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4章 痴情玉女

作者:李凉

三日后。

离月圆十五尚有一天。

传信送回宝剑之事,要比联姻更让四大家族高兴。

除了莫邪派之外,太阿殿南宫太极领着几个儿子赶来。干将堡的轩辕烈以及轩辕书绝、书羽父子三人,也匆忙前来索剑。

宫庭中,秋封候殷勒招待外,他一颗心可以说是七上八下,甚难平静。

因为他也未证实,难缠的丁小勾是否会依言把剑送回,尤其是他那把鱼肠剑(他以为是真的)并未失去,若问及丁小勾为何厚此薄彼,他将难已回答。

从清晨已等到黄昏,众人显得有些毛躁。

南宫太极脸颈贴了救处膏葯,显然是被五毒蜂所蛰,他并没用小勾的灵葯,自不能立即治肿退红,疼痛仍十分难挨。

南宫云还好,那天逃得快,只在背颈部挨了几针,并未让他破相。

两父子除了索剑,还有一股怨仇待报。

南宫太极问向轩辕烈:“三弟收到的消息可正确?”

“同您一样,一张帖子,由于此事不便张扬,故而不敢向外求证。”

轩辕烈要比南宫太极年轻许多,脸容净白,颇具书生神味,眉心有道疤,若再大些、弯些,就像极了包青天的青日脸。

秋封候道:“依丁小勾那小鬼个性,愈是离奇古怪的事情,他愈想做,愚兄以为他会来才是。”

轩辕烈道:“可是他井未通知干将堡,即动手盗剑,其心思难揣测,他若不来,大师兄有何对策?”

秋封候轻叹:“只有找他索剑了。”

南宫太级道:“任他逃至天涯海角,太阿殿誓将宝剑索回。”

众人各杯心情,一时庭堂又陷入沉默。

忽而外头传来鞭炮声。

南宫太极目光一亮,这跟几天前小勾第二次索剑情况一样。

“这小鬼来了。”

他略带共奋地说。

众人的心神绷得紧紧。

秋封候道:“出去看看。”

他走在前面,后头跟着一堆人。

小勾大方立在方场上,鞭炮还燃,他甩竹竿,鞭炮如舞龙般,四处旋飞。

“送礼的来啦……”

小勾汶次是真的送大礼。

先围上来的是鱼肠宫手下,随后秋水、秋雨也赶来。

秋雨见小勾威风的模样,甚是欣赏地快陶醉了。

秋水也露出上笑意,但想及小勾的恶行,又拉下了脸,她想冲前教训,父亲已领着大群长辈前来,她也只好忍下来,这场面,轮不到自己发威。

小勾见及人物差小多到齐,手中鞭炮刚好点完,丢下竹竿,拱手轻笑:“多榭各位相迎,不过看在大礼分上,你们也毫无怨言啦……”

南宫太极双目瞪大,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怒道:“还不还本殿宝剑……”

“别急,别急,我都送来了,你还怕拿不到?看这是太阿剑干将剑、莫邪剑、还有鱼肠剑。”

小勾将宝剑一一抽出布袋,再刺入硬石板中,剑尖过处一一穿入。

秋封候征诧:“本宫的鱼肠剑……”

小勾笑道:“别捧者假剑空高兴,这把才是真的,你没有看到吧?削铁如泥,砍石如土。”

手抓鱼肠剑,立即将石地板挖个大洞。

秋封候已相信手中那把确是鱼肠剑,惊道:“你何时盗走的?”

“随时都可以,这问题以后再说,我今天是还剑,希塑各位原谅我的不是,从此化敌为友。”

“放屁,血债血还,今天你休想离开此地。”

南宫云怒火高涨地吼叫者。

小勾则悠哉地笑了笑:“你只不过被打了几针,我可受奶不少鞭伤,若说血债,该是我向你追讨才是,你怎么这么健忘。”

南宫云厉吼:“盗贼之辈,人人得而诛之,你死有余辜。”

小勾懒得理他:“别没大没小,瞎吼吼叫。在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退到一边凉快去吧……”

南宫云这才发现自己失态,可是已成骑虎,若退缩,岂非颜面尽失,当下抽出利剑,朝父妾一拜。

“爹,孩儿立刻收拾这狂徒……”

南宫太极来不及回答,他已举剑攻来。

小勾斥笑:“近早得很呐……”

他抽出一把剑,猛抛过去,宝剑锋利,没人敢挡,南宫云无路可退,免强拨剑,铿然一声,被切成两段,吓得他滚地逃开,宝剑斜插地面,冷冷生威。

小勾心知该走了,突又抓起布袋,喝笑道:“打针啦……”

