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6章 患难见真情

作者:李凉

小勾呢?他当真回到宝贝门。

正向本前夸耀自己的财富。

那些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一堆堆的古董宝物,瞧得本前目迷五色,大叹自己投对了门,光是一样样摸,恐怕也得摸上三个月才能摸完。

小勾则是先进补,找来一大堆补葯,先治好自己伤势,再则浸入龙rǔ泉中,想把近日来所受的创伤,一次给复原。

浸了一天一夜,脑袋所有淤血都去除,换得光滑肌肤,似乎又年轻了许多,就是左手指甲也不再紫黑,变成鲜红,那是活络血气的结果,再浸个两天,保证可完好如初。

本前见着龙rǔ泉有此好处,也跳下去,先洗个够爽再说。至于伤口,他倒是只有十几年在少林寺工作所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疤痕,现在也都渐渐转化,有脱落可能。

唯一遗憾的是,不管补葯如何吃,泉水如何灵,始终没办法一次把小勾脑袋上的头发给拉长,还他原来面目。

还好,头发也在长进,小勾也不大在意,反工迟早会长长的。

至于铁追阳,如此重要的地方,怎可让他知道?小勾早将他囚在另外隐秘地方,加了链条,还有几天食物。除了他功力恢复,或是有人救他,否则他永远走不出那个洞。

混了两三天,小勾已完全康复,指甲也恢复原状,似乎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他和本前立即开老酒庆祝,喝得不亦乐乎!

突地,小勾发现有人在外头敲石门,他谅诧不已:“会是谁?”

他和本前丢下酒杯,欺向石门,耳贴门上,想听个清楚。

原是小竹赶来,他喝叫着:“小勾还不快开门!大事不好了!”

“是他!”小勾惊叫。

“谁?”本前问。

小勾捉谑一笑:“副门主。”

“他打不开?”

“当然。”

“不让他进来?”

“傻瓜才让他进来,我跟他有仇,准备开除他。走,喝酒去,别扫兴!”

本前跟着轻笑:“也好,我得快快升上副门主。”

两人不理小竹,又自返回喝酒。

小竹叫了几声没反应,又敲得石门叭叭响,还是没反应,他不禁斥叫:“小勾你再不开门,我就挖个洞!别忘了我手中有滴血勾!”

闻及滴血勾,小勾乍楞,又闻得噗噗声,小勾再也没心情喝酒,立即大叫:“别挖别挖!什么嘛?哪有自家人挖自家人大门的?”

小竹听及有回音,笑容顿露,声音仍自尖厉:“谁叫你敢不理我,把我关在外面?”

“没有不理你啊?我在洗澡,慢了点而已。”

“哼!你的话不能听!还不快开门!有急事!”

“什么急事,让你急如丧家犬?”

“开门就知道了。”

“我实在很不愿意看你急如疯狗的样子。”

“谁像疯狗?再不开,我挖了!”

又噗噗传来数响,小勾大急,赶忙开门。

小竹立即闪入,咭咭笑着,他哪是真的挖,只是找来石块,用滴血勾砍去罢了,他自认摆了小勾一道,得意地笑个不停,然而因为小勾在墙角开着开关,他瞧着的是从未见面的本前,正在对自己咧嘴笑,他模样实在不好看。

“你是谁?”

小竹跳退一步,滴血勾横在胸前,深怕本前偷袭。

本前唉唉笑着:“准备罢免你的人。”

“你是谁?”小竹又问了一句:“小勾在哪里?”

他目光寻向左墙,始发现立在那里发笑的小勾。他斥道:“你想暗算我?呵呵,怎么埋了光头?”

小勾笑道:“这是本门所规定。”

“他又是谁?”

“找来罢免你的人啊!”

“你敢?”

“有何不敢,我不是正在进行?”

本前嗤嗤地笑着:“门主说,把你干掉,我就可以升上来当副门主。”

“你敢!”

小竹利刀一横,大有拼命之势。

小勾道:“好吧!我们用温和地方式进行,武力解决太不文雅了。”

小竹冷道:“如何解决?”

小勾瞄向他脑袋,笑得甚邪:“你没发现我们都埋了光头?为了本门整齐统一,所有的人都得剃光头上班,否则一律视同自动辞职。”

小竹闻言斥叫:“你神经病,又不是和尚,理什么光头?”

