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3章 野鸡陆三三

作者:李凉

小竹四处瞧瞧,发现那雾区实是奇特,有若一座白墙挡在前面,浓得化不散,却也超不过泥沼旁边一尺半寸。心想若非巨蜂引路,他和小勾岂能走出此怪异的阵势,实是惊险万分,他不禁对空中的蜂群投以感激的眼神,他忽而想起那可恶的鼠精,已喝道:“非剥它的皮不可!”

小勾被他声音喝住,移眼瞄向他,冷道:“请你尊重门主在休息,说着话别用吼的行不行?”

“我生气啊,那死鼠精,差点儿害得我们没命,你难道还忍得下?”

“忍不下。”

“那快找他报仇啊!”

小勾瞪眼道:“我忍不下有人这样对我吼吼叫叫,我要找他报仇!”

小竹但觉不妙,登时掠开,差点儿被小勾翻身压在地上,他逃过一劫,更是得意:“想报仇,也得看我有没有空,你不去就留在这里享受怒火烧心,我去泻恨了!”

他摆摆手,抓着那把滴血勾,往山区方向搜去。

小勾瞪眼:“你搜啊,还得你爬着回来,看谁厉害!”

他懒得理小竹,折腾两天两夜,不累才骗人,倒在地上,不久已呼呼入睡。

那巨蜂见及小勾睡着,也指示蜂群各自飞向树林栖身,四面八方地护着小勾,免得他有意外。

※  不知过了多久。

天色已亮。

小竹拖着倦意身形蹒跚走回,瞧他表情,不必说,一定是瞎摸了一夜,什么也没有摸着,他瞧及小勾睡得如此安稳,不禁觉得自己是有些笨,放着舒服事不做,而在山上折腾了一夜,他有些不甘:“喂!起床啊,老鼠来了!”

小勾被他吼声吵起,睁开眼皮,身躯连动都懒得动,冷道:“只有你这只大老鼠在哼,我看你能睡到什么时候?”

小竹讪斥着离开,不久手捧着一张芋叶,里头冷水晃动,促狭地走回来,往小勾脸上就泼去,泼得他一脸湿。

小勾唉呀跳起,慎叫道:“你想死啦,敢用冷水泼我?”

“没有啊,这是特别服务,给你捧洗脸水的啊!”

小竹笑声不断。

小勾挽袖擦脸,也着实发现大片污渍,遂也原谅了小竹,嗤嗤地笑道:“真是好部下,侍候得无微不至。再来两盆如何?我让你完成报仇的心愿。”

小竹瞧他不生气,这招又失败了,慎叫道:“最好泼你搔痒水,让你搔个没完!”

小勾邪笑着:“怎么,找了一夜,没找到人,把气全出在我身上了?”

小竹瞪眼:“都是你,明明知道这地方地形怪异,还让我去找?”

“哟,恶人先告状?我跟你一起出来的,我想知这里是何地方,是何地形?你爱逛,脚在你身上,我能怎么样?”

“我就是不甘心,换你去逛,找人不着再累死回来!”

“好吧,我去,你好好休息,我逛累了再回来,拜拜!”

小勾接着抖了抖双肩:“听你的尖叫声,比什么都痛苦!”说完,他已扬长而去。

他一走,那群毒蜂也跟着嗡嗡飞去。

“哼,我就不相信,我找不到地头,你能找得到?非累死你不可!”

小竹正得意自己报仇有望,捉笑声不断。然而笑了几声,他又觉不妥。

“他怎会答应的如此爽快?难道不想回来了?他不回来,那我……”

小竹一张脸又变了样,哪还顾得再留在这里,登时斥叫又追向小勾。

然而小勾有意躲着他,竟然钻着崎岖的山径,硬找那些难行的地区来走,可把小竹累个半死。

好不容易,小竹才追着小勾,老远地就叫吼道:“小恶魔,你敢耍我?”

小勾回瞪一眼:“小鬼别叫好不好,我还得捉老鼠呢!”

“你胡说,分明是挑难行的路来整我。”

“你不是要休息睡觉,怎么,没有我,你睡不着?”

小竹稍带困窘,声音仍自尖辣:“我睡着,岂不让你诡计得逞,你根本不会回去。”

“不是说好,找得到人再回去,我现在就快找到人了。”

“你胡说,专爬怪路,也找得了人?”

小勾瞪眼:“小声点儿行不行?像叫魂似的,就算找到地头,也被你的声音吓走了,你没看到蜂皇后带头在前,还以为我喜欢走那些短命路?”

小竹一时惊诧,瞧向巨蜂,它们似乎一直都在领路,顿有所觉:“你叫它们带路?”

