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4章 羊騒史脱乐

作者:李凉

小勾和小竹已赶来应王府,小竹不敢再面对这疯狂女人,坚持不肯进入应王府,只好留他在外间。小勾匹马单枪,大步跨向应王府。

他发现怎会访客不绝?于是找来一人寻问。

“你不知道啊?应王府最近来了一位绝色美女,不但人美,而且随时都有惊人之举,不瞧瞧焉能安心。”

那人说得一脸神秘的模样,异样地向小勾瞄了一眼,似乎有此机会乃非一般人所能拥有。飞了一眼,他已扬步跨入红门,手中的礼物耍个不停,这该是观赏的代价吧?

小勾闻及他所言,已明白是怎么回事,轻轻一笑。“原来是那羊騒在作怪,难怪应王府会有这么多不速之客,我得进去瞧瞧。”

他折入街道,不久捧着一箱不算小的元宝盒,径往府门行去。

守卫瞧及小勾是生面孔,立即拦人,一名间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另一名守卫冷道:“王爷近日喜欢清静,无事请别打扰了。”

小勾含笑道:“在下是代表威阳总兵秦将军前来拜应王爷,烦请转告。”

“是屡立战功的那位秦将军?”

“正是。”

小勾也只知道有这么一位说得出口的大官,抬他出来是该有效,瞧这卫兵如此反应,自是没错了。

一名卫兵说道:“既然是秦总兵派来的,咱为你通报就是。”

卫兵嘴巴如此说,目光却瞄向那口元宝箱。最近应王府快周转不灵,薪响只发一半,他们不得不另找出路。

小勾眼尖,立即会意,已拿出两锭元宝,塞给守卫笑道:“二位辛苦了,咱们都是跑腿的,你别客气,收下就是。”

两名卫兵眼看元宝又沉又重,掂在手里,甚是称心,收了那么久,这次最丰富,立即眼笑眉开。

一名说道:“官爷该听过小王爷买下铜雀之事吧?可把应王府给整惨了,咱两个月来,连养家糊口都出了问题呢——”

小勾道:“有这么风闻、所以秦将军才叫我送点儿礼物过来,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公子心肠好,王爷必定感激不尽。多谢你的元宝,可算是及时雨,解了小的危机。这样好了,你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就由小的带领你去。王爷被气出病,还没痊愈,不克收你大礼,就先交给帐房,免得小王爷又拿去乱花。”

“多谢大哥相助。”

那卫兵频频说着别客气,立即亲自引人入内。小勾觉得两锭元宝太少了,又多加两锭,可把卫兵给收得心花怒放,什么话都说了。

“公子可想及应王府为何来了这么多访客?”

“也许是知恩图报者吧?”

“不是啊,那是因为应王府不知何时来了一位金发女人,长得漂亮的没话说,她却喜欢不穿衣服,那些人多半是欣赏她而来的。”

小勾眼睛一亮:“真有此事?”

“你来了,自有机会见着。”

“应王府不管她脱衣服吗?”

“管啊,可是她有恩于王爷,又美如天仙,小王爷对她早深陷不能自拨,只有任她摆布了。”

“她会有恩于王爷?”

“说的也是,就在小王爷乱花金子买下铜雀,王爷知道此事,一气之下就倒地不起,什么神医、国医都无效,突然来了她这个金发姑娘,不知怎么弄的,三两下就把王爷弄醒了,王爷感恩之余,就留下她┅┅”卫兵忽而转小声:“听说还有意纳她为夫人呢。”

小勾瞄眉直笑:“那他不是跟儿子在争了?”

“问题就在此,金姑娘对谁都一视同仁,谁想要她,她似乎都肯接受。”

“王爷难道不管她如此放荡?”

“管啊,但是管得了一天,管不了十天,后来又累倒在床上,只剩下小王爷可管了。”

“既然如此,应王府还让访客迸来?”

