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08章 恶军师

作者:李凉

行约两天两夜。

八人便已到达地头了。

故地重游,秋封候自是感触良多。

小勾要他先到驱云楼等候,并且换回一般的装束。

于是,他单枪匹马地往鱼肠宫缓缓行去。

由于神偷和小竹帮不上忙,只好先藏身别处,免碍事。

“圣旨到啦”小勾找来布条当圣旨,直冲鱼肠宫正厅。

正厅里,登时引来一阵騒动。

轩辕烈和儿子书绝都已回返十将堡,迎面而来是秋寒、秋雨秋水三姐妹及秋剑梧。

四人利剑抓手,以为强敌来犯,突又见及小勾,再有表情,秋寒日夜等待,忽见思慕之人,自是高兴万分。

秋雨虽和轩辕书绝不错,但小勾更有吸引力,她总是痴醉地瞧着小勾,秋水虽在宝剑峡洞中被捉弄,自己也失态过,然而事后想起,更是责怪小勾带给她的窘态,有慾报此仇之心理,已是怒目瞪来,叱叫不停,秋剑梧则是感恩,对小勾较为礼遇。

秋水叱叫:“你又来找碴,不怕秋家上下宰了你?”

秋寒道:“三妹,他有事前来。”

“姐,奶到底在想什么?自从他出现以后,秋家就家破人亡,他是扫帚星,倒霉鬼啊……”

小勾轻笑:“这次例外,你相不相信?”

“信你的头,还不快滚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你现在这模样,还不算翻脸吗?”

“我翻脸就是杀了你……”

秋寒急道:“三妹别如此。”

“没什么好谈的……”

小勾一脸失望:“你们接圣旨的态度是这样子的吗?”

“什么狗屁圣旨,自已拿回去念吧……”

“喂喂喂小丫头,你不想听,也别耽误人家父子团圆的机会。”

秋剑梧怔愣:“你找到我爹了?”

“当然,否则我哪来圣旨。”

秋水斥叫:“全是一派胡言,哥别上他的当,爹早死了。”

小勾骂道:“不孝女,竟敢咒你爹死了。”

秋水吼道:“你敢占我便宜,我宰了你。”

利剑刺出就想杀人。

秋剑梧立即将她拦住,喝道:“三妹,不得无礼,有任何恩怨,听完父亲旨意再说。”

秋水被拦,父亲不在,自是哥哥最大,她虽任性,此时哥哥已下威严令,她自不敢违抗,恨恨立在那里:“哥你当真相信那是父亲的旨意。”

“至少小勾没有害我们的必要。”

秋寒点头:“他不会的。”深情地又瞧了小勾一眼,投以信心眼神,她的柔情使小勾感到困窘。

秋水怒言:“看你圣旨能传出什么好消息来。”

小勾淡笑:“听过就知道了,不过在接圣旨之前,还请闭嘴。”

秋家三兄妹全往小勾瞧去,逼得她恨恨地闭口。

小勾这才得意念道:“宫主有令,此时开始,弃宫逃亡,躲得愈远愈好,不得有误,此令,宫主亲旨。”这是什么圣旨?四人傻了眼。

秋水第一个发火:“你敢叫我弃宫逃亡?你想霸占鱼肠宫?”

秋雨一向与世无争,闻言亦觉得生气:“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秋寒默不作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秋剑梧愣在那里:“这真是我爹旨意?”

小勾点头:“当然,没事我还会跑来乱扯?自找没趣?”

“你还敢造假……”

秋水冲过哥哥,一把剑就往小勾胸口刺去,来势甚急,小勾不禁火大,一掌打在秋水脸颊,竟然不躲利剑,还好他挥掌时,身躯稍往左斜,又打偏秋水,利剑只划出一道血痕。

叭然一声,秋水被掴得左脸现出红痕,呆愣在那里。

小勾破口大骂:“你发什么疯,别忘了在山洞中,我是怎么照顾你的?别忘了你中四魔之毒,我又是怎么解去你身上之毒,老是小太妹一个,逢人就咬,我哪里得罪你了?带来你爹消息,你偏不信。不信,你爹就在驱云楼等你们,爱信就来,不信也得来,因为你爹关心的是你们的小命不保……”

说完气冲冲往后山行去。

秋水怔愣愣地,没有表情也没有眼泪,所涌的即是昔日山洞那幕情景,自己竟然全把事情搞得如此之糟,会是错了吗?可是,她就是克制不住地想骂人,这是为什么?本就讨厌他?还是想引他理睬自己──甚至挨巴掌也甘心?