布袋一抖,千万只蜜蛙嗡嗡飞出。

南宫太极父子大是掠骇:“快躲,他放出五毒蜂了。”

两人推升众人,脱下衣衫,猛打特,先挡住五毒蜂再说。

众人早就听南宫父子说及五毒蜂利害,现在亲身临场,更忌三分,纷扮逃开,或舞剑或挥袖,全是打者蜜蚌转。

小勾呵呵一笑,逃得大方。

“别那么神经过敏好不好,我哪来那么多五毒蜂,多抓点儿回去,它们还可酿蜜给你们吃哩……”

话声方落,众人已发现,那些并非要命的五毒蜂,只不过是普通蜜蜂,自是被小勾耍了,心头窘憋。

南宫父子因为无地自容,恼羞成怒,立即追向小勾,一方面逃开众人,一方面确实想宰了小勾。

秋封候发现蜂群一挥即散之下,也不再理会它们,转向轩辕烈:“三弟,宝剑虽送回,恐有造假,你我还是先鉴定才好。”

轩辕烈自是同意,两人拾起四把宝剑,已步人后院。

场中剩下秋剑梧及轩辕书绝兄弟,他们心头十分奇怪,虽然宝剑被偷,他们并不希塑小勾被擒回来。

他们甚至幻想,能和小勾一样,潇洒于任何场合之中。

南宫父子当然未追小勾,为了宝剑安危,两人追几里便返回,他们未说追得如何,也没人会问,因为大家心里都有数。

秋封候并未开始验剑,他得等南宫太极回来,免得出差错而相互误会。

秘室十分宽敞,全是沉青大理石所造,清冷外还带点儿沉穆。

四把剑就放在方形石桌上,隐隐含露霸气。

自古以来,不知多少王候将相、武林豪侠,靠它们炳彪功勋,它们不知饮去了多少人命、鲜血,人们仍是对它们爱不释手。

三人凝神欣常自己宝剑,也欣赏别支宝剑。

二十年前,他们曾经同时欣赏,二十年后终于又相聚一堂了。然而,他们都深深被宝剑吸引,而忘了叙情述旧。

“宝剑终于又聚首了。”秋封候含笑说。

轩辕烈点头:“又是一个二十年头。”

南宫太极抓回自已那把太阿剑:“不知是否被那小子给换了?”

凝视剑身,漆黑如铁,冷森逼人,重量也不差,只是被小勾摸过,他总不能安心。

秋封候道:“二弟不碍试试。”

以剑插地,这是粗俗试法,他身为一派之尊,对宝剑自有一番爱惜和表现。

他轻轻拨出一根灰发,吹出轻风,将发丝送回剑锋,只见发丝飘过,无声无息已变成两段,左右纷飞去了。

“好一招吹发可断,姦剑……”

秋封候、轩辕烈同时叫好。

南窝太极很久没有这种自然带点自得笑容:“那小子还的果真是真剑,大师兄你的怎么样?”

“我来试试看。”

秋封候将鱼肠剑立起,找来一张白娟纸,无风自落地往下飘,及至剑尖,轻而易举穿过,还滑不溜丢地往下滑,直到剑柄,若是直的倒也罢了,但鱼肠剑弯如肠,每下滑一寸,就得弯势而走,而纸张扭如蛇腰,不但现出锋利剑锋,也表现滑溜剑身,实不可多得。

轩辕烈和南宫太极同时叫好。

“师父所持,还错得了吗?三弟你也露一手吧……”

秋封候催促。

“风头都给两位兄长抢光啦,我只好现丑了,拭剑锋,莫过吹发可断、落纸穿扬,这些师兄们都试过了,我就来个震龙吟吧。”

轩辕烈不再试剑锋,事实上他在广场见及小勾把剑刺入硬石板,已知假不了,为了表现干将与众不同,他将剑身竖起,然后伸指弹去。

锵然一声有若龙吟,悦耳轻脆,普遍好剑一声,脆响后即渐渐消失,而此干将剑却特别奇怪,震声过后,竟然越来越大声,有若远处奔雷追来,更如万马奔腾,由远而近,由小而大,让人血脉起伏,锵声叫急,顿将七尺外焰火震熄,又恢服宁静。

秋封候立即鼓掌:“好一把卧横沙场名剑,气势果然不凡……”

干将剑粗而厚,若用在沙场斩杀,将是所向无敌。

南宫太极夸言亦是不断。

轩辕烈淡笑:“过奖了,人在武林,何时有此纵横杀场的机会,摆好看而已。”

秋封候道:“再怎么说,三弟也是雄踞一方啊。”

“否则我早将此剑丢弃了,免得辱没师门威望。”

南宫太极道:“可惜少了四妹,莫邪剑受冷落了。”

秋封候叹息:“二十年了,不知四妹下落如何,莫邪谷一直都在武林消失,传言四妹已病亡,实让人担心。”

轩辕烈道:“我看四妹还活,否则那小孩怎么会偷得宝剑?”