“本就不允许,但应王府最近缺钱,看在礼物的分上,只好通融,而且此事王爷还不知道,否则他是不肯丢这个脸的。”

小勾淡笑着:“这女人好像很特别┅┅”

“来了就瞧瞧嘛,小的带你去客房,金姑娘喜欢往那儿钻,你必能瞧见,不过千万别提是小的说的。”

小勾会心一笑。

那卫兵也就放心,先带他前去帐房送礼,再带往客房,交代一些该注意事情后,方自离去。

迎客楼,客人不少,但地方甚宽,更不觉得拥挤吵闹,小勾测览四周,楼阁亭台、假山水池筑造得各有特色,不愧是王爷府。

景色尚未欣赏完毕,访客已有了騒动:“在天水院,天水院,快走啊。”

一行十数人全都快步往天水院行去。

小勾当然知道他们说的是何用意,也跟在人群堆中,赶去瞧瞧。

天水院设计奇特,有一座十数丈高假山,居中飞瀑渲泄而下,流水婉——绕湖,四周植满花木,有若世外桃源。

人群方至,就已瞧及羊騒史脱乐在飞瀑下躶身洗澡。

小王爷和几名家丁拿着白布急得满头大汗水地想遮住春光,免得外泄。

然而家丁被命令往内瞧,只能凭印象遮人,再加上风吹布动,又怎能拦住春光?何况史脱乐还有意显露健美的身材,东飘西闪地,总是让人有机会一饱眼福。

访客就不客气地四散开来,各自找空隙瞧瞧这位金发女人。

小王爷又急又窘:“各位来得不是时候,请回避如何?”

一人回答:“唉呀,应兄也太自私,有此国色天香,不拿来大家分享,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是应家的未来夫人,怎可跟你们分享——”

那史脱乐媚眼一挑:“别说笑啦,我可没答应嫁给你们,怎能说我是夫人?”

“可是我准备要娶你啊。”

“你这么自私,想独占我,我怎会嫁给你呢?”

“不是自私,是自古一女只能嫁一夫。”

“那是错误的,你们男人可以娶一大堆女人,我当然也要嫁一大堆男人,这才公平啊——”

史脱乐风騒地飞眼给群众:“你们愿不愿意跟我做爱呢?”

群众一下子情绪激动起来,回答的全是愿意。

“愿意就过来啊——在凉水中,多刺激。”

“我来,我来——”

已有三四人想冲行飞瀑。

小王爷却冷喝:“不准过来,太不给本王面子了——”

那群人只不过唱唱戏,要他们现场表演、他们还没那个胆子,闻及小王爷喝话,只有垂头丧气:“没办法啦,小王爷极力阻止,我们去不了了。”

“你来不了,我过去就是啊——”

史悦乐甩甩金发,当真爬上水池,光溜溜往人群行去,每走一步,酥肢颤动几下,抖得那群人眼珠子快掉了出来。

小王爷甚是焦急:“快遮住她,快拦住她。金姑娘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我爹想想,你有可能是我未来的五娘啊。”

“做五娘又如何?你不也跟我上了床?别那么自私,盘古开天以来,男女就享有自由的性爱,何必拘于槽枢之中?看开点儿大家都快乐。”

史脱乐武功在身,很容易地闪过小主爷,朝人群行来,欣喜着:“喜欢我的来啊,还等什么?”

“快快快,可以摸的?”

一名识途老马喝叫,一马当先冲过去,紧跟着数名色迷心窍者也拥上了,伸手直抓着史脱乐胸rǔ腰肢。惹得史脱乐呵呵直笑:“怎么样?我解放你们,将来可要选我当皇上了,如此你们就自由了。”

“一定一定,岂只是皇上,连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也让你当个够。”

史脱乐更是乐不可支,逢人就亲、就吻。瞧得小王爷一肚子嫉火,又自拦上来,合着家丁扯拖访客,形成一副奇怪的画面。

小勾看在眼里,怪在心里,暗自怪笑:“这是什么世界?一妻多夫?盘古开天就已性解放?亏她还想得出这么堂皇的理由。这小王爷也真是,被她搞得神魂颠倒,这种女人也死缠活缠地不肯放手?”

拉扭许久,小王爷好不容易才把众人逼开,白布裹住史脱乐,扛着她,往屋里头钻,这才结束这场闹剧。

访客有的意犹未尽,还想找机会吃吃豆腐,有的则大呼过瘾,值回礼物,今天就放他一马,待晚上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跟佳人共渡春宵呢?

他们品头论足,津津乐道,方自散去。

小勾也走了,他还另有计划。

※※※

二更已至。

丑时,银星满天。

小勾很快地潜向史脱乐住处。

这里只和小王爷住处相隔不及百丈,而且是面对面相望,只要一有状况,小王爷立即可以发觉。

为了怕史脱乐到处乱跑,他还加派卫兵围住引花阁,免得她又溜了。

以小勾的身手,自是不易让卫兵发觉。他潜向其楼窗口,里头灯光通亮,却未见史脱乐人影晃动,小勾伸指点破纸窗,往里边偷瞧。

史脱乐仍光着身子,坐在化妆台前,在玩弄她那迷人的金发,奇怪梳子梳个不停。

“头发是滑的,怎梳得如此起劲?”