秋剑梧已追向小勾,万分道歉地想替他治伤,小勾则表示并无关系,要他赶快去见父亲。秋剑梧半信半疑,他还是快步前去,若是真的,自己托大,岂能对得起父亲?对得起小勾?

秋寒则早已拿出金创葯,替小勾敷伤口,小勾并未闪开,他突然发现秋寒是多温柔,比起秋水来,不知要好上几倍,看她如此细腻小心,已然投向感激眼神,秋寒满足一笑,有若梨花绽放,一扫前些日子的忧郁。“你爹在等你,快去吧”小勾淡声说道。

秋寒感激,泪水含眶:“我知道你对秋家好,奶不会骗我的,我先走了,爹会等得太久。”依依不舍地,她才往后山行去。

剩下秋雨,她轻轻一叹,挽向秋水左手:“妹,走吧,小勾并没骗我们。”

秋水突然落下泪水,喝哭起来:“都是我错了,我搞不好,我不该杀人,我是坏女人”叫跳几下,她冲向后山,闪过小勾,哭声更是悲怅。

秋雨轻叹,行向小勾:“对不起,我妹妹不是有意的,这些日子以来,她实在受到大多刺激,所以才会如此。”

“我知道,我不怪她,只是现在时机不同,我不得不叫她醒醒脑袋,你也快去吧,别让你爹久等了。”秋雨这才赶三人后头,上山去了。

小勾之所以急于要他们兄妹快去见面,本就是想争取时间,以免有皇帝门眼线盯上,那将对计划十分不利。秋封候虽等得不久,却是心急,好不容易见着儿子前来,这才松了口气。

父子死后重逢,自是感慨万千,两人含泪相望,还未来得及说话,秋寒、秋雨、秋水相继赶来,见着父亲死而复生,已然喜极而泣,百感交集,全都下跪,倚向父亲膝腿,宣泄近日来无限悲怅。秋封候频频安慰,要四人起来,拭去老泪,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

秋剑梧这才想到小勾传活,立即问道:“爹要孩儿舍弃鱼肠宫,带着妹妹走?”

秋封候点头:“小勾没说错,现在情势颇急,你们立即撤人。”

秋水急道:“爹你遭受什么困难?”

“是有困难,即不是你们所能解决,听爹话,现在就走,将来爹自会把原因告诉你们。”

秋水点头:“女儿知道了,爹……女儿有事要求你……你去跟小勾说,我错怪他了。”

秋封侯含笑:“爹会转告,小勾不会怀恨的,你们走避后,千万别再以鱼肠宫名号出现江湖,因为爹正是要本宫消失武林,不但是本宫,连同太阿、干将也都一佯,任何人问千万别说。”秋剑梧点头:“孩儿自会处理,爹安心去办事,至于到了何处……孩儿如何联络?”

秋封侯道:“暂时别见面,你只要随时打探皇帝门之事即可。”

“是皇帝门找我们麻烦?”

“可以这么说,却很复杂,你们千方不可私自寻仇,如道吗?一切爹自会处理。”

秋剑梧点头:“孩儿知道了,爹多保重。”

“嗯,你们走吧……”

虽然依依下舍,但在秋封侯催促下,四人只好立即行动,返回住处,收抬一些盘缠,并支退部下,不退者一并带走。

临行时,秋家兄妹都想再见小勾一面,可惜他为避麻烦,躲不出来,四人只好失望离去,一切等事情平静后再说了。秋封侯送走他们,感叹中亦觉得轻松得多。

小勾和神偷、小竹也现身,讨论过后,决定烧去几间不重要房屋,他们选择在黑夜放火,一时火势冲天,直如盗匪抢劫,气势撼人。

他们退至驱云楼,远远望熊熊烈火焚家园,秋封候心情难以言喻之痛苦感伤。

“墓呢?须要毁去?”小勾望自己盗过的坟墓,秋封候没死,似乎无必要留下。

秋封候却道:“留吧,他英灵若在,该能保佑我们战胜皇帝门。”

小勾不便表示意见,转向正题:“下一站是太阿殿,南宫家不好搞,咱得先策划策划。”

神偷道:“来硬的?”

