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0章 皇帝复生

作者:李凉

  小勾收回脑袋,摆摆手道:“完啦!戏演完了,九尊盟惨败,任青云险赢。”

  本前也已从另一头赶回,呵呵笑着:“打得好爽,这一生来,投得最准,最有功效

一次。”

  他正为方才打中任青云脸部而高兴。

  当然,这成果小勾要占大功劳,他却也不愿扫了本前兴头,笑道:“你不怕被他拖

出来?”

  “怕什么?我正想引他前来,再射他一颗呢!”

  “我也不差啊,射中他屁股,害得他跌个狗吃屎!”

  两人笑声不断。

  小竹却未参与此事,有些可惜,不过想起那大堆虫蛇,他便什么兴趣也没了,急道:

“那些……怪物走了没有?”

  “还没有。”小勾回答。

  “咱们还是走吧,战况不是已结束?”

  “我还没享受够啊,我还想等任青云出来,给他一颗石头。”

  “我也是。”本前兴趣仍浓。

  小竹白眼:“去啊,你丢一颗,我就叫一声。”

  小勾叫道:“你分明要泄秘道的底嘛!”

  小竹笑得邪:“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如此一来,也没得混了。

  小勾无奈点头:“随你吧,走吧,咱出去再说。”

  小竹已传出战胜笑声:“砸了几颗石头,就以为了不起了,还以为可当皇帝了呢!”

  小勾讪笑:“至少比你强得多,连小虫都怕。”

  “谁怕!”小竹不服挺胸示威。

  小勾则邪邪笑着:“有勇气,有一套。”

  他忽而往洞口探去。

  “你想干什么?”

  小竹稍惊,但还来不及想是怎么回事,只见得小勾已缩回来,手中一堆东西丢过来,

他呵呵轻笑:“赏给你的油条了。”

  话未说完,那东西已粘向小竹,他摸得冷冰冰地道:“油条怎会冷的……”

  猝然,那是会动的,他登时尖叫,比摸着毛虫还骇人,失魂落魄,没命地转身即逃。

  小勾和本前已呵呵捉笑不已。

  “真会臭屁,连小蛇都不敢摸,也想当副门主啊。”

  本前道:“可是他真的是副门主呀!”

  小勾怔了一下,瞪眼道:“你没看到,我随时在准备罢免他?那职位是他用不正当

手段得来的。”

  本前呵呵笑着:“我同意门主的看法。”

  小勾也无奈苦笑:“有什么办法?为了宝洞,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什么苦也都该

认,直到今天……嘿嘿嘿,到那时,副门主就由你来当了。”

  本前也嘿嘿直笑:“我支持你。”

  “对我忠心耿耿,是垮不了的。”

  两人取得某种默契,捉笑地已将那蛇丢出洞外,再封住洞口,两人才大摇大摆,行

向出口。

  在那儿,小竹仍自哆嗦地抱住胸肩,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见着小勾前来,急急说

道:“外边还有好多……”

  小勾道:“当然了,任青云他们刚战过,累得很,还得靠它们保护呢!”

  “可是,我们怎么出去?”

  “当然是大摇大摆走出去啊。”

  “那些虫……”

  小勾邪眼向小竹,说道:“如果你怕,咱们来谈个条件。”

  “你说。”

  “把副门主职位让出来。”

  “好啦,快替我开路。”

  看他答应这么快,小勾和本前已感到狐疑。

  小勾道:“你当真要让位?”

  “不是说清楚了?”

  “可是……我不大相信……”

  小竹瞪眼:“要怎样,你才相信我?”

  小竹忽而笑的邪:“除非……你让我验明正身……”

  “可恶!”

  小竹一掌又飞过来,小勾早有准备,立即缩走。小竹窘羞地斥骂起来:“满脑子邪

恶思想!哼,不必你开路下我也敢过去。”

  他突然一掌推开方才已被小勾封住的石块,虫蛇仍在外头蠕动,他手捂心,一咬牙,

往树枝飞去,树上仍有毒虫,却少得多。他唉唉怪叫中,也逃掠百余丈去了。

  小勾无奈:“宁可冒险,也不愿与我袒程相见,这人不是女的,就是有毛病!”

