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7章 皇帝门

作者:李凉

皇帝门。

九十五尊蟠龙柱。

每尊都是两人合抱粗,那么山九十五尊所艾撑的宫殿有多大?

这里正有一座如此浩大的寓殿,一片黑色大理石所造,连同屋、瓦、梁、柱,全都是一片漆黑。

只有最里头才有座活动天门,此时天门开着,阳光投射过来,有若天上神光晶亮辉煌无比。

阳光投影下,一张九千五百条黑龙椅摆在那里,正坐着一个自净老人。

他年约六旬,一身白衣,身体适中,头发漆黑,眉毛却晶白,两条斜冲法顶,比普通人斜扫耳顶要高出五六十度角,眼如豹虎,嘴巴往下拉,显得有些怪异。身上戴有不少项链,全都是黑白配色,只有十指挂着十只戒指,各有颜色不同。

此时他两眼跳动不停,时而瞧耍戒指,时而无聊注视四周,时而发笑,举止十分怪异。

“进来吧!”

他往门口瞧去,发现了什么,唤人进来。

果然,一名黑衣人捧着东西,低头前来。

那人呵呵笑道:“办得好,东西带来了?”

“带来了。”

黑衣人正面是相似如秋封候那位,他恭敬地走来,已并膝下跪。

“请皇帝过目。”

那皇帝呵呵大笑,牙齿上黑下白,十分怪异,他当真像皇帝般的架势,伸手甩了甩。

“起来吧,把东西拿来我瞧瞧。”

“是,皇帝。”

黑衣人恭敬地将四把名剑捧向他,头仍低着。

皇帝抽出鱼肠剑,突又抽出太阿剑、干将"莫邪等剑。

欣喜邪笑,笑容突又敛去。

“利不利?”

竟然将手试剑,一拖之下,突见血痕。他唉呃一声,大怒:“竟敢伤我!”

一掌劈出,那把莫邪剑被狂风扫得暴射百丈,连穿五支蟠龙柱,插在地上。

皇帝惊诧,又将宝剑吸回,日光审视,欣喜若狂。

“没伤痕?真是好剑,四把都一样吗,”“是的。”

“我不信!”

皇帝又打出了另三把,有若放飞剑般,在殿堂中乱飞,猝又往另一支蟠龙柱砍砸,轰然一声,龙柱居中被砍碎,上段已往下落。

相隔数十丈,皇帝纵然飞起纵前,其速有如电光石火,一闪即至,右手翻打,轰然暴声,顿将半截蟠龙柱给打个稀烂。

那蟠龙柱少说也有千斤重,他却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击碎,那身功力,简直匪疑所思。

他面无表情飞回宝座,气定神闲地吸回三把宝剑,一样完好无缺,他露出微笑。

“我早知道你没骗我,我只是故意不相信,耍试探后才相信,懂吗?在皇帝门里头,谁也不能相信谁。”

这人并非疯子,即是心理变态,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黑衣人百般服从:“皇帝说的是。”

“算你识相,带回宝剑。只有四把宝剑合并,才有杀我可能,现在宝剑在我手中,天下再无伤我之物了。哈哈哈皇帝纵声狂笑,震得殿堂抖动,若非那些支柱全是钢硬石块雕成,早就被他震垮了。

“宝剑给我收起来。”

皇帝把宝剑抱在杯中,状若小孩,欣喜一笑,脸色拉下又道:“你为何还要四魔帮忙,才夺得宝剑?”

“他们出手了,否则属下照样能抢回。”

“胡说。你明明逃走了,害怕地逃走了。”

“是……¨”“我要你自断一臂,快动手!”

黑衣人脸色铁青,要把手臂亲自砍下,何等惊心动魄?

他额头直冒冷汗,却又不敢抗命,立即伸右手劈左手。

“等等。”

皇帝瞧得正爽快,突然喝止,阴笑不已:“砍手臂很痛苦是不是?”

“是。”

“多痛苦?痛不慾生?”

“是。”

“好,越痛苦越有作用,我现在要赦免你,让你感激我不杀之恩,而甘心替我卖命。”

黑衣人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但也确实庆幸,立即下跪告谢。

“你会感恩?”

“属下死命以报。”

“对,要记着我的恩情深似海,这对你很重要。”

“属下明白。”

皇帝哈哈大笑几声:“宝剑里的秘密呢?是什么?”

