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3章 吸功大法

作者:李凉

罗汉弟子则已押着四名冒充和尚了立在藏经楼前。

掌门正想开口,小勾也已见着,轻笑道:“你要逮的是恶佛陀,我想要的是线索,让我过去问问?”

掌门自是拱手欢迎:“少侠请便。”

小勾当下还礼,随即往那四人行去。

掌门则交代处理善后。

至于恶佛陀,人已死债已清,就如同一般人葬了。

小勾行向四人,轻轻笑道:“你们都该知道,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吧?”

他们当然明白想探线索。四人虽惊,却没人开口,八只眼睛瞄向小勾嘴角中的血斑,心头惊慑难安。

“不说?还是不知道谁先说?好,我替你们选择,呵呵,喝血也会上瘾……”

他邪怪笑着,牙齿还带血丝,直如地狱小厉鬼,他玩游戏地数着:“天灵灵,地灵灵,一二三……”突然点向右边第二名。

“就是你啦!”

话也不说,将那人手臂抓起来,张嘴即想咬……

那人吓得脸色铁青:“别咬!别吸我的血,我知道的都说,快放开我的手。”

小勾邪笑:“你慢慢说,我慢慢闻,到呵,你肉嫩,一定比恶佛陀好吃吧!”

那鼻子吸喷的气息,就如屠夫手中的刀在他表面擦走。那人就快吓出屎尿,不必人问,没命脱口即叫:“我们是跟着佛陀工作来的,他要挖通地道,其它我们完全不知道。”

“他临时请你们的?”

“不,我们是新皇帝门的手下。”

“哦……老的去了,又来了一个新的?谁主持新的皇帝门?”

“就是佛陀大师。”

“还有一位断手者,对不对?”

“小的不清楚。”

“你们有多少人?”

“不清楚……”

小勾张口想咬去,那人惊骇又尖呵,说的还是不清楚。

小勾只好相信他的话,又问:“地点呢?”

“不知道。……”

“胡说!”

小勾冷狠咬去,那人没命大叫:“小的……真……真的不知道地名,不过地方可能有印象。”

“早说嘛!白咬了!”

小勾丢下他手臂,两排齿痕清楚陷下,若再用力,那肉就被啃起来了。

那人虽疼痛,却暗呼好险。另三名则庆幸没被选上。

小勾瞄向他们,邪邪笑着:“说了还被咬,你们不说的还平安无事,这太不公平了吧?来,一人一口!”

不等三人反应,小勾猛抓三人手臂,张口就咬,三人唉唉痛叫,手臂全渗出血迹,被咬破了皮肉,还好,没大块地掉下来。

现在换那个说话着庆幸了,虽受了伤,却比三人轻。

“咬了几口,我心情就很爽啦!你们三个留下来,等少林掌门处罚,招供的跟我走,只要你说实话,我会很安全地放你走。”

那人频频道谢,至少已免除杀身之祸。

此时向掌门瞧去,并说明此事,小勾有恩于少林,他自是答应。

小勾已想告退,也好早日抓回任青云。

本前瞧他要走了,立即拜见掌门:“太师伯,弟子想跟他去。”

“你……想还俗?”

“这……”本前干笑着,一时也不好说明,因为这两天,掌门对他好像不错。

小勾则已说道:“他不想,可是掌门已把他输了啊,记不记得上次达摩袈裟之事,我若赢了,你就赔我一名和尚,后来我还你架浆,这和尚你总不能不给吧?”

本前立即点头,一脸正气和懮伤:“弟子是为少林栖牲啊,从此忍辱负重了。”

众长老想起那档事,总是窘困着,掌门勉强干笑着:“出家人,怎敢犯戒?”

“唉呀,只要是人,谁能无过,何况你们确实是输了,这样好啊,我以替少林抓着叛徒的功劳,换本前师兄,您觉得如何?”

掌门宣个佛号:“少林并不阻止弟子还俗,只能说他与佛无缘,去与不去,全在本前意思。”

本前急急说道:“去,一定去,弟子想还赌债,已等了一年啊!”

他这么急,倒让掌门有些困窘。

小勾敲他一个响头:“给点儿你少林上下一点面子,哪来这么兴奋?”

