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0章 神秘青衣人

作者:李凉

七日后。

小勾和小竹已抵太阿殿。

三月日夜不眠地修筑,太阿殿筑好九成,美仑美央,气势更形雄伟。

小勾瞧得频频点头:“这下南宫太极将无话可说了吧。”

他和小竹通过松竹林,来到大门,那守卫可识得这煞星,一脸慌张。

小勾淡笑:“友谊交流,不碍事,你叫宫主出来吧!”

那人急忙飞奔入内,未多时,南宫太极、南宫云已领几名高手,刀剑尽出地横在门口。

南宫云冷笑:“不怕死的又来了,今日太阿殿不比往常,先拿下他们再说。”

五名高手年约三十,却个个武功高强,闻言立即扑向两人,长刀猛砍过来,似慾置人于死地。

小勾惊诧:“你哪儿弄来这些人?”

眼看五人出手甚快,小勾拉着小竹,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刀锋扫得两人肌肤生疼,只一闪身,四把刀又分别砍向小勾头胸肩手,另一把则攻向小竹。

情势招招要人命,小勾暴然大喝,手中太阿剑转耍成轮,逼得头肩长刀打偏,他猛抽出宝剑,狂力一扫,当当数响,一口气砍断三把长刀。

“如何,这剑还管用吧?”

小勾又砍攻往小竹那人手中长刀,一砍得逞,反手刺剑将那人给逼退,倒身纵掠,反击南宫父子。

南宫云大惊:“是太阿剑?”

他想抽出那把滴血勾应战。

小勾已射出宝剑直钉两人脚下,斜斜插地,还晃震着,小勾己立在当场,轻笑着:“欠你们的太阿剑,现在还来,这笔帐也该了了,我的滴血勾也该还给我了吧?”

南宫云冷笑:“谁知道是真是假?”

南宫太极立即抽剑视瞧,耳然认出是真假,遂点头:“的确是太阿剑,你是如何寻得?”

“那是我的事,把我的刀还给我。”

小勾丢还剑鞘,等待南宫云还剑。

南宫云却哈哈谚笑:“你夺走太阿剑数月,总该生出点儿利息吧,这么刀就留在太阿殿半年以抵利息,如此才公平。”

小勾惊诧:“你想吞我的刀?”

“太阿殿有的是名剑,看不上你这把破刀。”

“看不上就还来!”

“我说过,要生利息。”

小勾已然淡笑:“看来你是有意为难了。”

“是又如何?是你先惹太阿殿的,怪不得谁。”

“谁”字未完,小勾暴喝一声,人如弹丸射出,直捣南官云,一手抓着刀,一手直捣胸口。

南官云一时不察,被他逼近三尺,想还手都不及,掠慌中已退闪,然而小勾速度何其之快,一闪身就到他面前,眼看就要抢过宝刀,那个竹突然急叫:“危险快躲!”原来是南宫太极手中宝剑斜砍过来,直取小勾腰身,若他不闪避,必会切成两段。

小勾左右为难,若不躲,必会中剑,若躲开,南宫云将会逃走,情急之下,施展千斤坠,强把自己压往地面,反滚开去,同时又用天蚕勾直射南宫云衣襟,拖着他撞向南宫太极手中宝剑。

南官太极一时惊急,已撤招,免得伤了儿子,小勾得以欺蹿南官云,两手抢宝刀,一脚踢得他倒摔出去,宝刀已得手,小勾横抽出来,青森森,一股慑人的气息直逼向南宫家人,他冷笑着:“来啊,父子联手,看谁怕谁?”

南宫太极急于儿子伤势,看他无甚大碍,方自安心,转往小勾,怒目瞄来:“老夫砍了你!”

他猛将太阿剑砍下,小勾迎刀挡去,锵然如龙吟,闪出一道青光,双方各自分开,同往宝剑宝刀寻去。

南官太极忽然看见完善无缺的太阿剑,此时刃锋竟然有了小缺口,他惊诧不己。

小勾瞧往刀身,却完好如初,不禁大为得意:“你的宝剑削铁如泥,我的宝刀却专为砍宝剑而来,怎么样,还想不想试试?”

南官太极爱剑如命,虽满肚子怒火,却不敢再以剑试刀,乃厉吼:“太阿殿永远跟你没完没了!”

小勾淡笑:“我也不想跟你们有完有了,等你找到高手再通知我一声,我的滴血勾随时奉陪,哼,想污我的东西,做梦去吧!”

