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9章 ‘艺术’表演

作者:李凉

小勾摔落地面,袁百刀欺身就打,小勾两掌生痛,不敢再硬接,改用九龙神功吸字诀,将袁百刀的劲道从五指穴道吸进,再引送脚底涌泉穴推出。

袁百刀猝见自己发出的劲道如石沉大海,甚是惊诧:“怎会如此?”

他不信,又劈一掌,小勾但觉得这方法好用,高兴得很,促狭之心立起,看他掌势劈来,直念着变变变,双掌迎吸过去,顿将袁百刀掌力全部吸去。

袁百刀惊骇大叫:“你有妖法?”

“答对啦,我是妖魔的化身,把你变失,喝!”

大叫一声,小勾双掌推出,衰百刀吓得不敢抗招,急急跳开。

铁追命见状,自是不信,凌空掠扑而至:“老夫来试试如何?”

一掌打出,威力非同小可。

“变变变,你也变失?”

小勾故意右手接去,不再吸往脚底,而吸往左掌,只见得铁追命掌力全被右掌喷出,却从左掌吸去,叭然一响,打得铁追命胸口沉沉,急快跳开。

他脸色一变:“你会九龙神功?”

小勾得意笑道:“哪里!”

“皇帝门是你灭的?”

小勾感到奇怪:“昨天你还不知道皇帝门,今天怎又知道皇帝门被灭了?”

铁追命稍怔,随即冷道:“你说是皇帝门徒,老夫不得不去查清,偏在打探之下,才知道皇帝门已被灭,是一个会九龙神功的小孩灭去的,没想到就是你。”

小勾耸耸肩:“算你有眼光,怎么样,九尊盟也是想关门了?”

铁追命忽而淡露笑容:“都是一场误会,你我素无纠葛,何必伤和气呢?”

小勾瞄眼:“奇怪哩,我老是觉得你和昨天那人不大一样,你到底是不是九命太岁,否则怎会如此见风使舵?”

铁追命淡声:“老夫一向如此,恩怨分明!”

“差别就在这里,你昨天跟老毒魔差不多,疯疯癫癫的?”

“总不能误了正事吧?”

袁百刀已靠过来,叫道:“师兄,他会邪功,留他不得啊?”

铁追命道:“咱们跟他无仇,犯不着。”

“现在有仇了,他又将追阳打伤,此仇岂能不报?”

“你看他全身,还不是伤痕累累,算是扯平,咱们九尊盟也不能落个以大欺小的口实。”

“你是要放他走了?”

铁追命点头。

“谢啦,再见!”

小勾但觉苦拼下去,那铁追命功夫并非那么简单。和神剑老人齐名,还差得了?再加上老毒物,他根本没什么胜算,眼看人家要放自己走,连债都不想要了,这自是最好,立即说声再见,一闪身已开溜,让铁追命想追都来不及。

铁追命当真诧然不及拦人,他还有许多话要问,谁知小勾一闪即失,追了两三步,他已停下来,转向袁百刀,说道:“咱们都已上了年纪,何必再惹事?”

“杀那小孩,有何事?”

“他可能跟神剑老人慕容春秋有关。”

“会是他徒子徒孙?”

“以后就明白了。”

袁百刀闻及神剑老人,也不再争吵要逮小勾,他默默地跟在铁追命后头,往内院进去。

小勾差点儿被九尊盟那群疯子整死,还好,临危又吃了黑兰花汁液而功力大增,再加上九龙神功而吓住了铁追命,得以安然过关,逃离九尊盟。

他一路奔逃数十里,还在逃,不过已经全无惧意,心头早已被九龙神功这奇妙武功给吸引住。

“能把人的功夫给吸过来,并打出去,这岂不妙绝?”

他自个儿边逃边比划着,状若疯子,笑声不断。

……

※  就快到了京城。

小竹才现身追来,他也是汗流夹背。

“喂,等等啊,大门主,我已追了十几里路了……”

小勾但觉是小竹声音,立即顿住身形,回头一看,小竹已大气直喘地奔来:“累死了,你逃得就跟丧家犬一样。”

小勾瞪着眼睛:“我逃得像丧家犬,你却在外头纳凉?”

小竹叫道:“没有啊!我一直在想办法。”

“想到什么时候,想到我的命完蛋为止?”

