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16章 大结局

作者:李凉

及近黄昏,少阳一片昏沉,天边乌云卷向山角,似有山雨慾来之势。

武则天领着众人赶来灵台山区。

他忽而纵声长笑,大吼着小勾死定了,他也想到了前次情景,突又转向手下:“给本王大笑,增加威力气势。”

随行的铁追命一愣,他怎会出此招?

任青云暗中告知,是上次小勾耍的花样,武则天自是记得清清楚楚,铁追命暗骂几句,但为了讨好武则天,他还是跟着众人一起大笑。

笑声如雷,轰得满山震响。

一行如电射冲过去。

小勾等人突闻笑声,甚是惊诧,小勾顿时苦笑:“武则天来了,剑阵可还没练成。”

秋封侯立即说道:“全力应战,身穿护甲。”

为了防止武则天深厚内力,他也想出方法,将软精铁丝和蚕丝编成甲,虽未能达到刀剑不伤地步,但挡去三成掌力也算有所用处。

小勾终也相信不只是会拼命,也懂得保命之道,遂也乐于接受护甲,穿在身上。

本来秋封侯并未准备那么多件,但有人来了,自己三位女儿也只好退向后头,对于武则天这超级大高手,她们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只好将软甲换给夫人、慕容星星及小勾。所剩两件,也给小竹及本前,他们算是武功较高,守在后头,也好照应三位女孩。

如此,也算是准备周全了,前头八人罩不住,他们也不必抵抗,得到的指示是立即带着神剑老人逃开。

小勾立即转向秋夫人说:“大娘,你快去变装,也好瞒那武则天。”

秋夫人道:“你扮可能会更好。”

“不行啊,若是铁追命,他一定指名找我,我可失踪不得。”

“好吧。”

秋夫人亦不坚持,先行退去。

小勾和母亲等一行七人已先行在大庭前一字排开,等待疯子到来。

方掠阵妥善。

武则天已狂笑掠向大门顶,狂吼着:“恶军师给本王出来,你敢背叛本王?”

小勾闻言已迎向前三步,笑道:“皇上误会啦,小臣是替你在监视他们。”

武则天怒道:“谁说的,我师弟说你偷宝剑逃叛了。”

“没有啊,还在这里,宝剑也在啊,你要就给你啦!”

小勾将秋剑梧及轩辕兄弟手中的假宝剑给收起来,准备交过去。

武则天一愣:“你没叛变本王?”

“小臣哪敢,皇上别听信谣言,小臣一向都是忠心耿耿。”

武则天突而哈哈狂笑:“好,本王就知道你不会背叛本王,快过来,把宝剑送过来。”

小勾当然往前走,想稳住武则天。

谁知后头人马也已赶来,铁追命登时翻向武则天身边,指着小勾,冷道:“师兄别听他胡扯,那些剑都是假的。”

武则天笑声一愣:“假的?”

小勾斥叫:“你懂什么?你才是假的!”

铁追命冷笑:“有胆把它砍向石块。”

“你有胆把胡子揪下来。”

“你不敢砍就是假宝剑。”

“你不敢揪就是假冒者。”

武则天听得心烦:“好啦,到底宝剑是真是假?”

小勾道:“当然是真的,皇上,那人假冒神剑老人,他想控制你。”

武则天立即往铁追命右手瞧去,食指仍然不见,他冷道:“谁说的,师弟只有四支手指,是真的。”

小勾则指往大庭屋顶:“真的在那边,他就是跟小臣一同去取宝剑的人。”

屋顶上为夫人装扮的神剑老人,她冷道:“别上了人家的当,他是九尊盟主铁追命,快把他拿下。”

武则天脑袋开始起了矛盾。

铁追命冷笑,把右手伸起:“师兄看到没有,少了食指才是你真正的师弟,他根本没有。”

武则天立即喝向秋夫人,冷道:“把右手伸出来,有食指,你就是假冒者。”

秋夫人一阵为难,铁追命果然厉害,耍了这么一招而先予强行灌输武则天记亿,让自己少了有力证据。

铁追命冷笑,不给秋夫人太多时间,冷喝:“把他胡子揪掉,就知道是否假冒了,快去。”

武则天当真暴喝,闪电似的冲向秋夫人,两地相隔三百丈,他不换地落脚,一径冲了过去。

秋夫人为之紧张,武则天向自己动手,显然是罩不住了。

小勾见状大喝:“干啦!”

