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1章 妙贼偷心

作者:李凉

丁小勾得意自己花了七天时间就把地道打洞,而且演出一场漂亮把戏。

他已回到自己的宝贝窝。

那是坐落在长江三峡中的一处峭崖上,屋面被凿"兵书宝剑峡"桌大字迹。

想找到此处并不容易。

丁小勾早已躲入宝剑峡洞内。

里边已堆积不少宝物,琳琅满目,古玩、刀剑,以至于兵书,秘籍,应有尽有。

他已摘下头盔,笑声不断,听说那是秦始皇的战盔,他倒是不清楚,不过可确定那一定是古董。

“我什么毛病都没有,就是喜欢宝物,喜欢偷!呵呵偷遍大江南北。宝贝门万岁”丁小勾欢呼着。随后又拿起一大堆秘籍,比比划划,他的武功,就是这么学会的。

“练功很累,该吃补葯……今天就吃少林大还丹……??,不,火气有些大,就吃天山雪莲子好了!”

往左壁行去,手一按,壁门一掀,出现石柜,里头瓶罐不下千百种,什么灵丹妙葯都有。任他挑选。

他找来雪莲,如吃维他命,一颗颗往嘴里丢,若有人在场,见人如此服食灵葯,非被吓昏不可。

葯已吃完,功也练完。他开始计划下一步要偷什么?

“名为兵书宝剑峡,怎可少了名剑?"?

他一直计划想要盗取武林四大名剑,干将、莫邪、太阿、鱼肠,然而他仍有所顾忌。一方面对方势力不弱,又很难找到藏剑处。再则自己人手不够,有时候动起手,难免不方便。

“不知那朝天鼻和尚想通了没有?”

他忽而想笑,连地方都没说清楚,就算他想通,又如何找寻自己?

“也罢,有缘,到哪里都会相见。”

他还决定计划下次盗取目标。

“就换换四大名剑吧!”

考虑一阵,他终于决定打那些名剑的主意了。

他换下珠光宝气的衣服,穿上布衣,装成百姓,如此谁也看不出他真面日。

一切妥当,他才往门口行去,按下开关,石门已打开,他一闪身就溜出外头,石门再次恢复原状,正是兵书宝剑峡的宝字。

不着痕迹地拍拍手,哼起小调,慢步顺着崖面,想离去。

岂知方下崖面,竟然发现有动静。

一名年龄和他相仿的男孩跳了出来,chún红齿白,长得可比丁小勾俊秀多了。

他谑笑道:“嘿嘿,小鬼,你的贼窝泄密了。”

丁小勾为之一楞。

“我杀了你!”

腾身猛扑,那小子一时不察,被他压在地上,没命急叫。

“你杀了我也没用,我若死了,你的江山一样保不住。”

“我连你同党都杀了。”

那男孩眼看不能摄住丁小勾,立即伸手打出东西,直往江崖落去。

“你杀吧,那瓶中写着你的贼窝在此,顺江水流下,够你受了。”

丁小勾一时惊心,只得放人,赶掠玉瓶,反抄在手,捏碎它,只有葯物。

“你敢骗我!”

他想反扑。

小男孩已爬起来,手中又多了三个小瓶,嘿嘿笑着:“现在可全部都是真的。”

丁小勾为之头痛,打哈哈道:“别急别急,有话好商量。”

“商量可以,但你若使诈,休怪我泄密。”

“其实,就算你泄密,也未必打开宝藏大门。”

“哼,我叫多人来,从头凿到尾,终有一天凿穿你的大门”这倒是了,丁小勾感到棘手,这小子年龄看来比他小,鬼主意倒也不少。

“你倒底想干什么?”

“你不是想收门徒?”

那男孩笑的甚是逗人。

丁小勾纳闷:“你怎知道。”

“在少林寺,你不是贴了字条。”

丁小勾细眼瞇向他:“原来你是从少林寺跟来的?”

“否则怎会找到这鬼地方。”

丁小勾不得不衡量这小毛头,他竟然能盯住自己三百里。

也许自己疏忽了吧,他找了理由解释,又再想起小鬼的话。

“你想要拜我门下?”

“也不一定要拜,不过,我对你的神偷妙计很好奇。”

丁小勾得意耸耸肩:“天下无敌、技高武林。”

“真的?若跟以前武林前辈神偷李花比起来如何?”

“他行吗?右行,达摩袈裟也不会安稳地摆到现在。”

“你那招果然够新鲜的。”

对于挖洞炸地一事,丁小勾更是得意。

“我无所不偷,只要我想偷的,甚至任何要我偷的,我都能办到。”

“真的?”

