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4章 真相大白

作者:李凉

小勾知道,只要说及铁追命斗不过神剑老人,他必定会慎怒得不能自制,如此才能将仇怨从小竹身上给引过来,自己挨刀没关系,总比看人挨刀来得好受。

果然铁追命痛处又被刺痛,疯子般狂态又起:“你胡说,我砍了你!”

他猛将滴血勾砍了过去,小勾勉强闪向左边,能避多少算多少了。

眼看利刀就要饮血,小竹和本前没命尖叫,想救人都不及。

猝有一道银光闪至,射中了铁追命右手腕,打得他无力握刀,滴血勾脱手飞出,小勾这条命算是拣回来了。

那银光也落地,是一般通用的银子。

铁追命砍人不成,右手腕被打伤,怒意更凶:“谁敢暗算老夫?给我出来受死。”

西墙中已掠入那名可能是神剑老人的白须老翁。

小勾瞧及,已明白他就是在鱼肠宫那第三位的白须翁,他本是被一名白衣人追赶,似乎已甩脱,始能出现在此。

他真的会是神剑老人?

不管如何,小勾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然而铁追命瞧及他,却大怒,“铁珊,你敢吃里扒外?”

她叫铁珊,不就是铁追命的女儿?

小勾惊诧地望着白须翁,她真的会是秋夫人?

若是,这其中又牵涉了什么秘密?复杂得简直让小勾措手不及地去思考。

那白须翁不再说着老沉腔调,恢复女人声音:“放开他们,我不为难你。”

“我是你爹,你敢如何?”

“爹,女儿为你做太多太多事,我不能一错再错。”

铁追命怒叫:“是你指使武则天,拆我台子?”

小勾暗自惊心:“对啊,若她真是秋夫人,那她前去找武则天,暗中要自己找任青云算帐,她当然是在帮自己了。”

铁珊冷道:“我只是想让任青云离开你,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好下场。”

“胡说,你明明引来武则天,把我差点儿打死,你比我更狠。”

铁珊为之沉默,这事并非她所为,然而她知道如何解释都没用。

小勾则露出黠笑,伤势还痛着,他仍挤出声音:“武则天是我叫来的……跟她……无关……”

“又是你?老夫劈了你。”

铁追命又想扬掌,铁珊却欺前数步,扫出掌劲,迫得他不得不迎掌相对,铁追命不由得慎怒。

“珊儿你再作梗,我连你一起废掉。”

铁珊仍冷漠道:“放开他们,你的事,我以后不过问。”

“不能放,他是爹心腹大患!”

“你只要安享余年,没有任何人跟你对敌。”

“办不到,我要统一武林,压倒慕容存秋。”

铁追命吼得甚是激动,他又斥叫:“让开,就当我没你这女儿,你也不必认我这父亲,咱们一刀两断,从此各不相干。”

铁珊轻轻一叹:“爹你到现在,难道你没觉醒?你还能活多久,为何还如此挤命地争权夺利?”

铁追命狂笑:“爹就是如此,除非咽了气,否则爹永远是武林第一高手,第一盟主。你走是不走?不走,我连你一起杀了。”

“不走。”铁珊回答很干脆。

“好,我先教训他这不孝女。”

铁追命突然欺来,一上手就是九龙神功分功变脉术,右手指受伤,只好以左手指射出一道劲流,猛地将铁珊里闲其中。

方对招,即是最厉害功夫,他似乎存心一招将女儿给打伤。

铁珊见着父亲手指竟然逼出了三道劲流,甚是惊诧:“爹学会了分脉术?”

眼看劲流扫来,她不得不运功护住全身,双掌猛劈近身的劲流,然却无法全部扫劈,左肩背被抽了一记,痛得她额头冷汗直冒,若非有真气护体,左肩骨非被打碎不可,她一时踉跄地往右跌步,差点儿摔落地面。

铁追命见状哈哈大笑:“爹以为你练得多内行,全是唬人功夫,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小勾见他对女儿也不客气,实在丧心病狂,立即随手抓来石块,打向铁追命背心。

铁追命仍自猛力劈掌,忽觉背心有东西击来,不得不分出劲道,利用九龙神功冲穴术,将劲气出逼命门穴,将石块给击碎,其势不变地仍往铁珊头上打去。

他这分明是要人命。

“爹,你当真要杀女儿?”

