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7章 九尊盟试葯

作者:李凉

小勾和小竹己步出通宝楼,已往附近茶水摊坐去,叫来一壶铁观音,径自喝着。

小竹则很为失望:“你怎么把那宝剑拱手让人?”

小勾道:“反正宝剑都已出现,迟早还不是会回到我的手中。”

小竹眼晴一亮:“你要向那铁追阳下手?”

小勾自得一笑:“手到剑来,又不需花费半两银子,何乐不为?”

小竹欣笑:“不过那铁追阳看来似乎不简单,想是什么武林世家,看他得意成那样子,看来就不舒服。”

小勾邪笑:“越是名家,我越来劲!”

“别栽了跟头才好?”

“呵呵,凭他,再等几年吧?”

“他可能深藏不露。”

“我也是啊。”小勾自得笑着:“有机会把他阉成太监,让他变成女人,耳环戴个够。”

小竹斥笑:“老是想那些邪事情,你想那太阿剑怎会落入拍卖?”

“当然是人送来的啦!”

“你想,那会不会有阴谋?否则怎会那么刚好,我们一上门,就遇上此事?”

小勾道:“也有可能宝剑送来已久,老板一直没拿出来,但若真的冲着我们来,也有可能是想帮助我们,让我们买了剑,得以还债,呵呵,说不定又是神偷搞的鬼。”

上次神偷在山谷丢剑,现在小勾不得不觉得他故伎重施。

小竹摇头:“可能不会吧,他若找到宝剑,知道我们又找得很累,该会亲自送上来才对啊。”

小勾邪笑:“你好象很了解他?”

小竹窘困:“人家说真的,你还在说风凉话!”

“我说的也是真的。”

“你还是想想送剑人的阴谋吧?”

“有阴谋,也得等露了痕迹再说,现在光想,你去想一个给我啊?”

小竹终也无言以对。

忽而小勾己发现那铁追阳领着那女子,步出通宝楼,小勾立即要小竹闭声,故作饮茶,待两人行走过后,付了茶水费已悄悄盯上。

那铁追阳已把女子送到烟花巷群芳楼,原来她乃此楼的台柱姗姗小姐,她很快从里边牵出一匹白马,甜甜蜜蜜一阵,铁追阳方自跨马离去。

那白马悬了铜铃,奔驰起来,轻轻脆响,倒也引人注目,已出了南城门。

小勾、小竹立即跟上。

铁追阳骑了马匹,只能走官道﹔小勾和小竹俩则绕道山区追踪,缩短了不少距离,自也将人盯牢。

奔行数十里,已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山林,这里一株株白桦树,四散开来,九月天,已然落叶光秃,若再飘雪,必是景致佳美。

再行数里,一大湖泊已现,附近则见着个大牌坊,红柱白匾,写了【九尊盟】三大字,通过牌楼,两边全是松林,中间一排石梯阶白如雪,直通顶头,少说也有千万阶,那匹马似能熟巧攀登,直掠而上,眨眼就没了踪影。

小竹、小勾两人跟到这里,已看清地头,再看看白匾金字九尊盟,小竹不禁皱起眉头:“原是九尊盟的小子,难怪他这么嚣张。”

小勾道:“你知道“九尊盟”的来历?”

小竹感到意外:“你怎会不知?”

“我只听过,没兴趣去了解。”

小竹看他狂态,连皇帝门都不怕了,还有何派能让他忌心,为了提高他警戒心,小竹已说道:“三十年前有句话,南神剑,北九尊,意思是南武林以神剑老人这派为尊,北武林以九尊盟为王,现在神剑门己分散为四,而且互不往来,只剩北武林仍自实力坚强,早就有北派武林盟主之称,有人还夸称是南北二派的盟主呢。”

“这么神?那铁追阳他爹一定很了不起了?”

“我倒没听说过,九命太岁铁追命娶过妻子,不过九尊盟主并非只有一人,是两个魔头,九命太岁及九毒魔君。九命太岁一手九尊掌及九命剑法已耍得出神入化,数十年难遇敌手,那九毒魔君更是不必说啦,一身毒功已臻化境,杀人于无形,更是小事。”

“他们和神剑老人齐名,该是百岁之人了?”

“差不多,最少也八十岁以上。”

小勾邪邪一笑:“这么说,一定是老牛吃嫩草喔,否则怎会有幼齿的儿子?”

小竹瞪眼而笑:“少不正经,这二位魔头可不好惹,心性也亦正亦邪,有不少人莫名的就被宰了,你还是小心些为妙吧!”

