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4章 刺指之恨

作者:李凉

  小勾在京城教本前如何花银子,两人简直过足了瘾,方自调头往天口城,去瞧瞧精

彩台戏。

  说也奇怪,自从梦丹丹精彩表演后,一般台戏也不怎么吸引男士们,倒是隐秘处,

总有为艺术表演者,只要知道门路,仍可大饱眼福。

  这门路当然难不倒小勾,他带着本前去见见世面。本前瞧得又窘又好奇,但总是男

人嘛,一回生二回熟,他已开始跟着群众吆喝。

  和尚观赏脱衣舞,一时传为佳话。

  两人混了近十天,才想到要找铁追命算帐,只能依依不舍离开这男人天堂。

  “跟你玩,要比小竹快活多了。”

  这是小勾不停说的话,实是有感而发。

  本前自也大呼过瘾,还俗终究还是错不了。

  他们哪想到只这几天,武林已起了如此大的变化?

  半月已过。

  小勾准时出现在九尊盟前。

  铁追命虽对外宣称新皇帝门,乃在于九龙神功缺陷以易筋经不知能否弥补,在未成

功之前,他仍不宜表明是九尊盟,但他容貌己现,只要传开,多多少少会有人猜测,故

而九尊盟前已不在是空无一物。

  那万阶石梯已立了十余名守卫,两边排开,气势不凡。

  小勾见及此景,但觉有异。

  “铁追命当真老来騒,准备扩大营业?”

  本前不解:“他要卖什么?卖冰?”

  初冬己至,此地偏北,早就下雪结冰,看来别有北国风味。若卖冰,自是随处可取,

一本万利。

  小勾轻笑:“一碗冰能赚多少?他是在养畜牲,呵呵,十二星相,光是兔女和羊騒

出卖就值回万碗冰啦!”

  本前道:“十二星相当真那么值钱?”

  “当然,光是悬赏,就够你花上一辈子。不过他们在宝贝门眼中,只算是九牛一毛

而已,值不了什么钱。”

  “所以你才给九尊盟养?”

  “对啊!有必要再借来杀,省时又省力。”

  本前仰目往九尊盟望去,笑声不断:“不知那老儿回来没有?”

  “去就知道啦!”

  小勾来了两次,己算是熟客,遂大步走向石阶。

  那守卫己阻拦:“阁下是谁?九尊盟这几天不接见客人。”

  “只接见我,在下丁小勾,跟你们盟主有约定,你通知一声吧!”

  那守卫瞄向小勾,露出惊诧:“你就是丁小勾?”

  “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我以为你是小孩。”

  “小孩中的大人。”

  守卫道:“若是你,不必了,上面已交代过,走吧!”

  小勾欣笑:“看来铁追命己回来,而且有备而来呢!”

  他不知已入险境,仍大摇大摆走向大门。本前跟在后头,发现石阶比少林天梯还来

得长,威势更雄伟。

  两人到了大门,有人迎接,直带到碧玉高塔前,那人才离去。

  四面已不再是枯木幽草,已有卫兵巡逻,以前清静情景己被官家重地所取代。

  本前又注视四周,发现枯木中长有不少菇类。他轻轻捉笑:“老头也有可能卖香菇

木耳呢……”

  “别乱动它们,全有毒!”

  小勾觉得不妥,倒出两粒葯丸,让他服下,免得他遭殃。

  本前闻及有毒,登时心惊内跳:“还好没摸它们,否则不知该怎么死。也真是,在

家中种毒物,不怕毒死自己?”

  “怎会,这里还有一个毒王,专吃毒,若没那些毒物,他还活不成呢!”

  本前听得毛骨悚然:“咱们还是快办完事,快溜吧!待在这里不保险。”

  小勾想想也觉得过了一阵子,为何铁追命还未来。他遂往高塔望去,想掠高,却又

觉得失了身分,遂找来石块,往上砸去,直中第八楼窗户,叭地一,砸断两三片。

  “喂!大盟主,你该可以出来了吧?”

  “急什么,想早点儿送死是不是?”

  狂笑中,顶塔掠下七名紫袍老人,正是九命太岁,他满面红光,盯着小勾不放,黠

笑连连。

  小勾也盯向他,“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如何证明?”

  “你又想如何证明?”

  “你说,那天我们在何处交手?”

