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3章 五毒蜂

作者:李凉

秋寒轻叹:“要是偷得了,该多好。”

若太阿殿失去宝剑,自无心情办喜事,对她来说,无异是种解脱。

秋水已露黠笑:“这小贼爱宝成痴,一定不肯放弃,说不定在两家联婚时,他会现身,一次盗两宝,岂不省事?嘿嘿,你敢来,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她似已断定丁小勾必定会借此盗宝,兴致甚浓地想斗斗这贼小子。”

秋寒不肯回家,秋水只好把她另作安排,为斗垮小勾,她已领着姐姐离开山林,也好及时赶回家,布置诡计。

小勾当真会去偷,他不但想偷?而且比任何人都想得急。

他已准备重返太阿殿。

当然,他这次不再用疯狗,而是另找秘密武器。

他往山顶钻,似在寻找什么:

忽而,小竹又现身他身边。

小勾见着他,怒气己升:“臭小子,我在落难时,你躲在哪里?不会想办法救人?”

在原始森林中,不少青藤挂树,小勾扯下一条当鞭,对准小竹就猛抽,追得他四处逃窜。

小竹尖叫:“我一直在你身边啊,全是误会。”

“误会?我被抽得皮开肉绽,也是误会?对不起?我误会是你大野狼,包要抽得你毛落皮裂,大野狼,你安心的享受吧?”

小勾抽得更急,吓得小勾一身汗。

“直的是误会啊,我是想救你,可是大白天,我不敢去,谁知到了深夜,有人抢在前头,原来是秋寒姑娘,我只好暗自跟在后面,免得打扰你。”

“什么打扰,你看见我被爱情所困?”

“后来才看到的。当时你受伤?我不便打扰。”

“什么话嘛,害我失去初吻,你要负全责。”

小竹惊诧:“她亲了你?”

“早就亲啦!第一天晚上就被迫失吻,还好我受伤,否则准失身,这是你的过错,所以我也会安排,让你很心不甘情不愿地失去初吻。”

小竹微窘:“她动作好快……还好,……‥只是初吻……”

“你懂什么,失吻跟失身,对我来说是同样重要?你分明是故意,有你好受。”

“我没有啊,我以为你要表现偷女人心的功夫给我看所以……所以才未现身……”

小勾想及此事,不禁想气又想笑:“都是你,说什么要偷女人心,才是天下第一神偷,本以为偷不成,谁知道突然,又偷得,真是!”

“有何不好,失了初吻?换来第一神偷,很划算啊!”

“划算的还在后头,以后她若缠我,就叫你垫背。”

小勾追累了,方自放过他,还好,他只挨了几鞭?无伤大雅,喘口气,已好过多了。

“其实我也有替你解危,否则秋水姑娘怎会找到你们?”

“她是你引来的?”

“对啊?否则山区那么大?她如何找?”

小勾欣笑:“对呀,这笨蛋怎可能找到我?好啊,算你对了一半,将功赎罪,赐你免罚。”

“多谢门主。”

“别多礼啦,替我找个大蜂窝吧!”

“门主这是……”

“盗宝啦,嘿嘿,上次用疯狗不行,这次有疯蜂,保证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小竹目光一亮,想笑:“你现在就要回去盗宝?”

小勾得意耸肩:“当然,出其不意,看他们能奈我何!”

“门主的伤……”

“死不了啦,别的没有,灵葯我多的是,快快替我找蜂窝。”

小竹也感兴趣了:“什么蜂最好?”

“当然是又凶又猛又大又毒的蜂最过瘾,最好是金线五毒蜂,保证让他们够味。”

小竹为之动容:“这蜂其毒无比,常人挨上一针就得送命……”

“若不毒,怎能吓住他们?”

“可是,也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放心啦,以南宫太极的身手,毒蜂可能近不了身,剩下的跑给毒蜂追,该没什么问题吧。”

“若他们全都不逃呢?”

“呵呵,打上几针,很少人会不逃的。”

小竹看他说得如此起劲,也没了意见,道:“五毒蜂喜欢筑窝在地底,我可不知哪里有。”

“附近一定有。”

“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五毒蜂凶猛无比,只要是它的地盘,其它蜂类一定不敢靠近,我找了两座山头连一只蜜蜂都没见着,可见这里一定是五毒蜂地盘。”

“小竹瞧瞧四处,果然未发现任何蜂类:“话是不错,可是你找到了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挨针,抓不着的。”

“这你就不清楚啦,五毒蜂最怕硫磺和薄荷味,只要在”身上抹个够,它准不敢靠近。至于如何捉,只要用布袋套住即可。”

“我可不愿冒险。”

“胆小鬼,好吧,你替我找到蜂群就好了,其它的,我自”己想办法!”