小竹反瞪一眼:“我逃出来讨救兵,每个人听到九尊盟都不敢去,我左想右想,实在没办法,才想你到炸毁皇帝门想买炸葯,京城又不能卖炸力足的,不得已又潜入王府中,偷了几包回来,要送给你,谁知道你就逃出来了,开口就骂我无用,怕死,这算什么?”

他将背后包袱甩在地上,露出几根雷管,两眼快瞪出火来,恨不得咬小勾两口。

小勾见着雷管,嘴巴变得比什么都快:“唉呀,我忠实的小竹副门主,误会啦,我实在爱死你了,来,亲一个,感情更亲密?”

他立即抱过去,小竹惊窘地唉呀想逃开,却被抱个正着,脸颊被亲,羞得他满脸通红。

“快放开我啊,满脸汗水,你还亲?”

“这才叫汗马功劳啊。”

“我不要,太肉麻了!”

小竹赶忙推开他,跳得远远,娇窘地笑着。

小勾邪邪一笑:“小竹啊,我越看你越像女人,可是奇怪你的胸部怎么会扁扁的,是就你从小就趴着睡,压扁的对吗?”

小竹窘斥:“你才趴着睡,我是男人,哪来女人的胸脯?”

说完,他也想笑而哈哈笑起,又骂了一声色狼。

小勾笑得更邪:“要是你是女人,那该多好,细皮嫩肉浓眉淡扫,鼻尖嘴甜,那对溜溜黑眼珠像会放电,再加上个性的双下巴,唉呀,哪个男人禁得起你的诱惑啊?”

小勾又想抱人,小竹憋得急叫,猛地跳开,脸更羞红。

“别过来,否则我要喊非礼了!”

“喊啊!”

眼看小勾仍不放过,小竹已感觉出不好,立即拔腿逃开,小勾追了几步,牵动伤痛,这才放他一马,呵呵邪笑不停。

“这小子学聪明啦,回来吧,为庆祝胜利归来,咱们放个大鞭炮吧。”

小勾已往雷管抓去。

小竹为之紧张:“点不得,会吓死人啦。”

“就是要这样才过瘾,反正京城那些人吃饱了也没事干,弄点儿事让他们猜,也可以说是造福人群啦!”

小勾讪将雷管埋进土中,把引信扭成一串,真引起火来往它点去。

引信燃火,斯斯地叫着。

“快逃啊!”

小勾没命往外逃,小竹见状也吓得反头即冲。

引信实在太短了。

逃不了几步,轰的一声,数十斤炸葯轰得土灰无尽高,声音震得京城墙抖震不已。

小勾避之不及,背面被扫中,哎呀一声,往前喷飞十余丈,方自落地面,跌得满身泥。

小竹虽逃开,却也被灰泥喷得一身,直骂着小勾在玩命,却也觉得想笑。

小勾勉强爬起,已灰头土脸,仍自满意地欣笑:“这炮果然惊天动地,效果不错。”

小竹则已快步奔来,急叫:“快走啊,官兵来了。”

小勾往京城望去,果然十余骑兵冲掠过来,他自得笑着:“一炮惊天下,有得他们猜了。”

二人已逃往近处林中,远远瞧得那些官兵一脸纳闷,怎会有这么一个大轰炸?

不久,也有群众围在远处指指点点,有人说是地雷炸开,有人说妖魔现形,雷公生怒,战事将起……种种传言。

就是没人猜到是有人为了庆祝而大放炮。

小勾得意笑着,瞧了一阵,也觉得没趣,方自找到小溪,清洗一身血渍污泥,而那伤口却流血不多,想是服下黑兰花汁的结果,不过他俩将金创葯涂满伤口,免得多受罪。

他清理完毕,小竹也弄得差不多,二人这才坐下来聊了一会儿天。

小竹当然是问及小勾如何逃开,问及小勾被抓去试葯,以及反败为胜,击倒铁追阳,他已呵呵笑个不停。

“太阿剑呢?”

小勾忽然想起剑,得问个清楚。

小竹淡笑:“埋在附近啦,得回去再挖,免得带在身边不方便。”

“也好……你猜会是谁把太阿剑拿去卖的?”

“你不知道,我怎会清楚?”

“这么说,只好去问那通宝楼的老板了。”

小竹没意见,小勾也决定再入京城,问个明白。

小勾衣衫破碎,遂在附近民家找来一件青布衣,凑合凑合,立即和小竹行往京城,一路听到的,都是那爆炸声的传言,越传越离谱,已发展到飞天神龙下蛋的声音,至于那个蛋,早被抬入皇宫去了。

小勾、小竹听得自是笑不合口。

“放一响就是神龙下蛋,那放两响,不就是王母娘娘生小孩不小心给掉下来?”

