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2章 真假武则天

作者:李凉

寒天疏星点点,林区一片凄凉。

有人却仍心头发热。

铁追命正躲在袁百刀住处前的空地练功。

他将易筋经中,有助于行功运气要诀,一一溶入九龙神功当中。

而后,他发现一个秘密,九龙神功似乎和易筋经有某种相同之处,即是将身上奇经八脉分得清清楚楚,可以单独练脉,亦可全数冲脉,又如发劲至手掌,一般人都是一束地冲向掌心或五指,或冲向单一一指,如此同收同发,即所谓的掌法或指法。

但九龙神功似乎强调每一经脉都可发一道劲道,和易筋经中,每一种脉络都有一种特别运行方法似乎不谋而合,如若是十指分脉,那就可以任意对某一指发劲或收劲,九龙神功自是有九劲,而自有八脉,想是还有一脉为心脉,亦即是护命功。若将八脉分开,即能如在体内发挥出网根般,随处可以发劲,随处可以收劲,自然也就随时可以在身躯任何部位发出劲道伤人了。

他想到此点,欣喜若狂,当下他开始将体内劲道,逼向三条经脉之中,随又将其行自分头练习,果然可从三根手指射出劲流,各自冲往不同方向,杀伤威力自然大了三倍,他更为激动。

“太好了,若能把九条经脉劲流全填满,自能加强几倍功力,那我岂非跟武则天一样,天下无敌了?”

他激动得狂乱飞舞,三道劲流迫得周遭劲气绞如青白丝带窜飞,煞是好看。

他以前以为内力已达饱和,谁知道在催化逼入三经脉之下,才明白,还少了七成之多,他决定有机会,必定偷吸他人内力,以加强自己实力。

舞得很高兴,他才收招,遂又想起小勾所说:武则天是血液喷出百会穴而亡,那该是悟不通要九脉外散的缘故吧?

他觉得这可能性甚大,而且若九通劲流无法交会百会穴,功力就要大打折扣,也会形成内功死角。

“百会穴,自是百遭劲流交会之意嘛!”

铁追命愈想愈有道理,遂也半蹲,立即运劲慢慢冲向百会穴,未多久,头顶已开始冒淡烟,他觉得并无异样,再加一劲,一盏茶工夫一过,第二道白烟又冒出,过没多久,他终于将三道劲流全通了出去。

只见得他脑袋上方喷出三道尺余高的劲气,还发出嘶嘶声,此时全身穴道也猛吸着劲气,形成对流般循环。

他愈练愈高兴,身躯亦是越来越舒畅,似乎四肢百会穴全开了。

忽而,他觉得有人逼近。他立即撤功收招,往暗处一瞧,原来是任青云立在那里,他含笑着:“盟主武功又精进了?”

铁追命稍惊:“你瞧见了?”

“只见得盟主百会穴劲气冲天。”

铁追俞闻言稍安,任青云似乎未见着方才那三道劲流飞舞的情景,他当然可能未悟通九龙神功是要分脉来练了,那他将永远停在这阶段,假以时日,自己就能超过他许多而将他给制住了。

他不霹痕迹,干笑着:“没办法,武功一直无法突破,不得不冒险一试。”

自从传出武则天练此功,血液冲破百会穴而亡,练此功者,几乎没人敢尝试,包括任青云在内。

任青云也猜得出铁追命的心态,淡笑道:“其实武则天不也活过来了,如此练似乎也不是什么危险事才对。”

他暗指着铁追命是因为武则天无恙才敢尝试。

而铁追命可没心情跟他争这些,只有干笑:“老夫都已七老八十,不再突破,就会被淘汰了,任丞相前途可还长得很。”

任青云拱手:“盟主过讲了,在下若有盟主一半成就已是心满意足了。”

铁追命淡笑两声,随即说道:“任丞相找我可有事?”

“有,否则在下岂敢打扰盟主练功?”

“何事?”

任青云沉默下来,已说道:“武则天又出现了。”

“当真?”

“嗯。”

“他在哪里。”

“附近,可能在弦月洞附近。”

“这么近,他想干什么?”

“可能想拆了九尊盟。”

“以他个性,会躲起来?”

“其中还夹了个丁小勾。”

“你是说,这些事都是丁小勾那小子摘的鬼?”

任青云默然点头。

“这小子又煽动了武则天,可恶。”

“武则天本就毫无心机。”

铁追命也沉默起来,左右来回走了两三趟,说道:“你认为丁小勾那小子的目的何在?”

