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3章 痴傻武疯

作者:李凉

偌大一片乱石堆。

十二星相瞧得头都疼。

莫说是盖宫殿,光是搬,都得花上一月以上,尤其是殿中后半段塌下来的山泥,更是大工程。

而武则天又只有一句话……完全恢复原状。

这可把他们给累坏了。

小勾也回来,瞧及众人倒是十分合作,自动自发地在搬石块。

然而在瞧及武则天一旁练功,还负有监视任务,就能明白他们为何那么自动了。

任青云心知若靠他们力量,不可能在一个月之之内完工,他遂找小勾商量。

“咱把上次那批员工请来,事情自能顺利完工。”

小勾点头:“你请啊,以前都是你管的,我可搞不懂这些。”

“这事还请军师帮忙。”

“要我跟皇上说?”

“嗯!”

“你去说也一样,只要任何为盖殿之事,他必定点头。”

“这是其中之一原因,另外,动用员工,需要资金。”

小勾猝而想笑:“动到我身上来了?你以为我是开钱庄的?”

任青云道:“宝贝门乃是全国最富有的帮派,拿点儿钱出来并不为过。”

“我倒有个更好的方法。”

“哦……”

小勾瞄向一旁拼命工作的南宫云,促狭笑道:“把那柄太阿剑拿去拍卖,不就得了,上次还卖得数十万两银子呢!”

这声音已被南宫云听及,他脸色苍白:“不行,这是南宫家传家之宝,不能拿去拍卖。”

小勾懒得理他,瞄向任青云:“你看着办吧!”

任青云立即望向南宫云,冷道:“你既然喜欢梦丹丹,拿宝剑送给她当订情之物,再由梦丹丹转出拍卖,我想你会好过些。”

这话当然带着威胁的口吻,南宫云慌张地瞧着梦丹丹与任青云之间。

梦丹丹受伤在先,现在又得做苫工,哪还有心情谈恋爱,一手抓过太阿剑:“人都快保不住了,还想保剑,给他们卖了,请工人来,我好过些。”

南宫云怔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

梦丹丹并未理他,将宝剑交给任青云,勉强挤出笑容:“任哥你拿去吧!”

那声任哥叫得南宫云不是滋味,却莫可奈何,而任青云诡异的笑容,一闪即逝,他接过宝剑,含情说了声多谢,两人似乎眉目传送着。

鼠精偷偷看在眼里,仍自暗骂了声狗男女,他似乎一直认为两人暧味偷情,自己一直想染指梦丹丹而不可得,只好嗔骂来泄恨。

当然他不敢骂出声音,任青云自是听不着,可怜南宫云却得戴绿帽子了。

任青云抓过宝剑,走向小勾,含笑道:“军师,那南宫云已将宝剑送给兔女当订情物,兔女又献出来,该是用以拿去拍卖了。”

小勾邪邪一笑:“口说无凭,我可不信任他们。”他走向南宫云及梦丹丹,问道:“你们当真把剑献出来了?”

梦丹丹冷道:“都拿去了,还问什么劲?”

小勾捉笑着:“你当然没问题,我问的是南宫公子,上次你可把我害惨了,利用四大剑派,逼得我走上梁山,现在我已不相信你的话,说不定宝剑拍卖了以后,你将来反悔,死皮赖脸地找我要,我岂非自找罪受?”

南官云愤道:“我是送给兔女的,你管不着。”

小勾道:“好答案,就是要你说这句话,写!把它写下来,说是你把宝剑送给梦丹丹当订情之物,呵呵,以后有问题,我也可以找她跟你算帐。”

“我为什么要写?”

小勾猝然拾起石块,猛地敲向他脑袋,冷道:“你以为你是谁?在皇帝门还有你说话的分?叫你写就给我写,兔女也给我写。”

南宫云被敲得面无血色,哪敢再哼一声。

兔女怒骂了他一声:“都送了人,还拖人下水。”

瞪向小勾:“没笔墨,怎么写?”

小勾邪邪地笑着:“血书啊,立即咬破手指,这更能表示诚意,好一段血书传情,将永远传为武林佳话,你们若怕,我可以帮忙,不知要割哪里,你们才会爽?也没了刀,就用地上碎尖石锯锯看……”

小勾蹲下来,在找当锯子的石块。

南宫云和梦丹丹怎敢让他动手,光是听及要用破石片锯肉,两人头皮就发麻,顾不得疼痛,立即咬破手指,连纸张也免麻烦,自行撕下衣角,开始写血书。

小勾故作怔诧:“你们真地情深似海,浓血化不开?我只是提议一下,你们就抢着做了?真叫我感动……不过那字希望要写得感情些,南宫公子你就写……本人对梦丹丹佳人一往情深,特以宝剑赠佳人为订情之物,此生此世永不后悔……呵呵,太感人啦!”