“否则岂不砸了我的招牌。”

“太好啦,真是我梦中理想的主人。”

“你当真要当我手下。”

“有一点儿。”

丁小勾又上下瞄着那男孩。

“看你细皮嫩肉,两眼如贼,想来不是什么好路数。”

“你还不是一样,当贼的,还有什么好路数。”

“贼有很多种,我们当的是雅贼。”

“不管啦,反正我已知道你的窝,你不收我不行。”

这倒是真实之事,丁小勾不得不重新打算,心想:“不如先收他当门徒,以后能用则用,不能用,再找机会修理他,至少也有机会让自己把贼窝搬走。”

他点头:“好吧,看在你忠心耿耿跟来分上,就派你当二寨主。”

“太好了。”

小男孩高兴鼓掌,直呼大寨主。

“别高兴太早,咱做贼的,可要有些本事才行,你叫什么么?出身何处?”

“我叫小竹,没出身啦,功夫是乱学的。”

“当真?”

丁小勾登时发掌,猛扑过来,小竹大惊,立即迎掌相对,身躯闪飞左侧,丁小勾又连过两招方收手。

“身法倒有些像神偷李花的燕子十八抄,掌势又像莫邪谷的拨月摘星手。”

“我还会干将堡的天龙斩,太阿殿的无极拳呢。”

小竹又舞出不同掌势,各有千秋。

丁小勾休想从招式中看出他的来历,但见他要得如此乱,又无专精之处,也懒得再猜。

“算啦,管你是何出身,只要对得起门主我,其它的,我也懒的管啦。”

小竹瞇眼笑着,露出浅浅梨涡。

“小的一定忠心耿耿,遵守门规,不知门主现在有何指示?”

丁小勾反瞧宝洞,还是观察一阵再说,免得小竹作怪。

“本来要带你到宝窟见识见识,但现在有任务,只好作罢。”

“门主看上什么宝物?”

丁小勾笑的有些得意:“四大名剑如何?”

小竹闻言,为之吃惊,随之兴奋:“太好了,有了四大名剑,宝贝门必能轰动武林。”

“前两天盗取达摩袈裟事,没有轰动?”

“有点儿,不过少林又说,三两下即夺回去,失色多了。”

“失色也好,免得树大招风,替本门带来不便,我现在要工作,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不知门主从何处下手?”

“抽签,看谁先倒霉。”

“我有个建议,……‥”“说说看。”

“从鱼肠宫开始如何?”

“有何原因?”

“听说小宫主美绝天下,我也想看看。”

丁小勾一拳打向他脑袋,斥笑道:“小色鬼,成不了气候。”

小竹干笑:“只是看看吧……说不定门主看一眼就情不自禁了呢。”

“少来,我是贼,将来找的也是贼婆,怎会找那些三八阿花!”

小竹笑得开心,忽有奇想:“门主偷功不是天下第一?什么么都能偷了?”

“当然。”

“可是,我觉得有一样,你偷不到。”

“不可能,是哪一样?”

“偷心?”

“嗯。”

“这算什么宝物?我不偷!"丁小勾有些哭笑不得。

小竹淡笑道:“你错了,美人也算是至宝,你没听过,只爱美人,不爱江山。世间有多少男了为美人倾家荡产的?门主要是偷不到美人心,就不是第一流的了。”

“以前神偷也能偷到美人心?”

“他不能,你也不能。你如何赢得了他?”

一半为了好玩一半为了不服输。丁小勾带窘地笑着:

“好吧,既然是无所不偷,连女人心也包括在内了。”

小竹笑瞇了眼:“你想找谁下手?”

“你不是说鱼肠宫的大小姐是绝色美女?”

“没错啊,我是说,她们有三人,秋寒、秋雨、还有秋水,你想找哪一个?”

“再说啦,见到哪个,追哪个。”

“真行吶!”

怀着好玩带窘心情。两人已往鱼肠宫方向行动去。

鱼肠宫,落于江北灵台山。灵气天成,景色宜人,不愧为武林四大家族之一。

宫主有意表现特性,殿势筑来婉婉起伏顺着山势而上,有若鱼肠,倒似小型的万里长城般,别具风格。

战国名剑鱼肠就藏在此宫中。

丁小勾早有打算如何盗得此剑。他和小竹潜来此处,为了方便,只由下小勾一人应征家丁,混人鱼肠宫,小竹则留在外头,随时等候通知。

混进秋家,一切和普通员外郎府第不同,他们似乎各有家丁,住的甚分散。

丁小勾好不容易探出三位小姐住处。

秋寒住寒苑,冷若冰霜。

秋雨住雨楼,多愁善感。

秋水住水月轩,一点儿都不柔情似水,反而火辣辣。

还有一位佳公子秋剑梧,则位于揽剑阁,风度翩翩。

丁小勾未曾追过女人,自也无从下手。

“怎么追,秋寒比自己大六岁,最少已有二十吧,冷冰冰,不知心头在想什么?秋雨整天愁眉苦脸,跟她谈恋爱,不被苦死才怪,秋水?这小辣椒,不被她修理就好,追上她一辈子就有得受呢!”