这话更惹得掌门脸容稍稍发热。

本前立即拉下苦脸,装出一副无法报答养育之恩的表情,一一告别上下弟子。

轮到司厨虚清时,本前苦叹道:“师叔你辛苦了,以后餐房长苍蝇,别忘了折断他们翅膀啊,还有大饭桶,要天天检查,免得弟子又拉肚子了。还有,我的柴房,你就全权处理,若你要住,弟子也无条件送你……”

他依依不舍地说了些风凉话,在掌门面前,虚清又发作不得,只能暗骂在心,想报仇都无望呢!

拜别中,小勾已押着那招供者,和本前大摇大摆出了少林寺。

瞧及本前如此逍遥,还有不少年轻弟子投来羡慕的眼神呢!他们大都莫名进人少林寺,也许只想混口饭吃吧!

人已走光,他们很快收回羡慕眼光,因为他们终究未忘记,自己是修道者,方才只不过是偶尔定力不够罢了。

掌门走向那三名人犯。

三人全都下跪,干脆剃度出家,以保性命。

而他们脑袋都无毛,如何剃度?

掌门考虑过后,决定废除三人武功,若三人要出家,再收容,免得少林弟子受威胁。

在废除武功之后,三人虽沮丧,但走出少林,更可能遭皇帝门追杀,也只好出家了。

“唉,希望劫难就此平息。”

瞧瞧弟子十余具尸体,还有那恶佛陀,掌门心请自是沉重,只有祈求佛祖让少林躲过劫难了。

王屋山区中。

不知位置的树林中,已发现一座古宅院。

“就在那里了。”

那供出口供的和尚已领着两人找到地头。

小勾瞧了过去。那宅院墙头已爬青藤,屋瓦亦是青苔、杂草散生,该是久已荒废。

那和尚吶吶说道:“小的在那里待了一个月,随后就被调至少林秘洞中。”

本前道:“你在此出家?外头和尚庙倒是奇怪?”

那和尚干笑:“头发是到少林后才剃掉的。”

本前呵呵笑着:“这么说,也算佛祖保佑,只不过我是在地上,你在地下而已。”

那和尚还是以干笑回答。目光瞧向小勾,他还是希望能被放掉。

“若发现任青云,马上放你离去。”

小勾立即领着他和本前往古宅潜去,并爬上墙头,小心窥探里边。

除了杂草,根本无人踪。

“内庭里还算干净,我们是睡在右厢房……”

那和尚赶忙解释,免得误会被咬。

小勾捉笑地露出牙齿,心念一闪已说道:“你下去。”

“我?”

“嗯,引他出来。”

那和尚别无选择,已跳落宅院,故作慌张地往内奔。

“任丞相不好了,佛陀被杀了!”

他惊急叫着,跌跌撞撞往大庭奔去,仍无反应。小勾示意追向后院。他照办。

小勾要本前留在那里,自己轻掠而起,伏向大厅屋顶。

“任丞相,你快出来,佛陀有东西交代你……”

内院忽而传出声音:“什么东西?”

“是秘籍……”

任青云闪出宅院,那被砍的左臂已又装上义肢。

“你说恶佛陀已死?”

那和尚见他出来,但隔二十余丈,他可不愿再靠近,登时往后奔,急叫:“出来了!出来了!”

他想逃命,真正逃命,包括逃出小勾手掌。

任青云但觉不妙,怒道:“你敢出卖老夫?”

他正要发掌击毙和尚,小勾已轻飘地面,轻笑:“丞相别来无羔?”

“是你?”任青云已认出理光头的小勾,不就是佛心台讲道时,在台上的小秃驴,他冷笑:“没想到你跑到少林出家,坏了我大事,恶佛陀被你杀了?”

“没那么严重,被我吸光鲜血而亡罢了。”

任青云脸色顿变:“我坏,你比老夫更残忍!”

“没办法,最近喝血喝上瘾了,尤其对皇帝门的人有偏好。”

“只怕会噎死你!”

任青云和小勾对阵过,当时在皇帝门,小勾武功还差他甚多,才隔不了几个月,他自不怕小勾功力进步如何神速,也将是手下败将。故而全然一副高姿态,哪将小勾放在眼里。

小勾邪邪一笑:“我倒想知道,你为何不死?是不是早有阴谋,背叛皇帝门,才故意诈死?”

“你说呢?”

“一半吧,那种死法,搞不好,真的会死,你可不是那么笨的人。”

“既然如此,你又如何猜测我会背叛武则天?”

“因为你是记仇的人,被砍下一只手臂,当然怀恨在心。随时准备背叛,对不对?”

