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1章 美猴王与蜘蛛精

作者:李凉

七日后。

天口城已在眼前。小勾临城心怯,想起上次那穿短裤游街之事,心头总是带着窘困。

“其实我还真怕有人认出我呢。”

小竹斥笑:“谁叫你做了坏事,这是报应。”

“报应归报应,总该进城吧?替我想个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大不了再丢人一次啦。”

小勾瞪眼:“我丢人,你在我身边,难道就不丢人?”

“哼,我会离你远远,才不会让你波及。”

小勾无奈:“看来只好改装了。”

于是他拿出头巾把散乱头发束起来,再将假胡子粘在嘴边,那胡子浓浓的一排黑,倒让人觉得十分突兀。

小竹瞧得直发笑:“什么妆?人家一瞧就知道是假的。”

小勾瞄眼:“假的又如何,只要认不出我本来面目即可,何况天口城戏子不少,常常有人未下妆就四处逛,我跟他们比起来,自是小巫见大巫。”

小竹轻笑:“你的事,我管不着。”

于是小勾就挂着那假胡须进城,小竹实在不敢跟他一起走,闪到远远角落。

小勾进城,虽引来不少人注意,有的为其打扮而发笑。还好,都没人认出他就是上次那位游街的少年,小勾得以安心四处逛着。

虽是午时,许多戏班仍上演着,街道十分热闹。

明天才是梦丹丹出狱的日子,小勾得以先行住后,等待明天清晨再说着,于是找了一家清静的客栈,先安下身,晚上则再逛逛戏场,方自回房,直到三更,小竹才敢找到客栈,眼见床位已被小勾故意霸占,他只好和衣而眠,睡在椅了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仍在沉睡中,外边已传来乱糟槽的声音,把小勾给吵醒。

小勾一脸惺松:“什么事?大惊小怪?”

他发现小竹睡在椅子上,已然笑起来:“不时想背叛我,看我如何修理你!”

他走向小竹,拿出一颗黑葯丸,运功将其烘干,变得跟碳丸似的,轻轻往他两道眉毛画去,就像猴眉般两道呈波浪状相连。

“呵呵,让你变成孙悟空传人。”

小勾还想加画,写字,小竹已伸懒腰,快醒过来,小勾立即收起黑丸,喝声大叫:“天亮了!”

他声音把小竹从椅子上震得跳起来,以为遭了意外,两眼直瞪小勾,双手抓得胸口紧张,惊叱道:“你非礼我!”

“算了,又不是什么花容绝色,胴体迷人,活像个孙猴!一屁股红,我才没兴趣。”

小竹稍安,斥叫道:“没兴趣,为何吓人!”

“喂,要有兴趣,才吓人?那好啊,我兴趣马上来呢!”

小勾伸手抓去,小竹已吓得逃开,直骂道:“色狼,心理变态。”

“就算我是色狼,也不动你这孙猴子!”小勾笑得更捉谑。

小竹却不知道眉毛变了样,冷斥道:“你才是孙猴子,装模作样,耍绳子吊树枝,十足泼猴一只。”

“谁是泼猴,出去叫人指认就知道了!”

“来呀,谁怕谁?”

小竹一脸捉弄,大有让小勾出丑,立即推门,行往外边。

小勾暗自窃笑,叫道:“有胆就比屁股,看看谁比较红。”

小竹讪叫:“不必了,只要看你那张脸,就能真相大白了。”

小勾捉笑:“我只是闻到你的猴騒味,也知道泼猴一定属于你!”

两人一句句针锋相对,迎向走廊。

不知怎么,今晨人群起得是特别早,许多人已往来慌张而脸带笑容地往外边行去。

小竹一时想让小勾出丑,拉来一位三十上下的文士,含笑问道:“这么位先生,你瞧瞧我们两人,哪位较像猴子?”

那中年文士一眼瞄向小竹,光瞧那两道弯弯的粗眉就想笑,他仍忍着,往小勾瞧去,小勾那道假胡须已失色多了。文士终于忍不住笑着直摇头:“我不知道,这年头怎么疯子那么多?”抽笑中,他径自离去。

小竹甚是得意:“听到没有?人家说你是疯子。”

小勾讪笑:“你疯还是我疯?”

又有一位中年商人行来,小勾立即问道:“大先生,你瞧他像不像孙悟空?”

中年商人瞧及小竹,登时发笑:“像,很出色,若是红屁股就更像了?”

笑声中,他直摇头,已行去。

小勾斜眼瞄来:“怎么样,只差没瞧及红屁股,否则都俱全了呢!小竹斥叫:“那是你逼人家这么说,我也会!”

