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5章 真假太岁

作者:李凉

不敢耽搁,小竹立即领着小勾往山区追去。

山区愈来愈高,树木渐少,换来一片雪地,小竹不得不更小心追踪。

因为小勾偷偷抹在铁追命身上的葯物,在冰天雪地里,味道显得淡多了。为了免于追错方向,小勾也不愿催小竹,两人就此慢慢地搜寻。不知不觉中,寒夜又临,还好雪地一片青白,能见度也不算差,两人并未停止搜寻。

直到二更。

两人搜至一处断崖旁,忽有声音从下边传来。

“那小子来了?”

“喔。”

“他有何目的?”

“不知道,他只来要早餐。”

“要早餐?我看不会如此简单吧。”

“我也这么想,所以想来查查他的身世。”

“他何时来?你这么快就来找我?”

“今天清晨。你放心,我已把他铐起来。”

“你制得住他?”

“是他自愿让我铐的。”

“不好,一定有原因,快回头瞧瞧——”

话声方落,即闻得两道劲风射向崖面。

这下换小勾急叫不好,拉着小竹就往转角处凸岩闪去,两人动作虽快,但在雪地里,难免带出痕迹。

这还没关系,在闪入凸岩之际,方始发现这是雪冰所堆成,两人疾速闪动,难免带出风声,而且闪落许多雪。

虽只一点点闪落声,但对铁追命这绝顶高手,已是足足有余。只听得一声“有人——”两道人影已往反方向遁去。

“不必躲啦,快追——”

小勾心知行迹败露,不必再躲藏了,当下立即返追。顾不得小竹轻功较差,一马当先地穷追两人不放。

他自服得黑兰花汁液,轻功精进不少,追掠之间,并未差对方多少,若非他们纵崖而逃,小勾早已瞧及两人的面目。

就在悬崖尽头,转向一片高原之际,小勾猝而瞧及除了铁追命之外,另有一名青衣老人正闪入岩角处。

“会是他?”

小勾已经恍然,这青衣人一直和九尊盟有某种关系,上次自已本可脱逃,最后仍被他给挡回来。

他到底是谁?和九尊盟到底又有何关系?

他为何要给自己十二星相的名单?

小勾搞不清,脚步追得更勤。数十丈一纵即至,掠到岩角处,青衣人已失,只剩铁追命疾掠而去。

显然青衣人的功力要比铁追命高得多了。

小勾总得追着一位来问问,当下拼命追赶,在雪地中东掠西窜,追赶十余里之外,方自逼近百丈。他不得不佩服铁追命轻功也不差。

铁追命似乎觉得已甩脱不了小勾,突然顿下身形,自言自语道:“我为什么要逃?这小子凭什么追我?”

他顿在那里,等着小勾前来。

小勾看他停下来,脚步也放慢,一步步逼近,嗤嗤地笑着:“盟主好大的乐趣,三更半夜起来玩捉迷藏——”

铁追命冷道:“你跟踪老大?”

“不是,我是跟踪青衣人,谁知道你也在场。”

“你是如何逃出来的?你不是被老夫锁住了吗?”

“那得多亏你儿子,他同情我,把我放了。”

铁追命脸色一变:“你把他怎么了?”

“没有啊,他说要当替身,我只好如他所愿,否则他会杀了我的。”

“你把他关在哪里?”

“奇怪,你绑我,都不知道地方?”小勾疑神地望着对方。

铁追命斥道:“老夫问你把他绑在哪里?”

“你说呢?”

“谅你也不敢整死他。”

“这我倒是真的不敢,不过我倒对你很感兴趣。”

铁追命冷哼:“你还是先想想,怎么保住自己性命要紧。”

“你要杀我灭口?”

“凭你,要你死,还不必老夫动手。”

“那我就安心啦,是不是因为我是神剑老人的传人,所以你才不敢向我下手?”

“别以为这能唬得住老夫,任何人只要冒犯九尊盟,作恶重大者,老夫照样取他性命。”

“这就是啦,刚才为什么逃得那样快?做贼心虚?”

“胡说,老夫不是贼,何来心虚——”

“还有秘密,怕我知道?”

“该老夫问你才对,为何跟踪老夫至此。”

“我是跟踪青衣人。”

“胡说,你明明冲着我来——”

小勾斜眼邪笑:“既然如此,你我也不必打哑谜啦,你把你的原因说出来,我把我的目的讲给你听,如何?你来找青衣人,是为了什么?”

