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2章 计除恶佛陀

作者:李凉

清晨终又来临。

不见太阳,天空云层较厚,显得阴沉。

掌门已传出佛旨,早膳后,聚集佛心台讲道。

佛心台乃是历代掌门有重大佛理参透慾传达时,才会在此处讲道。少林上下所有人都须参加——不管是闭关者、戒律者都须上场听教。

早餐很快用毕,洪钟已鸣二十一响,少林众僧换上干净的袈裟,全往佛心台出发。

那佛心台位于藏经阁与达摩殿之间,有若掌状,居前有三尺高台,一大片全是青色大理石所建造,显得清冷干净。

众僧已按辈分先后盘坐于地,眨眼间已满千百人,却静默无声。

小勾也弄来小袈裟,抱着一叠似轻非经的东西,默然立于佛心台上边,动都不敢动。

他理了光头,果然没人认出。

钟声又响起。

现校除了几名守卫外,所有人都索集在此。

而守卫早就经过掌门亲自选派,他们应无问题。

何况佛心台造在藏经阁和达摩堂之间,也非无因。乃是少林所有重要经典,宝物都放置在这两处,就算掌门说教,守卫只要坐围两处,仍可听得掌门说道,又可守住重要东西,自是一举两得。

鸣钟完毕。

上天掌门已庄严地走出达摩堂,众僧施佛礼,已低下声音说道:“恭迎掌门。”

上天未作任何回礼,静默地走向佛心台,照理他该盘坐下来,由小勾送经书,让他指定置放位遭,然而他却仍直立着,先瞄扫在场僧人,再问向般若堂主上明:“都到齐了?”

“除了十名守卫外全都到齐。”

掌门又问向罗汉堂主上日:“闭关的罗汉弟子可曾出关?”

“虚镜,虚悟,虚通都己出关。”

“一百零八位可一位不缺?”

“不缺,虚灵出差,已由归雨补上。”

“兵器可在?”

“遵照寺规,从不离身。”

罗汉僧负有保卫少林寺的安全,任何状况,他们都得身负兵刃,以能随时迎敌。

上天掌门忽然冷目如电,喝道:“罗汉堂主听令!”

上月为之惊心,登时立起:“弟子在。”

“立即领着手下弟子,将佛心台封锁。”

“是!”

经验告诉上月,出事了,他怎敢抗命?立即喝令。只见得一百零八道矫健身形飞散开来,棍棒尽出,封住四处要道,冷目无情。

众僧脸色立即惊诧,却不敢张声,他们已明白,掌门讲道只是借口,封所少林上下弟子,才是实情。

上天掌门见及罗汉僧布置妥当,才语重声长地宣布:“少林不幸,出了恶佛陀这叛徒,而今天他又混回少林寺。”

“恶佛陀?”众僧知情者,已脸色大变,騒动声乍起。

般若堂主上明急道:“掌门的消息可正确?”

“不容置疑。”这句话,包含了对小勾的信任,上天掌门已豁出去了,若抓不出那恶佛陀,他只有辞位一途。

上明道:“恶佛陀藏身何处?”

“不知。只好一个个清查。”

上明无话可说,为今之计,也有如此了。

掌门随即下令:“各堂主自行清查,注意辩别身边之人是真是假?而且任何人不得离开佛心台一步,否则立即拿下。”命令下达,众僧已按着长幼的顺序,一一辨认自己所属的弟子。

场中气氛一片紧张,任何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恶佛陀的恶行,早把少林上下给镇住了,逮不着他,少林必无宁日。

小勾也暗中注意场中的任何变化,似防有所突变。

追查身分陆续进行。个个脸色沉重,有若天空乌云渐渐浊黑。

上天掌门心头怦怦乱跳,若找出恶佛陀,难免大拼一场,若找不出来,自己就难以下台了。

“恶佛陀己上年纪,两眼特大,有若凶神恶煞,大家注意对方眼神。”

上天不停地指示恶佛陀的特征。

沉闷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溜逝,仍未有状况发生。

各层负责人几乎都已核对过身分,报上来的全是毫无差错。

甚至最后回报,达摩、罗汉,般若、戒律各堂全是正常,司厨、司礼、司客、司财各主持所报,也都全无差错。

掌门脸色更为吃惊,查了一时辰,竞无结果,他不禁瞧向小勾,已六神无主。

达摩堂主上元道:“回报并无冒充者,请掌门指示。”

掌门伸手制止他说话,虽作沉思状,心头却乱得很。

小勾当然相信母亲根本不会玩自己,可是恶佛陀会在那里呢?