小勾捧着宝刀,已领着小竹扬长而去。

南宫云怒吼:“迟早有一天,我会剥了你的皮……”

回答的,是一连串小勾笑声。

南宫云不禁骂向那些高手无用,他们只能低头挨骂。

南宫太极瞧着那宝剑的伤口,心头怒火烧起,然而他又能如何?根本治不了小勾,这仇要报,还得走一段很长的路啊。

南宫家一直在怀恨中过日子。

宝剑己还南宫家人,小勾还得上鱼肠宫,跟秋封侯说一声,于是两人又取道天台山。

※  三天后,己抵鱼肠宫。

秋封侯亲自迎出,几月来,他心情开朗许多,人也胖了不少,还好他勤练功,否则肚子就要凸出来。

鱼肠宫充满喜气,因为二女秋雨已在近日内嫁给轩辕书绝,时下应无任何变化才对,双方也为此事而忙碌着。

秋封侯招待于观鱼亭,亭呈角形,并不稀奇,但亭下池水,锦鲤千万条,每丢下食物,即大堆游来,有若蟠龙戏水,煞是热闹好看。

简单的酒菜使得小勾和小竹吃的很舒服,方将近日发生事情大略地说着了一遍。

秋封侯惊诧:“兔女未死,那皇帝门还存在了?”

小勾点头:“一定存在,至少那些皇后贵姐都还在,四魔一定也活得甚好。”

“可有疯子皇帝的消息?”

“还好没有,否则就惨了。”

秋封侯沉吟着:“若是皇帝门再现,该会是谁领头?”

小勾摊手:“不晓得,不过一定不是简单角色,倒是宫主当时宝剑确实交给了疯子皇帝?”

“不错,老夫是亲手交给他。”

“这就奇了,以他一个疯子,这又是他致命武器,他将会隐藏得很好,怎会再落入他人之手?”

小勾对此事一直不能了解。

秋封侯道:“他是疯子,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

小勾却不这么想,毕竟他接触过这疯子,多少了解他心性,然而此事还是等梦丹丹出来再说,把话题一变:“太阿剑已出现,其它三把可能不久也会出现,宫主要留意些。”

“多谢少侠提醒,老夫自会小心。”

二人再聊些琐碎事。

小竹却玩出心得,欣喜叫来:“小勾,你看鱼群那全身通白,头顶有个弯月形的鲤鱼,它好象是王,只要游到哪里,就一大堆鱼跟着抢过去。”

小勾也瞧见了,抓住桌上的饭粒撒下,但那鱼王却懒得吃,其它鲤鱼则争先恐后地抢吃起来。

秋封侯含笑道:“它叫目龙,非寒天不食,是老夫从天池带回来,除了冬天看它吃过落下的莲花瓣外,就再也没见它吃过东西了。”

小勾皱眉:“脾气倒不小,还是胃肠不好?”

“老夫也弄不清楚。”

小勾对那鱼甚感兴趣,象小孩般地追耍起来。

秋封侯坐了一阵子,也觉得无聊,遂起身辞别离去,并言希望小勾在秋雨嫁过门时再离去,小勾一心想玩鱼,连思考也没有,也就一口答应了,秋封侯才含笑离去。

小勾追赶目龙一阵,觉得它老是沉在深水处,玩得不过瘾,于是心血又来:“把它钓起来瞧瞧,看看有何不同?”

小竹轻笑:“你勾中无饵,怎么钓?”

“钓不着就用勾的啊!”

小勾猛运真劲,细线己斜直,相准准地打向那鱼嘴巴,可惜此鱼就是不张口,它一声尖叫,千万条鲤鱼全部游来,罩住池面,小勾再也没法子找出它藏身处。

小竹为之轻笑,“如何,你也有栽在动物的手中?”

小勾瘪笑:“连手都没有,是栽在它嘴中。”

无奈地,他只好收起天蚕勾。

“玩不了鱼,咱们去练功吧,最近学到不少武功,不练,手会痒。”

小竹自是答应,两人遂往后山,找来练功的平地,这是一处崖面,除了几株巨大的青松外,已无任何杂草,小勾觉得地形不错,开始练习那所谓的九龙神功,尤其偏重于吸引功力方面。

而小竹对滴血勾一直偏爱,小勾觉得用惯天蚕勾,再使刀,有些怪怪的,遂把宝刀让给小竹,小竹有了宝刀,自是高兴万分,耍起来特别认真,还讲究姿势完美呢。

两人就此练功,不知不觉中,已及三更。

小勾正在催化体内那道因吸食黑白兰花汁液而引发的劲流,而比划得哇哇叫,而小竹早累得躺在地上休息,数着星星做梦。

忽而有破空声音传来,极淡,小勾听的出是那衣衫拨动草枝声,他觉得奇怪:“是谁?”

