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5章 分经错脉

作者:李凉

本前也只能恢复方才呆坐,想如何找到那鲜肉。

小勾运行数周天,老是得不到预期效果。他忽而想到以自身心法运行,起不了作用,何不再以九龙神功运行。此功本就能将九道劲流汇于体内,若将那两道归于经脉之中,说不定就有效果。

于是他改用九龙心法,运行一阵,两道劲流果然有被牵动迹象,只可惜自身功力太弱,牵动不易。

“不如把人分成两个,由左边吸取右边功力……”

小勾急病乱投医,当真以左手运出吸字诀,右手则为泄字诀。可惜双手不能相交掌,他不得不改为左掌、右腿。这么一来,右腿抬高,架向脑肩,左手终于抓得到脚面。

本前瞧得呵呵轻笑:“你这是做什么?耍起猴戏?还是狗撒尿?”

小勾想着自己动作,也瘪笑起来:“少说风凉话,我在练功啊!”

“这是什么功?狗撒尿功?”

“随便你怎么说,我练会了,你照样要练。”

本前笑声不断,反正没人,也有样学样,开始练起,免得将来被小勾来硬的。

小勾左掌已抓住右足踝,心想自己功力不够,干脆把鞋给脱下,得以贴住涌泉穴,几天未洗脚,难免有味道,小勾鼻子皱了两下,又能如何?忍吧!

他开始运行九龙心法,先是一般平静,根本吸不动右边劲流,小勾干脆改吸为冲,将右边劲流引冲涌泉穴,似乎在动了,他顿时惊喜,再吸劲冲穴,却又受阻般停在那里。

“功力太弱了?”

小勾自觉如此,干脆用指甲戳破涌泉穴外层脚皮,让食指得以血肉相连……他左指尖本就被铁追阳刺穿,不必再次动手。

这一相连,那劲流果然慢慢涌向食指中冲脉,他欣喜不已。立即再以吸字诀吸取右边劲流。果然有了反应了,速度不快,却在游动。

他发觉那些劲流涌入中冲脉之后,似已能流穿周身各处,很显然功力恢复有望。

他激动得直叫好,认真非常地引着劲流。

那劲流似乎非常丰富,小勾引流直到黄昏,竟也只引去三分之一,不过有了效果,他也不觉得累。

已近黄昏,袁百刀又送来食物,突见小勾怪模样,他不解:“你在做什么?”

小勾被他惊醒,立即想收回右腿,却发现已麻痹了,无法动弹,他立即干笑:“没事,想练些奇功而已。”

袁百刀哈哈怪笑起来:“别的功夫不学,去学这狗撒尿,换一种吧!”

“麻掉啦,等复原再换。”

袁百刀笑的甚得意,小勾还是听弛的话,他将两包东西分别射入小勾和本前身前,说道:“吃晚餐,那小畜牲有没有来扰騒?”

“没来。”

“最好来,让他尝尝毒蜘蛛的厉害。”袁百刀得意笑着:“老夫就快配出新葯,你体内果然含有兰花汁液,它竟然无毒,给老夫不少好资料!我走啦!”

他又离去,现在只有试葯最吸引他了。

小勾想追问有关毒蜘蛛之事都不可得,只好先享用晚餐了。

那东西落在地上,如何吃得了?

本前实在饿了,手抓不到,只好以双脚拨开,纸包中原是烤香肉。似是兔腿肉。他口流唾液已等不及。双脚夹肉,勉强送入口中啃食,那模样和猩猩取食差不了多少。

小勾瘪笑着:“什么不好混,混到动物园来当猴子?”

无奈得很,等右脚麻意退去,他则已脚趾夹起肉块,送往嘴中,慢慢啃食起来。”

本前边啃边笑:“你脱光鞋子,不觉得有味道?”

小勾瞄眼:“什么味道?你用鞋底就没味道?”

“我很小心啊。”

“小心有何用?我的味道是我自己的,你的味道是别人的,连肥水不落外人田都不懂?”

本前说不过小勾,只能干笑:“我已经没有肥水了,所以……”

“吃吧!说这些没用,越说越吃不下。你保留一点儿卫生的幻想好不好?”

两人相视,呵呵笑起,心照不宣地啃着那块大肉,啃食一半,小勾忽而觉得自己功力不知恢复多少,立即将真劲逼向左掌,猛地吸来,那块肉立即飞向左掌,他抓得牢牢,掠喜万分:“抓到了,抓到了!我功力恢复了!”

本前怔诧:“你当真用了狗撒尿的功夫?”