“不错!杀了你,武则天就是我的了。”

铁追命狂厉大笑,为了控制武则天,他竟然想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听来未免骇人听闻,然而瞧他方才把自已儿子打得昏死不醒,做出如此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铁珊瞧得他是玩真的,不得不运出全力,往他封去,澎地一响,她双手发疼,已被迫退数丈,跌坐于面,显然受了内伤。

铁追命更哈哈狂笑:“杀了你,从此没人知道这秘密!”

他猛欺过来,掌劲如刀,劈掌而至。

铁珊本想干脆让他一掌打死算了,但想及小勾他们仍在险处,不得不再奋力抵抗,突又冲向小勾等人,“快走!”

小勾岂能见死不救?突又冲向地面,抬起滴血勾,喝着本前和小竹:“快走!”自己也攻向铁追命。

情势十分危急,眼看铁追命就要劈中铁珊,小勾不得不打出天蚕勾,直射他脑袋希望迫他回救,只可惜功力大失,威力减弱许多,效果似乎不大。

忽而又有白影射来,那人来得好,一掌就打得疯狂的铁追命倒退数步,解脱铁珊的危机。

来人正是上次追逐铁珊的白衣人,她击退铁追命后飘落地面,绝世姿容颜,此时也暗挑着怒意。

小勾见着此人,惊叫道:“娘!”

他娘竞也赶来救人了。

白衣美女对小勾投以淡淡的笑容,随又盯向铁追命,全神戒备着。

铁追命被她偷袭,一招打得肩臂生疼,甚是一惊,此女武功颇高,他怒日毗来,厉斥:“大胆妖女也敢跟老夫作对,你想死啦!”

狠命欺前,三道劲流逼出,直罩白衣女子。

小勾瞧得惊心动魄,急叫:“娘小心,他学会了九龙神功的分脉术。”

白衣女子不敢硬接,突然施展一种怪异的身法,犹如万朵莲花齐飞开般散晃东西南北,天地四方,就连劲流之间窄如指缝的空间,那影像照样能闪过,任由铁追命如何发劲绞人,总被她脱逃。

人影越幻越多,简直无处不在。

铁追命突然惊叫:“神龙幻影?你跟慕容春秋有何关系?”

那女子所施展的正是神剑老人慕容春秋的独门步法,当时这乃是晚年所创,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四位弟子都未学会,他已遭到暗算。若非铁追命以前和他是朋友,看过他耍过,否则也不知道此功由来。

然而这功夫该跟着神剑老人绝传武林才对,又怎会突然出现在这女子身上?

她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那白衣女子已飘落地面,仍冷目盯着铁追命不放,她冷道:“亏你还记得这功夫,你该知道我这块疤痕吧?”

白衣女子将衣襟解开,咽喉下方快靠近琐骨部位,现出一道淡淡两指宽的细痕。

这是利剑刺进去所留下来的痕迹,很显然,当时那凶手是要想要她的命。

铁追命瞧得两眼发直:“你……你……”

“怎么,忘了这件事?”

“你是……慕容星星?”

“不错,四十年前,让你一剑没刺死的女娃娃。”

怔惧中的铁追命突然狂笑:“四十年前没杀死你,四十年后补你一刀,老大会让你如愿,哈哈哈……”

他笑的更狂妄。

铁珊惊心道:“夫人会是神剑老人的女儿?”

这话更让小勾及小竹和本前吃惊,若真如此,那小勾岂不变成了四大剑派的继承人?

慕容星星含情点头:“我是,你……”

铁珊为之渗出眼泪:“你不必救我,我正是杀你爹的凶手!”

说完,她已掩面哭泣,痛苦非常。

小竹和本前同感惊愕,他俩终也明白秋夫人为何会离开鱼肠宫,而小勾的难处即在此。

慕容星星安慰:“你先别伤心,事情并不像你所想的一样,待我向铁追命问明白,你就会了解了。”

铁珊不知她为何要安慰自己,心头更是矛盾,泣叹道:“早在二十年前,我就接受了爹的指示,犯下这种错误,我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

慕容星星道:“他可能不是你爹……”

此话一出,吓得众人一跳。

尤其是铁珊,她怔诧地盯嘴慕容星星,这话来得太突然了。

而铁追命此时却疯狂斥道:“她本就是我女儿,你想颠倒是非?老夫杀了你!”

