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2章 巧脱阴阳界

作者:李凉

小竹瞄他一眼:“我也有功劳,你当我是什么?”

小勾对答如流:“得力助手,弄姿搔首,三八太守!”

“你想死啦……”

小竹顿时慎叫,追得小勾四处逃窜。

小勾谑笑不断:“还没说你衣冠禽首﹙兽)已算同情你的啦!”

“你才是衣冠禽兽!”

小竹追得更急,小勾逃得更险。

忽而洞内传来鼠精的声音,把两人给引住:“我输啦……咳咳……大侠……饶命……”

小勾惊喜道:“他要出来了。”

声音传至左上角山腰处,两人立即向那里纵去,那里只不过是手臂大小的裂缝而已。

“大侠……饶命……好痒……咳咳……这是什么葯……快救我啊……

我四肢无力……爬不动了……”

“爬不动也得爬,刚才警告你,不听,现在尝到了后果了吧!”小勾谑笑着。

小竹笑道:“快躲啊,最好别出来,否则屁股准开花。”

“那也比这滋味好受……快救我出去……痒……”

小勾往缝隙扳去,一块大岩石脱落,白烟扑来,小勾及时闪开,只见着得白雾中,十余丈远,鼠精瘦小身形抖抖抽抽,抓抓扣扣地慢慢爬出来。

他眼泪直流,猛打咳:“救我……”

“救你,方才你怎么不救我?来啊,只剩十丈远,忍忍就出来啦!”

何无救咬紧牙关,勉强又爬出四五丈,小勾看他不行了,才用天蚕勾把他勾出来。

小竹立即喝叫:“坏东西也有这下场,先还我一百大板再说!”

他抓起一旁手臂粗的树枝,猛朝鼠精屁肢打去。

鼠精此时如中了毒的落水鼠,手如鸡爪,身形弯曲,全身抓得发红,两眼滴泪,而又猛咳,似乎所有痛苦都能从他身上找出来,谁知小竹打他,他反而叫好。

“打我……那里痒麻……快打……”

小竹一愣:“你不痛?”

“痒啊,快打……”

“什么话嘛,把我打你当抓痒?”

小竹不打了,气冲冲地瞪着鼠精,直骂痒死你算了。

小勾捉笑道:“何无救,你自己搞砸了,把名字取成无救,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

“不不,快救我……我痒麻啊……”

“你没听过,痛有葯,痒难治吗?而且你又痒又麻,更难治啦!”

“我求你,大军师我什么都说……快给我解葯……”

“你当真肯说?”

“说,一定说,我受不了了!”

“好,那你先说说看,谁救走你们?”

“先给解葯。”

“不给,先说。”

“是一个黑衣人……”

“是男是女?”

“男的。”

“他为什么要救你?”

“不清楚……给我解葯……”

“不说不给……”

“我知道他住处,你们自己去问他,先拿解葯来……”

“住在哪里?”

“不清楚,给我解葯,我带你们去……”

“不怕你耍赖,我这就给你解葯了。”

小勾突然想脱掉裤子,呵呵讪笑着。

小谅诧:“你要干什么?”

小勾讪笑:“尿尿啊,这是麻痒最好解葯。”

小竹窘红着脸:“没有其它办法?”

“有。”

“什么?快用。”

“好啊,换你尿。”

小竹斥叫:“你下流,讲些下流话。”

小勾冷笑道:“解葯真的如此,你不解就站一边去!别耽误我救人。”

小竹慎窘地闪向一边。

鼠精却急叫着撒尿,小勾当然不客气,淋向鼠精,洗淋过后,鼠精已好过许多,然而小勾却皱着眉头:“騒騒地,还要跟他去找人,实在受不了。”

遂又拖起鼠精走向山泉,把他丢入泉中浸洗一番。

泉水洗去尿液,鼠精又叫着:“快撒尿啊,还很痒!”

小勾嗤嗤地谑笑道:“我又不是自来水,说来就来?刚才淋了也差不多了,剩下的部位,你自己慢慢忍吧。”(自来水也搬来了。)

鼠精不得已,只好勉强运功忍下,双手仍抓个不停。

小勾喝他爬出水面,讪笑道:“第一关报仇完毕,第二关正式开始,我看你左脸刀疤一大撇,看来很不协调,我再在你右脸划一刀,让你生个两撇大胡子,从此更像大老鼠精了。”

鼠精急叫道:“大侠饶命,我认输了,你饶了我啊。”

“这么好混,一认输,什么罪都可抵过去?”