“是又如何!”

“那当然好,我们脱逃有望了!”

“这还用说!”

话未说完,小勾太得意,又因五指受伤,抓不了多久就痛。他欣笑中,把肉给抖落地面。他怔诧着,窘笑地想吸回肉块,却因距离过远,吸不起来。

本前见状惊诧:“休还没完全恢复?”

“只……一点点而己。”

“那我们……”

“再等三天就有希望。”

本前无奈,又不想刺激小勾,干笑着:“你多努力,我支持你!”

“少说风凉话了,怎么支持,把你的肉给我,你吃沾了泥的地上肉。”

“这……呃……我是精神上的支持你。”

“真是马屁精!”

小勾瞪了几眼,也笑起来,再次以脚夹起肉块,再吸回手中,勉强吹掉泥灰,再啃食起来。

吃饱后,小勾仍自练功,想及早恢复功力。

直到二更天,澎又有声音传来,那毒蜘蛛已嘶嘶叫起。忽而白影射来。毒蜘蛛突然吐丝射去。那白影不察,被粘中胸口及左臂,发出嗤嗤白烟。

那人尖叫:“残血蜘蛛?”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忙抓出利刃,往胸口及左臂削去,衣衫己破,胸却仍粘上毒液,他不得不切下肌肤嫩肉,虽只眼珠大小,却已痛得他闷叫,赶忙跳向三丈开外。

小勾见着是铁追阳,也瞧及他吃瘪,偷偷暗笑。已促狭笑起:“再来啊,再闹啊!夜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毒蜘蛛的口水如何?好不好受?”

铁追阳厉叫:“我会把你挖得百孔千疮!”

“那也得问我的毒蜘蛛肯不肯。”

“我连它一起烧了!二叔竟然吃里扒外。”

铁追阳掠身离去,准备下次连毒蜘蛛一起收拾。

本前道,“那蜘蛛挡得了火?”

“大概吧,就算不能,铁追阳也停不了多久。我一叫,袁百刀就会赶来。还是自己先恢复功力要紧。”

本前也觉得有道理,暂时安心,他设功可练,干脆靠在壁上睡觉。

小勾发觉那被吸向中冲脉的劲道已平顺多了,只是另一道劲流仍四处乱窜,他觉得与其先吸收一道,不如先平衡两道,如此可使自己舒服些。

如此如法炮制,先脱了左脚鞋子、再抬高,然后以指甲自行戳破右手食指尖,再弄破脚板底的涌泉穴,照先前方法引取另一道劲流。

不知过了多久,他只知劲流慢慢被吸引过去。有了先前恢复的功力,这次吸起来较为顺利。

本前已熟睡,呼声不断,小勾仍自苦运功。

忽而蜘蛛又有了反应,吱吱怪叫。

来者是铁追命,他听及声音,觉得不妥,并未立即靠近,待瞧及毒蜘蛛,他才惊诧:“师弟来过了?”

他往里头瞧,见小勾怪模样,也想笑,暗自叫声疯子。

小勾也发现外头有状况,忽见铁追命远远落在外面,这练功方法可千万别让他识破,他改变手指,反抓铁链,似要扯下足踝禁制。

铁追命淡冷一笑:“若扯得下,本盟主就不会以它扣人了。”

小勾斥骂道:“你什么意思,说要好好照顾我,却让你儿子把我打成这样子。”

“抱歉,老夫急于研究易筋经及九龙神功,而让他有机可乘,回头老夫教训他。”

“如何教训?除非把他关起来,否则我不会告诉你任何秘密!”

“你不是有毒蜘蛛护身了?”

“谁护谁,那是另一回事,我要看到报应。”

“你这不是要我父子相残?”

“爱做不做,随便你。”

铁追命眉头跳了几下,点头道:“他不听话,受些处罚也是应该,倒是你如何引来我师弟替你护身?”

“他要拿我试葯,当然要护着我了。”

铁追命频频点头,觉得有道理,随又问:“九龙神功可吸气也可吐气,可是为何涌泉穴和百会穴两处穴道,总是冲不出劲道?”

小勾闻言,已知是玉牌上所指的口诀。然而他觉得不对:“你都练得可以吸取别人功力,为何不知此秘密?”

“吸功容易,却以百穴伤人难。”

小勾也有此感受,但他知道铁追命可能另有阴谋,或想试探自己懂得多少。暗自捉笑:“想探我?我还得整你呢!”

他道:“第三章 和第九章 之间,还隔着第五章 ,而第五章 改吐为吸,即可冲往头顶及脚底。”

铁追命闻言冷笑:“你想让我跟武则天一样冲破百会穴而死?”

