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5章 宝藏

作者:李凉

三日路程。

两人已赶回兵书宝剑峡。

小勾并不想让小竹知道开启宝门方法,硬把他留在崖下,待开启之后,方叫他上来。

小竹直骂他小气,却也无可奈何。

方入洞中,映眼全是价值连城宝物,珍珠饰品更不少,登时让小竹眼花缭乱,忘了不快之事。

“好多宝贝啊!古董、玉器、珍珠、悲翠……哇!还有衣服哟……”小竹往一件丝白衣裙抓去,往身上比拟,就快飞舞起来,此衣服似丝非丝,触手冰凉带温,穿在身上必定舒服无比。

小勾瞄向他,看得甚是促狭。

小竹陶醉一阵,终也发现小勾眼光有异,登时知道自己失态快忙将衣裙放回,嫩脸竞红了起来。

小勾瞄眼:“--个大男人竟然对女人衣服这么感兴趣,说你变态,你还死不承认,小竹困叫:“人家没看过这么漂亮的衣裙当然要多看几眼了。”

“岂只是看:你简直就要把他穿在身上,真是不男不女,若非我验明证身,你奶奶是扁的,我真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种男人。”

小竹更窘:“色情狂,非礼人家。”

小勾笑得甚邪:“你穿吧、穿上更像女人,说不定……我还会忍不住要强姦你呢!”

他作势慾扑,小竹叹呀尖叫,抓紧胸口逃向壁角。

“色情变态,不要脸。”

“你再嘴硬:待会儿真的把你阉,让你成为真正的女人,那时你就更有资格说这种话。”

小竹身在贼窝,不敢再吭声,两眼睁得凸大,恨不咬他几口。

小勾得意的笑着,抓起那件裙衫,学起女人扭了几下,哧哧笑起:“三三八八,成何体统。不过你眼光不差会看上此件衣裙,它可是唐明皇送给杨姐的贵重礼物,雪蚕丝所织,你知道什么叫雪蚕?即天蚕和冰蚕交配出来的。天蚕丝虽然刀枪不人,却较粗些,穿在身上,重了些,光泽也太亮,而且天蚕少得可怜,要织这一件,少说也要吐个一百年,所以人们就想到用冰蚕相交配,取其天蚕韧柔和冰蚕雍雅特质,搞出雪蚕丝,如此,穿在身上,又柔又舒服,还可冬取暖,夏取凉,最宝贵是它含有雪蚕口水,伏在肌肉上,听说可以嫩肌白肉,常保青春。我以为是什么奇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京城兵部夫人身上脱下来,呵呵,原来那夫人太胖,穿它用来减肥,真是笑死人了,在这里,只能当擦脚布啦!”

他当真想脱下鞋子擦脚。

小竹为之惊叫:“你不能弄坏它。”

他将衣裙抢过来,深怕被小勾糟踏了。

小勾只不过是想逗逗他,见他急窘样,已笑得捉谑。

“放心,雪蚕丝虽不及什么刀枪不入,但普通擦擦洗洗还伤不到它半根汗毛,我擦了三年,还不是一样漂亮如新。”

小竹感到恶心想丢掉,又觉得这衣裙根本不受污染,立即反驳:“你说谎,你只是想损我罢了。”

“损你还好,要是有一天,你真的穿上它,呵呵,也好,宝贝门徒穿裙子。”

小勾幻想着那模样,已捧腹大笑。

小竹也跟着笑起来:“到那时,你别后悔才好。”

“大不了,我跟你一样,阉了嘛!”小竹笑骂:“真是疯狂!”

小勾笑的更谑:“以后改成无卵门,你觉得如何:“小竹困窘:“二八,一点儿都不正经。”

“呵呵,这足严肃的问题哩!”

在小竹叫嚣下,小勾这才缓缓地往宝贝堆里翻出一口箱子,订了开来,全是一叠叠山水图。

“这图跟那件宝贝衣服,邢是从兵部尚书府搬来的,听说是用来作战,呵呵现在少了图,他们可能会玩官兵捉强盗。”

“你为害了中原安全!“小竹一阵紧张。

“放心,那么重要的图,他们才不会只留一幅,至少皇宫那儿一定还有,看你紧张兮兮。”

小竹松口气:“要是你乱偷,迟早会出问题。”

“问题出现再说,我的问题可还没有解决呢,快找地图。"两人开始翻找。

然而翻遍整地图,就是找不出三"x"记号,或三"人"记号者。

小勾已然放弃:“这些古代老头真是麻烦,明明要将秘籍传给人家,还弄得神秘分分的,深怕人家忘记他的存在,非得这样搞,才能显出他的智慧不可!”