小勾感到奇怪,又仔细瞧得清。始发现那梳子也是金黄色,而且还不停沾向桌边一碗金色东西,小勾若有所悟:“她的金发是染的?”

只瞧得史脱乐梳得小心翼翼,梳子过处,发色更显得晶光,直到十分满意,她才娇声说道:“好漂亮的金发,迷死人了——”

她忍不住亲吻着自己的秀发,随着娇媚地照着铜镜,姿态实是迷人。

小勾忽而一指打出劲风,往右侧窗口射去,喀地发出一声脆响,那史脱乐登时紧张,立即将梳子和金碗藏于箱子中,冷声叫着是谁,移步往那窗门闪去,未发现任何异样,方始媚笑:“连风儿都想吃我豆腐,真是天生尤物啊?”

她自满地抖起身躯,让胸rǔ晃个不停,媚态更是勾人,小勾不得不赞赏,她确实有傲人的本钱。

史脱乐带上窗子,开始起舞,陶醉地说道:“性爱是自由的,我爱死了天下男人,天下男人也爱我,多好啊——有一天能解放他们,天下男女就有福了。以前真笨,在街头游行,效果不大好啊,还亏梦丹丹要考状元,为艺术抗争到底,我找上王爷府,施展我的媚力,把他们迷住了,以后再迷住公卿、宰相,甚至皇上,如此我的理想和目标就能达成了啦,呵呵,何必像梦丹丹等上三年考状元,而且未必考得上呢——”

她跳得更是高兴。

小勾却瘪笑在心,没想到羊騒看来呆呆笨笨,却粗中有细,想出如此奋斗方法,可比梦丹丹有效多了。

“全是疯子,一个为艺术牺牲,一个为性解放,还亏她们想得出这奋斗目标?”

小勾想想,已挺起胸口,伸手敲向门窗:“开门啊——”

史脱乐诧惊:“谁?”

“性解放的来了。”

史脱乐掠向窗口,小勾已把窗子推开了,一张笑脸已现。史脱乐乍见小勾,谅心万分:“是你?”

“怎么,我不能来解放吗?”

“你真的要解放?”

“否则我何必大老远赶来找你。”

小勾掠入窗口,史脱乐惊心地闪走,小勾色眯眯抱了过去:“别走嘛,你不是说任何男人都能占有你。”

史脱乐虽是闪躲,却仍被小勾抱个正着,小勾也着实不客气,往她胸rǔ猴急地猛亲,亲得她戒心尽失,换来浪笑不已。

“小鬼早说嘛,否则何必等到现在?那天在皇帝门,差点儿就被你害死了呢?”

史脱乐不再拒绝,任由小勾摆布了。

小勾将她抱起,直往床上扑去,猴急叫着:“以前还不,现在长大啦,懂得什么叫性解放了。”

“你赞成它?”

“否则我想会来找你?”

“对嘛,你也相信我的想法是证确的了。”

“正确,非常正确,我想把你们救走的人,也支持你才对,你见过他吗?”

“没见过,那天我被压得一身伤,瞧不到什么人。”

“是不是有什么黑影、青影或白影晃来晃去的?”

“这倒有,也不知我是眼花了,还是天色太暗,瞧的全是黑影,还不少人呢——”

小勾心神一怔,若她瞧的是真实情况,那救走他们的该是另一个秘密组织了。”

“后来呢?那些人救走你们,又如何安顿你们?”

“后来就分开啦,各自想办法疗伤,除了一些传言消息,我们未再联络过。唉呀?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先替你解放,其它事,还管得着吗?”

小勾还想再问,史脱乐却等不及了,反手抱起小勾,又亲又吻,还想解他衣衫呢。

小勾一时慌了手脚,解也不是──可失了童贞,不解也不是──套不到秘密。

正为难之际,忽而窗口大开,一股冷风袭来,将灯火全部吹灭,屋内一片漆黑。小勾惊叫不妙。

突闻史脱乐一阵挨叫,已被人痛揍一顿。

小勾心念一闪,以为是小竹临时赶来揍人,这样也好,解了自己危机,他还暗笑骂着小竹是醋缸子。

那人来得快,揍人也快,去得更快,一闪退,灯火又通亮。

史脱乐全身上下都青紫肿胀,不成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羊騒史脱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