿剑差,更重要的是小竹只轻轻一挥,却逼退自己请来的高手,而且这刀隐隐露出一股灵性,深深地吸引着自己,已想要占为己有,他冷道:“毕竟太阿剑沉猛雄伟,怎是此刀能比!”

小竹冷道:“又没要你拿来换,本门主交待,暂时将此物押在这里,三个月后再拿太阿剑来换。”

这正合南宫云心意,他却不能做的太明显。

“你们已拖了两个月,又来这招,三个月过去,还未找到太阿剑,又如何?”

“这刀就送你吧。”

“剑呢?”

“当然还是要找来还你!”

南宫云冷笑:“恐怕你们一辈子也找不着了!”

“那是我们的事,刀在此,三个月后来收,别丢了,否则你也别想要回太阿剑!”

“哼,一把破刀,丢了何惜!”

小竹不理他,将宝刀插在地上,大步离去。

南宫云把宝刀抓在手上,竟发现非常沉重,不得不加把力抓住它,然后仔细端祥,笑声已不断:“这刀果然不错……”

他已升起并吞之心。

却不知小勾早已动了心眼,谁耍谁,三月后,自有结果。

小竹离开太阿殿,把事情告诉小勾,两人笑声不断,直道南宫云又打错了算盘。

似乎一切已无事,小勾遂又出馊主意:“你入门这么久了,我都没好好招待你,本门主算来也是富可敌国之人,现在时鬃的人,不光是要会赚钱,还要懂得如何花钱,我带你到京里花个爽快,然后再从花钱中找个工作,这才是一举数得。”

小竹明白小勾往京里走,虽说花钱,也是想要找宝物下手,这对宝贝门来说,自是添财进宝的机会,他当然想去见识了。

两人说完,已取道京城,在路上又做了一票,衣裳已换得体面,准备马车,行于路上已风光许多。

※  十天后。

两人已抵京城。

“先到百宝街,那里什么都有。”

小勾领在前头,已往百宝街行去。

说是百宝街,其实是古董店,这些都是老字号,两排店面直通底,大大小小少说也有百余间,他们全都自夸是最老牌,有的甚至说他的招牌拆下来,也可以当古董卖。

然而内行人都知道,老招牌未必有古董货,新招牌偶尔也有不识货……

亦是老得不知是何古董之意。

在这里,买宝全凭眼光。

也有人是来比阔的。

百宝楼最有名比阔的地方,却是靠底那间通宝楼,它不做小生意,只拍卖古董。

里头三楼全部挑空,一楼吃底角,拍卖台搭得甚是豪华,其实顾客位置三面环绕,每一丈摆一张长形桌,三张太师椅,居中大,两边小,乃为主仆设计,或是左妻右妾而用,全场宽百丈,连同二三楼,少说也能容下三百桌,千余人。

来此楼,若非巨商豪富,就是达官贵人,以及有钱的公子、佳人,也有识货的古董商,不过他们都聚集在最后一排,免得抢了花钱的大爷的位置。

“要坐第一排,也得掂掂自己的分量。”

这是通宝楼流传已久的口号,若坐在第一排,而又寒酸得要死,传出去,必定面子扫地。

听说皇宫大内,偶尔有皇帝亲信跑来买古董,只要看中的,必先知会老板,老板也会暗中通知买客,免得争价太高,而买客自知和皇上争不得,纵便是喜欢,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小勾和小竹找到此处,通过外边四名守卫,进入里头。一片红地毯,显得豪华,千百人已挤坐满满,二三楼也差不了多少。

只有一样是例外:人多却不嘈杂,因为大家都自恃身份,怎能和市井小民相提并论。

小竹瞧得目瞪口呆,这场面实在浩大,也许比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是白天,此处却吊有十盏悬空大小吊灯,里头全是上等灯火,不冒黑白烟,再加水晶灯罩,灯火不闪动,照得满楼通明,除此之外,四壁还有无数盏小号灯,若说金碧辉煌,该以此力量了。