百思无良策。

最后,只好顺其自然,他被分配到秋寒处打杂,就从她开始下手吧!

趁着工作告一段落。

秋寒正在寒苑水池畔静静瞧着鱼儿悠游,她一身雪白,面无表情,却呈现自己独特冷漠气质,凤眼挺鼻,美绝天下。

丁小勾难得找到机会,怀着困窘、好玩心态,移步过去。

秋寒发觉有人接近,她仍不动,眼皮眨了眨。

丁小勾已靠向池边,故作惊讶:“小姐也在赏鱼?你看,这色儿很活泼,是小鲤鱼,小的总是较喜欢动。”

秋寒冷漠瞄他一眼,似怪他多嘴,亦似责备仆人也敢和主人平起平坐。

丁小勾干笑一声:“小姐不认得我吧?小的叫小勾,新来的,我对鱼儿颇有研究。你看,池畔有鲤鱼、鳟鱼、鲢鱼、鲈鱼。……太多种了,鲤鱼爱静、鳟鱼爱冷、鲢鱼好吃,弄在一处,很容易自相伤害,至少,它们不会再生小鱼……”

秋寒冷哼一声,甩头就走,那句"生小鱼"不雅,惹得她生气。

“喂喂喂、小姐,还没说完吶……

丁小勾想唤她回来,秋寒已进入阁轩中?他只好苦笑:

“我没说错啊……真是没趣。”

人已走了,他仲头缩脑、东瞧西探,仍是被白纱挡住视线,没办法了。

“追女人、还真难啊……?

丁小勾仍不死心,打探出秋寒喜欢雪梅,时已近春,雪梅早已开过花了,他就是有办法找来大片冰块,铺在这庭园四周,又叫小竹到山顶末融雪的地方探来雪梅,种遍四处。

是夜晚,冷月轻悬,银光照向冰层,有若星河般的亮丽,轩中秋寒被惊动,疑惑走出,突见景色回复冬天,还有雪梅,一时惊喜。

“雪梅"……?

举步奔来,鞋子都末穿,已踩在冰洁冰面上,神情甚是激动。

丁小勾见状,手中锄头抖得笔直,有若威武将军把守门关,凛凛生风,心头暗喜:“你终于开口啦。”

秋寒激动得想旋飞起舞,但只一旋,猝见丁小勾天神般出现眼前,顿时吓一跳,嫩脸泛红。

丁小勾轻笑道:“你尽情跳吧,我什么都看不见。"?

秋寒窘困中,又拉下冷容,哼了一声,往屋内遁去,丁小勾正后悔,又讲错话了,他希望秋寒能再出来。

“小姐,要不要种到屋内?”

没有反应。

“我送你一株好了。”

丁小勾早有准备,找来不漏的花盆,装上含冰雪梅,送往雅轩,门闭着,他一脚就踹开。

秋寒正躲在门后,没想到门会被端开,吓得她尖叫,抓着着衣服往后退。

丁小勾故作镇定:“别叫啦,是送来你心爱的东西。”

放下那盆雪梅,他含情脉脉地注视着秋寒,依依不舍般地退出去。

秋寒接触到他目光,心头竟然怦动带窘,赶忙别过目光,连赶人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好好欣赏,有事再叫我,小的走啦。”

折腾半夜,丁小勾也够累了,直道女人心不好偷,他也闻及脚步声,知道有人赶来,遂退了出去。

来者正是秋雨和秋水,两人被姊姊尖叫声惊着,特地赶来瞧瞧。

突见奇异的景色,秋雨已痴呆了:“好美啊,如梦似幻,我痴醉了。”

忍不住,她已亲向每一朵花。

秋水虽感到吃惊,却知其中必有原因,立即掠入秋寒房中。

秋寒已掩去困窘神情,和妹妹们一起,她才会带上笑容。

“二妹何事,这么晚了还过来?”

“何事?那要问你了,为何三更半夜还尖叫?还有外边,明明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妙贼偷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