小勾得意耸肩:“人说笨的人,两条腿特别勤劳,看来是假不了呢。”

小竹斥道:“你说我笨?”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特别勤快而已。”

“还不是拐弯地骂我?”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啦!”

“可恶!”

小竹登时追杀过去,小勾早已逃得远去。

两人一阵追赶,小勾始终未偏离巨蜂的飞行方向。追久了,小竹也觉得想笑,毕竟自己脑袋是有点儿不灵光,白白走了那么多冤枉路。

掠过一座山头,小勾忽而见及那倒如锅盖的山形,那儿还有一片黑焦的枯枝灰草。这正是小勾所燃烧的杰作。

突见地头已到,小勾、小竹伏在隐秘处。方才斗嘴的情景立即沉默,免得让鼠精给发现了。

小竹道:“那鼠精会躲在里边吗?”

小勾道:“会吧,他以为我们出不了阵,自会高枕无忧。”

“怎么引他出来?一些草木都烧光了。”

“这倒是问题……”

小勾东瞄西瞧,目光忽落在毒蜂身上,已邪笑起来:“真是!巨蜂带着我们来此,自表示那鼠精一定在这里。没东西可烧,这些蜂群钻洞功夫可厉害得很。”

小竹也露出促狭地笑意:“你要蜂群入洞,逼出鼠精?”

“这还用说,不打他几针怎消心头之恨?”

小勾立即向巨蜂支支吾吾说了几句,巨蜂会意,马上下令,只见得千万只毒蜂,如雨点般地四面八方钻向山洞,眨眼全都不见了。

小勾和小竹则握紧了拳头,待逼出鼠精,非给他好看不可。两人也渐渐逼往山洞口。

果然,洞中已传来惊叫声。

“怎么这么多蜂?唉呀,是毒蜂?哇,好痛,哇……闪开啊……救命啊……”

尖叫声不断,直往右侧一出口送去,小勾和小竹知道鼠精逃走的方向,立即奔过去,等待猎物的出现。

未等几分钟,只见得鼠神双手掩头,没头没脸地逃出洞口,他身后追掠着大群毒蜂,嗡嗡之声足将他胆子吓破。

小勾见及鼠精出现,冷笑不已:“何无救,你真的无救了!”

何无救闻声猛抬头,骤见两位邪精恶煞,这要比见着毒蜂还惨。

“你们没死?我完了!”

顾不得蜂群挡封,他转身就想往洞口反钻。

那蜂群岂能让他如愿,一阵扑来,毒针猛螫,至少有七八针钉在他脸上,他唉唉痛叫,摔地直打滚,一颗脑袋已肿得如释迹牟尼的佛头。

小勾引身前欺,一手把他抓起,谑声道:“你行啊,敢坑我,现在就让你变成没毛老鼠!”

狠狠揪他头发,猛力揪了一大撮,那鼠精唉痛惨叫,却无人可救。

“你还敢叫?用计困了我们两天两夜,不剥你的皮,岂能消我心头恨!”

小竹也不客气,拳脚全落往鼠精身上,打得他哇哇尖叫,鲜血喷口而出。

“饶命啊……大侠……小的无意骗你们!”

“这叫无意?那什么才叫有意?对不起,我也是无意扯下你的头发,实在不好意思!”

小勾又猛力疾扯,那鼠精只有痛叫的分。

揍了几拳,小竹方泄去不少怒气,冷喝道:“说,你还坑过多少人,这笔帐一起算!”

“小的没有啊……只此一次……”

“不说就打死你!”

小竹不甘心,又揍了几拳,何无救叫得更凄惨:“大侠饶命啊,小的不敢了……”

“要饶你,可以,说出救你出困那人的下落!”小勾冷笑地逼问。

“小的真的不知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住在何处……”

“怎么?针打得还不够?来大的?”

小勾向巨蜂一招手,那巨蜂本就有意爽快螫人,只是搞不清人类支支吾吾地在说些什么,现在有了指示,登时欢天喜地,在空中示威式地转了一个大圈子,然后朝何无救冲去,本是要扑向门面,但见他脸面全肿,表现不出自己功力,当下专螫胸口。只见他贴向鼠精的胸部,尾针一吐,足足有尾指粗,闪闪晶光,直如魔鬼尖牙,猛向胸肉螫刺。

哇地一声惨叫,鼠精全身抽搐,这针要比挨上其它毒蜂千百针还来得刺骨爆肉,鼠精一时挨不了,已昏死过去,其胸肉已肿红如拳,伤口开始溃烂,肿红的毒汁渗流不停。

小勾皱眉:“这么不管用?一针就没救了?”