任青云道:“他曾找了几名十二星相到弦月洞,并抬出武则天恐吓,在下想,他在分化九尊盟力道。”

“十二星相都臣服了?”

“不瞒你说,要是斗不过武则天,在下也只有臣服一途了。”

铁追命似也能了解他心情,道:“你觉得该如何做,较妥当?”

“立即跟武则天拼斗。”

“现在,你不怕九龙阵威力不够?”

“现在不拼,若再过两三天,十二星相全部被夺去,更无机会了。”

铁追命想想,也有道理,至少试试自己功力也好,他道:“要是失败呢?”

任青云苫叹一声:“那就得任由武则天发落了。”

“你怕他宰了你?”

“怕!”

“这么说,这是孤注一掷了?”

“可以这么说。”

“你可有详细计划?”

任青云道:“就照这几天训练的方法,合你我力量,再加上太阿剑及九龙阵威力。”

“除了武则天,还多个丁小勾,这胜算更小了。”

任青云道:“其实丁小勾一定另有目的,否则他不必偷偷摸摸,大可叫武则天来硬的便是,何必如此麻烦?所以我还是认为丁小勾未必是站在武则天那一方的。”

“你是说,他也有可能想借你我力量去对抗武则天?”

任青云轻笑:“不管如何,能打倒武则天,你我就是最大赢家。”

铁追命忽而哈哈笑起:“这倒是真的,丞相决定现在动手,总该有个时辰吧?”

“明夜三更,因为丁小勾每天夜里,都会在弦月洞等候十二星相带人前去受降。”

“就这么说定,老夫一定全力配合。”

两枭雄对目而笑,那是两人逞心机,但想及武则天,两人都不敢大意,立即做最后准备,加强计划或练功。

第二天早上,众人继续练功。

猴仙、鼠精和猪八爷也在练功,物色了新的对象,中奖的是疯狗王咬金,三人已想好借口,也好让他跳人火炕。

他们正幻想疯狗种种被整状况而兴灾乐祸地窃笑不已。

任青云看在眼里,并未立即处理,直到快近黄昏才将三人给叫至一旁,他冷道:“你们三人最近心神不定,练功不勤,到底发生何事?”

三人急忙否认有事。

任青云瞧向鼠精,冷道:“前天猴仙受伤,昨晚换你,该不是为了酒后生事吧?”

鼠精干笑:“是我自己贪无宝,摔得鼻青眼肿。”他拿出金蛋:“就是这玩意儿害我了。”

猴仙还想帮他解释,任青云脸色一拉:“别再胡说,你们昨晚去了弦月洞对不对?”

这话一出,三人为之怔愕。

任青云为让三人无法狡辩,立即又道:“你们的伤不是什么自相残杀或跌倒,全是丁小勾和武则天揍的对不对?”

三人眼看无法隐瞒,脑袋全低了下来。

他们也防范着任青云可能会下杀手,但任青云却没有,不但没事,却同情地说:“其实我跟你们一样,对武则天束手无策,他的武功实在高得吓人,就算我碰上了,也可能只有其挨打的分。”

鼠精说道:“既然如此,何不归顺算了?”

“话是不错,那是最后无路可走的路,你们也知道,陪伴在一个疯子身边,随时有丧命的可能,而且又多了个丁小勾,你们处境更是危险。”

猴仙道:“总比被撕烂的好。”

任青云道:“这也未必,你们练了九龙阵,威力非同小可,再加上太阿剑,以及铁追命和我的缠斗,机会是一半,若战胜了,咱们从此统一江湖,若战败了,我不会要求你们也陪上性命,只要你们有抵挡不住的感觉,大家立刻弃械投降,以保性命。”

他强调说:“我不希望没经过战斗,即投降,那样咱们永无翻身之日。”

鼠精道:“我们是想斗斗看,可是我们已答应了皇上,现在再反悔,要是战输,必死无疑。”

任青云道:“你们把一切责任往我身上推,我一律扛下,这样你们该放心了吧?”

