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27章 奇特的婚礼

作者:李凉

小勾战胜地耸耸肩:“谁说所有颜色都变了,我要是新郎,一定会选紫色,能生儿子总比没得生好得多,不能两全,只有任选,懂不懂?”

小竹没有回答,轩辕书绝已如获重释,直道喜欢紫色。

小勾邪眼瞄过来,嗤嗤地笑着:“你反应不慢嘛,算你过关啦——接下来是财……”

他拿出一块铜板问道:“这是什么?”

轩辕书绝不大敢说话,但仍回答:“是钱。”

“真的?你再瞧清楚些。”

轩辕书绝不得不睁大眼睛再瞧去,还是觉得它是钱币没错。

小勾则嗤嗤地笑起:“眼晴睁的那么大,是不是见钱眼开?”

众人暗自好笑,因为轩辕书绝上了当。他窘困地直摇头:“不,我没这意思。”

“可是我看见你眼晴睁得那么大啊。”

“那是要辨别这硬币是不是钱。”

“呵呵,任何睁大眼晴看钱的人,一定不会忘记这个功能。”

“我……我……”

“唉呀,人总有小毛病,见钱眼开也不是什么坏事,过不过关,就由秋姑娘决定好啦。”

秋雨一阵紧张,她只顾着看戏,却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一时也答不了话,右手直揪着秋寒衣角,要她解危。

秋寒瞧得轩辕书绝可惜,淡然一笑:“能瞧清钱币,自不会收到假钱,妹妹不说话,自是接受啦。”

小勾立即高唱:“这也是我宝贝门的特长。”

轩辕书绝哭笑不得,猛点头地打哈哈。

“接下来是气——”

小勾忽然不作声,只是偶有动作。突见得轩辕书绝鼻头直皱,整个脸变得怪模样,想笑不敢笑,想躲又不敢躲,甚是窘困。小勾则已露出怪异的笑容。

众人见两人表情,感到狐疑不解,不知小勾慾用何招试探?

然而静默中,只见得轩辕书绝脸色渐红,似在忍耐什么。

小勾则已呵呵笑起:“过关……轩辕兄的忍耐功夫真是到家,小的佩服佩服。”

他双手拱拜不停。

轩辕书绝拱手回礼,窘红着脸直道过奖了。

小勾一脸认真:“这可是真的啊,天下没几个人办得到哩——”

说完他又呵呵笑着。

轩辕书羽不解:“少侠试过我哥哥了?”

“嗯——”小勾光荣地点头。

众人一脸纳闷,如何过了招?

神偷实是搞不懂:“贼小子,你光瞪眼,没有实际接触,就能测出他忍耐功夫?”

小勾又得意喔了一声。

秋封侯也不解,问道:“少侠能否说得明白些?”

小勾回答甚是弄人:“很简单啊,既然是气,是忍耐功夫,我放了一个屁让他闻,不就什么都试出来了?”

“哇……”

众人立即闷叫掩口,满脸皱成一团,直避着小勾这放屁者。有的还退走数步,似乎仍感觉出那股屁味仍浓浓不散。

秋封侯和夫人坐在太师椅上,不便闪避,也不便掩口,憋着气,鼻头直跳动,禁不了也露出了怪异的脸容。

而一些年轻人都忍不住窘笑起,又得忍住笑意,表情都走了样。

他们终于知道方才轩辕书绝为何有那种表情。而当时,他们聚精会神地在注意一个放屁者,一个闻味者,变化多端的表情,想来就觉得窘热。

小勾笑得更得意:“我说嘛,轩辕兄,你的忍耐功夫天下少有啊。看他们都扭成这模样,比起你可差多了。”

轩辕书绝更形困窘,早已红透耳根。

小勾瞄向众人:“好啦好啦,早就烟消云散,还装得比什么都严重,也不瞧瞧宫主和夫人风度多好,坐得端端正正,哪象你们临危大乱——”

众人瞧向两老,再也不敢夸张掩脸鼻,不过闷笑仍在。而秋封侯和夫人被他这么一说,也困窘起来,这不是指着两人忍耐功夫也不错?

秋封侯不得不干笑,说道:“少侠好方法,不过以后请别说出来,我们宁可不知道来得好些。”

小勾怪笑:“没办法啊,你方才不是要我说明白些?”

“老夫知错了,接下来,你又要如何测验?”

小勾邪邪一笑:“生老病死,其实都差不多,总归一点要身体强壮,这生嘛……我另有办法,至于老嘛,每个人都会老,生病若不死,自能医好,就从最后一关先来。”

他想拿什么东西,却找不着,于是转向秋剑梧,说道:“腰带借一下。”

“腰带,你要用?”

