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1章 开饭大师

作者:李凉

一年前,小勾偷走少林达摩袈裟一事,至今仍让少林上下耿耿于怀。小勾虽然没有拿走袈裟,但这不光彩事,总让人想讨回公道。

一年后,小勾又重登少林。

他打探后,觉得少林和尚记忆力不差,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若贸然进入,不被铐起来做苦工才怪,说的话又怎能让人听进?

最好的方法就是当和尚混进去,可是又不想理光头。

“混吧!从厨房开始,呵呵,我倒忘了那大鼻子和尚,不知他有无意思投靠宝贝门?我也好将小竹副门主的职位给开除。”

少林寺仍有不少带发修行者。他想往那儿混,该能混个几天不被发现才对。

于是他穿上平常百姓的装束,趁着黑夜,暗中溜进寺院,找到厨房附近,因为他知道小僧进入少林寺,都得从打杂、挑水、洗扫开始干活。

果然他找了几名光头小僧,向前拜礼,问问地方,已知俗家弟子就在厨房背后小院中,自成一格。

小勾连连道谢,方自行去。

两名小僧才七八岁,平常还好玩得很,偶而扫扫地也就了事,脑袋似乎很笨,否则怎会听不出小勾是俗家弟子却找不到修行地方的矛盾?然而这些小憎只要不惹麻烦已是佛主保佑,别指望他们立什么功劳。

小勾找到修行地,胆子也大了,于是大大方方地走向厨房,想找那个大鼻子和尚。

已近三更,厨房伙头有的练功,有的已休息。只剩下几名收拾残后。

小勾找不到那人,遂找向一位年轻和尚,问道:“师父,你可知道一位鼻子大大,有点儿朝天的师父?”

那和尚瞄了他一眼,想笑:“我可不是你师父。这岂能乱叫?你是新来的?”

“是。……”

“难怪,以后记住,看到年纪比你大的就叫师兄,小的叫师弟,准错不了。”

“可是我是带发修行的?”

“有发即无发,少林寺没分那么多。”

“师弟领受了。”小勾感激合十为礼。

那和尚受到尊重,甚感光荣,立即摆出一副大师兄的架势,“免礼!你找那朝天鼻有何事?他是不是叫本前?”

“本“钱”?大概是吧,他看来壮壮的,好象是扛饭桶到厨房的那个。”

和尚想笑:“准是他啊,厨房待了快五年,老是出错,我看他这辈子也休想走出厨房了,你找他有何事?”

“主持要我找他报到。”

和尚斜眼瞧着小勾,嗤嗤笑起:“看你不笨、怎会被分到他那里?你叫什么法号?”

“我……忘了!”

“呵呵,说你不笨,你还是真的有点儿笨,我看你该是最小一辈,归字辈吧?”

“对啦对啦,我叫归松。”

“听来还不坏嘛。”和尚道:“我本想留你在身边,可是主持把你分发给本前,必定有原因。他若来查探,你不在他身边就遭了,所以还是先到他那里,好好表现、三个月后,我再向主持要你过来。”

“多谢师兄,你法号……”

“本因,和本前同辈,我入门较早,所以是我师兄。”

“本前师兄呢?”

“他昨晚心不在焉,弄倒了两桌菜,司厨师叔罚他在餐房赶苍蝇。你去那里,就能找到他了。”

“多谢本因师兄,师弟这就去了。”

拜过礼,小勾已退出厨房,随便找个方向就走。

本因却跟上来,叫道:“错啦,餐房在前院,罗汉堂隔壁,是最大的那间,那里才有大只苍蝇。”

小勾呃了一声,连连道谢。才又调头往前院行去。

本因瞧得想笑:“看来一脸聪明相,却有点儿愣头愣脑,难怪会被派去抓苍蝇,真是可藉!”

他可没想过,小勾会是个冒牌货,其实谁又想得到,有人会冒充抓苍蝇的小僧呢?

小勾已大大方方地走向前院,见着和尚就点头行佛礼,准错不了。他果然顺利地找到大餐房,还未进入,已传来喝喝的叫声。

“什么嘛!要赶得一只也不剩,还不准杀生,这么大的一个餐房,东边洞,西边孔,屋顶尚有缝,赶完了这边,那边飞来,左门赶光了,右门一大堆,怎么赶?整人嘛!……

什么最近卫生不好,不少人吃了拉肚,笑话,我吃了十几年,哪次泻过肚子?整人就整人嘛,还说来一大堆道理!……

那小子,说什么录取我?害我足足等了十二个月!说什么以后见,我那知那鬼地方在哪里?要走就走,这和尚当得也够瘪!实在恼人!”