鼠精有些忐忑不安,是怕任青云战胜后的算帐,但是这种局面,也只有如此了,他道:“到时候,我们真的如此说了……”

任青云含笑:“尽管说,我不会怪你们,因为大家都想活命,倒是在战斗时,你们要尽全力,别未开战就心存开溜之意。”

鼠精、猴仙、猪八爷三人坚决保证不会如此。

猪八爷说道:“跟着丞相,经过九尊盟几次大战,咱十二星相有的死,有的伤,咱也未吭一声不跟你战了,丞相该了解我们心境。”

任青云感激地拍拍三人的肩头,两眼含泪:“若打下江山,我定忘不了你们。”

三人也报以忠诚的脸容,使得任青云信心十足,交融一阵感情,任青云已说道:“丁小勾是想收服十二星相之人,你们已准衍今晚带谁去?”

三人面面相视,不知该不该说,还是鼠精开了口:“是疯狗。”

任青云问:“以何理由?”

“他喜欢吃狗肉。”

任甘云想笑:“名为疯狗,却喜欢吃狗肉,岂不自相残杀。”

鼠精捉笑:“他就是大吃狗肉,才被叫成疯狗,一度有人想把他名字王咬金改成王咬狗。”

任青云点头:“好吧,不管任何理由,你们今晚照常进行,把他引到丁小勾那里。”

“然后呢?”猴仙问。

“有机会,立即动手,不过这消息暂时别传出去。”

三人表示同意。任青云方自放他们走开,自己也就去做些准备事情。

猴仙、鼠精和猪八爷虽然同意此事,但他们也决定,只要一不对,立即靠向武则天,免得老命不保。

于是,他们还是照计划进行,找了疯狗。

光是说及煮了一锅狗肉在弦月洞,疯狗早就流涎三尺,恨不得三更立即到,他好去享用一番。

终于快到三更,猴仙将他带往弦月洞。

鼠精和猪八爷则跟着任青云,他已召集所有手下,并说出是要对付武则天,希望众人全力应战。

除了史脱乐外,那群人皆知性命悠关,拼一下子,全跟鼠精和猪八爷的想法一样举手投降保命要紧。

这事倒让羊騒感到惊急,小勾为何未联络她?如此重要的事情,她可不知要如何处置,眼看全部都总动员,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除了铁追命和任青云,九尊盟的高手已走个梢光。

而那些毒虫,除了蝙蝠被引开外,蛇群、蝎子和蜘蛛仍围着九尊盟不散。

冷月凄清,大地一片肃杀,穆静。

猴仙将疯狗送到弦月洞口外,疯狗已等不及:“怎么没闻到香味呀?”

“在秘道里头。”

“真是,煮狗肉要在通风地方,肉味才会鲜美,弄在秘道,你不怕烟味或是怪味上了肉?”

“没办法,我怕别人发现啊!”

“又不是每个人都好此味,把外头灶子弄好,我把它端出来。”

疯狗极其关心狗肉味道,立即往内洞掠去。

猴仙细声念了一句:“皇上啊,你保佑,小臣是逼不得已的。”

他已逃开,说这话,无非是想让躲在暗处的武则天或丁小勾能听出其中暗话,立即行动,把任青云打垮,他自然也顺水惟舟,省事多了。

洞内小勾是听到猴仙声音,他却未听出话中含意,或者来不及反应,因为他目标是疯狗,而疯狗现正因秘道被封而气冲冲走回头。

“老猴,你搞啥?秘道封起来煮狗肉?”

小勾讪笑地已现身:“对啊,我正想煮你身上的肉。”

疯狗突见小勾,惊心动魄,上次内功被吸,他可记得清清楚楚,他骇然斥叫:“你想干什么?”

“抢狗肉啊!”

“大爷跟你拼了。”

疯狗一股作气地冲杀过来,他可没有拼命之心,只不过想逼出一道退路,能逃出洞外,然后大吼,至少能将声音传出老远,说不定救兵就来了。

小勾却看穿他心意,一掌故意将他打向洞口附近,让他有机会逃出洞口,却又用天蚕勾把他强拉回来。

疯狗大骇,尖叫起来:“救命啊,有刺客……”

“别吼啦,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打火把都找不着的大恩人。”

小勾几掌打得他疼痛难挨,好不容易他又挣到洞口,仍自喊救命,小勾也放他出去,捉笑着:“马上你就知道,我才是你的最佳救命恩人。”

他仰起头,高声而恭喜道:“皇上,有人不听话,老想死命地逃,你就给他一点儿教训吧!”

猝而狂风卷来,黑白光影乍现,冲扑疯狗,一掌把他打回洞口,吓得疯狗面无血色,连眼皮都不听使唤地抽触着,眼前竟会是要命的皇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真假武则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