  本前说道:“其实他如果让出副门主,其它我倒是认为不必那么认真。”

  小勾敲他一个响头,斥笑着:“你想副门主职位都想病了?你以为他说着会照办,

要是出了毒虫群,你还是排最后了。”

  本前干笑道:“作几分钟魔也好啊!其实我也可以不出去……”

  “好啊,你留在这里,我这门主职位也送给你,保证没人会跟你抢,拜拜,大门主。”

  小勾招招手已掠退。

  本前窘笑着:“可是在这里的门主,没人可以管啊,当起来怪怪的,我看还是自动

罢免我自己好了。”

  爬出数尺,抓来石块封住洞口,才从树根底部溜出,追向小勾去向。

  地面虫蛇虽象各自散开,栖息泥中、草技,看起来已没方才一大阵的来得恐怖。

  毒虫阵包围大约百丈,再过去,则已没有踪迹,让人松了一口气。

  小竹就停在对面山坡以前用来了望的地头,瞧见小勾追来,嗔嗔斥斥,骂了一大堆,

方自泄去不少怨气。

  小勾则是嘘应声色,因为他突而发现小竹生气的模样亦是娇美得很,就让他多骂几

下无妨。

  小竹骂得爽快,忽见小勾眼神怪异似在欣赏自己,更像能把自己看穿似的,那感觉

直如在他面前好象未穿衣衫一般,他为之窘困,又骂了一声色狼,立即调头飞奔,不知

要去哪里?

  小勾嗤嗤地笑着:“越来越像女人,看来就舒服。”

  本前也追来,轻轻笑着:“其实小竹也漂亮啊,为何要扮男装?”

  “你认为他是女扮男装?”

  “不然怎会长得这么漂亮?而且没胡子?”

  “可是我检查过他的奶奶,平平的……”

  “可能发育不良嘛。”

  小勾嗤嗤地笑着:“没想到,少林的和尚对女人这么有研究?”

  本前稍窘:“也不是我专会,反正小和尚没练出胸脯,大师兄们都会说发育不良,

我想女人也差不多吧?”

  “有理,有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小勾笑的甚弄人,他决定要把小竹当女人看待了。

  于是两人笑声更开心。

  两人已追向小竹,而小竹则奔回客栈。

  他觉得混在蛇虫堆里,浑身就不对劲,不洗它干干净净,全身就像被蛇粘爬着一样。

  小勾和本前把他当成女人,自然也就了解他心情了。

  趁着天末亮,三人和衣而眠。

  一觉起来,又是中午时分。

  小竹已先起床,叫着两人:“喂,快起来吃午餐,睡够了没有?”

  小勾在迷糊中爬起,说道:“大小姐好精神,一大早就叫嚷着。”

  小竹一愣:“你叫谁?”

  “你啊。”

  “我,你叫我大小姐?”

  “没错啊,昨天已证明了。”

  小竹登时满脸飞红,又气又窘:“你敢验我的身?”

  “没办法啊……”

  “可恶,色狼……”

  小竹不等他说完,一巴掌掴过去,两眼含泪飞奔出门。

  小勾愕了:“这方法好象不太好……”

  本前道:“门主表现太强烈了,他一时无法接受。”

  “没错啊,咱们昨晚决定要把他当女人。”

  “可是你不能说已证明啊,他以为你剥光他衣衫,验明正身。”

  小勾这才想到,方才迷糊中,确实说过这句话,不禁抚着脸颊,瘪笑着:“连这种

事都有报应,我得小心些才是。”

  本前道:“现在怎么办呢?”

  “只好装成真的验过啦,反正巴掌都挨了,而且他也反应过了,好象真有这回事?”

  忽而外边已传来捉笑声:“想骗我?哼,活该挨我一巴掌。”

  小竹一脸笑弄地又出现在两人眼前,方才慾死的情景已不复存在。

  原来他哭奔出去后,越想越不对,自己是跟他们分房睡,而且还特别注意小勾时常

会有突发之举。而方才检查衣衫,根本完好如初,心想大概又是小勾耍了诈,就算真的

被解开,一巴掌岂能了事,于是又折回来,终也听到事情真相,他暗呼好险。

  小勾瞧他回来,一脸窘苦笑容:“以后先问清楚再打好不好?这种习惯不太好。”

  小竹飞眼捉笑:“那可是你自找的,哼哼,今后只要我感觉出不对劲,一定先送你

巴掌,看你还敢不敢作怪。”

  “是,大小姐。”

  “你还敢叫我大小姐?”