小勾东张西望,找不到位置,正要把人赶起来时,忽而见着前面第一排正中央那张是空着,他也搞不清,那位置是除了当今皇上或王爷宰相之流,是很少人敢去坐的。

因为这些人也懂得客套,还没嚣张到那种程度。

若坐上那位置,无非已把在场所有的人给比了下去。

小勾不解,大大方方地晃了过去。

要到前方,少说也有五十丈,他走了二十余丈,已引来众人的注意,因为一个小孩,又无大人带着,很少敢往前再走,谁知他俩晃个不停,又走了近十丈,差那第一位置已快到十张桌子,众人目光齐齐投来,惊诧、意外的表情直露。

小竹已发现,困窘地扯了扯小勾的衣角,小勾这才见着无数眼晴全投向自己和小竹,干干一笑地向众人招招手,又自往前行去。

“快来看,有人坐第一张椅子了。”

“他会是谁?穿得不错……可是不像太子、小王爷啊……”

“唉呀,动作有点儿轻浮……见不了世面……”

“我看来却很潇洒……”

“就是太年轻了些……”

“他不敢坐第一张吧?”

“我想可能会。”

“胆大好大……”

四处有人小声议论纷纷,小勾径自往第一桌行去,果真一屁股坐下,坐在铺有软貂毛垫子上,舒服得很,他坐,小竹也跟着坐下。

众人禁不住哗了一声,各自猜着小勾的来历,及批评种种。

小勾故作有礼地往左右望去,含笑道:“没座了,只好坐这里。”

左边那桌坐个老年文士,看来似是官家,他淡笑回礼,但左后方那桌则得来淡淡的冷哼声,那里坐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者二十上下,一身白袍,脸色嫩白,长相尚可,稍带方字脸,剑眉倒飞,给人有一种不可一世之态,尤其嘴角抽动的假笑,让人看来好生不舒服,他左耳还穿耳洞,挂了坠碧珠,故意一晃一晃的,以表示那股风雅,冷哼声正是发自他口中。

那女子看来妖艳,称不上什么高贵。

小勾也对他没好感,也投以挑战的眼神。

他左边则坐了三位富豪子弟,油头粉面,小勾一坐下,三人先是一惊,随即窃窃私语,似在商量该不该对付小勾,见其出身,该为高官儿子,方敢大胆地址坐前排。

小勾坐下,已引来騒动,但拍卖会总得进行。

老板五十上下,长得稍胖,一副员外郎模样,他朝小勾尊敬一笑,他认为不管如何,这人敢坐第一张位置,必有过人的胆量,犯不着去轻视别人。

在群众稍静之后,他已叫手下端来一红布罩着的东西。置于台上后,他拉开,是一青玉罗汉,玉质青翠,雕刻更是传神,一罗汉挂念珠,两眼炯炯有神,斜倚坐在玉树下,沉读金刚经,那玉树枝叶茂密,片片清楚,就连金刚经也刻着密密麻麻的字体,实称鬼斧神工。

老板说道:“佛山罗汉,相传是唐太宗送给魏征之极品,而后又曾跟武则天出家白马寺,即已流落民间。”

他举高向众人显示一番,又放回原位,目光已落向小勾,希望他表示意思意思。

小勾眉头一皱:“这东西怎会在这里?”

老板惊诧:“这是公子家中物?不可能,通宝楼所拍卖之物,必定是来历正当,而且全是真品。”

小勾看这老板也不是什么姦商之类,一时不便让他难堪,尤其宝物才刚开始,遂含笑道:“我是在一位朋友家见过,没想到他会拿来拍卖?”

老板松了一口气,含笑道:“也许令朋友临时想换其它宝物,所以才拿来此拍卖。”

他不敢说缺钱,这对小勾似乎有点儿侮辱。

此时那挂耳环男子已伸出一根手指头。

老板立即喊价:“两万两银子,有人要加价吗?”