“你先说,我老夫有何目的——”

“说你也未必相信,我是想从你身上找到青衣人,结果全不费工夫。”

“你早知老夫和青衣人的关系?”

“到方才才知道。”

“那你错了,他不是穿青衣,是白衣,因为在夜里雪地反光,才变成青色。”

小勾嗤嗤地笑着:“是白衣人更好,我真正要寻的就是他。怎么样,青衣人都上了榜,你随便挑一个吧——”

铁追命脸色一沉:“你在耍老夫——”

“非也非也,铁大盟主,我自有理由。”

“最好能让我相信——”

“这当然,盟主知不知道我为何找上九尊盟?原是为了跟踪白衣人,因为他三番两次救走我的仇人,所以我非得抓着他不可。”

“你的仇人是谁?”

“这个嘛┅┅”小勾想想,还是说了:“告诉你也无妨,是十二星相那群妖魔,他们本都是皇帝门的手下,后来又被人救走,为了高枕无忧,我还得花个时间去收抬他们。”

“原来是这群人┅┅你又如何找到九尊盟?”

“这个嘛┅┅咬,奇怪?”小勾忽而觉得铁追命身上那股特有的味道怎么没了。

铁追命见他眼神怪异,已有警觉:“你找什么?”小勾顿时惊醒,这秘密岂能随便泄露,他不露痕迹轻笑:“我觉得你跟那白衣人,身材差不多——”

“你怀疑老夫?”铁追命斥道:“老夫近几天都未出门,你敢怀疑?”

小勾干笑:“也许眼花了,其实白衣人武功跟你差不多高,咻的一下就不见了,我看的并不清楚。”

“以后再乱说,休怪老夫责你之罪。”

“不会了啦,我会特别小心,免得让你蒙上不白之冤。”

“你还没说如何跟踪白衣人到九尊盟?”

“这┅┅不好意思说啦┅┅”

“不说就是在耍老夫。”

“可是┅┅唉呀,说就说,不过盟主听了可别见笑啊。是因为我抱过史脱乐,她身上有一股羊騒味,所以┅┅所以才┅┅”

“你跟羊騒作过爱?”

“没那么严重,只是不小心被她抱着而已。”

铁追命露出怪异表情:“老夫还以为她是你仇人,又是你爱人?”

“还好我未成年,否则会经不起诱惑呢——”

铁追命沉思一下:“你怀疑白衣人藏在九尊盟?”

“盟主认为呢?”

“九尊盟除了老夫和儿子,及魔君师徒外,就剩下二十名护卫,这很容易查清。”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不敢希望会从九尊盟找到白衣人。”

“老夫是要证明给你看,就此回九尊盟。”

“好啊,反正多一项证明,总比没有澄清的好。”

小勾遂跟在铁追命后头,漫步往回走,他仍未忘记要问清有关方才白衣人或青衣人之事。

“盟主方才所见,当真是白衣人?”

“他是青衣人,方才为了阻止你多问,才说成白衣人,谁知两样都逃不过你的追问。”

铁追命淡笑着,似乎称赞小勾精灵难缠。

小勾也笑的得意:“既然是青衣人,我就得以青衣人的问题来问你了,你找他有何事?”

“因为你突然来到,有关你会九龙神功,老夫不得不打探清你的来历,所以才找青衣人问个明白。你该知道老夫最近足不出户,许多江湖事都不知道。那青衣人正好可以告诉老夫许多消息。”

“他又是何来历?”

“隐士奇人,很少有真名实姓。”

“这么说你对他仍是一知半解?”

“没错。”

“你们又认识多久了?”

“这还多亏你的出现,从他上次拦你开始,老夫花了半月时间,才找到他。”

小勾自嘲一笑:“没想到毛病还出在我身上呢?”笑了笑,他又问:“你们发现我来此,又何必逃得那么快?”

铁追命冷道:“若知道是你,老夫决不会走。”

“可是你们确实逃了。”

“老夫不希望跟青衣人交往之事被人发现,如此而已。”

“是吗?”

“你不信?”

“信不信倒在其次,我确实想找青衣人,盟主有空替我转告一声可好?”

“有机会一定转告,见不见你,那是他的事。”

“只要盟主转告,我就心满意足啦——”

铁追命冷哼一声:“若非看在神剑慕容春秋的分上,老夫早就把你给废了——”

小勾伸伸舌头:“这么说,盟主和神剑老人有所交情了?”