南宫云慎恨在心头,却也不敢违抗,照小勾所念给写在衣布上。

“兔女小姐你就写,为了皇帝门百年大业,特捐出宝剑以表诚意,然后两人再署名,写个口说无凭,立此为证,即算可以啦!”

字迹不下二三十个字,写得两人又痛又怒,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终于将血书写好。

小勾接过来念了一遍,呵呵笑道:“虽然字迹不大好看,不过还算有诚意啦!这我就收下了,因为我就是买剑的人。”

任青云怔诧:“军师要买此剑?”

“宝剑人人爱,我不买它,何须花那么大工夫,要两人立血书?”

任青云为之陪笑道:“那军师出价多少?”

小勾勉强从口袋挤出一块碎银,笑道:“就这些啦!”

“一两银子?”

连南宫云听的都生气,如此宝剑,只值一两银子,实在大藐视人了。

小勾捉笑:“在这节骨眼儿里,买了它,可是莫大的风险,只要有人一叫,皇上发现太阿剑,立即会抢过去,谁敢买?这算是私下交易,一两已不算少了。”

这倒是实话,如此一来,已没人敢故意开玩笑地加价,否则小勾一喊,什么剑也没了。

任青云干笑:“可是宝剑只卖一两,对建筑宫殿没有多少益处……”

“放心,我买了宝剑之后,突然心开朗,就再绢出大堆银子啦。”

小勾抓出儿张银票,少说也有三十万两,丢给任青云,邪邪一笑:“用吧,不够的话,宝贝门多的是。”

任青云收得笑哈哈,直道小勾够慷慨,然而他却搞不懂小勾为何不拿这捐出的银子买宝剑?他以为小勾在贬损南宫云。

小勾却另有一番道理:“想死啦?花几十万两买宝剑,要是皇上知道我偷偷跟他争宝剑,不被他剥层皮才怪!”

任青云闻言,不得不佩服小勾心思周密,而且处处提防陷井,自己也该多加小心了。

接过银票之后,任青云果然有一套,立即将上次筑殿工人给全部请来,而且又另添新手,算算,少说也有千人。

皇帝门立即热闹起柬,搭营筑帐,连厨房都设起来,日夜不停地煮食,日夜不停地赶工,那些黑色蟠龙柱也一根根从附近石矿区给请出来。

众人分工合作,弄得有声有色。

而任青云、三邪魔、十二星相等人,也从苦役变成了监工,尤其是几位騒女人,容貌身材早瞧得工人口水直流,她们再卖弄风騒,偶尔也偷吃腥,可弄得工人兴趣异常,陪了老命工作,为的只是一亲芳泽。

工作速度甚快,半月不到,场地不担清理干净,地面也打平,泛出滑亮的光泽,使得武则天瞧得龙心大悦,不停夸耀小勾摘得有一套。

小勾似也上了魔,日夜不停地指挥,想及早盖好神殿,倒忘了盖好之后,可能招来的性命威胁。

而经过半月疗伤,受伤的众人大都痊愈了,心情亦舒爽不少,瞧着神殿一天天地高耸起来,那似乎是他们昔日精神指针重整,兴奋之余难以言喻,有时换至参加行列,把万斤重的蟠龙柱给竖立殿堂之中。

一切都在热闹中进行。

任青云和小勾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两人偶尔也会机锋相逞地开玩笑。

“不瞒军师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清楚……”

“问啊,我可开明得很。”

“即是军师上次如何躲过阉刑?这还是在下亲自监刑。”

小勾想及此,登时呵呵笑起:“谁说我没被阉?”

“在下观察很多,你解手,一直都是站着的。”

“阉了都要蹲着?”