“秘籍一本。”

黑衣人从胸口拿出一本蜡黄税籍,呈给皇帝。它本有盒子,但是盖子掉了,黑衣人只好把盒子藏起来,免得这疯子东问西问,说不定还会为了盖子而杀人。

皇帝凌空将秘籍吸来,贪婪地翻看,其表面写了"九龙秘籍"四字,他更欣喜。

“龙的秘籍,我最喜欢,写些什么?”

他翻开秘籍开始认真读,不停地比划着,早将黑衣人抛在一边,足足过了两刻钟,他才愤怒喝叫:“这么难,气死人了,不练啦!”

他猛将秘籍丢在地上,但想了想,又吸回手中。

“不练可惜,学如逆水行舟,我武功若没进步,迟早要被人追过。”

他想苦读,目光触及黑衣人,这才想到还有他的存在,眉头跳动了几下。

“我得想想,还有何事要办……真是,脑袋一片空白,唉呀,把四大剑派的人,全部给我杀光。”

这事似乎不重要,摆摆手,他已专心看秘籍。

黑衣人脸色微变,这对他,似乎十分重大,眼看皇帝不理他,他又不敢吭声,没办法,只好暗中发力,震向那被打断的蟠龙柱,卡然一声,石柱顶头滚落一块石片,正惊着了皇帝。他暴跳如雷,大吼:“来人,把石柱割平,再换一根。”

声音传出,外边应声"是",立即有不少脚步声传来,百余名工人已杠拖石柱进殿。他们似乎每日待命,就等皇帝发威斩龙柱而更换。

皇帝不理工人,想看秘籍,又发现黑衣人未走,怒意又起:“叫你杀人,你还犹豫什么?他们藏有四大宝剑就是对我性命威胁,别以为本皇不知道,你是下不了手,才会失落宝剑,要四魔替你夺回,再出差错,捧着脑袋来见我。”

黑衣人诧愕,这档事,皇帝既然知道他未下杀手,看来这任务是改不了的,他急急拱手应声,快快退去,免得又惹火这疯子。

皇帝看他离去模样有若惊弓之鸟,登时哈哈大笑。

“谁说邪不压正,我就不信邪,从现在开始,武林就是恶人天下,是我武林皇帝的天下啦……”

他愈吼愈狂,几乎将石柱又震断,那些工人不得不暂停行动,免受波及。

武林何时又多了这么一位武林皇帝?

看他疯狂模样,不知是疯子自称,还是真有这么一回事?

阴暗的古屋,阴暗的灯,阴暗的人。

只有一盏淡弱的灯,闪烁青淡火光,弱得似乎任何一口喘息,即可将它吹熄。

那人叹息着,手握酒坛,不停往喉里灌去,眉头锁得紧紧,似乎无法解开心中郁闷的死结。

不知过了多久,窗口已飘入一白发老人,他淡淡靠向那么人,轻声问道:“如何?”

“很惨!”

“怎么说?”

“他要我杀悼四大剑派的人。”

听其所言,他正是从武林皇帝那里回来的黑衣人。

自发老人惊道;"你答应了?”

“不答应行吗?”

白发老人无言以对,他似也知道武林皇帝之狠毒和疯狂。

“他要你何时动手?”

“我看不会给我太多时间。”

“你根本是不可能下手的……”

黑衣人苦闷上心头,又灌了几口酒。

自发老人无计可施,为之长短叹。

黑衣人沉默一阵,问道:“你可曾发现有人跟踪我?”

“没有。”

“可是那疯子怎知我在兵书宝剑峡未下杀手?”

“这……可能是四魔说的。”

“他见着了?”

“你们皇帝的宗旨,不就是相互斗争,互不信任:他们说着不定是造谣……以你当时身无受伤却逃走而下判断,结果歪打正着。”

黑衣人默然不作声,已承认有些可能。

“皇帝门又吸收了什么人?”

“不清楚,不过近代武林恶人都投靠过来,还编成十二星相,势力越来越大。”

“当真会正不胜邪?”

“除非全天下武林正派人士立即全部联合突击,否则时日若是一久,后果恐将不可收拾。”

自发老人苦笑:“那些人士除非被宰得落花流水,才会发起武林帖,若光凭一张嘴,根本说不动他们。”

“唉……莫非是天意?”

“你也这么认为?”

“老魔头武功已臻化境,普天下已无敌手,现在又得到四把宝剑,恐怕将无人能收拾他。”

“对了,你得到的秘籍呢?”

“给他了,不给他,行吗?”

白发老人明知这是助约为虐,如虎添翼,他却不忍责备黑衣人。

“疯子看懂了?”