天蚕勾突然打向凌空飞过的武则天,勉强扣住他衣角,死命猛拖,却被武则天给拖吊空中三数丈。不过武则天也因而受阻,气得哇哇大叫,还差十丈就掠到庭堂屋顶,现在却得要借双手劲道,对他来说,失去准头,是件非常难以忍受之事。

他突然回掌,猛扫过来。小勾可不想硬接他掌力,见他转身,立即扯落天蚕勾,斜撞左前方。

砰地一响,地面被击出大坑洞,小勾被掌边缘扫及。

“暗算本王,该死。”

武则天顿时倒纵,对准小勾就要开掌。慕容星星已从左侧方冲来,手中莫邪剑急切过去,武则天却不管宝剑,仍自迫掌伤人,劲风又轰,小勾不得不用九龙神功,吸化一些掌力照样被打中背部,砰地连冲十数丈,撞向左边墙头。还好武则天还没要他的命,他又穿了软甲,化去三成功力,只轻微受伤,尽管如此,他可也疼痛难挨。

武则天正狂笑,猝而左肩臂被莫邪剑给划出伤口,渗出鲜血。慕容星星正感惊诧,这疯子刀枪不入之功,已如此历害,连宝剑都只能伤及表皮而己。

武则天一见血,全身猛地颤抖:“你敌伤本王,砸死你。”

他终于动了真怒,右掌开出,掌劲如洪流,啸向周遭空气象会被吸光似的,让人窒息,幕谷星星见状,但觉不妙,赴忙施展神龙幻影,闪逃开去。

然而她从未失手的步法,此时也失去大效果。仍被武则天奇快无比的掌力给打中肩头,痛得她在空中打滚。

秋夫人则已赶到,急接下妹妹,两人滚落地面,慕谷星星立即弹起,宝刀横前,虽是右肩疼痛,她还是表示可以再战。

秋封侯也从左侧包抄过来,急道:“缠紧他,别让他有出手的机会。”

连同神偷李花,四人立即缠向武则天,想以剑阵制住对方。

武则天见他们围来,却没各自出手,他本性狂傲,目空一切,竟然让人给围住,才狂笑不已:“一起上,一起死。”

他立即双掌旋吸真力,身形胀如气球,直如绝世内功混天罡气。四人立即运功抵抗,手中宝剑横在胸口。

猝地武则天大吼,全身穴道如破裂气球,真气喷出三数丈,他双掌更如猛龙般冲出真气,劈向众人。

四人大喝一声,慕容星星往空中掠去,秋夫人砍左前胸,秋封侯砍右背部,神偷李花则滚地砍攻双腿。

除了慕容星星之外,武则天可不怕三人手中剑,于是又抬高右掌,全力对付慕容星星,左掌则扫向三人。

眼看刀光、劲气相触即开,发出叮叮响声,可怕的劲气飞竟然把宝剑震得叮叮响,神偷那把一般精钢剑已被震成七八段,另两把借着交错之际,秋封侯及夫人相互对射,两人则倒滚退去,宝剑挫向武则天左右腰,终也划出血迹,两剑已被秋封侯夫妇再抓回手中,只是鱼肠剑换成干将剑而已。

而慕容星星和神偷全是晃招,一闪即退,倒也出乎武则天意料之外,掌劲发出,都扫得不够威力。

尽管他如此认为,那掌风仍把四人扫得血气翻腾,并不好受。

武则天又中了剑,狂怒中终也起了警惕:“你们手中的是四大宝剑?”

秋夫人冷道:“不错,我们跟你无冤仇,你退去,我们立刻把宝剑送给你。”

武则天哇哇大叫:“本王出征,岂有退兵之理?杀了你们!”

他劲劈过来,四人则来游斗,看他掌力猛劲攻击,他们即避开,待掌力弱了,立即围上来,以宝剑威力,甚至可以当暗器射出。他们发现武则天只会用掌,只会把宝剑劈砸,不会抓在手中运用,无形中给了四人大方便,一时剑光乱射倒也把武则天困得哇哇大叫。

小勾见着武则天暂时受困,他得先制住铁追命这个混蛋,故而喝向秋剑梧、轩辕兄弟:“上啦!”