小竹此时扛来长竿,笑着:“小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勾见着竹竿,兴趣就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招,何无救,你是甘愿找洞钻,还是我替你钻?”

“大侠饶命……”

小竹道:“不必他找,我已挖好了!”

他往右边指去,山面已现出新洞,大小正好可以塞下何无救。

小勾不管鼠精同不同意,立即把他提起,塞入洞中,只留臀部在外头,鼠精这才感到那种见不着的报复的恐俱,他直叫饶,可借两人被整得太冤枉,非报复不可。

“我先来!”小竹抓着竹竿就往鼠精撞。鼠精麻痒已去不少,换来疼痛,已唉唉大叫,不停地挣扎。

连撞十几下,小勾才接过竹竿,谑笑地撞着:“何无救,当初你不是要撞死我?我没那么残忍,撞得你屁滚尿流就行了。”

“不必撞,我已忍不住了!”

鼠精想逼着肚皮,一拉了事。

小勾一愣:“还没撞就来这招,不行,给我憋着,撞烂屁股也不能放个屁﹔否则我换尖刀,多挖你几个洞。”

“我憋我憋,大侠千万别换尖刀。”

“这才是男子汉嘛?”

小勾连撞二十余竿,撞得鼠精唉唉叫痛,臀部已肿胀不堪,只能趴在地上,一翻就叫痛。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暗算本门主!”

小勾丢了竹竿,斥道:“说,那黑衣人住在哪里?你现在可以带我去了。”

“在东边七十里的山谷中,我行不动啊……”

“行不动,要我拖你?还是用爬的?”

小勾抓出天蚕勾,又想勾向鼠精,他急忙尖叫不必了,要是拖了七十里,不把肉磨掉才怪,勉强找来树枝当拐杖,一拐一拐地往前走。

小竹皱眉:“以这种速度,走到那里,第二个太阳就出现了。”

“不然如何?你背他?”

“我撞他!”小竹一抽宝刀,往鼠精撞去,眼看就要倒霉,鼠精哪还顾得痛,没命地拔腿即逃,步法虽蹒跚,速度却快得多了。

小勾不禁鼓掌:“好方法!”

“哪里哪里,你也来一刀吧!”

小竹也往小勾捅去,吓得小勾惊叫,往前进去:“你干什么?暗算门主?”

“没有啊,只是手痒而已。”

小勾也吃吃地笑起来,故意反整小竹,偶而臀部推得高高,待小竹宝刀捅来才做闪躲,起初几次倒把小竹整得发怒,但捅了寸数刀,总有一次中奖,小勾被划出血痕,再也不敢玩,远远藏在一边,直道着:“以肉试刀,怎么玩都不划算。”

行约十数里,已近黄昏,山区本就晚得较早﹔一片金光中,三人似乎已踏上云层。

然而这却是在谷中。

鼠精已经停下来,指着前面一片金光,说道:“救我的黑衣人就住在里头。”

小竹瞧得甚是悦目:“好漂亮的湖水,一望无际,湖光闪闪,就算洞庭晚霞也不过如此。”

小勾注视几眼,说道:“那不是湖,面是沾了水的泥巴,就像沼泽。”

“可是看起来也很亮啊?”

“跌下去,可就不好受了。”

鼠精道:“人就在里头,爱去就去,我任务已完,可以走了吧?”

小勾邪笑:“谁知道你有无说谎?所以只好请你再领路。”

“可我的轻功不够好,会跌入泥巴中。”

“没关系,我会勾你上岸,走吧。”

鼠精无奈,只好赶鸭子上阵。三人又往沼泽行去,及至泥沼边,小勾始发现并无一般沼泽地臭气冲天,而泥巴也不深,就算跌下去,也能爬得起来。

这里似乎有人故意放置石块,可以落脚,或圆形,或扁形,皆十分自然,不易看出是人为。

“走吧!你在前头,掉入泥巴才有人救。”

小勾催着,鼠精只好一跳跳地往落脚石跳去。

小竹捉笑:“钻洞鼠变成袋鼠了。”(李凉可真会开玩笑,把澳洲袋鼠都搬来了。)

“你呢,一跳跳的,变成僵尸了吧?”

“我才不用双脚跳,多难看!”

小竹蜻蜓点水般点过去,姿势自然优美。

小勾道:“和神偷的燕子十八抄差不多嘛,那老头何时把这功夫传给你的?”

小竹微微紧张,弄笑道:“你可以偷学别人功夫,我为何不可?不过这几招倒是他亲手教的,怎么样,他看我顺眼,不行吗?”