“没有,此武功秘籍写的十分怪异,我也摸不着头绪,只知是九龙税籍,为三百年前九龙真人所创。”

“九龙真人?"自发老人惊诧:“传言他--手可使九剑,有若九条猛龙腾舞,连九大门派掌门联手,都无法取胜他,他也曾经一人独战当时所有联线作战的恶魔,结果十数名恶魔全被废除武功或死亡,天下为之太平数十年,他的秘籍自是威力非凡。”

黑衣人苦笑:“那疯子似乎也是想模仿九龙真人,想独战天下各掌门联手,让好人完全消失,恶人当道,所以他才极力慾取得九龙税籍。”

“疯子,果然是个疯子。”

武林皇帝虽是疯子,然而武功却高不可测,让两位束手无策。

沉默好一阵子。

白发老人说:“看样子,还得将九龙秘籍盗回来才行。”

“你有把握?”

白发老人忽而想笑:“我没把握,有个人一定有办法。”

“谁?那难缠的小孩?”

嗯,他叫丁小勾,自命天下第一神偷,虽然有点儿狂,但出道至今,从来没有失过手,实是难得。”

“他肯?”

“呵呵,别的不敢说,若偷东西,就算打死他,他若知道什么值得偷的宝贝,也会撑开棺材,非得把宝物搞到手才甘心。

黑农人轻叹:“就算他肯,也未必能过得了疯子那关,他的武功实在太高了,根本不是普通人。”

“那小子也不是个普通人。"白发老人淡淡而赞扬地说:

“他武功也是乱七八糟,大都从偷来秘籍学来的,简单不说,光是少林易筋经,他就练了五六成,以他十几岁年龄,实是匪疑所思,假以时日那还了得。”

“他武功,我已照会过了,十分怪异,也很不错,可是并不专精,为何会如此?”

“这跟他本性有关,他以为武功已经很历害了……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最高的武功有多高,在无比较之下,他已经很满足而自得,至于专精,也非没有,那手偷功恐怕连我都不及,还有他的小勾勾,自有武功以来,也没有用过那种勾功,能把细小尖勾打出数百丈,且准确无比,这等于能够腾云驾雾,任何万丈崖,千寻坑都困不住他,可见他那勾功是他自己创出的,而且厉害非常。呵呵,以他这种自创武功能力,假以时日,用来对付那疯子,是最好不过了。”

黑衣人虽同意,然却叹声连连,毕竟那还得等些时候,而那疯子却已能随时兴风作浪,自己燃眉问题又岂能立即解决?

白发老人见他又在叹息,抽抽嘴角说道:“咱先找那小子商量如何?他未必有办法,但若能让他去闹闹皇帝门,说着不定可以引开疯子注意力而能拖延时间。”

“可是,若因此而害他丧命……”

“不会啦,这小子贼得很,只要咱将情况告诉他,我想他会有法子应付。”

“若说了,岂不暴露身分。”

“你现在两头不是人,隐藏和暴露似乎已无多大关系了。不如将事情说明,还来得清楚些。”

黑衣人犹豫着,右手不停抓捏酒坛,忽而仰头猛灌烈酒,咕噜咕噜,连下十几口,双目已赤。

“先见着他再说如何?”

这无异已表示答应了。

自发老人含笑拍拍他肩头。

“事不宜迟,我先走一步,若无人跟踪,你再来。”

说完,一溜身消失窗口。

黑衣人默默注视烛火,脑中一片茫然,拿起酒坛,咕噜咕噜又自闷饮起来。

小勾和小竹躲在宝窟中睡得满足之后,方想到眼眶还是肿黑,甚是不雅,于是小勾又浸往龙rǔ泉,一天下来,眼部黑眶全部消除了。

至于小竹,竟然不肯浸入泉中,只是用毛巾沾沾抹贴眼眶,虽见效果,却仍有淡淡的黑痕。

小勾对他的举止甚是不解,想硬将他脱光,推人泉中,小竹则死命抵抗,为此还大打出手,差点儿又戴上黑眶。

小竹不堪其扰,方自以脱帮及将此洞秘密泄出为威胁。

终把小勾制住,他恨恨说道要搬家,再修理小竹,那已是将来之事了,小竹才能安心地养伤。

待在洞中不到三天,小勾已觉得无聊。

“咱到隔壁洞中瞧瞧如何?”

小竹想到上次滴水,有点儿怕怕:“宝物都被偷走,去做啥?”

“你怎知全部被拿光,那黑衣人走得匆忙,可能会遗漏些什么。”

看他如此感兴趣,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皇帝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