小竹想笑:“他不这样,要是被别人得去还得了?”

小勾瞄眼:“现在还不是落入别人手中,真是的!”

“那也有好处啊,至少他隐藏了二十年未被人发现,若弄得太简单,税籍岂不早被取走。”

“麻烦,麻烦,真是麻烦,以后找的藏宝图要刻在一千颗米上,叫他们再找上一辈子,拼一百年。”

小勾捉谑,呵呵笑个不停。

小竹轻笑:“那就得看你留下宝物有多吸引人家了,若真有人动了心,别说千颗米,就是万颗米,他恐怕也全拼命找。”

“好啊,等他找到了以后,已经从小孩变成老人,呵呵,你想想看,他会如何处理呢?”

“当然享受这些宝物啦!”

“错了,错了!都已经七老八老,还享受什么,他会故技重施,把米丢到谷仓去,让人一颗颗慢慢剥。”

“要是不小心有人拿去种呢?”

“那只好等下次收成,再剥啦!”

小竹白眼:“我看全天下只有你想得出这缺德事。”

小勾笑得更得意:“不只是我,全天下找过宝藏,而把头发找白的人,他都会想些办法报仇,呵呵,我突然觉得神剑老人也可能吃过瘪,怪呵怜的。”

“你现在比他还可怜,在找他的遗物。”“错啦,错啦!你聪明的门主我岂会做傻事,要找你去找,我要享受人生啦!”

将宝图丢给小竹,自已往内洞行去,那里传来了滴水声,竟然是一座钟rǔ泉,泉水自如rǔ汁。

“洗澡啊,洗个万年rǔ泉,保证你精神百倍,青春永成……”

他已脱衣解带,跳入rǔ泉,小竹感到困窘,并未走人内洞。

小勾舒服洗澡,以而所受伤虽已结疤,却仍沾在身上现在浸在万年rǔ泉里,一一脱落,肌肉变得光滑细嫩,疤痕已渐渐隐去。

rǔ泉功效果真凡品非比。

洗完澡,小勾穿回衣衫,找来美酒,喝上几口,跳入一堆软柔绸缎之中,呼呼入睡。

小竹待他熟睡之后,方目偷偷摸摸溜往rǔ泉,先是洗脸浸手,但觉舒服非常,禁不住也就宽衣,找来布巾擦擦抹抹,还不时回头注意小勾是否会偷闯进来。

擦抹了好一阵,又觉得不过瘾,闻及鼾声不小,突然,心一横,也就脱光落水,方自完全享受到rǔ泉舒畅滋味。

他不敢拨弄太用力,以免发声,静静地洗,洞内的滴水声可闻。

鼾声,滴水声交织成一片恬静情景小竹不禁哼起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小调。

大约过了半刻钟。

突然一声轰隆,震得山洞抖动。

小勾、小竹同时尖叫。

“地震?”

小勾立即冲向门口,想确定是何原因。

小竹抓向衣衫,身躯颤抖不已,亏他刚洗好澡,已吓出一身冷汗。他口气,还好小勾撞向前门,否则撞进来,他可就要躶身相见了。

他很快穿妥衣衫,水泉还在晃动,声音却没再传来,他仍追向前头。

“是地震吗?”

小勾了一声,要他靠墙听声音,小竹依言听去,并无任何声音。

该是地震吧!

小竹已经如此认为。

小勾听不出声音,一脸纳闷。

“十几年都没事,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他想不出,又查不出,只好干笑,返回倒身又睡,小竹也跟着躺下,睡在他身边,两眼却睁得圆大。

不知过了多久。

猝然又是一声轰隆巨响,震得地动山摇,洞顶掉下不少石屑。

两人蹦了起来。

外边传来哔啦啦滚石声。

小勾飞奔贴耳靠墙,一阵阵卡卡声不停传来。

小勾吓呆了。

“三更半夜,是谁在凿?”

小竹顿时紧张:“我没告诉任何人……”

他怕小勾误会了。

那声音不断传出,有愈凿愈深的感觉。

石门再厚,也禁不起如此凿法。

小竹急问:“他们在凿门?”

小勾仔细听:“大约右边二十丈……"会是在凿那‘峡‘字?”

兵书宝剑峡每字相距十丈远,他们在"宝"字,再差二十丈,自是"峡"字。

小竹欢喜:“他们搞错了?”

小勾可安不了心:“只差二十丈,他凿不到,迟早会接过来。”

“怎么办?”

小竹笑容又失。

此时外头已无声音,一切又恢复宁静,两人心跳怦然可闻。

他俩仍紧紧贴耳于墙。

忽然,声音转了方向,是从rǔ泉方向传来,卡卡声,有人在敲东西。

“他们凿到里头了?”