小勾从口网掏出一包东西,交予小竹,原是顺路找采的。

薄荷葯,小竹捏碎,清凉味通四溢,他依言抹在身上,方自寻往另一头。

约过两个时辰,小竹突然有叫声传来。

“找到了,在这里。”

他方叫完,突然不敢声张,又闭了嘴,因为毒蜂似能辨音,立即向他行来,突而闻及薄荷味,吱吱怪叫两声,方自退去。小竹暗道好险,若被叮着,可够他受的。

小勾闻声赶来,手中已多个麻布网。

那是一处小山崖,两人在另一头,瞧着对崖一株黑槐树枝上,有十余只拇指大蜂群,静静守候在那儿。

小竹低声道:“他们一向只有十来只?也见不到巢?”

小勾笑道:“你以为蜜蜂没头脑,它跟人一样,是有组织的,那几只是警戒蜂,负责保证老巢的,奇怪的是,你的叫声怎会没受到攻击?”

“有啊,撞来两三只,后来又走了,可能因为薄荷味道吧!”

“这是你走运,薄荷是可以让它们讨厌,不过若它们发了疯,我劝你还是溜走的好。”

“为什么?蜜峰不是听风辨位,我不动,他也能认得出?”

“那认不出,不过既然拼命,它是撞到什么就刺,它的针可没那么容易断了,你敢保让它撞不到你?”

小竹听得头皮发麻:“这么不保险,我不去了。”

小勾一阵得意:“跟着我就没事啦,要叮也是我先遭殃。”

也许话声太大,几只毒蜂又追来,两人顿时闭声,毒蜂嗡嗡震翅,利针暗吐,针叉尖又利又十分刺眼,小勾故意抓出薄荷葯,捣出汁味甩去,方将蜂群迫去。

小竹惊心道:“那么多只,如何装得了?”

小勾道:“只要找到巢?一口气套下,剩余的,就要宰光他们。”

“要是宰不了呢?”

“你就等着打针好了。”

小竹不吭声,这毕竟不好玩。

小勾则在注视蜂群?未多久远处另有蜂群飞来?双方交头接耳?似在交换班。果然先前几只已往回路飞去,小勾立即拉着小竹?暗中潜追过去。

蜂群飞得什快?想跟踪?自是不容易,但小勾知道?警戒蜂离窝巢往往不超过五里距离?仔细找寻下,终在一道小瀑布的源头?发现了出人口。

小竹钦叹不已:“瀑布在动?往往吸引别人注意,自然对他们的行踪松懈,找不着它们的窝了。”

小勾道:“否则它们怎么会被称为毒蜂之王。你看着其他蜂群,足否另有漏网之鱼?我去偷蜂巢了。”

说着就想攀崖。

小竹急道:“你就这样去套蜂巢?”

“不然你还有更好方法?放心,我已经想好退路了。”

小勾抽出随身携带的挂线勾子,往崖面打去,借以攀上高崖。

小竹不知该如何是好,也躲了起来,免得遭殃。

不到盏茶工夫,小勾已攀上崖顶,借着瀑布的流动声,掩去不少方便,他靠向蜂巢顶端,往下瞧,除了杯子大出口外,峰巢全部陷在崖壁里。

这怎么捉?

小勾一时头大,却又不肯放弃。

“只好来硬的。”

他盘算一下距离,细线尖勾勾向右凸岩,一头缠在自己身上,双手紧紧抓着布袋,相准目标。

突然?翻身落下?及至蜂巢,猛运真劲,击向岩块?叭地一声,石碎岩裂。蜂窝已现,更有毒蜂猛狠撞飞而出。

小勾冷喝一声,布袋张口即罩,先是套住两三只飞出来的毒蜂,但又见蜂群猛勇而出,不得已?改套蜂巢。

可惜蜂巢陷入崖兜,岂能套中?他只好改吸字诀,急运真力,吸出不少蜂巢。眼看蜂群已行出,慾扎刺自己,幸有薄荷掩体,蜂群一犹豫,小勾抖落细绳,抓紧布网,跳入飞瀑,让其行往水潭,这就是他的退路。

人已隐入飞瀑?蜂群疯狂乱飞,却失去目标,已生拼命,四处乱窜,撞到什么,就刺什么。

小勾已跳落水中,不敢爬起,否则必受毒蜂攻击,而小竹却也藏不了身,眼看毒蜂已狂,撞物即刺?又有不少逼向自己,情急之下,他也逃命,谁知逃不了步,警戒蜂也已折回,见人就札。