小勾捉笑:“看是如此了。”

秋封候叹息:“别伤了他们才好。”

神偷道:“老夫自有分寸。”

有神偷同行,秋封侯较为放心。

此事已了,四人再谈些许细节相继离去。

鱼肠宫一片火海渐渐转弱,终于亦沉熄于凄冷夜色中,沉静得怕人。

沉静而黑的夜,让人郁闷。

小勾已第三次上太阿殿。

一吹拆下太阿殿一角。

一次引来毒蜂,杀得他们落荒而逃。

这是第三次,他将太阿殿从此消失武林。

拿着一把火把,火势熊熊,映得满脸通红,有若索命鬼,含笑的鬼,腰际缠不少瓶罐,及一口大袋东西,更像疯子。

这次得干得轰轰烈烈,传回皇帝门也好有个交代。

很不幸,又选中太阿殿。

南宫云的脸一定气歪了吧?

小勾想着他那副气炸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没办法,谁叫你上排行榜,我是救你们的啊……”

当然,他不认为南宫家会感恩。

他只是想极快办完事,替秋封侯解决何题,然后可以进人皇帝门,去见那恶人疯子。

“起床啦”三更天,这声大叫,有若晴天霹雳,打得南宫家后院,叫叫喝喝,起来不少人。

他们个个脸色慌张,刀剑尽出地围了上来。

竟然又是丁小勾这恶小孩。

南宫云喝道:“你不要命了,还敢来太阿殿?”

小勾含笑:“我不是来了吗?”

“这次让你来得,走不了。”

“真的吗?”

“围住他……”

南宫云早就打算小勾会再来,他不笨,心知小勾轻功了得,自该想办法应付,他找来十大高手,叫他们随身带巨网,此时已张开,四面八方将小勾围困其中。

“这次看你如何走脱。”

南自云笑得姦黠。

小勾眉头跳了几下:“很认真嘛,搬来那些网,我是网中鱼了。”

“不错,就算你有宝剑,也无法一次次砍断十张网,你走不了了。”

“厉害,厉害,可惜我今天根本不想走。”

南宫太极怔讶:“你有何意图?”

“想住你家啊……”

南宫云谑笑:“欢迎,太阿殿牢房正空。”

南宫夫人冷道:“你三番两次前来,到底有何用意?”

看她一脸惊骇和不安,小勾有些不忍:“其实我说真话,你们也未必相信,我是在救你们的命,所以想请你们立刻搬出太阿殿,走得愈远愈好,因为有人要你们的命。”

南宫家上下闻言,脸色更难看。

南宫云厉吼:“简直欺人太甚,凭你,还早得很……”

南宫太极怒道:“要老夫搬出太阿殿,除非老夫死了。”

小勾无奈:“我早知道你们不肯,也一定会误解我的意思,这都是命吧……”

“你说,是谁要南宫家的命?”

“我,如何?”

小勾知道说不清,干脆自己承认,免得又费口舌。

南宫云哈哈怒道:“我早就知道你故意找碴,过了今夜,你就会知道太阿殿就是你的阎王殿……”

小勾摆摆手,故作千愁万绪:“辛苦无人知,也不跟你们多扯废话,最后问你们一句:走不走?”

南宫云以狂笑回答。

“那我只好动手了。”

“抓住他……”

南宫云心知小勾要动手,立即抢先机喝令手下攻击。

十张巨网同时张开,或四面八方同时围来,或抛向空中连结,形成密封鸟笼般,罩了过来。

小勾一点也不惊慌:“凭那张网,也想困住我?也不问我带来什么武器。”

南宫云厉笑:“就算四把宝剑到手,你也难逃巨网。”

“我只要一颗弹珠就行了。”

小勾忽而从腰间口袋抓出一颗黑色弹珠,大小如牛眼,他志不在伤,故而住较少人处扔去。

弹珠撞地,轰然巨响,炸得闷碎地凹,碎石喷飞,吓得前面几名手下趴地避难,南宫家人个个脸色顿变,急退数步。

举网者再不敢走近半步。

小勾轻笑:“四川唐门霹霹弹如何?”

南宫太极喝道:“你敢毁我家园?”

利剑猛抖,他先发制人,抢攻过来,他乃一派宗师,武功自不在话下,虽然小勾两次伤他,都是利用邪门手段,现在不得不拚命,以让小勾无法打出霹霹弹,他致胜机会甚大。

谁知小勾根本不想与他斗,眼看他迎面攻来,喝笑一声,有洞就钻,竟然闪向南宫夫人身边,让南宫太极投鼠忌器,一时攻势受阻。

小勾有了空隙,威力自然产生。

“太极掌门人,何必作困兽之斗,就算你杀了我,还是输定了,因为我早带来大堆人埋伏四周,等着拆你房子,烧你宫殿呢看弹……”

小勾猛抛霹雳弹,他虽不想正面炸人,却又觉得让他们带点儿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恶军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