那巨蜂意犹未尽,通常蜜蜂螫出毒针后,其针必脱落尾肚而身亡,但这毒蜂天生异种,竟能轻易抽回毒针,再次螫向另一部位。那针飞落肌肤,连昏迷的鼠精都感到疼痛,身躯又抖颤起来。

小勾连忙制止巨蜂:“差不多啦,你先休息一下,看你那么大的针,别人哪能挨得了几针?”

巨蜂这才示威式地旋转飞起来,一旁掠阵。

小勾伸手拍打鼠精脸颊,将他唤醒,邪邪谑笑:“喂!你还想打针吗?我劝你还是老实说的好,下一针若打你的眼晴,保证你一辈子变成瞎老鼠。”

何无救抽搐着,他终于感到真正的恐俱,嘴巴张了张,却因受伤过重,吐不出任何只字半语。

小竹见状甚是生气:“要死的人,嘴巴都还这样硬,再叮他儿针!”

他一挥手,那巨蜂犹豫着,是不是该听他的话。那群毒蜂则是叮上了瘾,只要有动作,登时又扑叮过来,螫得鼠精唉叫连连。常人要是挨上几针,性命就有危险,何况是满身满脸?

任鼠精能耐有多高,此时已是奄奄一息。

就在群蜂猛螫之际,忽有一道白影掠冲而至,一手挥赶毒蜂,一手竟轻巧无比地将鼠精从小勾手中夺过来,倒身反纵,一闪已十数丈开外。

小勾惊愣着,他没想到此时会有人出手劫走鼠精,更没想到此人功夫如此轻巧?在怔愣之际,也忘了追赶。

那巨蜂自是察觉,立即电射扑前,那白影一掌反击,打得巨蜂吱吱痛叫,跌落地面。白影感到意外,没将巨蜂击碎。但时间不允许他再次追击,他立即挟着鼠精逃之夭夭。

小勾虽是一愣,却立即醒来,大喝别逃,天蚕勾猛射过去,人也飞追向前。

那白影似早知天蚕勾的厉害,闻声猛逃,终让天蚕勾落空,他趁此机会已逃开百丈,眨眼遁入林中。

小勾喝喝大叫,追了数百丈,已失去对方踪影,不得不苦笑,放弃追击。

“会是谁?身手这么好?”小勾吶闷地自言自语。

小竹追来,见不着对方,立即追问:“他是不是救走十二星相的人,此次又来救走鼠精?”

“大概吧。”

“他为何要把人救走?”

“你问我,我问谁?”小勾道:“我实在搞不清楚。如果那人先前在黑殿中把人救走,就没有必要再让十二星相各自分开啊,因为这未免弱了他们势力。”

小竹道:“或许他们不同人吧。”

“不同人,为何又要救人?”

小勾百思不解,小竹亦是满头雾水。人已被救走,两人也没戏可唱了。

小竹道:“怎么办?又多出一位白衣人,事情更复杂了。”

小勾瘪笑着:“去吃大餐吧,反证有的是名单,再找其它人探个清楚,我不相信每一个,那白衣人都赶得及救人。”

小竹无奈,为今之计,也只好如此了。

于是小勾折回,瞧及那巨蜂已无大碍,仍能掠飞空中,方才白衣人这么掌并未伤得了它。小勾轻笑:“多谢你帮忙啦,我救你一命,你也救我一命,算是扯平了。我现在另有事要办,只好离你远去,以后有机会再见啦。”

小勾招招手,对这巨蜂也有一股莫名感情。然而他还搞不清巨蜂个性,留在身边总是提心吊胆,万一他恩将优报,突然来一针,光看鼠精吃它那支指大的利针,一命差点儿呜呼,他可挨不起,找个机会离开蜂群,自为上策。

巨蜂似知小勾将离去,依依不舍地旋在小勾的头顶,小勾感到威胁加身,挤出笑脸,还是招手告别。

小竹见状说道:“蜂皇后对你那么好,不留在身边?”

“这很好,但是那支针,你受得了?”

“要是它跟着你不放呢?你可千万别触怒它。”

小勾闻言,不得不又对巨蜂报以可爱笑容:“蜂皇后你若想跟着我,就秘密跟在远地方,我会知道你的存在,你若有事要办,就尽管去,不过也可以随时来找我,如何?这决定你满意了吧?”

巨蜂闻言,欣甚跳飞着,它似乎很满意小勾安排。

小勾又说了些浓情蜜语,也不知巨蜂能会意多少。他已领着小竹往山下行去,直到出了山区,巨蜂才在依依不舍中,领着蜂群返飞回林中,小勾心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野鸡陆三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