小勾捉笑:“宝剑都现形了,不拿回来,还真可惜。你在外头把风,我去探探情形。”

不等小竹回答,小勾已潜向松林。

小竹急道:“小心啊,别乱摸或乱吃东西,九毒魔君之毒可厉害得很!”

“知道啦,我的葯也不差!”

小勾自认灵葯满体,岂怕九毒魔君的毒,径自潜去,小竹只好守在外头了。

小勾潜往高处,发现石阶尽头是一平台,十分宽阔,四处还有护栏,那匹马就停在那里,平台过去,又有三十余阶石梯,进伸而上是一尊圆形的高塔,约有三层,居中一拱门,卫兵已迎面拱手,直叫少盟主,高塔两边则是数丈高墙,一直延伸林中,想是把四周给包围起来。

那铁追阳已捧剑入内,拱门立即关闭,独留门顶四字——【天下独尊】,为青石所雕,冷冷生风。

小勾往里边看去,只见得一尊尖塔突出墙头,呈多角形状,除此外,别无他物,考虑一阵,他终于决定翻墙进去,找向角落处,一翻入内。

里头亭台楼阁,花园水池尽展眼底,想是年代已久,园树都相当高大,但最大的特色,还是四处腐心大枯树不少,好似一座稀少的原始枯林,再细细看,枯树上已种植许多奇怪的植物,有的像兰花,有的像长蕨,青青红红花花紫紫,倒也别具一番景致。

小勾绕过这一天然湖池,那高塔已能窥全貌,最高的九层全是碧玉石阶所筑造,每层各有九尊雕成飞龙的石柱撑着,第一层最粗,依次递减,瓦槽尖角则挂有铜制的小香炉,不时地冒着白烟,倒有几分仙气。

除了此塔,左边百丈左右,突有如国画中山水的飞崖成屏封在那里,崖面多多少少长了野草,屋顶却又见着一小红庙似的,而右边则为天然池水延伸,筑了二三栋雅轩,藏在花丛中,想是另有人住。

那铁追阳掠向九层塔,高兴地已叫着:“爹,孩儿为您送来好礼物了。”

他钻入塔中,奔到最高楼,小勾只好失望了,根本未能再见着任何人。

塔中已传出老沉的声音:“好剑,快找你二叔来。”

“是?”

只见得铁追阳走出九层高塔,往那崖顶的红屋叫去,用了传音入密的功夫。

一时崖顶忽而飞来一名满头满脸白色须发的老人,他有若大苍鹰,直往宝塔飞去。

小勾看得清,那老头直如一头长毛狮子,除了眼晴、鼻子外,几乎见不着嘴脸。

“这大概是九毒魔君了……”小勾喃喃自语地说着。

那九毒魔君掠入屋内,已传出洪钟般的声音:“太阿剑,是神剑老鬼之物,如何得来?”

铁追阳道:“在拍卖会买的。”

“怎会如此?难道是这老魔死了,他后人不争气,拿出来拍卖?或是此剑是假的?”

“试试看!”

高塔突然掠出三道人影,铁追阳一身白衫,那九毒魔君则是藏青布衣,剩下那位老者,想是九命太岁了。

小勾仔细往他瞧,只见他身躯瘦高,两撇八字灰须粗粗挂在上chún,和他那不大的脸形配起来显得突出,额头已秃,显得天庭发亮,虽是近百岁人,却红光满面,瞧不出有半点儿老态,若非须眉及胡子带灰白,实是联想不出他已如此年纪。

只见那九命太岁人未落地,宝剑喝出十道劲光,把人裹得密不透风,就快落地时,那剑影又如扇子般全收回,百把归一,直冲地面硬石,剑落石没,直插到底,九命太岁倒立剑顶不动,有若靖蜒撼石。

九毒魔君立即叫好:“再试这把看看?”

伸手吸向铁追阳腰中剑,猛拋九命太岁,其势不弱,眼看就要刺中太岁腰际,那太岁才又闪动体形,也未瞧清他如何倒立过来,宝剑再化作千扇屏般,封向那铁剑,只闻得叮叮响声大作,铁剑如萝卜般,一节节地断落满地。

及至砍完,太岁方才收手,往剑身瞧去,一点儿缺口都没有,也不禁叫好:“果真是宝剑,名不虚传。”

九毒魔君道:“怎么办,只有一把。”

他也想要。

九命太岁不肯让:“你用毒,我使剑,它当然是我的。”

“我用毒用的人累了,现在想有剑,让给我。”

“不行,这剑让你用,暴殄天物。”

“谁说的,我使剑比你好?”