丁小勾道:“我可不可以摸摸?”

“自是可以……”

老板正想要拿过去。

那挂耳环男子冷道:“若是我买了,不想给人摸,除非价钱比我高。

“这摆明在整小勾。

老板闻言,一时为难,若给小勾摸着,而他又不买,自对喊价者不妥,而以他的经验,那人是有意为难,若被摸着,他一定是不会买了。

他不得不向小勾报以为难的眼神,然后又转向挂耳环者:“铁公子,能不能破个例?”

那铁公子淡雅地道:“东西是你卖的,你看着办吧?”

他摆明就是不让步。

小勾闻及老板能指出他姓铁,该是熟客,也就是装痴者,更是为难自己者,小勾连看他都懒得看,道:“拿来吧,多少钱,我都买。”

老板最喜欢就是听这句话,立即欣笑,瞧往铁公子:“公子您可能要割爱了。”

说着就想把青玉罗汉往小勾送去。

众人不禁为小勾投以羡慕的眼光,能不喊价即买下,除非富可敌国,否则谁敢冒着被赶出去的命运?

铁公子忽然喝着:“慢着,我出价十万两。”

哗地一声,如此青玉古董,不是举国知名,或许真有其珍贵的地方,但在竞价之下不是热门物,很少会喊出十万两以上,看来这铁公子当真想拆小勾的台子。

老板双手不由发抖,他买价两万两,预计喊到五万两,现在一冒变成十万两,一赚就八万两。

小勾连一眼也没瞧人家,向老板道:“你问问,到底要多少价,这样吊人胃口,我很不耐烦。”

这话惹来一阵笑声,也表明铁仍是风度不够,一次喊完不就得了,还硬要东加西减,让人生意难做。

老愣立即问向铁公子,他冷哼一声,也不再加价,免得失风度。

老板随又问向所有在场者,已无加价者,才恭敬含笑向小勾:“公子,这青玉罗汉是你的了……”声音拖长,当然是想等价钱啦。

小勾淡淡伸出两根手指头。

老板脸色一变:“二万两?”

众人哗然,手指一根一万两,未免整人。

小勾笑着:“本公子喊价从来不用银子的。”

老板脸色仍又变:“金子二万两?”

群众哗声更大,此价换银子,至少也有二十万余两,足足多出铁公子一倍以上。

老板抖着手,已不知如何交出青玉罗汉,小勾一手接过它,向众人晃了一眼,轻笑道:“独一无二,才是珍品,花这样钱,听听碎玉声也值得。”

他竟把青玉罗汉往地上拋。

群众更激动,老板脸色铁青,唉唉想伸出去接,仍自没接着,罗汉坠地,虽有地毯,仍卡卡地断成数片,一尊极品就这么完了。

小勾淡笑:“被人甘心喊过价的东西,我不要。”

这比被摸过而不要又不知要高出多少倍的尖锐刺人,铁公子当真脸色变得铁青,硬得很,他冷道:“有宝可摔,不知有没有金子可付?”

小勾淡笑:“本来喊价,是买完离席再算,但宝物过我手,立即付帐也是应该的,小竹拿钱吧。”

小竹早被唬得一愣愣的,没想到小勾花钱是如此方法,口袋内那些值百万两的票子,恐怕一下就完了,他怔怔地拿出一张两万金子的银票,力作不在乎地交给老板。

老板自是认得出,这是刚从富祥钱庄领出的钱票,保证信用可靠,收得虽笑哈哈,却也两眼不住瞄向那碎罗汉,实在可惜啊。

小勾摆摆手:“叫人拣吧,别耽误下场买卖。”

“是是是,公子说的是。”

老板马上唤人出来拣碎片,自己又奔向后台,只听得声音:“佳宾在场,好货色通通上啦。”

一时群众为之激动,今天终于又见着稀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拍卖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