“不错!”任青云厉牙道:“那老贼死有余辜,也敢听信外人谣言,害老夫丧失一臂!”忽而姦笑:“还亏你杀了他,替我省去不少功夫。”

“应该的啦!我卵蛋也被他割去啦!咱是同病相连。”

“可惜你还须付出血债。”

“我还想知道,谁救了你们?”

“没人救,这是我计划之一。”

“少吹牛了,兔女梦丹丹就说过,有人把你们从石堆中救出,你为何要隐瞒?”

“这贱女人,回去非教训她。”

“救你的人是谁?”

“去问阎王爷吧!”

任青云猝然暴闪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劈向小勾天灵盖,想一掌结束小勾性命。

瞧他掌劲沉猛快速,似乎更高于少林上空掌门,他自有资格一掌劈死人。

小勾不闪不避,准备硬接,他更知道任青云狡猾非常,要吸光他武功,只能偷袭,也只有这一次,若不上勾,就别想动他脑筋。

他喝喝叫着,姿势耍个不停,两掌举头就封。

“你以为九龙神功制得了我?”

任青云以为小勾想把自己劲遭引向别处,以保己身安全,他却也练过此功,早想到如何对付,只要功力加大,让对方引不了,自令经脉暴裂而残废或死亡。

这方法是他和恶佛陀相互研究出来,也找人试过,然而他却和恶佛陀犯下同样错误,注定要失着。

只见得小勾硬是想接招,任青云更是高兴,将功力提至十成,狠命一击地宣泄下去。

“来得好!”

小勾欢手撼向任青云右掌,他学乖了,前次出恶佛陀腾出双手,打向自己背部,挨了不少皮肉痛,现在得十掌印向对方右掌,一手抓住他腕脉,让他抽不了手。

任青云哪知道小勾早练得吸功大法,功力全部击冲过去,正在高兴将奏功之际,猝而发现内力无法控制地冲泄过去,那自认无尽威力的掌劲,早被化成无形。

“不好!”

他脸色大变,想抽回右手,却被小勾扣住腕脉,抽之不回,眼看内力五成四成一直减。他狂厉直吼放手。右脚猛踢过来。

然而他却因功力过少,而且小勾又有防范,双脚一张了夹,紧紧夹住他右脚。

小勾还自不停狠吸他功力:“让你脱胎换骨,从三岁开始练起。”

“恶魔!……快放手啊!”

任青云已陷入疯狂,眼看功力已泄出七八成,那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双目尽赤吼叫着:“我跟你拼了!”

左手突然抬高,似有卡卡之声传出。

小勾忽而想起他左手装有炸葯,任青云莫非想引炸,来个同归于尽?

情势过急,小勾喝叫,不再吸食,双掌登时翻吐,打得任青云倒栽十余丈,撞向墙头。小勾则反扑一树背,躲了起来。

“别过来……我炸死你!……”

任青云勉强坐起,左手臂猛抬。只见得一颗颗黑色弹丸直落过来,轰轰四起,炸得庭园面目全非,小勾藏身那棵合抱榆树,也被炸断,这威力不亚唐门霹霹弹,他觉得不妙,赶忙逃得更远。

任青云连射十数颗,心神较为镇定,方自想到要逃命,已厉吼道:“有种过来……老夫跟你同归于尽……这手臂还有致命炸葯,不怕死就过来啊,哈哈哈……”

他厉笑着,已起身,以为只受重伤想一步步拖着走。然而小勾只在吸他功力,他已发现只有皮肉痛。心下一喜,难道功力未失,他立即运功,却只有二成不到。

一成?这跟三岁孩童有何差别。

他狂骇怒中,又发射数颗炸葯,破去一面墙。

“恶贼过来啊!有胆决一雌雄……”

他喝吼着,却没人理他。

人不死,还有机会。

他抽腿进去,还是怕小勾暗算,不停吼叫要引炸同归于尽。

小勾自始至终都未出面,让他平平白白逃去。

本前在方才打斗时就已潜过来,也瞧及全部状况,他不解地问:“不宰了他?”

以小勾天蚕勾之厉害,百丈之内也可夺下那支拿炸葯的假手,小勾却没这么做,躲得灰头土脸。

他轻笑着道:“他武功失去大半,成不了气候,一定会回去找幕后主使者。”

本前恍然:“你要放长线钓大鱼?”

“答对了,聪明!”

本前呵呵笑了两声:“你那是什么功夫?好象一粘上你的人,都会出间题,恶佛陀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吸功大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