“唉呀"一声,小竹左肩挨一针,痛彻心肺,没来得及多想,他也跳人水中。

小勾见他下来,心头一阵弄笑,只是在水中,无法说话。

毒蛇可未放弃攻击,一只只往水里大冲撞,只可惜潭水颇深,他们只能冲撞三寸,即已无功折退,有的甚至冲撞过度而被溺死。

小勾在水底,仍可瞧清,心下一急,自已要的是活蜂,若被溺死,那有屁用,当下立即拉随身挂勾的细绳,缠住麻网口,即其浮向水面,免得溺死。

蜂群见及同伴浮出水面,已行了过去,或咬若吮,总要救出他们,然而那布网似经小勾特别编制,咬之不断,急得蜂群吱吱怪叫。

小竹已靠向小勾,一脸责备他害自己挨针。

小勾苦笑,那是意外,可惜蜂群未散。若出水面?照样受攻击。

“看样子,又得挨一次了……?

小勾瞧向小竹,比划一阵,然后将手中细线交给他。

小竹似能会意,点了点头。

小勾登时发掌,打向水面,击毙不少毒蜂,他已蹿出水面?拔腿即逃。

蜂群骤见敌踪,拼命追来。

小勾拼命逃开,虽然他轻功不弱,但蜂群毕竟能飞?迂回追逐,终有两三只出其不意攻向小勾,刺得他畦哇痛叫。

不得已,他抽出火折子?四处乱窜,找到--处空草丛?火折子猛烧燃,往里头丢,还拆散火折子中的硫磺、硝粉,撒向草丛。

有了葯物的助燃,轰地一声,草堆猛起烈火,小勾落地打滚,抓来枯草引燃,立即反攻毒蜂。

毒蜂遇火,吱吱痛叫,被烧死不少,剩余几只,作困兽之斗后,也都相继撞火自焚。

小勾吸口大气。终将要命的毒蜂收拾,他爬出火堆,往背部探去,抓下外衣,还有一些树叶,这是他临时想到,以树叶垫背,若被扎,也伤不了肌肤,然而,他却计算错误,毒蜂利针要比想象中长,故而好几处被扎穿,疼痛即从该处传出。

他想将毒液吸出,却无用武之地。

幸好不久,小竹已抓着麻袋赶来,小勾立即要他吸毒。

小竹犹豫一下,仍自吸向伤口,毒汁转为黑红,还发出腥味。

吸完后,敷上灵葯,痛楚已失,小勾又有了笑意:“真是得不偿失,要知这蜂不好搞,我也不敢搞了。”

小竹瞄眼:“都是你,害我也挨一针。”

“怕什么?挨久了就习惯了,你看,我挨了五针,现在觉得很爽呢!”

“爽你的头,若非我吸出毒液,你还唉唉叫痛呢!”

小勾干笑几声:似后就会适应啦,换你过瘾一下吧!”

小勾抓向小竹左后,小竹惊惶尖叫:“你想干什么?”

他胸口抓得紧紧。

小勾怔楞:“我帮你吸毒啊,难不成还非礼你?”

“不行……”

“什么不行?你敢不听门主的话?”

小勾忽而起了捉弄之心,立即抓向小竹肩头,小竹想逃开,却被点住穴道。他更为惊慌。

“不要-不要快放开我一一”“原来还是处男吶?哈哈童子鸡叫声,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小竹又急又窘,眼看衣衫就快被解开,叫得更急“别的过来—我让你吸毒,别解我的衣衫--”小勾已停手,呵呵弄笑不已:“你为何那么怕找解开你的衣服?你有病?还是挂了奶瓶?或是胎记特别,还是刺了心上人的躶体像?那么怕人看?”

“才没有……我?……‥我……不习惯嘛!快解开我穴道。”

小勾邪笑几声?还是解去他穴道”“真是童子鸡?连脱衣服都象要小命似的?以后怎么混呢?”

只是我不喜欢被人强迫而已。”

“那你自己脱吧?毒不吸出来?你不觉得难过吗?”

小竹瞪了几眼?方解开左胸襟?露出洁白肌肤?居中却红  肿大片,他红着脸,已闭上眼晴。

小勾讪笑:“早脱不就没事?真是!”

他凑上嘴?替他吸出毒液,再敷上灵葯?小竹疼痛全失。

岂知小勾猝然拉他衣衫,扯往下方,露出浑滑胸rǔ。

“没什么嘛,发育的小孩尖了点儿,也没什么特别嘛!”

小竹顿时尖叫?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五毒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