“行啊,不过别在我面前施展,很不给我面子,也很不给自己面子。”

“怎么说?”

“因为你是妙贼的手下,用的却是神偷的武功,这样我很没面子。因为我轻功很高,你拿神偷的雕虫小技来耍,实在很不给自己面子。”

“哼,你耍得过我?来呀!”

小竹一时兴起,突然掠飞如燕,快捷地往前方掠去,眨眼已去了数百丈,轻功自是不弱。

小勾岂能认输?喝叫着,也往前掠追,两人一前一后,追掠如风,很快就把鼠精拋在后头。

足足追了一刻钟,小勾终将逮着小竹,嘿嘿冷笑:“你逃啊,我现在就叫你吃呢巴!”

天蚕勾就要打出去。

小竹登时叫输,停顿下来,他可知道天蚕勾的厉害,急急叫道:“我认输,你赢了,你轻功胜我许多,请把天蚕勾收起来好不好?”

小勾一时得意地耸耸肩:“知道认输就好,人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蚕勾示威地甩向小竹,倒将他吓了一跳,小勾这才张狂地收起来,得意笑着:“你很识相,那何无救可就要人救了,这地头落脚石很宽,他非得要我勾他不可。”

转身往何无救瞧去,他已在数百丈开外,几乎只剩下一个黑点。

小勾向他招手:“快过来啊,真的袋鼠也没像你跳这么慢的。”

那何无救竟然不跳了,反而向小勾招手,笑着说道:“恶军师,天色已晚,我要回家啦。”

“你敢?我随时可以把你追回来。”

“试试看啊,不过我劝你别试的好,否则会把命给玩掉呢。”

“这么严重?”

“否则我还会在这里跟你说再见吗?”

“只差个几百丈,你就如此大胆?”

“几百丈可以让你走一辈子例,哈哈……你知道这里叫啥名字?叫阴阳界,过了几百丈,就到了阴间啦!”

小勾不禁惊心,这鼠精敢这么大胆戏落自己,若无十成把握,他根本不敢如此。

难道真的中计了?

小勾往四周寻去,那落脚石都还在,于是往不远处掠去,眼看就要落到那石块,谁知足尖一点,石块竟然吃力不住,往下沉去,他惊异之余,立即掠回原位。

谁知这石块也沉下泥沼中。

小勾更是掠诧,全凭一口真气又拔高数丈,落向小竹那块垫脚石,方将身形稳住。

他惊诧地直喘气。

鼠精笑声又传来:“相信我的话了吧,那些石头只能踩一遍,第二遍就全看你福气了,哈哈……没想到精明的人,也会上当。”

小勾心关叫槽,言语仍是淡然:“你踩了石块,回去还不是一样走不了。”

“这你就不知啦,从我前面开始,才有奇阵变化,我的后面,照样安全得很,否则怎有阴阳界之分?”

小竹怒道:“我早该杀了你!”

“机会已失,等你转世投胎再说吧!”

小勾道:“你倒是很阴险,不过这里一定有退路,否则你不敢走在前头,我们未必就会受困。”

何无救笑道:“也许吧,不过老夫可也不知道如何出来,我只想来到阴阳界线,再跳入泥中,你勾我,我再脱一次衣服了事,如此你仍然会往前行,对不对?”

“你很阴险。”

“不阴险,怎会当上十二星相之首?”

“这么说,也没有黑衣人一事罗?”

“有,但不是住在这里,嗯,说不定有,因为我并不知道他真正藏身何处啊,你们慢慢找吧,找不到就到阴间去等,迟早会等到啊!”

鼠精突然纵声大笑。

“可惜你忘了一件事!”

小勾猝然打出天蚕勾,直往数百丈的何无救打去,又快又急,咻地一声就已扣住鼠精腰带,他大惊想闪开,小勾更快,猛回扯,他能射出数百丈远,但要控制灵活却不易,虽将何无救扯向前头,却无法控制他双手,只见他唉哟惊叫,人已往前扑,他宁可使了千斤坠,撞落泥巴,双手往腰带扯去,让其被勾子勾去,他已反身往后抓爬。

小勾一击不中,又想抖勾鼠精,他却立即潜入泥中,让小勾找不到目标,小勾只好把勾子逼向鼠精落脚处,借以当桩,可把给人拖过去。

谁知道鼠精立即出现落脚石,猛用真力一掌打得它稀烂,遥遥地招着黑泥手,谑笑道:“永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巧脱阴阳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