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6章 婬乐散

作者:李凉

众人拿着扁树枝当桨。

小勾则立在竹筏前头,先让竹筏顺流划至江心,这才打出天蚕勾,直钉对崖,藉力拉船过去,速度也就快多了。

众人不知小勾那细丝绳是何物?

此江宽约五百丈,就以江心至岸边,也有两百余丈,如此细丝竟能吃力不断,实属难得。尤其小勾能将此轻丝打得老远,这手功夫,恐怕也非一般人所能办到。

对于这个奇怪小孩,南宫太极和轩辕烈有股说不出的压迫感。

竹筏靠向另一头岸边,小勾收妥天蚕勾,指向半壁:“人就在那边,你们是决定守候,还是入洞抓人?”

轩辕烈道:“一半守候,一半入洞,最好能在找到宝物之前逮着他。”

小勾道:“要是我们不敌他呢?”

“不会,他若真是秋封侯,老夫自信能跟他一拼。”

轩辕烈之所以如此说,并非托大,而是他们师出同门,虽然秋封侯是大师兄,但武功招式不可能差太多,虽未必会蠃。但拼个数百招,自无问题。

“只怕那人不是秋封侯……”

小勾喃喃念着,忽忽又觉得这番话对自己不利,遂点头:

“谁要留下来在外头?”

大家都想进去,轩辕烈乃提意见之人,见及如此情况,只好自找台阶。

“我和剑梧留在外边,至于小兄弟……”

对小勾之事,他不便做主。

“当然是我进去了,里头较危险川、竹留在外边。”

小竹没意见,毕竟此事危机重重,开不得玩笑。

秋剑梧深怕一时若发现对方是父亲克制不了,想想也就愿意留下。

大致说定,小勾才转向秋水,捉笑道:“里头有些奇奇怪怪东西,你吓着没关系,但别尖叫,懂吗?”

秋水想问是啥东西,又不肯开口冷道:“别吓着你就好。”

她的心情却是毛毛的,因为在荒山洞中,通常都有些蛇、鼠之类的东西,要在黑暗中跟它们摸索,想来就怕。

小勾从腰带撕下一片布条,笑着:“我吓着了也不会出声,因为我现在即把会叫的嘴巴绑起,上次为了那湿粘粘的……唉,还是绑着好。”

秋水看他模样,又想及湿粘粘会是何物?身上鸡皮暴现,禁不住已伸手摸向裤腰,也想扯带封口。

小勾看在眼里,心头却快笑抽了肠。

秋水感觉出,小勾是在捉弄自己,狠下心来,硬是不肯撕下布条。

时间不多,南宫太极已催促两人进洞。轩辕烈也领着秋剑悟和小竹,潜向暗处,各自抽兵器,准备随时应敌。

南宫太极、小勾、秋水三人潜入洞中,先仔细聆听,里头传来淡淡卡卡声,小勾表示,那正是黑衣人敲击石壁的声音。

南宫太极会意,也抽出仿制的太阿剑,慢慢潜去。

行约十数丈,忽而一阵叭叭声撞来,还抓着秋水头发,她惊骇想叫,小勾早有预防,一手掩向她嘴巴,秋水这才咬紧牙关,额头早冒汗。

小勾细声通:“是蝙蝠,小意思。”

秋水蹬他一眼,把他手掌推开,悻悻走在前头。

“要不要带子?"小勾细声捉谑地说。

秋水不理他,恨恨行去。

小勾捉笑不已,渐渐潜靠过去。

这洞本足密封,该无蝙蝠,但被黑衣人凿开之后虽用嵌字封住洞口,或多或少留下小洞,蝙蝠就此潜人洞中。

行不了几丈,蝙蝠又蹿来几只。

秋水已明白是何物,反而不怕了。

南宫太极为防蝙蝠騒扰而露了痕迹,利用听音辨位之法,宰杀了不少只,洞内为之清静。

小勾有意捉弄秋水,找来含血蝙蝠软翅膀,卷成一条小毛虫,先是小小搔向她左颈,她感觉发痒,不经意用手抓去,并无东西。小勾一连搔她四五次,然后将东西轻轻放过去,已换带血一头。

秋水但觉湿粘粘,仲手摸去,有了湿手感觉,手指相互搓搓,心头已起毛,又抓向颈部,小勾整个将东西丢过去,沾向颈部,让她抓个满手,又软又湿,还带粘腥腥。

她吓得整个抽搐,就快尖叫,嘴巴又被封起来,她整个人僵硬,双手乱抓,喉头直吼着妖怪,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恰巧此处又是滴泉处,几滴落来,更吓得她七魄丢了六魄,剩下一魄还在叫救命,乱抓乱颤不止。一手扫中小勾,已紧紧将他抱住,牙关冷颤直打。

小勾本是捉弄她,没想到她反抱住自己,这玩笑可不好玩,遂一指点她脑袋,细声叫着:“你发什么神经,只不过是泉水而已,看你吓成这样子?”