“那是老夫的事,后生小辈不需要懂——”

小勾听他口气甚凶,也不敢再问,心想神剑老人和他齐名南北,自有相同的分量,才会买对方的帐吧。

小勾再问些有关青衣人问题,铁追命却显得不耐烦,不回答。小勾显得没趣,不再问了,心中暗自盘算一下步骤该如何进行。

没了问题,两人遂加快了脚步,返奔九尊盟。

沿途上,小竹已发现两人回奔,他本就是暗棋,故而仍躲在暗处,等两人掠过之后,才远远地跟在后头。

几乎又到了清晨,小勾和铁追命方返回九尊盟。两人未经大门,直接掠墙而入,直奔碧玉高塔。

塔中一片沉静,小勾邪邪一笑:“这混蛋现在不知爽够了没有?”

铁追命闻言,已知儿子被囚在上边。遂冷喝,直蹿高塔,穿窗而入,想救下铁追阳。然而他蹿的是第八层,当然找不到儿子。

小勾捉笑:“搞错啦,第九层,真是,自己关人何处都搞不清楚——”

铁追命这才又翻窗而出,倒纵第九层。终于见着爱儿昏沉沉挂在墙上,他不得不大骂小勾下手狠毒。

然而小勾却听不见,在地面捉笑着。

铁追命很快解下儿子,让他躺于地面,戳指替他解穴,不点还好,这一摸,铁追阳立即笑出声来,身躯扭着,泪水又流下来。

“这小子竟然点他笑腰穴?而且手法怪异?”

铁追命不得不用另一种手法解穴,试了三四次,才将穴道解开,铁追阳得以醒来,他双手发抖地抓出嘴巴布巾,未说话,直流泪,被整了一夜,他好委屈。

“先睡一下吧。”

铁追命瞧不得爱儿痛苦的狼狈样,一指点向他睡穴,先让他睡一觉再说。

他掠窗飞落地面,冷斥道:“以后若对我儿子出此重手,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小勾嗤嗤地笑着:“你不是说过,你儿子够坏,要我出手教训教训?”

“要你教训,可没有要你整死他——”

“说清楚嘛,我差点儿搞错了呢——”

“可恶,快查你的白衣人,查完了,立即给我滚蛋——”

“一个一个查,未免太慢了吧,你把人叫出来,我一次查清,你我都省事——”

冷哼一声,铁追命立即下令,不多时,十多名守卫已匆匆赶来,连同袁青萍也以为发生大事,急忙奔来。忽见小勾,她已猜出为何事情。

“大伯,出事了?”袁青萍问。

铁追命点头:“这小子要瞧瞧你们到底是不是白衣人,我想你该不是才对,到九楼去照顾追阳吧。”

“是┅┅”

袁青萍应声,目光移向小勾,目露一股含情的眼神,步向高塔。

铁追命冷道:“除了我师弟和两名卫兵,人都在此,你自己找吧——”

“多谢啦——”

小勾两眼扫一下,即点头轻笑:“找完了。”

“这么快?”

“我有火眼金晴,当然快。”

铁追命冷笑:“人已找来,你既然瞄一眼即已知道他们不是白衣人,那你可以走了。”

小勾暖昧地一笑,勾情般地向铁追命飞了一眼,方自移步离去。

铁追命冷狠地笑着,立即又将守卫遣散。再盯往小勾,却见得他眼神不停飞勾,似在暗示什么。铁追命冷哼更重。

小勾连勾数眼,就快靠墙,仍不见对方反应,不得已伸手招来,细声说道:“喂,还不过来,方才答应我的事,你忘了?”

“老夫答应你什么?”铁追命一脸狐疑。

“重要事啊,快走,否则来不及了。”

“真有此事?”

铁追命虽忘了有这么回事,见及小勾已掠向墙头,心下决定,还是跟去瞧瞧。他追出高墙,又问:“老夫到底答应你何事?”

“你忘了九龙神功?快来啊——”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竟然忘了。”

铁追命已然想起,立即追向小勾。两人又向山区掠去。不久,终又回到冰天雪地之中。

“你是要告诉老夫有关九龙神功的秘密?”

“对呀,盟主不是对它很喜欢?我懂得一点儿,就传给你,不过这不能让人知道,免得麻烦连连。”

“其实老夫只是好奇而已。”

“没关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真假太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