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1章 狮子生蛋

作者:李凉

九尊盟呢?

任青云自从发现武则天未死之后,他已是日夜不能成眠,无时无刻不在想尽办法,而且这决定还不能过慢,否则让武则天或小勾反扑,自己将一败涂地。

逃?能逃多久?投降?恐怕武则天仍不放过,而且小勾也会趁机报复。

最重要,不战而投降,并不值。

或许自己的九龙阵能跟他抵挡也说不定。

可是九龙阵能用的已没几人啊!

还有那四大宝剑。

想及仍有宝剑可以克制住武则天,他不禁心神大震,已经做了决定。

他要手下将九尊盟彻底清理干净,让他闻不出血腥味,甚至打斗痕迹,然后再让铁追命等人沐浴、洗身,并换上干净的衣服,除了袁百刀例外,因为他的毒实在太厉害,少靠近他为妙。

任青云此举,不但让铁追命感到莫名其妙,连同三邪魔和十二星相都十分不解。

风和月丽的早晨。

任青云在湖边摆了酒宴,邀来铁追命、秋夫人和铁追阳,三人除了武功未复,其它一切伤势都已经治疗好多了,任青云也重新装上假肢,看来精神不错。

双方都到了宴桌前,秋夫人却不肯入坐,站在一旁,宁可瞧着湖中的鱼,也不愿见着这班人的嘴脸。

任青云请了几次,没响应,也不敢再讨没趣,和铁追命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铁追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葯,冷道:“我已是阶下囚,你有何目的就说,何必要花招?”

想及右大腿中的两箭伤口还疼痛着,他就觉得恨死任青云。

而任青云轻轻一笑,拿起酒杯,恭敬地说道:“所有不是,在下这杯酒请盟主见谅。”他一饮而尽。

这番话惹得铁追命父子大为惊诧。

他到底想干什么?……铁追命仍猜不透。

“在下要放了盟主,并恢复你的功力,以陪罪。”

铁追阳禁不住喜悦:“你说话可当真?”

任青云认真点头:“自无虚言。”

铁追命冷道:“你又在耍何阴谋?”

任青云道:“求盟主相信,在下一定有诚意,这个节骨眼儿里,还希望盟主能了解大局。”

铁追命冷眼瞧着他:“大局又如何?我已落败。”

“我也没赢,尤其是武则天的出现,在下可说是一败涂地。”任青云认真地说道:“在下希望盟主能尽弃前嫌,你我两人共同对付武则天,否则你我将是输家。”

原来任青云做了这决定,难怪突然会对铁追命视如上宾。

秋夫人甚是惊诧,任青云竟然在一夜之间,把仇敌想揽成朋友,其心机之深沉,实是让人寒心。

铁追命一时从囚犯翻了身,自也窃喜万分,但他仍保持冷漠:“他是你的敌人,我为何要冒这个险?”

任青云道:“他是恶中之恶,而且是狂人、疯子,他只想并吞天下,九尊盟也免不了,何况几年前,皇帝要你归顺,你还反抗过,岂会无事?”

铁追命这才露出勉强笑容:“你要恢复我们的功力?”

“这当然,盟主请把手伸过来。”

铁追命犹豫一下,当真伸手向前。

任青云立即扣住他,当场将内力源源送了过去,铁追命但觉内力回身,全身为之舒畅,目光也显出炯炯的神采。

对于任青云如此糠慨举止,他倒是感到意外,

大约过了盏茶工夫,铁追命功力已恢复五成,任青云始收手,铁追命不禁哈哈大笑,声震天地。

三邪魔和十二星相都担心他随时可能会反应,到时又是一场拼命。

任青云虽仍有些许担心,但他认为铁追命没那么笨。

果然铁追命笑过之后,立即抓起酒杯,敬了过来:“任丞相这番诚意,老夫岂会忘恩负义?昨日种种就让他过去,你我再联手,哪管他什么武林皇帝,照样杀得他片甲不留,来,咱们干了这杯,以释前嫌。”

“多谢盟主原谅在下冒犯之罪。”

任青云也举杯敬酒,两人互钦而尽,笑声更是震天。

随后任青云仍命令三邪魔和十二星相将内力还给铁追阳及秋夫人,铁追命自也高兴万分,而秋夫人本不愿沾他们脏手,但为了应付多变的局面,她还是将内力给吸回来,终也了却一份担心。

老实说,任青云最担心的还是秋夫人,他说道:“不知盟主和您女儿……”

秋夫人冷道:“你们的事,我管不着。”

说完巳掠身离去。

铁追命哈哈怪笑:“别理她,她是我女儿,哪有父亲有难,她会不理的道理,就像昨夜,她不是回来了。”

任青云陪笑着,秋夫人走了,他倒是觉得较安心,否则她要突然出状况,自己无异放了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

“却不知她躲在皇帝门,就为了偷学武功?”