他瞧及一位老员外走过来,立即追问:“员外郎,他像不像猴子?”

那员外郎瞧及小竹的眉毛,笑逗道:“蜘蛛精都快出盘丝洞了,你这么孙猴王还在这里耍宝?快去看精彩的吧!”

员外郎兴冲冲,决步行去。

小竹怔住了:“还有蜘蛛精?”

小勾忽然想到那些人潮这么早起来,原来想瞧梦丹丹出狱,算算时间已差不多,当下捉笑:“没时间跟你玩孙猴王,快去看蜘蛛精吧!”

小勾快步追向人群,小竹犹豫一下,仍自跟上,他倒忘了洗脸照镜子,否则会发现小勾说的不是假话。

方出门,小竹已发现许多眼光往他瞧来,那表情似乎在看猴戏般,暗自谑笑着。他以为是跟在小勾身边原故,于是躲向远处,那些眼光仍是不放过,而且越来越多,他躲无可躲,干脆不再躲了,挺着身体反瞪他们,果然那些人在窃笑中,都不敢再直眼瞧来。

“我不相信压不了你们?!”小竹一时得意,昂首阔步行去。

在他前边者都在窃笑,在他后边者,早已捧腹大笑,直道蜘蛛精未出门,孙猴王就已出现了呢。

小勾挤至衙门前,人潮已把衙门围得八分满,只留居中一条小信道,足可让梦丹丹飞舞而过。

衙门口卫兵已多派四人,加起来有八人,为防意外他们仍通报县太爷,得到结果,仍是要放人,总不能因为人多而牺牲梦丹丹的人权。

群众准时得知放人的消息,立即传来一阵鼓掌,哗声不断。

时间已差不多,有人开始倒数:“五分钟……三分钟……,一分钟……

……差不多了!快放人……”

声音方落,一片掌声又起。

县太爷果然准时放人。

只见梦丹丹身穿一般妇女的衣衫,步法娥娜多姿,含情高雅地走出来,一个月未见阳光,她肌肤显得更白,她背后跟着捕快,及三名捕头,战战兢兢地看着这思想怪异的女人。

众人见她一身整齐,甚是失望,这并非他们所要等待的,有人叹息,蜘蛛精被感化了,再也没有看头了。

“艺术是不能妥协的,努力表演啊!”

“加油,加油,我们都是为艺术而来的,小妖精,别让我们失望啊!”

不少人喊话,他们却学乖了,没有人再喊脱或是挨上色情字眼,免得像上次一个屁股被打得开花,两个耳朵被老婆扯几乎多出三寸长,就快拖到肩头,另一个更惨,当街躶身游行呢!

梦丹丹目光淡然地瞧着群众,冷然说道:“粗俗之辈,我才不会跳给你们欣赏!”

距离甚远,她说的并不大声,群众没听见。

只见到梦丹丹已踏出衙门外一步。

群众掌声连连。

梦丹丹习惯地瞧往天空,一股重获天日的心情涌向心头,她深深地吸气,似在享受自由的空气。

小勾瞧她这模样,暗自觉得梦丹丹似已恢复正常,和一月前相比,实在冷静许多。

捕头冷道:“这次出去以后,希望你好自为之。”

梦丹丹冷哼一声,冷冷说道:“专制太守,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我要抗议到底。”

捕头道:“你不服,可以到巡案大人那里告状。”

“我不但要告,还要告到皇上那儿!”

“你有办法,尽管去。”

梦丹丹冷哼一声,已开始脱身上衣服。

群众登时睁大眼睛,鼓掌叫好。

捕头脸色一紧:“你想干什么?”

“还这套臭衣服,它不是本姑娘的,我有权利不穿它,哼!还是臭官送的!”

梦丹丹猛劲一扯,胸口露出大截,奶子已现了一半,群众又自叫好。

捕头大惊:“快拉她衣服,别让她脱了。”

“我要脱掉此身脏衣,你们没权利叫我穿,抗议,抗议!……官府用暴力,抗议判诀不公,害我冤狱三十天……”

梦丹丹猛脱,那两名捕快猛替她穿衣服,拉拉扯扯之间形成一幅怪异的情景,而群众却睁大眼晴满脸通红地盯紧那随时可能暴光的精彩地方。

“抗议啊……抗议官方欺压百姓,抗议官方欺压善良民女!……抗议官方逼着接受不愿意的东西,这是霸权,是土匪恶行……”

群众有人起哄:“对啊,人家不穿官方送的衣服也不行,还用强迫手段,这哪是清官,简直霸王官!”