铁追阳说道:“爹,二叔,别争了,剑只有一把,先由我代为保管,以后再找一把,才分给你们如何?”

“有道理?”

九命太岁和九毒魔君异口同声回答。九命太岁笑道:“我还给儿子,再向儿子借来用,总可以了吧?”

他耍着剑,甚是威风。

九毒魔君老是觉得不对,却又转不过来,忽又想到了什么,叫道:“不公平,给追阳代管,那我徒弟怎么办?”

九命太岁道:“等他练出火候,我再借她就行了。”

“不公平?”

九毒魔君飞夺九命太岁,两人为抢剑而大打出手。

一旁小勾暗暗自叫好,若打死了,自己又抢现成便宜。

铁追阳急叫:“不要打啦,要打就公平打,爹你拿剑,算什么英雄。

““对啊,老毒鬼,我就让你,要空拳对阵,免得你输了不服气!”

他将宝剑丢给儿子,又自往九毒魔君扑去。

铁追阳接过宝剑,轻轻一笑:“你们打吧,打赢了,我就把剑给谁,现在我暂时保管了。”

说完,他走往右边轩房。

两人竟然不知宝剑已被骗走,仍自打个不停。

小勾暗自笑笨,心想宝剑仍在铁追阳手中,晚上再来盗剑,自然容易多了。

于是他慢慢潜回高墙,又自翻出,从松林中逃去。

小竹已迎上来,急问:“见着那老魔头没有?”

“见到啦,一个像狮子,一个像疯子,不怎么样嘛?”

“不可能啊,传言铁追命正邪不分,行事全凭所好,哪会发疯?”

“有机会,晚上你就明白啦,宝剑还在铁追阳手中,咱俩侍候他吧?

“小竹一脸不解,只好跟着小勾去了。

※  夜。

不见月,星光点点。

小勾和小竹已穿上黑衣,小心翼翼地再潜回九尊盟,里头已不见打斗声。

却不知九命太岁和九毒魔君如何解决问题。

小勾没时间多想,照着白天的印象,潜往那雅轩。

时已近三更,除了白色那栋还亮着淡淡烛光的外,另外两间都已沉入夜色之中,不见灯火。

小勾顺着那天然水池,潜抵白色房屋,还差十余丈,他已看清火光来自书房,并不强,只有淡淡的闪光。小勾沉吟一下,决定留小竹在外面把风,自己则小心翼翼地翻过栏杆,潜靠书房,并无动静,他探头往窗缝瞧去,书桌上一盏烛台正是光线的来源,至于铁追阳则未见着。

小勾断定他已经入睡,才大胆地推窗翻入内部,四处瞧望着,书画摆了不少,他暗自想笑。

“騒男人,书摆的不少,就不知看过没有?”

他找不到宝剑,只好再往内窗探去,伸指截出小洞,往里边偷瞄,铁追阳果然倒在舒服的大床,呼呼入睡,那剑就摆在身边,半截还用红棉被盖着。

小勾谚然一笑:“什么烂公子,睡觉也要穿花睡袍?还是丝的呢!”

铁追阳果真穿着一淡青还带儿点光泽的睡衣,真像女人的裙衫,小勾看得甚是碍眼。

“九尊盟听说毒功厉害,却比起我的蒙汗葯如何?”

身为贼祖宗,自是少不了这些东西。

小勾很快拿出一吹管,从窗外吹入,过了三分钟左右,他才大方地推门而入,那铁追阳当真被迷倒了。

堂堂号称北武林盟主的九尊盟,竟然让人如此轻易入侵,而且简单得让人难以相信。

小勾可不理这些,直往铁追阳行去,看他睡熟如猪,笑得更谑:“好好地一个男人,穿什么耳洞?是不是有性变态?”

叭的一声,给了铁追阳一个耳光。

“男不男,女不女的,睡觉还穿丝裙?我看你真有毛病?”

“哎,会不会是女的?”

小勾抓起太阿剑,瞧了几眼,但觉没错,才想验明他正身,宝剑抖直从铁追阳胸口,一直割往下档,再拨开胸口,证明是男人,本还要检查,看看是否被阉了,却又觉得有辱宝剑,懒得再查,他谴笑道:“本门的宝剑,你也想抢?真不知死活,白白放你走,对自己过意不去,我得给你留点儿东西才行。呵呵,穿什么耳洞,既然那么喜欢,我就替你再穿一个吧!”

小勾临时找不到针可用,只好用太阿剑尖往他右耳垂刺去,那剑本就钝,这一刺,有若拿筷子塞鼻孔,刺了一个大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九尊盟试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