“不错,上次皇帝门逼迫老夫,老夫不得不安排下这步棋,结果你我都学成九龙神功。”

铁追命大笑着,他似乎也在笑任青云用同样方法,也把神功偷学去,当时刚刚开始时,是他所传授,这点他该负一半责任。

任青云也以干笑声回答,两人都心照不宣。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

只剩下九毒魔君这棘手魔头。

任青云道:“对于袁盟主那边……”

铁追命道:“他心性亦时好时坏,不过为了争取加入阵线,丞相可用太阿剑跟他交换。”

这太阿剑也是对付武则天的利器,若换个象袁百刀这未必能帮忙的毒物,任青云倒是有点儿舍不得。

他道:“太阿剑可以给他,不过得在对付武则天之后,盟主可否跟他说去?”

“老夫可以说,但他未必听得进去。”

铁追阳害怕他出来又找自己算帐,立即说道:“爹,咱们先对抗武则天,若不行再找二叔帮忙也不迟。”

铁追命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遂也点头:“看样子,只好暂时关着他,免得碍手碍脚。”

如此决定,也得到众人支持。

于是任青云开始布置,把鼠精和疯狗也拾出来,以及加快治疗牛神和虎爷断手之伤,以能凑足九龙阵,用来对付武则天。

而铁追命也拼命养伤及练功,现在除了儿子以外,他已无手下可用,而铁追阳偏偏又受了小勾乱揍脉络之伤,武功一直没办法练得高,他不得不另外做打算,除了加强自己功力,他还得计划暗中找帮手,免得在对付武则天过后,突然间又被任青云给吞噬掉。

任青云何尝不是提防着他,但为了头号敌人,他也乐于落落大方地跟铁追命合伙。

三邪魔则除了练功,也四处找寻毒虫,以补齐这几天所受的损失。

一切似乎都非常顺利。

唯一的一个问号,这些当真能对付武则天?

也只有等接触了才明白,唯有小勾,还在可怜地搬着石块。

望着一堆堆、一大片的石块,他就摇头不已。

那武则天怎么不再练九龙神功而失去功力?他好借机偷溜。

机会没等到。

却等到了一小鬼……来喜太监。

他已提着篮子,从山缝中溜下来,远远向小勾招手,小勾却未见着,他只好再往前行,然后向练功的武则天拜礼。

“禀皇上,吃饭时间到了。”

武则天理都不理,甩手道:“给恶军师吃。”

“是!”来喜就是要他如此,闻言欣喜,立即走往小勾,虽隔一年,他仍没变化多少,一身素衫洗得发白,戴了顶太监帽,两眼不算大,却溜溜有神地瞅紧小勾,快步行了过来。

小勾见着他,谅诧道:“你不是失踪了?”

来喜道:“躲起来啦!后来又回来了,倒是太子……军师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勾干笑着,他还记得上次冒充太子,来喜竟然念念不忘,两眼斜瞄武则天,苦笑:“没办法,皇帝复活了,他要抓我回来建宫殿,我又打不过他。”

“你不是可以派千军万马?”

“唉呀,这么多人马,都是庸手,怎制得了他?何况他又来得突然。”

“奴才是说……你可以请很多人帮你盖啊!”

“话是不错,可是他不肯放我走,我一点儿法子也没有。”

来喜也为小勾可怜:“这么说,你得独自搬完这些碎石了?”

“有什么办法?命不好。”

“吃了它吧,才有力气。”

来喜也爱莫能助,只有将篮子递给小勾,里头有简单的菜饭。小勾也饿了,吃个精光。

他问:“皇上都吃这么简单,白肉拌酱泥,一茄一炒花韭菜?”

来喜道:“他很少吃,只有晚餐,不过是生肉。”

小勾想想,武则天被困深渊达一年之久,以他心性,恐怕只习惯马上猎食,自然也就吃生肉居多了。

“皇后他们还好吧?”