“有……¨软软……毛毛的……”

“没有啊,你怕就把布条绑上,留在外头,免得露了行迹。”

他将布条绑上秋水,她竟然没反抗,嘴巴被封起来了。

可也没醒过神,仍然抱紧小勾不放。

小勾谑笑着:“大小姐,你把我当成了爱人是不是,抱得那么紧?嗯!好香啊。”

他故意靠向秋水脸颊闻去,果然淡香醉人。

秋水惊惧中有了感觉,耳根已红,赶忙推开小勾,却忘了要修理对方。

小勾可不这么想,先逃开两步再说,然后招招手:“小心点儿,爱人归爱人,抱久了也不好意思,里头怪物不少,我看你还是留在外头比较好,我先进去了。”

南宫太极似已潜入甚远,小勾不得不加步追上。

秋水呆楞楞靠在墙上,除了惊惧,还有脸红,自己竟然抱向陌生男人?简直无法想象。

她一人落单,四处漆黑,愈呆愈不是滋味;又自摸向前头,想赶快找着小勾,对刚才小勾的过节,她早忘得一干二净。

她脚步声不稳,时有小声息传出,小勾不得不折回来,拉住她的小手。

“你不怕了?”

“我……怕……”

秋水难得露出娇羞,幸好在黑洞中,否则窘态可就让,小勾瞧光了,她嘴巴还绑着布条,说话支支吾吾,不过还是让小勾听清楚了。

小勾心下得意,任你是母老虎,也玩不过这湿粘粘的东西。

“你要我牵着走?”

秋水想把手收回来,但一犹豫,还是让小勾握着,困窘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好滑的手啊。"小勾猪哥式地闻了一下,秋水更窘,还好小勾未再吃豆腐,已拉着她往里头行去,而秋水的心头却小鹿乱撞。

直到追至南宫太极,秋水方自摔开左手,小勾这才发现,里头叮叮声音不断,掩去了不少杂音,使得三人末被发现。

那声音己不及百丈,而且是细心敲打之声,依小勾的经验,那不是剑柄的敲击声,而是铁跟铁的撞击声。

“难通宝藏之门是铁做的?”

小勾暗自狐疑,渐渐跟南宫太极潜进,里头甚是宽敝,而且是天然形成,故而不少石块或大或小耸立,倒挂其中。

走过一弯处,撞敲声渐清晰,何进十余丈,尽头已传来淡淡弱光。

黑衣人正以宝剑点向壁上,声音即由此传出,南宫太极立即指示两人,躲向一排石钟rǔ后,由于黑衣人背向他们,故而未瞧清真面目。

小勾但觉奇怪,那岩壁是何东西打造的,为何不怕宝剑切点?亦或是那人不敢太过用力?

光线来自黑衣人手中一颗夜明珠,此时他正以夜明珠照向左手一张纸绢,那里绘了不少字迹、图形。

他每瞧一处,即拿起宝剑在壁上某处连点数下,如此持续不断,换了数把宝剑,终将其中一把干将剑给插进去,直没刀柄。

小勾凝目瞧去,果然发现另有一,把剑柄嵌在壁上。

秋水已解下绑嘴布条,冷声道:“咱先攻前,把他制住!”

南宫太极摇头:“等他启开宝藏再说。”

理由很简单,他也想瞧瞧是何物,既然有人启开。就由他代劳,只要能制住那人,岂不照样手到擒来。

秋水不再张声,毕竟她是晚辈。

那黑衣人又敲了数分钟,终于将太阿剑也插入,剩下一把莫邪剑,自是容易多了。他有了笑意,看看布绢,再惦起莫邪剑,不到二十下,已斜斜插入石壁。

剑身方没及柄,石壁忽然往内陷去,露出不规则形状之圆洞,正好足够一人进去,里头只有七尺深,置有方形扁玉盒。

黑衣人欣喜,立即伸于取向玉盒,正想翻盖,石门又浮出壁面,他不得不退出。

秋水等的就是这一刻,立即喝吼:“恶贼哪里逃?”

人已冲出,举剑就攻。

她一发难小勾和南宫太极也留不住,先后欺身出招。

那黑衣人暗道不好,猛一转身,脸上蒙着黑布,无法瞧着及真面目。

他见着秋水,先是一楞,顿时抽出岩壁一宝剑,反切秋水利剑,铿然一声,利剑断一为二,他再一掌将秋水迎向小勾和南宫太极,又再伸手抽出另三把宝剑,双手已不够用,只好玉盒半塞入胸口。

南宫太极避开秋水,怒剑攻至。

“放下神剑门东西,饶你不死!”