小勾闻及他所言,暗自惊笑:“大鼻子和尚原来心动了,难怪他过的这么痛苦,呵呵,救星来了,我将把你救出火坑!改变你的后半辈子。”

他已闪入大门,本前仍是光着上身,手里抓着根竹条,尾部还绑了五指张开模样的松针,用来赶苍绳。

黑夜中,苍绳自是不敢飞动,都停在屋梁、顶角处,本前就如扎蜂窝般,左扎一下,右拍一下,那些苍蛹胡乱飞窜,嗡嗡叫响一阵。又自找地方停靠,似乎不愿飞出餐房。

小勾的出现,并未引得他的注意。小构则已干笑,往他背后靠去,目光也搜向四周。但觉并无眼线,才喝地一声,拍向本前肩背。

本前吓了一跳,转身发现小勾,在印象中,小勾是穿得体体面面、威风凛凛的偶像型人物,又怎么象眼前这个穿著青衣素布?

除了面目稍眼熟外,而且灯光又暗,本前并未认出小勾,他斥叫道:“想死啦,背后吓人,幸好是我,要是那些老头儿,被你这么一吓,十个要断气八个!”

“有这么严重?”

“当然,你没看到老和尚打坐都要背靠墙,防的就是这点啊!”

小勾嗤嗤笑道:“也是有道理,我以后可不敢乱吓人啦。”

本前瞪了瞪圆眼珠,倒是有些得意。

“你是谁?怎会闯入我的地盘?”

“我是归松,是主持方丈叫我来找师兄的。”

“龟孙归松啊?巧呵,你这是什么法号,怎不叫龟儿子?”

小勾一时怔住,没想到自己随便说出口,归松竟然跟龟孙近音,一见面就被占了便宜,然而已叫出口,要改,恐怕不容易,他干笑着:“是松树的松,不是孙子的孙。”

“原来是归松?呵呵,说清楚嘛,引来这么大的误会,你看来眼熟得很,进来很久了吧?我们以前一起工作过?”

“好象扫过地?”

“胡说,我只干租活,挑水、劈柴、上菜、送饭,扫地哪轮得到我?”

“呃,可能认错人了。”

“自是认错,找我有何事?”

“我们现在可以在一起了。”

“你?”本前不由得上下打量小勾:“小不点儿一个,也想跟我一起挑饭上菜?虚清主持有投有搞错?”

本前的块头要比小勾差不多大一倍,高出一个头,他当然要把小勾当成小不点了。

小勾轻轻笑着:“我是来帮你赶苍蝇的。”

本前登时呵呵笑起来,笑容竟也纯真:“你是犯了什么错,被罚到这里来?”

“没有啊……只是偷溜出去玩而已……”

“呵呵,这可不是小罪啊,幸好你是俗家弟子,要是我早就面壁三日,还得每天挑水百担呢!”

“你逃出去过?”

“有一次,都是那小子,害我走到洛阳城,找不到路可走,只好回去啦,然后就是处罚。”

小勾知道他说的就是自己,可是他仍不明自。

“路那么多,你随便选一条,不就可以了?”

“选什么,要是选到尼姑庵,我岂不要被杀头?”

“你从来没有出过门?”

“最远只到洛阳城,那还得跟人采买东西,一年大概一次。”

“可惜……”

“少同情我,你也该为自己想想,光赶这苍蝇就够你受了!”

“我却认为太容易了。”

“你看的简单?我可不会帮你,现在你来了,刚好一人一半,谁也别占谁便宜。”

“好啊,你先选。”

本前往屋顶瞧了老半天,才选左边,他哈哈捉笑起来:“待会儿要是苍蝇全飞向你那边,我可没办法,因为是它们自行选择的啊。”

“好,你先工作,我也去拿工具,马上回来!”

“这更好!”