  小勾讪笑:“叫定啦,昨晚我跟三门主投票表决,决定把你定为女人。”

  小竹想笑:“性别也可以用投票表决?”

  “没错,现在是民主社会,多投票,可以决定一切。”

  小勾和本前露出坚韧不拔的精神。

  小竹斜眼斥笑:“神经病,你不会投票,把你娘变成你爹。”

  小勾呵呵笑着:“如果有这么一天,我会行使投票权,把她变过来。”

  “真是疯过头了!”小竹笑得捉讪而开心,笑够了才斥叫:“不跟你们这群疯子扯,

我要去吃饭了,各位投票者,吃饭要不要投票啊?”

  小勾猛地顿头:“这还用说,我投反对票,让你没得吃。”

  本前也举手:“我也投反对票,让你没饭吃。”

  小竹嗤嗤笑着:“我投赞成票,否定你们表决。”

  本箭和小勾只举一只手,他举两只,终也自认得意地将两人给打平。

  小勾讪笑道:“副门主,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画蛇添足?”

  “这跟我表决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举一只手是投票,举两只手是投降,很感谢你的投降。”

  本前登时畅笑:“对对,欢迎举双手赞成我们的决议。”

  小竹怔了怔,赶忙收回一只手,却又发现了少了一票,可是两只手高举,实在很像

向小勾投降,抽抽伸伸,已不知如何是好。

  见着小勾和本前和如此促狭,他心一横,反谑道:“好啊,你们爱反对,那就别吃

饭,我去吃我的大餐,再见,绝食英雄。”

  他扬长而去。小勾笑容一怔,“我们投了反对票,你不能不从。”

  “强人一票就够啦,谁稀罕你们的烂票。”

  小竹甩了一下头,示威般地走了。

  本前瘪笑着:“这用处好象不大?”

  “至少,叫他举双手投降过,也算是小赢啦,快去吃饭,别让他笑我们是绝食英雄。”

  两人匆匆下床,往餐馆奔去。

  小竹已坐定靠窗桌子,还叫了菜饭,忽见两人奔来,捉笑道:“怎么?你们不是反

对吃饭?”

  本前干笑:“我们又投票赞成了。”

  “大男人,信用这么不好?”

  小勾道:“谁说的,我们仍是反对吃午餐,但赞成多吃晚餐。”

  “可是现在是午餐啊。”

  “在我们看来,已是晚餐,因为我们的晚餐都是从午时开始,一直到晚上才吃得饱。”

  本前附和:“对对对,这是我们投票新定的规矩。”

  小竹捉笑:“真是!一张巧嘴,再下去,我看明年的晚餐,你们现在都得开始吃了。”

  小勾笑着:“没那么远啦,明年的晚餐,我上辈子就吃完了。”

  越说越离谱了,扯到后来,连如来佛的晚餐都被偷吃掉了,惹得小竹嗤嗤直笑,忘

了如何再挪榆人家。

  午餐果然变成晚餐,他们叫闹助兴,足足吃到新月初升,方自收场。

  三人决定去逛附近较大城镇,也好轻松一番。

  而小勾另有目的……他准备买脂粉送给小竹。

  不管小竹是男是女,这招总能整得他窘困难安吧。

  三人走在小径,笑声不停传出,及至郊区一片竹林,一道白影已飘来,迎向三人面

前。

  小竹惊诧叫着:“秋夫人。”

  那人一身白衫裙,秀发披肩,远远看去,有点儿像秋夫人。

  小勾瞧得清,那种玩世不恭姿态已收敛起,惊声叫着:“娘!”

  那女子是小勾那美若天仙的母亲。她的美,比秋夫人更清纯而出色,是那种未受世

俗浸染的脱俗之美。

  她表情仍淡漠着,却对小勾投以关怀的眼神。

  小竹一时认错了人,感到甚是困窘,想说声道歉,都没这勇气。

  本前则是两眼直盯不放,因为他没想到小勾的娘会如此漂亮。

  白衣女子轻轻笑道:“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皇帝复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