南宫太极道:“早知就逮住那小鬼,逼他说清四妹的下落。”

轻叹中,秋封候也以抵拭剑。

“此剑也该错不了,只是如何还得四妹呢?”

“就由大哥暂为保管,将来再还四妹。”

南宫太极并非不喜欢莫邪剑,而是受了小勾的两次干扰,若莫邪剑在他手中丢了,他又如何负得起责任,而斩金截秩,他已有了一把,再多一把又有何用,还是让给别人好。

轩辕烈亦无意见,大师兄保管,天经地意。

秋封候也不婉拒。

“我只好暂为保管,时下已晚,明天又是耿姻喜事,你我全是兄弟,也不必避俗,就在这里住一晚如何?”

快近初更天,就算想回大阿殿,也得两三天,南宫太极自无选择,轩辕烈为祝兄氏大喜,更该留下。

“既然如此,咱兄弟先咽喝几杯,至于宝剑……请二位兄弟自行揆带,鱼肠宫被那小子摸熟,藏在任何地方我都不放心。”

南宫太极和轩辕烈亦有同感,遂揽剑在身,随秋封侯登上山顶驱云楼,饮酒赏月。

楼面望去,四处空旷,或有云雾飘过,直如腾云驾雾,更有君临天下之势。

三人欣酒之余,亦叙起旧事,但对如何误会分裂之事,则只字不提。

那似乎是不愉快之事,忘了也好。

酒起三巡,已近三更。

冷月更圆、更冷。

忽而一道黑影飘向驱月校,见其落落大方,似乎根本未把三位一派掌门放在眼里。

待到他登上朴前石盼,南宫太极才发现有人。

“是谁?”

这对于一个顶尖高手,任人逼得如此之近,亦是不可想象之事。

那人黑沙蒙面,冷道:“要剑的。”

秋封候大惊:“你是淮,敢闯鱼肠宫……”

“把宝剑交出,放你们一命。”

声音冰冷,却不年轻。

“你找死……”

南宫太极怒喝,想举剑攻入,他突然发现肌肉酸软无力,根本使不上劲。

轩辕烈已惊叫:“糟了,被暗算。”

秋封候脸色铁青,不知哪来拚命力量,喝吼:“快退,我拦他一阵……”

紫抓鱼肠剑,一脚踢翻酒席,直朴那黑衣人。

轩辕烈、南宫太极想退,却又不肯让师兄一人冒险,勉强抓剑攻来。

那黑衣人冷笑:“找死……”

只见他一掌劈碎酒桌,仲手抓中秋封候腕脉,反手一抄,奔下鱼肠剑,再喝一声找死,顿时将利剑刺入秋封候胸口,闷哼一声,秋封候两眼凸大,已说不出话来。

“走开,别想找死……”

黑衣人抽出鱼肠剑,左右横抽,挥落南宫太极、轩辕烈手中宝剑,一掌将人打翻,一手将剑吸回,他纵声长笑,再抓秋封候腰间莫邪剑,一闪身,扬长而去。

南宫太级、轩辕烈堕地打滚,幸而对方出手不重,并未要了两人性命,勉强爬起,他俩才瞧及秋封候两眼凸大,口角挂血,早已气绝。

“师兄……”

两人想救人,已是不能,登时大叫,引来鱼肠宫人。

秋剑梧、秋雨、秋水见及父亲身亡,全身抽搐,跪在地面,泣不成声。

没想到明日大喜之日,却在今晚变成大悲剧。

南宫云和轩辕兄弟则急心救治父叶,在一阵治疗中,方发现酒菜早已被下了散功之葯,幸好并非独门葯物,一个更次之后,已经化去,南宫太极和轩辕烈得以恢复功力,心神方自定下。

“人死不能复生,安排后事吧。”

秋封候已死,南宫太极辈分最尊,伤心之余,也得安排一切善后之事。

尸体已移向大厅,设置了简单的灵堂。

彩带喜灯全部摘下,换上素白帐帏。

婚事恐怕要无限期延长了。

第二天大殓,第三天已将秋封候葬在驱云楼附近。

丧事办完,南宫太极要秋家节哀顺便。

“不论天涯海角,我一定找到凶手,替父报仇。”

秋剑梧发下毒誓。

南宫太极安慰道:“你的仇,即是我的仇,那人不但杀了你爹,也夺去南宫家宝剑,南宫家自然要找他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痴情玉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