“不是我要用,是你妹婿要用。”

秋剑梧莫名地已将腰带解下,交给小勾。

小勾扭了两下,立即将一买抛向屋梁。

秋剑梧见状大惊:“少侠你这是……”

“上吊啊——”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神偷急道:“大喜日子,少侠似乎不该如此。”

“不是要来特别的?放心只是测验一下,看他能吊几分钟不死——”

秋夫人急道:“不可如此。”

“怕什么,就像荡秋千一样,很舒服的。”

小勾已结好腰带,竟然套向自己脖子,双脚一弹,左右摆动,果真似在荡秋千,那腰带根本吊不死他。

“看见没有,我最大的麻烦就是死都死不掉,不知轩辕兄有没有这本领。”

其实只要内力修为够,将功力逼到脖颈,支持个把钟头并不难。

轩辕书绝自不愿弱了威风,遂点头:“在下未必能不死,但吊上几分钟该无问题,我来试试。”

“好啊,试愈久,愈有本领。”

小勾手不抓腰带,利用摆劲,倒翻入腰带环中,整个人已脱出腰带,飞落地面,露了一手清纯的轻功。

轩辕书绝无此功力,只好先掠高,抓住腰带,再让脖子挂去,终也吊了起来。

小勾见状立即叫好,众人也为他功夫表示赞许。

岂知小勾突然一指点向他,制住他武功,只见得轩辕书绝嗯了一声,猛吐舌头,脸色涨红,两眼已翻白。

众人一阵惊叫。

小勾动作却更快,扑过去,猛扭书绝双腿。他已失去功夫,又加上小勾扭腿,这还得了。

众人尖叫不可,全部扑过去救人。

小勾更狠地猛扭,喝地一声,竟然将腰带扭断,唉呀惊叫,他已被书绝压在下面。

众顾不了他,全部往新郎官抓去,有的推穴,有的打脉,全都急叫着他的名字。

轩辕书绝老实说并非吊死,而是吓晕了,在众人叫喊下,悠悠醒了过来。

小勾也趁此爬起,唉唉痛叫地责怪书绝那么重,压得他好痛。

不过他见着轩辕书绝大病初愈的模样,已欣笑起来:“他终于度过了生死玄关,有资格娶老婆啦。”

秋雨也觉得小勾玩得过火些,稍有责言地说道:“你差点儿把他弄死了。”

小勾嗤嗤地笑着:“没那回事,我早将腰带割破不少,只要一用力,自会断落,何况有那么多人在场,你们怎会让我吊死他?”

秋雨想想也对,不禁又有笑容:“可是你为何要如此试他?”

“一方面是让他尝尝上吊的滋味,以后你们吵架,他就不敢上吊了。再则可以试出他上吊多久才能断气,你要惩罚他,可以算算时间再救他。”

“要是上吊的是我呢?”

“那也没关系,因为他已了解上吊是多么痛苦的事,他一定会把你救下来。”小勾轻叹:“唉——世上多少人不知上吊的痛苦,硬是不理对方而造成悲剧——”

秋雨恍然,甚是感激:“多谢你替我解决这问题,这试验实在太重要了。”

小勾轻笑:“不错,以后女人要试男人忠心,先吊他一下准没错。”

轩辕书羽苦叹着:“若是男人要结婚先上吊,我还是打光棍好了。”

小勾笑的更弄人:“眼光正确啊,其实连上吊的勇气都没有,你又怎能有勇气把女人娶回家?”

轩辕书绝被人推拿一阵,脸色有些苍白,闻及此言,勉强挤出笑意:“我已经上了吊,我可以娶走新娘了吧?”

小勾嗯了两声,立即激动地叫道:“可以,当然可以,你不能娶,天下就没人可嫁啦——请受小弟一拜,伟大的男性——”

小勾当真单膝落地,拱手用力真诚地拜去。

此举又让人觉得唐突而想笑。轩辕书绝直呼不必了,他最怕的还是小勾不知是否另有招式。

“剩最后一招啦,就是我的礼物,不过这得等你们拜礼过后,我再送给你们。”

小勾起身走向秋雨,凑向她耳朵,轻轻说道:“我试过你未来的老公,觉得还算满意,你是否愿意嫁给他?”

声音虽小,却能让众人听及。

小勾此举,只不过是演戏罢了。

秋雨轻笑回答:“愿意如何?不愿意又如何?”