“虽是未必,但却是大多数,何况军师反应一直很自然。”

小勾得意地说道:“看样子不说,你是一辈子难解心中的结,好吧,我就破例一次,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其实当时我还是买通了刘伯和来喜。”

“可是当时我也亲白验明正身。”

“是啊,可惜那手术台跟棺材一样,我们挖空它,来喜在下边,我在上边,中间就用布条包紧,明为防止我挣扎,暗则为防止你发现这秘密,然后来喜又吓出屎尿,利用臭味把你们赶出门外,当然啦!你们以为守住门口,而且又要亲自检查,我是耍不出花招,然而刘伯就在这时,拿出狗儿的卵蛋丢入桶中,再将来喜下体弄得鲜血一片,其实也只是皮肉伤,那些全是从狗儿身上弄来的,终也把你们瞒过了。”

任青云输得无话可说,小勾果然狡猾非常。他干笑着:“当时若检查卵蛋,就会发现不是你的,或许局面就不会变得如此了。”

小勾捉笑:“桶中早装了黄金,你哪有心情看,就这样逃过一劫了。”

任青云干笑一阵,终也了解小勾所用方法,以后若有类似情形,他发誓非得亲自阉人不可。

随后他又问:“你准备如何对付武则天?”

小勾瞄向他,邪邪一笑:“你想背叛?”

“哦,只是问问而已,难道你不怕他事后报服?”

小勾笑的更邪:“别忘了,我也是你的敌人。”

“有时候,敌人也可以成为朋友,如果联合你我力量,应该可以制住武则天。”

“你又想故技重施?上次抓了铁追命对付武则天,现在又要拉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除非你练得跟他一样的武功,否则我不会跟你合作,冒这简直无胜算的险。”

任青云为之轻叹:“如此下去,又不知要等多久……”

“另一个十年,我走啦,我现在只对盖宫殿有兴趣,其它的,到时候再说吧。”

小勾当真不理会性命悠关之事,立即走向工地,指挥得汗水直流,必要时,还偷偷拿出太呵剑,帮着工人切割石块。如此卖力工作,倒让任青云搞不透小勾到底是何种人?竟然会为了武则天这疯子辛勤工作?

他哪知小勾有意学会这门功夫,将来为宝贝门造一间天下第一大宫殿,这是何等来劲的事?

任青云迷糊了,但他却未放弃机会,随时注意着四处变化,尤其是武则天,不论他的举止和所练武功,任青云都悄自留意。

又过了三天,宫殿大梁已上妥,工事该说完成三分之一,若无意外,在预定时间该能完工。

武则天为了让工作能顺利进行,改了练功场所,那是在宫殿正门右侧一座小山头上面,他习惯将峰顶铲平,得以表现唯我独尊的模样,而那山峰顶,挨不了他几掌,也落个光头,早就平坦如地了。

黄昏时刻,武则天练得起兴,忽而那名白须神秘老人又出现,两人立即在峰顶面对面而立,不知在谈些什么?

白须翁一现身,任背云已经发觉,太远了,也未能瞧及那人面目,他想探个究竟,却又觉得不妥,要是犯了大忌,武则天一掌把自己打死,不就死不暝目?

这种事还交给小勾去做好了。

他立即奔向指挥尽兴,满头大汗的小勾,一手指向山峰:“有人找皇上来了。”

小勾一愣,立即转瞧,正是上次所见的背剑白须翁,惊心不己:“他又来做什么?”

他已追出去十数丈,而白须翁此时已闯入背面山头,消失无踪。

武则天响起一阵哈哈狂笑,疾速地掠来。

小勾为之惊诧,立即又转身逃回原处,故作不在乎,问道:“那老头来了多久了?”

“刚到,我就来找你了,他以前来过?”

任青云从小勾方才说话中,猜出可能性。

小勾笑道:“来过啦,每次来就有大事,而且大事马上就光临了。”

“他能控制武则天?”

“不清楚,不过你别指望他会帮你,上次砸你窝的主意,就是出在他身上。”

任青云心神立即揪紧,似乎老人比武则天更可怕。

容不得两人多想,武则天已掠到神殿外头,喝叫道:“恶军师给本王过来……”

“臣在!”小勾立即掠过去。

“马上招集所有人,准备进攻四大剑派。”

小勾为之怔楞,上次白须翁指示武则天放了自己、还捣向九尊盟,谁知现在却变了样,目标转向四大剑派。

他急道,“皇上,宫殿还没盖好……”

“剩下铺瓦,战胜回来就好了,正好大大庆祝!”武则天笑地狂。

小勾道:“没人监工,恐怕不容易……”

“垮了再盖!本王要夺四大宝剑,那样才能高枕无忧。”

听武则天的口气又是为了他唯一所顾忌的宝剑,小勾已知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痴傻武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