他往下边喝叫,突然没反应了,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小勾以为听错,才又练起神功,不久,他眼中似感觉出有道黑影从远处林区消失,他惊声道:“这人是谁?为何要避离我?”他觉得有异,遂叫起小竹,细声道:“有状况,咱们过去看看。”

小竹立即提起精神,跟着小勾往那边林区潜去,那边同是鱼肠宫山脉,只是不同山峰,两人潜行数里,方自在那山峰一角,发现一名黑衣人,他立在峰顶岩块上,似在焦急地等待什么。

小勾要小竹就地潜伏,自己想摸近瞧清那人是谁?小竹依言伏地藏妥,小勾为免发现,潜得极慢,目标是前方不远的一株枯腐的千年古松,那么里藏身足足有余。

然而他未爬到地头,又一道青影从另一方向射向黑衣人。其速度之快,已非一般高手可比拟。

小勾边潜边瞧,自也瞧及此青衣人,一时惊心,他会是我在九尊盟,第一次逃走时,被他拦阻的青衣人?”

太远了,只能看个大概,故而小勾不敢肯定。

那黑衣人已张口,声音极小,小勾听不清。

那青衣人也回答,两人语气一句句高昂,甚至吵了起来。

突然一声“九龙秘籍”,把小勾慑住,一时忍不住抬起头,想听得更清楚,谁知一动,他身在草堆枝叶中,已发出淡淡的声音,他暗自叫槽,想缩回已是来不及。

只听得那青衣人骇叫:“有人?”

“快走!”

竟然是女人声,她掠慌已先行掠逃,那青衣人速度比她更快。

小勾心知身份暴露,立即斥喝:“哪里走!”

人如青蛙般扑去,眼看两人轻功厉害,要追不易,天蚕勾立即打向黑衣人,本要勾其腰带,那人逃得好快,立即被甩脱,小勾猛抖,改扣后脚,也被闪过,刷地轻响,只勾着后跟小小布片,也是黑色的。

小勾想再第二次追扑,人己逃个精光,他只好作罢,摘下尖勾上的黑布片,干瘪而笑:“勾着鞋片,也算是沾上边了啦。”

小竹追来急问道:“他们是谁?”

“人啦,一黑人,一青人。”

“唉呀,我是说你看清他们没有?”

“没有,不过我知道,一男一女,为九龙秘籍而来,至于谁向谁要,我就搞不清了。”

“九龙秘籍不是秋封候交给了武则天?”

“不错,是我亲眼看到的。”

“会是秋宫主另有副抄本?”

小勾沉吟半晌,点头:“有此可能,问他不就知道了。”

小竹道:“如果他是刚才那个男的,他就不会说有了。”

“你怀疑那男的是秋封侯?”

“没查清之前,任何人都有可能!”

“包括你?”

“去你的,我在你后面,你还怀疑我?”

“是你说的啊,每个人都有可能。”

“加上我除外,总可以了吧?”

“早说嘛,免得人家脑袋转不过来。”

小竹斥笑:“鬼话连篇,快想办法找出他们才是正事,只会消遣我,算什么门主?”

“寓工作于快乐之中嘛,真不懂得幽默。”

“快乐也过了,你说要怎么开始工作?”

小勾拿出那块黑布,晃向小竹,说:“看到没有,线索即在此。”

小竹不解:“这布能找出什么?”

“能找出鞋子,然后从鞋子找出人,再从此人找到另一个人。”

小竹已闻及淡淡香味:“这会是那女子的鞋子碎片?”

“不错,咱们回鱼肠宫我吧,先不动声色,以免她把鞋子给丢了。”

“说不定她现在就丢了呢?”

“只有一片指甲大小,她不会那么细心想到是我勾子勾的吧?”

“要是想到呢?”

“那只好听天由命了。”

于是两人返回客房,并暗中打探了四周,并无动静,两人只好等天亮再说。

一夜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盟洗后,吃过送来的早餐,小勾已想开始探查,然而他却想起秋水每次被耍,若去查她不知会有何结果。

“你去查秋水吧,我跟他冤仇很深。”

小竹冷道:“不行,我跟她不熟,而且我跟鱼肠宫所有女人都不熟,根本不会帮你查。”

“岂有此理,本门主养你是用来侍奉太上爷的?”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你叫我查,我就给你来个乱查。”

小勾恨了几眼,无奈道:“好吧,你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神秘青衣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