一声哄,声声哄,群众逼着要官方要尊重人权。

捕头冷道,“她脱下衣衫就已光溜溜,岂不又犯了妨碍风化罪?”

有人冷斥:“人家有权爱怎么做,她要犯罪,再治她,哪有未犯罪先压迫,是霸王官,土匪作风。”

梦丹丹得到群众支持,扯得更厉害,一时间衣衫被扯得千孔百疮,胸rǔ妙处又已忽隐忽现。

这更使得群众心绪沸腾,叫嚣不断。

捕头不知所措,眼看衣不成衣,当下喝令:“快把她带回来。”

两名捕快立即拖着梦丹丹返回,梦丹丹挣扎叫着非法逮人,两名捕快眼看拖不动,只好扛在肩头,直往衙门内部奔去。

“非法逮人啊……公理安在,我抗议……!”

梦丹丹吼叫声不断。

群众眼看等了一早上,好戏就此落幕,甚是不甘,已大声叫喝:“非法逮人,无法无天!”

“欺压百姓,天理安在?”

“霸王官,百姓伤!”

“为官不仁,百姓难忍,无罪不放,拼命抵抗!”

“快放人啊……否则要冲进去救人了!”

群众且掌声一句话,已连成一气,大有冲往衙门逼进之意。

此时押人进去的捕头已再跑出来,拱手道:“诸位乡亲别激动,王大人一向清廉,自不会乱抓人不放,只是梦姑娘不肯穿大人送的衣服,只好带她进去更换,马上会将她放出来。”

“这像才话,我还以为大人黑了心呢,快鼓掌!”

有人追问:“她有衣服在衙门?多或是少?”

登时有人回答:“当然有啊,就是那身皮喔,不多也不少?”

群众又是笑声连连。

捕头苦笑:“她有一件篷布,能不能罩住,就看她造化了,她若当街躶露,本官还是会把她以妨碍风化罪办理。”

群众喝声:“那是她的事啊,最好是每月一次,如此天口城保证名扬天下了!”

一阵喝声连连。

又有人说:“这不妥吧,若真如此,全天下岂不把本城男人看成色狼?”

“唉呀,哪个男人不风流,该是风流,不是色啊!”

“对对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别的地方男人想瞧还瞧不到呢!”

群众七嘴八舌,总离不开风流话题,惹得笑声此起彼落不停。

此时梦丹丹已换上那件篷布,一晃一晃地走出来,那篷布未缠腰带,有若披肩般罩着,胸口拉得甚深,若是一阵风来,保证将其吹掀,躶相立即暴光。

群众见状,叫声又起,有的更鼓嘴吹气,真希望有满身功力,可把十丈外远的篷布给吹起。

梦丹丹表情恬静,视群众于无睹,径自往外行去。

捕头与她擦身而过,淡声道:“姑娘好自为之。”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梦丹丹冷斥了过去,连看也不看一眼。

捕头也不愿多谈,端看她表现了。

梦丹丹行出大门时,群众又已鼓掌欢迎。

有人说道:“恭喜,姑娘争取人权胜利。”

梦丹丹冷道:“有何好恭喜,我追求的是艺术,你们尽是下流之辈。”

那人碰了一个软钉子,斥谨道:“你就多高贵?充其量也就是个脱衣舞女罢了?”

梦丹丹登时怔怒:“你敢侮辱我?我要控告你,快把那人抓起来,我要告他妨害名誉!”

捕头冷冷道来:“是哪位啊,我可没见着。”

“那位,穿玄衣者!”

“妨害名誉为告诉乃论之罪,你先将他姓名记下,最好找个证人,写状纸送来,县太爷一定替你审理。”

梦丹丹慎怒:“他是现行犯,人人都可抓他。”

“你为何不自己抓?本官可没听着什么,而且也没看着那玄衣人。”

骂人者早已开跑,梦丹丹找不到人,怒火更炽:“是你掩护罪犯,公报私仇,是恶贼……”

捕头冷哼:“走吧,少再丢人现眼,自己先骂人下流,还道人毁你名誉。”

“你们全部都是玩弄法律之辈,我要抗议……”梦丹丹一时激动,又想脱下篷布。

群众为之大叫:“抗议得好,抗议有理!”

捕头冷道:“只要你敢脱光身子,本官照样把你逮捕!”

梦丹丹一味激动地慾褪篷布。

那小勾见状直叫头痛。她若再被拖进去,少说也要再等一个月,什么事也不必做了,当下喝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美猴王与蜘蛛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