  “五台山,千龙崖。你叫那和尚认我面目,如此回答,你满意吧?”

  “满意,我相信你是真的。”

  铁追命抚着花白胡子,含带黠意笑着:“信也好,免得你死不瞑目。”

  小勾瞧他说话带刺,也斜眼瞟来:“你有九命,却活了九十,命都该用完了吧!”

  铁追命冷笑:“所以才要跟你借命。”

  “可惜我自己都不能用,因为我时常都有自杀的倾向,你不怕借了我的命,也感染

上自杀症?”

  “有时候,你想死都不容易。”

  小勾捉笑:“别在那里疯言疯语,半月已过,你想必想好方法来对付我了吧?”

  铁追命哈哈大笑:“你是在玩命,还敢来!”

  “听你口气,好象对我不利。”

  “你没听到江湖传言?”

  “我……呵呵,抱歉,这几天爽死了,所以不知江湖有何传言。”

  “五台派被灭,少林派臣服,还失了易筋经。”

  本前汕笑:“你是不是在说梦话?我出来时,少林还稳得很呢!”

  “碰上本盟主,什么也不稳了。”

  小勾怔诧:“这半月,你目的就是想夺得易筋经?”

  “不错。”

  “这么说,你从头到尾,真的都是在骗我了?”

  “不错,我就是白衣人,也是青衣人,名单是我给的,根本没有其它人。我只不过

是想利用你逼迫他们,然后再出面救人,将他们收为己用。”

  “你最终目的就是从他们身上谋得九龙秘籍?”

  “不错,而且我已得到,再加上易筋经,老夫己天下无敌。”

  “这么说,你在鱼肠宫碰面的玉茹茵也是捏造的,她根本早已作古,你以她作掩护,

只不过想来个死无对证,对不对?”

  “完全正确。”

  “她又是谁?”

  “老夫的一颗棋子,隐在鱼肠宫的暗棋!”

  铁追命已狂笑不已,为这暗棋得意。

  小勾邪笑着,自己被他年龄所骗,更为他是神剑老人之友所骗,否则他不会那么容

易相信对方。

  “当然啦,你也不是神剑老人朋友了?”

  “你错了,他确是老夫朋友,只是我嫉妒他,我功力比他好,为何世上只记得慕容

春秋而忘了我九命太岁,我不甘心!不甘心--”

  铁追命说到后来,甚是激动。

  小勾已感觉出,他千方百计想求功名,想追求地位,无非是想掩盖神剑老人光芒。

他不知神剑老人如此受武林爱戴,也不知他如何轰动武林。但他却知道铁追命此时中矛

盾而产生了行为偏差。

  纵使他从此轰动武林,恐伯也是恶名永传了。

  “你杀了慕春秋?”

  “胡说!老夫跟他数十年没来往,为什么要杀他?又如何杀他?”

  “那是你指使的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因为过了今天,你就变成死人!”

  “想死,也要死个明白。”

  “死人也有两种,一种是死死人,一种是活死人,你很不幸,要当上后面那种。”

  “你想囚禁我!”

  “老夫不想,有人却想!”

  话音方落,九层高塔又落下任青云,他冷笑:“腊月帐还得快,你准备受死吧!”

  “你功力恢复了?”

  “看这掌就知道了!”

  任青云不给小勾存多大机会,迎身罩来,就是狂厉一掌。

  小勾身形下扭,连退三步,任青云更是追逼不放。小勾终于相信他武功已恢复。猝

见那掌劲又急又快,他唉呀一声跌落草丛,眼看掌指就要印胸。他猛抓一枝如柳般怪草,

运功使其硬直,直刺那手掌。

  唉呃一声,小勾被掌势带飞,连连跌撞数丈。

  任云却闷哼一声,右手又麻又疼又痒,往其瞧去,始发现被怪草刺中掌心三分深,

那草流出青色汁液,正是疼痒关键,怒喝厉吼,又自扑来。

  小勾知道四周全是九毒魔君种植的毒物,随便一抓,也能让任青云受伤,看其表情,

小勾己谑笑:“痒不痒,要不要来些发騒的?”

  说归说,他还是迎掌封向任青云。但手掌一开,又是大堆怪草。

  任青云见状,不敢再触及怪草,尚隔几尺,就已将掌劲劈开,连同人、草一起扫远。

  “再来啊!”