小勾本想害他,谁知他却知道这秘密,不由得惊诧暗道:“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连我告诉他三五九章 相连之事,他都不惊讶,到底又有谁知道这秘密。”

他轻笑:“除非你跟他一样疯,否则你不会那么笨。”

铁追命讪笑几声:“说不定此功力另有伤人处,你可知道?”

“多啦!你不怕吸取他人内力太多,经脉承受不起而暴裂而亡?”

“这正是老夫所想证实的地方。”

“你好好证实,有了答案再来告诉我。”

“若要老夫告诉你,也不必留你在此了。你得告诉老夫其它秘密。”

“笑话!我伤势还没好,你又不够诚意,让你那臭儿子找我麻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以后呢?”

“那得看你如何对我了。”

铁追命点头:“老夫不会让你失望。我会好好教训追阳,叫他别来烦你。”

“不是烦,他想把我打成残废,却不肯弄死我。”

“老夫会警告他。”

“就看你表现啦!对了,你抢得易筋经,和九龙神功可有好处?”

“很难。我本想以易筋经稳住内劲,却仍一发不可收抬。”

“其实凭你武功,已天下无敌,何必那么没命地苦练?”

铁追命忽而狂笑:“我不但要天下无敌,还要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你满意了没有?”

“原来你想和武则天一样,刀枪不入?”

“说对了!你好好想想,老夫过两天再来问你,到时候你的伤就该好了。”

铁追命谑笑着,掠身离去。

“又是疯子一个!”

小勾只有苦笑了。瞧那铁追命似乎对九龙神功有独到之处,若两天后再来,唬不了他,自己可就大大不利。还是先把功力恢复再说。于是也不敢休息,日夜不停地运行内力。

第二天清晨。

小勾忽而被毒蜘蛛的叫声吵醒,张眼望去,原是蛛网粘了一只白雀,两蜘蛛突然冲前,同时张口,活生生地将白雀撕成两半,然后各自吞食。

白雀不大,两三口即被吞入腹中,蜘蛛似未吃饱,意犹末尽地张牙撩齿,往外间飞掠的鸟群吱叫着,却拿鸟儿没有办法。

“对啊!活活的鸟儿,不是鲜肉是什么?”

小勾激动说着。

本前也醒来,并瞧及那幕情景:“鸟是鲜肉,可惜在天空飞,你又奈它何?”

小勾邪笑:“别的不行,抓鸟,我可不赖。”

“那也得你的禁闭解除再说。”

“不必,我现在就可以捉。”

小勾右脚抓向腰际,以脚趾夹出东酉,原来是天蚕勾,勉强将东西送到右手,现在小勾大约己恢复一成功力,用它来捉鸟,该无问题。

本前欣笑道:“捉几只来自己烤,想必丰富又好吃!”

“好啊,你变出火来吧!”

本前这才想到没火,烤不起来,干笑道:“再勾个火炉来如何?”

“你以为这是少林厨房?要火就有火。”

“说着玩的啦!你射鸟便是,只要逃出去。什么肉吃不到?”

“你的肉,我就吃不到。”

“还没恨我到那种程度吧?要吃我的肉?”

飞鸟忽而有一只飞得较近,两蜘蛛吱吱叫地吐丝想打,却射不着。小勾见机不可失,立即运功将天蚕勾打出去,穿过蜘蛛网,直接命中飞鸟。它啾地一声就翘了。小勾猛将它拖回来。

两蜘蛛感到纳闷,自己未打中,那鸟怎会往回撞?管他的,有得吃,还想那么多。眼看那白雀被卡在网上,蜘蛛扑向前。小勾见状,又加劲拖拉过来。鸟毛被粘在网上,鸟身则被拖向小勾。

两蜘蛛扑个空,吱吱怪叫,发现那肉已跑到小勾身边,它们想夺,又有顾忌。

小勾则露出笑脸:“来啊!就是要让你们吃的。”

蜘蛛似不懂他的话,仍自不敢移前。

小勾叫了几声没结果,改用吱吱声音要它们过来吃东西仍无反应。反把本前给逗笑了、

“你在叫小孩撒尿是不是?吹的那么用劲?”

小勾无奈,只好故意将鸟身以天蚕勾撕开,血液流向右脚半尺长铁链上。

毒蜘蛛似禁不了诱惑,想探足过来,又不敢。

小勾干脆不动,等毒蜘蛛过来。

毒蜘蛛试了几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分经错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