他猝地又攻住慕容星星,逼得她又得施展神龙幻影以闪躲。

铁追命攻了几招,无法得逞,突又返冲铁珊,企图杀了自己女儿。

慕容星星自是不会让他得逞,向小勾叫道:“宝刀拿给娘。”

小勾哪敢怠慢,立即拋出滴血勾,慕容星星接过手,猛地闪向铁追命斜侧,宝刀已砍了过去。

冷劲逼至,铁追命想闪都不及,左腿连肉带皮被划出血沟,还挑落不少肉片,痛得铁追命闪避逃去,不敢再轻试刀锋。

他哇哇大叫,也撕碎布条,把伤口给绑里起来,随时准备再出手,他在想如何使计夺得这把宝刀。

慕容星星一招得手,她仍不敢怠慢,戒备不懈,她冷道:“四十年前你是不是趁我娘落单时,将她携走,而且把我杀了,另外还带走我两岁大的姐姐,她就是你现在的女儿,对不对?”

晴天霹雳,轰得铁珊双手抓头,那什么假白发全被揪下来,她还在揪,天啊,竟会是这么残酷的消息!她竟真是慕容星星的姐姐,那自己岂非是杀害亲生父亲的凶手?

如此可怕惨剧,她根本不肯接受,她骇极尖叫:“不,不,我一定不是你姐姐,你搞错了,不是,一定不是,天啊……”

她哭泣着,没命地往后退去。

慕容星星瞧来椎过,她仍须弄明白,又问道:“铁追命,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害了我家人团圆。”

铁追命姦谑冷笑:“她自己都说不是了,你岂不是多此一问?”

“那是她不愿承认的原凶。”

“她没说错,她根本不是你姐姐,她是我女儿。”

“你跟谁生的?你夫人是谁?”

铁追命大怒:“老大家务事,何须你管。”

慕容星星冷道:“你根本没结婚,你当时暗恋我娘,然而我娘却嫁给我爹,你记恨在心,找到一次机会,将我娘骗走,并将她囚禁起来,对不对?”

铁追命冷笑:“慕容春秋连老婆都保不了,他还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爹若知道是你所为,早就把你杀了。”

“你以为他多厉害?只不过是虚有其表罢了。”

慕容星星冷道:“我娘被你捉去,她还是惦念着我和我姐姐,你为了讨好她,又利用机会,潜入神剑门,将我和姐姐掳走,但你又想及,带两人实在麻烦,只要一个就够了,而且当时我可能还太小,你一剑就把我给杀了,独自抱走我姐姐月月,对不对?”

铁追命目光在收缩,仍自冷笑:“全是你自己编的,你爹才是杀害我老婆的凶手,他才是夺我妻的人。”

“那你为何认出我咽喉这道刀痕,即猜出我是慕容春秋的女儿?”

铁追命一愣,随又狂笑:“是你爹传出消息,那时我们还是好朋友,他告诉我的。”

“你错了,我爹自从发现我被杀,而大姐和母亲又失踪以后,即把我藏在一位友人家中,他还特别交代不准向任何人说我是神剑门的骨肉,他又怎会告诉你呢?”

铁追命语塞,答不出话,慎怒地又吼:“信不信由你,老夫没心情听你念家经。”

小勾怒斥道:“你这个龟蛋,我就不相信有女人肯嫁给你。其实你的一切,袁百刀早告诉我了,他曾经说过铁珊不是你女儿,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也以为你如此虐待铁珊而引起他反感,现在对照起来,原来还真是这么回事,你有胆等袁百刀回来对话,保证把你的谎言拆穿。”

他终也想起来上次在洞中救出袁百刀时,他气愤地说出铁珊不是铁追命的女儿之事,当时他真的以为袁百刀是看不惯铁追命为人父如此不人道才说这番话,原是另有原因。

小勾突然又汕笑:“袁百刀是我救出来的,他就躲在附近,什么采葯恢复功力,我一喊,他就来了,你信不信?”

未等铁追命反应,小勾立即张口大叫:“九毒魔君快出来啊,我找到你那笨师兄了,他说你是废物一个,再也没有什么搞头,你就搞给他看吧。”

他想将声音传得甚远,一时又牵动伤势,喉头涌血慾出,但在母亲面前,他不得不再忍吞回去。

铁追命怒斥:“你敢套我师弟的话?”

“我何必套他,这全是他自动说的,可见他对你也很感冒!”

铁追命哇哇厉叫,突又发出掌劲往小勾劈去。慕容星星冷喝地欺前阻挡,一手耍出滴血勾想封住铁追命的攻势,一手却发掌将小勾托向左侧。

铁追命掌势又自落空,他喝吼着,突地改变方式,以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真相大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