“这么快?”小勾心神一闪:“那里会有秘道?”

“直通我们这里?”

“该不会是……"卡卡声往里边移了,小勾顿有所觉:

“快把宝图拿来。”

“你想到地方了?”

小竹惊喜,奔回抬起宝图交给小勾,他猛地摊开。

“一座山,下有流水,再三个人一大两小”“哇啊!是峡字,宝藏应在这里啊!”

小勾激动得蹦蹦乱跳。

小竹未能解通:“这里本来就很多宝藏,你随时可以这么么高兴。”

“不是我的宝藏,是神剑老人的。”

“什么?怎么会?”

“没错,就是这里,你看宝图。”

小勾将宝图摊向小竹,欣喜地解释着:“下面流水就是江水,上而山字,右边三个人字,一大两小,大者在中央,只差一横就是夹宇,山跟夹合并就是峡也许宝剑图样不明,故只能绘此图,其它三把必有。‘兵书宝剑”四字。”

小竹懂了,甚为惊喜。

“怎么办?宝藏又多一处。”

小勾呵呵傻笑:“真是,都是自家宝窝竟然搞不清,那神剑老人也太会捉弄人,我本不想玩了,他偏要叫我玩。”

“怎么办?我是说那边宝物怎么办?”

小勾这才冷静下来,宝物虽然差不到二十丈,但此时必定是那凶手在里头,潜去事小,若把自己宝窟给泄露,才叫冤枉。

他很难决定是否开门,因为外头可能另有伏兵,但是他又怎能放弃逮着凶手机会?

“拼啦?”

小勾心一横,立即按向墙头几颗凸石,石门顿开,他拉着小竹,快捷闪出,石门又闭起来。

四更天,月色已沉,显得清冷,只有江流声隐隐传来。

小勾忽而想到什么,憨然一笑:“凶手狡猾得很,怎会带着人前来?”

何况现在,他也只能以此下判断,心下稍定,往那峡字瞧去,已不见字体,露出小洞口。

小竹指着下边靠江处,峡字就在那里。”

“是嵌上去的?什么东西打造的,怎会没炸烂?”

小勾想不出,也不去想它,立即和小竹注小洞掠去。

果然,跟头有--条天然洞穴,婉深人,两人小心翼翼地探前,在一片漆黑中,只能慢慢地前行。

方走十余丈,小竹忽被冷湿东西打中,他惊叫,小勾顿时叫糟,立即扬手掩其口,将他按在身边。

声音扼地传开,有点儿像乌鸦的叫声,在洞内引起回音。

小勾但觉里头快速破空声撞来。

他也不慢,抱着小竹,飞射出洞,直落江崖,就快落入江中,才打出天蚕勾,稳住坠势,再躲入水中,免得溅出水花,天蚕勾随手收起,找来石块盖在脸上,以便随时偷瞧崖上动静。

几乎先后脚之差,洞内已射出一黑衣人,慌张瞧向四周,并无发现任何动静,又四处掠寻,仍无结果。

他想回洞去,又觉不妥,看看天色,已做决定,立即飘身落江岸,想江起峡字。

小勾此时已能瞧及此人面目,不瞧还好,这一瞧,登时傻楞了眼。

“秋封候?”

他惊叫出口“却忘了在水中,一张口咕噜一声,灌了一口江水。

“谁?”

黑衣人顿觉有异,掠扑过来,一把长剑猛刺。

小勾立即再打天蚕勾,猛射江底,不管勾到什么,他用力猛扯,带着小竹,猛地拖人深底。

噗然一声,长剑刺下江岸水边,串出一块扁平石片,是小勾罩脸用的。

那人找不出痕迹,只好找理由来解释,但觉是这石片脱落水而,或是忽然小浪卷来,击向岸边的咕噜声。

他仍不放心,已套上面罩,快捷搬向峡宇,倒飞崖面,将它嵌回原位,已将小洞掩去。他再加修饰,但觉无迹可寻,才掠身遁去。

小勾躲在水底,不敢在原处溜出来,只好收起天蚕勾,让江水冲向下游,足足憋了半刻钟,小竹已不支,想窜出水面,小勾深怕对方跟在崖边,硬是将他拉住。

“放开我……”

小竹尖叫却无声音。

小勾不管他,凑上嘴,将他吻住,藉以透气给他,谁知小竹却挣扎得更厉害,小勾心头骂个不停,硬把他抓得紧紧,嘴巴吸得更用力。

小竹挣扎数分钟,但觉无用,只好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宝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