小竹不解:“为什么会二声?”

“双胞胎罗。”

小勾对答如流,惹来小竹笑声不断。

二人进入城中,天色仍未晚,找家食堂,吃些东西,再四处逛逛,但觉天色将晚,才往通宝楼行去,到了地头,拍卖早散场,二人入内,那老板正在打算盘,结算今日的帐目,旁边几位工人在搬整一箱箱东西。

只听道老板叹声道:“喊了一天,才赚万把两银子,开销都不够,要是上次那小公子来了就好,喊一次,足足我吃三年呢!”

他仍迷醉在小勾喊价那场精彩情景之中。

“也不知那小公子去了哪里,那右大夫说是皇上跟班的小公公,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打探之下也没问出有这位公公,他来自何处?”

“我在这里。”小勾淡声说。

老板顿时惊异,一手抓起银票就想藏起,忽又见小勾有点儿面熟,只因他穿布衣,一时未认出来。

“你是……”

“来喊价的。”

老板已瞧及小竹,再瞧往小勾,这才认出,欣喜不己:“小公子你怎么么了,快这边坐。”

小勾自得道:“去打架啦。”

“这……这……”

老板觉得不可思议,小勾当时一脸斯文,年纪又小,竟然脾气这么大,把打架当成家常便饭似的。

“公子跟谁……”

“就是你说的铁公子。”

“是他?”老板惊心。

“不错,正是他。”

“公子实在大胆。”

“他更大胆。”

“你们知不知道,他是北武林盟主之子?”

“不知道。”

“这?”老板想笑:“难怪你会受伤,他武功好得很。”

“他比我还惨。”

“什么?”老板睁大眼晴,张大嘴巴,以为听错了。

小勾淡淡一笑:“我在他右耳开了大耳洞,还在他鼻头留下齿痕。”

“你你你……”老板嘴巴张了张,就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啦,我连他爹屁股都咬一口,不信他下次来,你仔细瞧瞧就明白了。”

老板怔愕好久,才定过神来,心头还是乒乒乱跳,干笑道:“老朽不识高人,请公子见谅。”

“没什么啦。”

“不知公子为何找他?”

“你没看见他在喊价那嚣张样?我看不顺眼,就给他留下记号。”

“公子教训得对,当时他风度不佳。”

“不但教训,连太阿剑也拿回来了。”

“你向他买?还是……抢……”

“都不是,他以此剑叫饶,我才原谅他。”

老板心神怔仲不安,小勾不但富可敌国,武功又高,不知是何神人,他陪笑:“宝剑自该配名人,只有公子最适合它了。”

“所以我才来这里。”

“公子找我有事?”

“嘿,我一向视宝如命,但却不想获得来历不明的东西?这太阿剑虽是春秋战国名剑,但已失踪多年,我很想知道它从何人手中交给你的。”

“这个……你也应该知道,行有行规……”

“我当然知道,所以请你拍卖这消息。”

小勾已拿出一张十万两银票,晃向老板,光看那数字,比他喊一天的酬劳还高,不免心动。

小勾道:“放心,我不会说出是你透露的,最重要的是此剑以前是我爹恩公所有,为了报恩,我必须找出那人。”

“可是捧剑来的是个年轻女子……”老板觉得说漏了。

小勾及时接口:“怎么会,难道是恩公的女儿?”

老板千笑:“老朽不小心说漏了口风,也就没瞒公子的必要了,这剑是一位年轻长发女在京城数十里的天口城叫卖的,银两则送到天口钱庄,我只知道这么多。”

“够了,这银票是你的了。”

“这……这不大好意思吧……”

“没那回事,你我交易,这样较无心理负担。”

“那老朽就收下了,还请公子多保密。”

“你放心,下次再来捧场。”

为争得时间,小勾和小竹立即告别离去。

老板有了银票,自也欢天喜地知道小勾是个大财主,一出手就是大数目。

他也为小勾的行迹感到莫名……这么小就找人打架?

“还有什么事他不敢做的?”老板回味地直发笑。

※  天口城虽比京城小,却也热闹非凡。

尤其华灯初上,节目更是精彩,说书、相声、皮影戏、布袋戏、野台戏通通上场,简直天天过年。

此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艺术’表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