“除了皇后和太子,娇贵妃和寒贵妃在回来不到一个月,以为皇上已死,她们也没指望,早就溜走了,到现在也没消息,而下人也只剩我和刘伯,其它拿了值钱东西也溜了。”

“你为何不走?”

来喜干笑:“奴才以为太子会再来……所以……”

小勾困笑:“来啦,只不过是差了一年而已。”

“没关系,见到你,奴才充满了希望。”

小勾也不忍让他失望,笑道:“下次一定带你走,上次我也找过你,可是你们走得太快,我都找不到人。”

来喜道:“我也在等,可是当时皇后贵妃她们硬说情况危急,就把我给拉走啦,到后来回到此地都偷偷摸摸的。”

小勾道:“皇上呢?何时出现的?”

“六天前吧,他一现身,我们也高兴。他哭叫着要抓你,皇后说你被阉了,可能到官中当太监,皇上就走啦!”

小勾心想九尊盟在北方,离京城还不到一天路程,否则铁追阳也不会时常跑到京城去耀武杨威,而武则天可能真的到了皇宫找人,当然找不着,然后再折向自称北武林盟主的九尊盟,终也把他给找着,这之间或有人指点,他就不得而知了。

谈了一阵,来喜怕式则天情绪又来,只好告别退去,准备晚上再送饭菜来。

武则天不在意来喜来来去去,他在意小勾做了多少工作。

小勾有意偷懒,武则夫只要发现,必定追过来,教训小勾一顿,但他也只打打挥摔,没下过重手,免得打死小勾,没人替他盖宫殿。

小勾可不怕那打摔,他哀叫得甚大声,却也不怎么痛,但只要有痛叫,武测天就觉得爽,也就放过他,小勾得以安然过关。

他在拖,拖得武则天心浮气躁,自然会改变主意。

如此过了一天一夜。

武则天快失去耐性,小勾也累个半死,这疯子竞然不睡觉,他连休息的机会也没有。

看来他得想个法子才行,免得累死在这里。

深夜,无月,一阵凄冷。

西方忽而飘来一道青影,悄悄地移向黑殿。

在百丈内,武则天已发现,一转头,发现那人装束,白须齐胸,惊叫着:“师弟!”

他闪电般掠去,那人也飞向山头,两人一前一后地追逐。

小勾惊诧不已,没想到武则夫还有师弟?小勾可没看清那人模样,只见着一道青影,闪向那座无数山洞的高蜂。

他想追去,却又觉得这可是自己逃走大好机会。

“真是天助我也。”

小勾登时逃奔,然而逃了十余丈,又停了下来,他总觉得这人才是真正控制武则天的重要人物,现在不探查,要待何时?

“管他的,先弄清楚再说。”

小勾立即折回头,急往山峰射去,希望能赶得及。

在掠向千殿山腰之际,瞧及峰顶那人在跟武则天对话。远远地,只能瞧及白发白须,似乎背着一把剑,他想再潜近,然而两人对话已完毕,白发者已先离去,武则天立即掠回。

这下可好,武则天轻功何其之高,他一掠圃,小勾想逃回乱石堆都来不及,只好先缩躲再说,然而这一缩,晃动枝叶轻砖,武贴天早己察觉。

“给本王出来。”

武别天天马行空扑来,一闪即到十丈之内,举手便劈。

小勾见状,这还得了?赶忙跳出来:“别打别打,是我。”

武则天一愣,他出招快,一冲冲向小勾面前,怒道:“你敢探本王秘密?”

小勾一脸窘困,却表现忠贞:“小臣是怕皇上有危险,特地赶来保护你的。”

“保护我?”武则天听了都想笑:“你那烂功夫,也想保护本王?”

小勾自己也想笑:“小臣只想尽一份心,从不考虑自身安危。”

武则天瞧他忠心耿耿的表情,眉心也跳了几下,说道:“忠心有何好?老夫要的是恶人中的恶人,不必搬石头了,去给我把任丞相和那些手下给召回来。”

小勾一愣:“皇上原谅他们了?”

“谁说本王原谅了他们?是要他们回来受处罚,然后受死!”

“也替我盖宫殿?”

“没错。”

小勾没想到他会转变如此之快,又问,“这是那白发人的意思?”

武则天瞪向小勾,怒道:“你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狮子生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