他不得不用传音入密功夫、肯定告知上天掌门,给他信心,确有其人。让他再坚持。

掌门势成骑虎,只好再下令:“恶佛陀的确混入少林,诸位再查一遍,上元、上明你俩再去搜寺,看有无漏网之鱼。”

上元、上明拱手接旨,立即往全寺搜去。

小勾心想,除非两人都是假的,否则他们自有监查作用,就算逃了自也显露假冒的身分,故而未建议掌门,阻止两人离去。

在场者,仍再仔细清查。

天空已开始下起牛毛细雨,将佛心台笼罩在朦胧之中。

深秋了,雨浸衣衫,虽然有武功,仍觉寒意。

小勾忽而想到,前两次碰上秋封侯及铁追命,他们的替身难分真假,若恶佛陀也用同样的化装术,那将十分难以察觉。至于使用替身,那不必了——恶佛陀那长相,再用替身,简直自找麻烦。

他想到的是化装易容术,在宝贝门的专门功夫里,也有这么一招,方能使他无往不利,然而他又不便一个个检查,于是想到了妙计。

他拿出随身葯瓶。这即是清洗易容的最佳葯粉,是粉状,只要泡水即有用,现在又下起毛毛雨,若将他撒向空中,让雨滴洒在众僧身上,若有假冒,必会现形,如此总比一个个查,来得快速有效。

他暗中用传音入密功夫,将葯粉效果及方法说了一遍。

掌门觉可以试试,遂故意轻声耳语,传出密令,让小勾名正言顺地离去。

小勾先观察风向,来自藏经阁。他则大大方方走过去,那些守卫明白地看着他是从掌门处行来,也未留难,让他走入经楼中。

经楼高三层,他一奔而上,推开窗口往下瞧,始发现人众仍很大片,三层不够高,就算爬上顶层也不够高。他怕撒了葯,不能涵盖全部,于是他脑筋一动,找出经楼中藏书纸筒,再将葯粉倒入筒内,如吹箭般往空中吹去。

那葯粉射去象一条淡黄的箭带,直窜高空十八丈,劲道方自消失,而散飘开来,卷向各处,随即附在细雨上,往下落。

小勾仍怕涵盖不够广,再喷向每个角落,才心满意足地关上窗口,返回佛心台。

由于众僧全坐在地上,要抬头望向天空,必将是大动作,所以并未有人小勾的动作,而发现喷葯者,只有几名较细心的长老罢了,而他们也猜不透,小勾此举是为了什么。

小勾已快步走向上天掌门身边,拱手细话了几句,表示已完成工作,掌门点头,他立即站向一旁,有意无意地保护地面的书经。终于发现书经上的小雨滴偶有未落去的微黄葯粉,他心头才算定下来。

上无、上明回报,少林寺上下已无其它人、掌门不禁多一份失望。

甚至于在场诸位第二次回报,仍无结果。

掌门现在只靠小勾这招了,他默不做声,冷目盯向众僧。他可以再下令第三次搜查,他却还没这么做,似和敌手卯上了,准备想考验对方潜伏的耐性和小勾的最后法宝。

场中一片沉静,除了风声,除了心跳声,就只有彼此起落,奈不住沉静的吞口水声。

众人都耗上了。有若老僧入定,不管周遭任何变化,他们都不想动,只等待掌门另一个指示。

当然坐在最后的小沙尔,有的逼不注沉闷,要他们不动,是太苟严了些,然而他们也只是扭一下腰,伸伸腿,不敢发出过大的声音。

雨渐渐变大,屋面已滴下水珠,叭叭叭地打在地上,由小而大,直到此起彼落。

众僧的衣衫也被雨渐渐浸透。

他们仍不动。

似在听雨滴奏的鸣声。

小勾也睁大眼瞒,搜向众僧,只要一有变化即可,哪怕是有人出现怪动作。

可惜都没有。

现场仍自沉静。

雨越下越大,打在脑袋都能发出叭叭之声。

仍是没人动,甚至皱一下眉头。

他们一个个有若雌伏的野兽,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本前当然忍不住,可是又不能不忍——因为他负有光荣的使命,而这事只有他和小勾及掌门三人知道,怎可漏气?他只好自行找方法来排遣沉闷。

他坐在半中央,见不着前面跟后面,只好瞄向左右,一个个注视每一只鼻子落下的雨滴,看看它们速度够不够快。他发现若皱眉的人,鼻子雨滴落得最快。

那个人正在皱眉头,他是左前方的头,该是戒律堂的师叔吧?