黑衣人冷喝,并末回话,宝剑一手两把要劈过来,速度之快,匪疑所思。

南宫太极避之不及,剑身被砍成两截,身形还被逼向左侧,黑衣人似不想恋战,斜掠过敌手,射向出口方向。

南宫太极暴喝,迫人不及,手中半把剑当暗器射去,直取黑衣人背心,他拼命一击,速度自是惊人。

另一头,小勾虽被秋水扑个正着,他干叫一声,斜身转抽,甩掉秋水,再一回身,见及黑衣人慾逃走,天蚕勾猛打出去,缠向黑衣人左手莫邪剑。

黑衣人本以为可切断小勾那细绳,然而一扯不断,背脊顿感生疼,不得已来个懒驴打滚,凌空翻滚,断剑擦破背衣。

差点儿命中要害。

黑衣人在滚翻中,又扯宝剑,眼看无法震断,登时四把宝剑横摆,由于莫邪剑甚是光滑,小勾一扯,细丝已从剑尖滑落,黑衣人此时才将单脚翻落地面,引身弹直,他滚翻时,用力甚猛,这一弹直,胸口玉盒己然掉落。

小勾见机不可失,立刻又将天蚕勾打向玉盒,岂知此盒一分为二,盒、盖各个分家,黑衣人抄得盒子,蹿身即掠外头,天蚕勾只扣住盒盖。

人已逃跑,,小勾无暇停留,甩掉盒盖,急起追去。

南宫太极、秋水先后脚猛追过去。

“恶凶手别逃啊……”

小勾故意喊得大声,以让外头的轩辕烈听见,以能拦人。

黑衣人不顾是否有伏兵,猛射出洞,又见三人拦来,冷声一笑,将鱼肠、莫邪两剑插入腰际,左右手各握着太阿、干将两剑,直取三人。

轩辕烈奋力迎战,却又忌于宝剑威力,只好采游门,尽量少触及宝剑。

秋剑梧虽迎敌,却未攻招,一照面即问:“有人说你是我爹,你到底是不是?”

黑衣人突然狂笑:“你爹早死在老夫手中,你是什么东西,想当我儿子?”

宝剑迫来,连砍数下,秋剑梧手中的利剑如碎铁,叮叮落下。

“让开!否则休怪老夫无情。”

秋剑梧似已拼命,抓着手中短剑柄,竟然没命攻去。

黑衣人先是一怔,随又冷斥:“无名小卒,老天杀之无味!”

一掌将他逼开。

轩辕烈冷喝,又自弹过来。他以深厚内力为辅,灌入长剑,只点不砍,虽然剑身已被切成凹凹凸凸如锯齿,一时亦将黑衣人迫住。

而小竹只能吃点心,跟着人家后头,追上追下,有一剑取一剑地攻招。

黑衣人被缠得发怒:“给命不要,老夫宰了你!”

太阿剑突然打出,直射轩辕烈手中长剑,他这招太突然,轩辕烈为之怔诧,但他终究是一派之尊,反应甚快,立即将手中剑抛弃,反抓太阿剑,他想若能抓住宝剑,就再也不怕对方,岂不更划算。

然而自己算不如别人算,黑衣人此着早存阴谋,顿见轩辕烈弃剑抓剑,身躯横掠空中,他立即又射出干将剑,直取对方腰胸,这还末了,他又抽出莫邪、鱼肠两剑,连人带身扑来。

轩辕烈此时有若受及三道快速雷电劈刺,不论自己如何闪避,都逃不了。暗自哀呼,我命休了,想不到会死在自己干将剑之下。

千钧一发之际。

小勾已赶出洞外,远处瞧不清打斗情形,他却见着黑衣人,他若知晓情况危急,也许会打出天蚕勾,扣那几把要命的宝剑。

然而,他现在只想掀开黑衣人面纱,天蚕勾老远直射黑衣人面纱,猛力扯回,黑衣人哪知百丈开外还有人偷袭,而且这么准,自已根本未察觉,面巾猛然被扯洛,他唉呃惊叫伸丁掩脸。

这一叫,他已顾不得攻击,轩辕烈得以躲过两把利剑,刺,无异死里逃生,顿时扭腰下翻,宁肯让干将剑划中腰际他忍痛也要瞧瞧这人面日乍瞧之下,虽然黑衣人以手掩脸,他仍认得出是谁。

“大哥?”

他当真是秋封侯?

不只是轩辕烈楞住,秋剑梧也痴呆而不肯相信地立在那里。

黑衣人突然怒喝:“谁足你大哥,滚开!”

一脚踢退轩辕烈,顾不得太阿、干将宝剑,急切掠身逃去。

小勾追来,发现两人发痴,立即喝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婬乐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