  小勾又退了数丈,想要故技重施。

  此时铁追命已发现小勾用意--想借劲开溜,他冷笑:“要溜,也得问我老人家!”

  纵掠过去,追向小勾背部,一掌将他打回十余丈。

  小勾眼看已无退路,只得认真收拾任青云,喝喝两声,先发制人冲过去,右掌劈,

左掌扣。

  任青云就等他拼命,也想以九龙神功讨回面子,并趁机教训小勾,眼看他右掌劈来,

自己也以右掌封去,他学乖了。把功力提至极致,一击若不中,得先行抽手,免得功力

再被吸去。

  “眼看双方掌面慾沾上,任青云喝地推去,却发现小勾掌劲并不强,被打得如硬板

弹开。小勾却狠力将左手扣向任青云那假手,一击一扭之间,他右手生疼,左手却将义

肢给扯落,借力想弹回远处。

  任青云见状大喝,那义肢嵌在肩上,一被扭落,他自有感觉,反手一抄,幸巧赶得

及抓住义肢手臂。

  两人相互扭扯,小勾干脆滚带草丛,想让任青云身全沾草,或痛或痒皆可。

  任青云吃过一次亏,见其引向草丛,心头骇怕,不甘心地松手,却急吼着:“不能

让他抢得义肢,那里头有炸葯!”

  铁追命正觉得奇怪,两人为何特别喜欢抢义肢,原来是藏有致命东西。他闻言,自

不肯小勾有机会可乘,掠身如电猝闪向小勾背脊,一掌打得他口吐鲜血,往前栽去。

  小勾仍自不肯放弃义肢,滚落地面又翻身起来,将义肢喝挡胸前,怒喝:“别过来,

否则同归于尽!”

  他以为如此可以吓退两魔头。

  谁知铁追命哈哈大笑猝地掠向本前,将他吸起,双手撑天,猝又砸往小勾,竟然想

以本前肉身引爆炸葯。

  凭本前烂身手,怎能有转圜余地?

  小勾见状,不得不将假肢移向一边,还得用劲接下本前。他已受伤,体内三道劲流

显得不稳,一时手忙脚乱。

  任青云见机不可失,冷喝扑来、右掌疾劈而下,准备把两人一起解决。

  “我炸死你!”

  小勾情急喝叫,假肢突然脱手射向任青云。他则拖着本前往后退去。

  任青云哈哈大笑,假肢射来,等于送回给自己,他想先接回炸葯,再收拾小勾,自

是稳操胜算。

  “没那么简单!”

  小勾岂能让他得逞?突又射出数颗石块,直打假肢,分明是想引爆它。

  任青云没想到小勾还有这招,眼看就要接到手,却避不了石块,他惊叫不好,急急

败退。

  石块撞假肢,轰然炸个粉碎,任青云被余威扫中,倒喷十余丈,衣衫破碎不说,还

沾上花草,使得他全身痛痒难挨。

  “我杀了你--”

  任青云如疯虎,扑杀过来,他虽受炸弹波及,却锐气不挫。又是怒极扑杀,威力何

等凶猛。

  小勾故作逃躲状,一身狼狈,但见任青云逼近不及三尺,突然转身,右手贴掌,左

手再扣其腕脉,果真历史重演,任青云内劲又被无情吸去。

  他尖声大骇,可惜却甩不脱。

  铁追命见状,两眼尽赤:“小恶贼你敢?”

  他疾冲向前,一掌打得小勾东倒西歪,他却仍拖着任青云不放,还在吸内功。

  铁追命也慌了手脚,想拆开两人并不易。猝而猛扣小勾背肩,也运起神功吸他内功。

  小勾这下可惨了,他吸人家内功,却又被对方吸去,他不得不松去任青云,倒挂双

腿,往铁追命脸面砸去。

  铁追命喝笑,左掌一扫,轻而易举扫掉小勾双腿,而小勾也因此离开被制肩头。眼

看斗不过了,三十六计,溜为上计,登时打出天蚕勾往高塔射去,以能引身逃开。

  谁知铁追命喝扑过来,猛扣他双腿足踝,又运劲吸取其内功。

  小勾惊叫要糟,没办法逃,不得不反身过来,双掌直抽铁追命太阳穴,也想吸回内

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刺指之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