本前趁小勾出去之际,松针拍子猛追猛赶。有了目标,他赶的更起劲,还耍了半生不熟的武功。只见拍影满天飞,风啸呼呼作响,苍蝇只要一飞起,就被风势扫得不能歇息,只好飞往右边。

半刻钟下来,他似乎收获甚佳,已捉谑地笑着,想等小勾回来,给他一个惊奇。

小勾终于拿着长扫帚和簸箕前来。

本前立即煞住动作,擦去额头的汗珠,故作轻松和不解状,还带着黠笑弄人:“奇怪,怎么苍蝇一听到这里分了两个地盘,他们就拼命地往你那边钻,好象跟我有仇似的!难道是我方才太凶,他们怕了我?呵呵,这样也好,我也少费点功夫,小子你要快点想办法啊,否则苍蝇会吃定你的。”

看他说得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小勾看了都想笑。

“多谢本前兄关照,我已想好方法,你看,工具都拿来了。”

“扫帚还有用,簸箕要来干嘛?你以为苍蝇会落在地上让你扫?”

“最好是如此啦!”

“呵呵,小和尚总是爱幻想。”

小勾轻笑着:“我要工作了。”

他放下簸箕,将扫帚拿起来,往屋角苍蝇较多处走去。

本前也开殆戒备,只要那边苍蝇一赶飞,他就来个狂风大作,把苍蝇给逼回去。

岂知小勾不但未起风,还小心翼翼地将扫帚移向苍蝇,然后猛压下去,千百只苍蝇立时被压得扁扁的,纷纷掉落地面。

本前见状大骇:“你杀了他们?”

“很容易嘛!”

“你敢杀生?”

“超度拉!”

“你,你犯了杀戒!你完了!”

瞧及本前一副紧张模样,小勾觉得想笑。

“你神经病,还那么大劲地跟苍蝇在一起捉迷藏。”

“你杀生是犯的重戒,要关到戒房。啊!你惨了。”

“难道少林派就不杀人?”

“那全是该死之人。”

“苍蝇害你拉肚子,难道不该死?”

“它是无意……”

“我也是无意的,对不起,我扫地扫错了地方。”

小勾突然猛挥扫帚,只见苍蝇如雨滴滴落地面,死状甚惨。

本前已想离去,小勾却喝住他:“站住,我是替你解除烦恼,你不杀它们,光赶它,一辈子也赶不走。它们本是害虫,杀了也好超度它们,下辈子转世为人,你怕就别杀,但我杀了,你也别告密,若被发现,你再推给我也不迟。”

“你……你……”本前怔愣地注视着小勾。

小勾抖着扫帚,倒是威风八面。

本前就只认得这姿态:“你是宝贝门门主?”

他显得激动,却又怕认错了。

小勾眉眼一挑:“我是吗?”

“你你你,一定是,哇哈,你这臭小子,到现在才来找我。”

“快闭嘴,叫不得!”

小勾急忙掠前,一手掩住他嘴巴,还把他拉向墙角。看他冷静多了,才把手移开。

本前仍是激动万分:“你当真是室贝门主?”

他还是要听到小勾亲口回答才能安心。

“是啦,我是来我你的。”

“找我?你答应我入帮了?”

“一年前不就说过了?”

“可是你却放我鸽子,害我苦等一年。”

小勾干笑:“我哪知你不知道路?反正等都等了,现在你已有光明的未来啦!”

“快带我走,我恨死这地方了!”

本前禁不住喜悦,嘴巴笑不合口,拖着小勾就想走。

“慢来慢来,不必那么激动,一年都等了,何在乎这几天?”

“你不想走,你还有事?”

“没错。”

“你想再偷达摩袈裟?那不可能,掌门天天绑在怀中,你偷不到的。”

“偷过的东西,我一向没兴趣再偷。”

“那又想偷什么?”

紧张之中,本前似也想试试小勾那种英雄式的滋味,小勾笑道:“这次不是来偷东西,而是帮助少林派的。”

“少林派出了何事?”

“大事,有个叛徒混回少林寺,他叫恶佛陀,听说连掌门的辈分还比他低呢!”

“有这种事?”

恶佛陀之事发生在三十五年前,本前根本未出生,他当然不知道了。

小勾道:“我都来了,当然是真的,他即是杀死前任掌门上空大师的人。”

“上空”两字,本前就知道了,他为之惊讶:“这叛徒潜回少林寺,有何用意?”

“当然不是好事,说不定想谋夺掌门,或是再演谋杀。”

“这可严重了,我得赶去救掌门才行。你先等等,我马上回来。”本前说完,就想离去。

“别急嘛!”小勾挝住他,

“这种事岂能不急?”

“要是能急,我早就说了,何必躲到这里来?”

本前终也想到小勾如此做必有理由,遂问道:“怎么不能说?”

小勾解释:“一方面太早说,又没找到人,难免打草惊蛇,让他溜走。再则,我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开饭大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