“不愿意就只好去当尼姑啦——”小勾逗人直发笑。

众人亦是暗笑不断。

秋雨表情甚是怪异:“那我只好愿意嫁给他了。”

小勾满意点头:“对嘛,如此伟大的男性,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他移步轩辕书绝,大声说道:“你真是爱心感动天,就此过关啦——”

轩辕书绝苦笑:“我觉得感动你,比感动天还重要。”

“没那么严重吧?”

小勾虽想极力否认,却掩不住一股自得神情。

在催促下,秋封侯夫妇已回坐太师椅。

秋雨和轩辕书绝重新拉上彩带,准备拜礼。

神偷李花已唱高调:“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上花轿啦——”

新郎新娘恭敬拜礼,二次重来,倒有些像在扮家家酒,秋雨不时露出窃笑声。

小勾纠正她:“新娘你太兴奋了吧,要表现父母养育之恩,应该忍不住要流泪才对啊——”

秋雨仍是忍不了笑意,不过她回答也有理:“早上哭过了。”

小勾一时语拙:“这……这……好吧,有哭就好,反正是喜事,能笑尽量笑。”

说到后来,他也自个儿笑起来。

神偷又唱:“拜别兄姊家亲,该上轿啦……”

他目光瞄向小勾,又瞧他手中木盒,表示也该上礼了。

小勾已嗤嗤地笑起:“人生才结一次婚,平平淡淡结了,实在无味,所以应新娘要求,来点儿新鲜的,所以你们也不必上轿啦。”

这话又引来在场诸人惊诧,不知小勾又使出何花招。

轩辕书羽急道:“不坐轿,要坐什么?”

“坐窝。”

“窝?”

“不错,孵蛋的窝。”

此语一出,果然惊动众人。

尤其是轩辕书绝:“你要我们孵蛋?”

小勾一脸认真:“不错,你忘了还有“生”字一关未过。那不是看你活得很好即可,而是要测你是否会生儿育女。你知不知道,结婚除了找伴之外,最重要的是传宗接代?”

“话是不错,可是孵蛋……”

小勾神秘地笑着:“这可开玩笑不得,我在宝贝门待了那么久,任何宝贝我都瞧过了,其中就有这么一篇秘招,就是孵蛋,如此即可测出你们是否会生育,生出来的是男是女,保证准确无比。”

神偷李花半信半疑:“这么神奇?”

小勾自得一笑:“当然,否则就不是宝贝门的秘招了。”

“怎么用?”

“很简单,奥妙全在蛋上面,他们只负责孵,若孵出公的,将生男孩,孵母的,即生女孩,孵不出来就别指望生孩子啦——”

秋雨甚想尝试:“拿一个让我孵,我想要女儿啊。”

小勾瞄眼:“新娘子请保持风度好不好?要含蓄些,免得你公公婆婆吃不消。”

秋雨顿觉又失态了,伸出的手立即收回,再也不敢开口。

书绝不忍:“这种方法不错,试试也好。”

秋雨听得甚是高兴,想以眼神传达感激之意,却被红布挡着,只好作罢。

小勾则瞄向两人,含带谑笑:“轩辕兄,试试是可以,最重要的是你有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否则一连孵上三天,很累人的呢——”

轩辕书绝仍是一口答应:“照你所说,一辈子才结一次婚,岂可平淡度过,在下多谢少侠替我想出新招,实是感激不尽。”

小勾瞧他如此感兴趣,不禁稍怔:“你该不会是想讨好新娘子吧?”

“不瞒你说,这次是在下甚想尝试的。”

“这个……想不到你倒也是很有生活情趣的人嘛——”

“跟少侠学的,只有不知新娘子……”。

秋雨哪肯放弃,登时点头:“我孵啊,我老早就想要知道会生男的还是女儿。”

小勾频频点头:“很好,夫妻一起来,就更灵了——”

他已将木盒打开,里头大大小小少说也有十余颗蛋,他弄笑着:“不知你们喜欢什么蛋?”

轩辕书绝问:“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就像选儿子一样,有人喜欢生龙儿,就选龙蛋,喜欢凤女,就选凤蛋。”

“那我就选龙蛋吧——”

“对不起,太多人要龙蛋,我刚好缺货,这颗蛇蛋如何?蛇是小龙,凑合凑合吧——”

小勾拿起一颗拇指大,带点儿青的圆蛋,晃向两人。

秋雨立即急叫:“不要蛇蛋,想到蛇,我心头便怕。”

“好吧,换成鼠蛋……龟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奇特的婚礼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