四人合力,全往铁追命扑去。

铁追命也发现武则天竟然不会抓剑拒敌,甚是生气,决心掠前,告知破解方法,岂知小勾已围上来,他登时喝令十二星相等人进攻。

小勾则喝笑着:“任青云你识相些,站一边去,否则你会很惨。”

任青云冷笑道:“你也未必太自大了,半刻钟要你躺下。”

他瞄向铁追命,两人视目大笑。

小勾道:“原来是串通好了,好吧!不知死活就让你去死,十二星相呢?不作声色?南宫云,你师公神剑老人已活过来,快靠过来,免得你日后见不得人。”

南宫云怒道:“若非你,我怎会如此,我要杀了你。”

猛地冲前,竟然是他先动手。

小勾眼看挽不回,嗤地发动攻势,不攻南宫云,只冲铁追命。他可非打着玩,是在拼命,只见天蚕勾猛射过去,不是扣人衣物,而是直打铁追命身上肉,铁追命冷笑,连闪数处避开,小勾却另有绝招,直冲铁追命,身前空门大露,铁追命厉笑,一掌打过来。小勾猛笑地硬撑,天蚕勾在空中打出一圈圈,硬让铁追命一掌打得胸口沉闷,他那天蚕丝突如天罗地网落下,把自己跟铁追命给罩住。

铁追命暗叫一声不好,想冲高抽出。

小勾却哪能由他脱逃,身躯往后一倒,天蚕勾一缩,天空早封去了,他再滚身,硬将铁追命里了下来。

铁追命登时惊慌,急叫着任青云快杀了他。

小勾厉笑着,双手抓扣他足膝,用的是吸功大法,九龙爪猛扣下去,铁追命唉叫一声,右膝已被抓伤,他不得不使用九龙真力,逼出三道真气,戳中小勾左肩,渗出三道血洞。

小勾则又扑前,张嘴咬向他大腿,准备吸光他血液,这一咬痛得铁追命拼命尖吼,双掌猛落小勾背面,他就是不放手。

任青云突然抽出一黑剑,原来是他从小勾隐藏处拾回来的太阿剑,猛地慾砍小勾,以救出铁追命。

秋剑梧和轩辕兄弟见状,横剑拦去,谁知长剑方递出,便被宝剑给砍断,现在不但小勾危急,连他们三人都危急。

躲在大庭中的本前可特别注意小勾,他见着小勾又像上次一样,硬吸光恶佛陀的鲜血,登时叫向小竹:“快,掌门在拼命了。”

小竹早就惊心如焚,闻言立即跟着本前冲出,眼看那太阿剑就要砍向小勾,小竹不得不将手中滴血勾猛射过去,咻地一响,将太阿剑给打偏,暂时救了小勾一命。

本前则如拼命三郎,狠命冲去,见着任青云,开掌就打,任青云正被打偏宝剑,恨怒难消,又见有人冲来,一剑又挥了过去。

此时秋剑梧等人见状大急,手中三把断剑又横向宝剑,并急吼着危险,可惜剑势己发,太阿剑又砍断三把利剑,朝本前背部砍去,叭地一声,本前闷叫,背部裂出七寸长的伤口,若非断剑和护甲消弱不少劲道,他非被当场切成两段不可。

任青云诧然一愣,宝剑竟没砍死本前,而只这一愣,本前两掌也打得他闷哼一声,抽退三数丈,本前则倒地不起,背上鲜血直流。

秋剑梧赶忙把他拖过来,金创葯倒了下去,又撕下了衣条,将他绑缠。

小竹趁此也赶来,捡回滴血勾,见着本前受伤,小勾受困,他不知要先救谁,忽见十二星相及三邪魔逼来,他也只好横刀在前,喝叫着过来就砍人。

而被缠住的铁追命,他击劈十数掌后,小勾仍不肯松手,他顾不了疼痛,急忙往一条条细丝揪去,连揪十余条,终也脱困,再一掌打得小勾滚向远方,小勾连他左腿肉给啃了起来,他也被打成重伤,吐的血又和着铁追命的鲜血往肚子里吞,若非他服用黑白兰花汁液,内力源源不绝,加上软甲护身,他非被当场打死不可。

小勾滚撞十余丈,又坐了起来,满口角下巴是血,他却全凭一口气撑着,猛吐掉那块肉,吼着就想站起来,却连爬的力道都没有了。

秋家三姐妹瞧得泪水直流,哪顾得父亲的话,急忙赶来救人,尤其是秋寒,早已心头滴血,一追上来,抱紧小勾泣声着:“你不要那样啊!”

她瞧着小勾全是以命拼命,她简直如千刀万剐般心痛。

小勾勉强挤出笑意:“不要紧……叫他们快退……我当人质……”

眼看扑击不着,母亲那边已无结果,再加上任青云手中有宝剑,最重要的是他伤势太重,想拼命都没办法,尤其是秋寒在场。他得重新估计,还是以自己换众人先离去的好。

秋寒哪肯,抱紧道:“要走一起走!”

她想背起小勾,然而铁追命脱困之后,也觉得小勾若拼命,自己未必会输,但若被咬下一条腿,那照样划不来,他吼叫着:“武则天你在干什么?杀人要杀那么久?”

武则天猝闻此事,实是慎怒到极点,不顾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大结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