他眉头很浓,脸色却有些发白,不该浸过水后,那种肤色,跟脚掌泡水时胀得差不多。

他眉头皱得紧,似乎很难受,雨滴打在眉毛上,都快垮了下来。呃,真的垮下来,还断了呢,竟然往下掉。

本前注意他皱紧的眉头。怎么搞的,当了兴,还这么没耐性?眉头皱得快扭成了团,而且还挺不住雨打,垮了下来。

“咦,眉毛怎会垮下来?又不长……”

照理来说,只要不长,雨滴根本无法压它往下。

本前不禁觉得有趣,好奇地又看看。

那眉毛不但垮下,而且有些支离破碎。

“怎么可能,雨滴也会把眉毛打断?”

本前己起疑,不死心地注视着这小小的眉毛,甚至盯紧这条眉的每一根毛。

忽而一根毛从黑撮中滑下,那人轻轻跳动眉头,那落毛便顺水滑下。

本前突然惊诧,他发现,那不是一根,而是一小撮,那眉毛不是少了许多较长的?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激动暴起,声如晴天霹雳:“冒充的人在那里!”

禁不住向他狂扑过去。

现场一阵騒动。

那人猝然反掌击向本前,可惜本前武功大差,一掌便被打得倒飞七八丈。

罗汉众僧喝喳,长棍直攻过去。

在此同时,又有数处蹿出和尚,分成六面八方逃开,瞧他们,至少有三五人之多。

实在可伯,有如此多人潜伏,查了两次却未查出?

掌门见状喝令,全面搏杀,其它撤退。

只见得一百零八名罗汉僧各分四组,追击那些潜伏者,几名长老也加入战团。

那些潜伏者抽出短刀,立即反击,一名突然打出十余道青光暗器,飞射前面十几名和尚。他们却不躲开,猛运真力,将袈裟裂飞,整件罩裹暗器,露出结实的上身,其势不变,激冲过去。

那人没想到暗器一着即被吞没,想抽身已是不易,短刀喝扑两人,卡卡数响,切断两把木棍,还砍伤一人。然而背面空门已露,一棍扫来,他闷哼一声,摔滚地面。

十几把棍子齐封过来,他狠命射出双手短刀,又伤两人,眼看已无法逃脱,突然咬破暗藏的毒葯,连眼皮都未眨一下,已立即毙命。

已有三人自杀。

小勾见状,想叫人留话口,然却怕身分暴露,只好眼巴巴管不着了。

掌门也已看出,大喝留活口,电射过去,想往一人逮去。

谁知道那人亦是在无法脱逃之下,一举自杀。

只剩一名,那人武功实在高超,受困于二十余名罗汉僧,仍能应付自如,还掌逼退数人,他已翻高数十丈,就快逃向屋顶。

罗汉堂主冷喝,暴射过去,金钢掌已威力齐展,疾往那人背心打去,掌未到,劲先生,那人不敢掉以轻心,冷喝一声,左手反切过来,掌劲打至,印向上月劲道。双方硬碰硬,砰地一声,那人被逼退数丈,他借此翻上屋顶,想逃之夭夭。而罗汉堂主则连退数步,双掌生疼,他不得不相信,这人武功甚是高强。

上天掌门自不肯让他走脱,喝令弟子围过去。

平常难得一见的天罗地网阵已经展开,数十位罗汉僧解下长腰带(另有细带缠裤头),各自打向空中,人影乱闪,一时,有若彩带满天飞。疾速扑向屋顶。

那人见状,急急逃向前院,又闪落地面。

谁知彩带已如游鱼般,不只从上往下飘,连同屋内也射出十数条,他一时不查,右腿被缠,不得不挥刀砍断,然而就只这了耽搁,前方已结成一张大网,齐罩过来,他根本走不掉,除了往后退入屋中。

可惜屋内又射出几名长老和罗汉僧,他们皆是尽展全力,狂风扫得十丈之内,脸面生疼。

那人脸面迎着劲风,竟被扫落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书生脸容。众僧认不得他,攻势不止。

那人一脸惊诧,突然运出邪功,竟将众僧掌力破开,后又以右掌打出,震得众人东倒西歪。

上天掌门惊诧道:“九龙神功!”

这声更惊动了佛心台一直不敢乱动的小勾,突闻九龙神功,他再也忍不住,突地往屋顶射去,想截住那人。

然而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计除恶佛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