“你说对了。为了让本门形象良好,本门决定向少林和尚看齐。若有人受不了,可以退出。”

“你这是在逼我了?”

“我只是在说道理给你听。”

小竹不怒反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们可以有个圆满结局。”

“你答应辞职了?”小勾欣喜笑着。

“我可没说要辞职,我是要抗争到底!”

“我们是两票对一票……”

小竹却将滴血勾一横:“投票有什么用,要看我手中宝刀答不答应!”

“你想来硬的?你打不过我。”

“我砍东西总可以了吧!有空也砍下你脑袋!”

小竹登时冲向大堆宝物,抽刀就想砍。

这宝物价值何只连城,被他砍断,可比逼人下台还来得让小勾难过。

小勾立即冲前拦人:“别砍别砍,我认输,认输,副门主请息怒!”

小竹这才洋洋得意,耍着手中宝刀:“谅你也斗不过那些宝贝,还敢不敢叫我理光头?”

“我不敢了。”

小勾转向本前,苦笑道:“你看见了吧!这就是我不敢罢免他的原因。”

本前陪着干笑:“我了解当门主的痛苦,我看还是支持他好了。”

小竹斥道:“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砸一样宝物,让宝贝门变成烂宝门!”

小勾挤出笑脸:“根本不可能发生那种事情嘛,副门主多虑了。”

小竹这才有了笑容:“看你还作怪?说,这几天到哪儿去了?”

“到少林寺出家啦!”

“你真的出家了?”

“真的。”

“可恶,敢骗我!”

小竹又想砸东西,小勾匆忙又叫:“暂时的,后来又还俗了。”

“然后呢?又去了哪里?”

“没有啊,一直待在这里,呵呵,享清福,我准备退休啦!”

“你胡说。”

“没有啊!”

小竹嚏斥:“想骗谁,你还到过九尊盟,拐走铁追阳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你还敢问我?”

小勾愣一愣,随即轻笑:“也有道理,如此重大事情,铁追命一定急如热锅蚂蚁,到处乱撞。”

“铁追阳呢?”小竹四处寻找,却找不到人。

小勾扫得一笑:“这么神圣的地方,怎能让他侵犯了?我另外把他藏在隐秘处。”

“还不快把他找来。”

“奇怪了,你看上他了?这么关心他?紧张兮兮的?”

“你还胡说些什么?就因为你拐走铁追阳,他老爹派来大批人马,把秋夫人给抓回九尊盟,扬言十天未换人就宰了她,现在已过了三天,我怎么不急?”

小勾登时闪了闪嘴角,笑不出来:“真有此事?”

“不然你以为我吃饱没事做,来砸你的窝?”

小勾干笑:“你没事干,一定会如此。”

“这节骨眼儿里,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拿秋夫人的命开玩笑?”

“没那么严重吧?铁追命他儿子在我手中,他敢乱杀人?我就不信他有这胆子。”

小竹一愣,这也是有道理,冷道:“可是他如若疯子,随时会杀人。”

“疯子就不要儿子?”

“不管如何,还是早些把秋夫人换回来,这才是上策。”

小勾瞄眼:“说的倒容易,你知道他是冲着我来的。你知道他是谁?他就是幕后救走十二星相的白衣人,也是新的皇帝门主。”

小竹惊诧:“真有此事?”

“不然我何必躲他?不但如此,他也练了九龙神功,我现在根本拿他没办法。”

小竹惊诧,不知如何是好。“可是不换回秋夫人,她可能有性命危险。”

“也不是不换,而是得从长计议,别着了铁追命的道。”

小竹一脸愁容,这事让人手足无措。

小勾嗅道:“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不但是铁追命,就连任清云也都学会了九龙神功,我的武功还被吸去,到现在才恢复五成,差了一半,怎么搞都不顺利。”

小竹惊诧:“你武功失去一半?”

“否则何必缩在洞中,虽有一堆灵葯,可是一下子远水也救不了近火。”

小竹也觉得无计可施,更为小勾丧失一半功力而难过。

小勾刚沉思着正在动脑筋处理此事,想不许久才道:“看来也只有用缓兵之计,你先去通知铁追命,到两牛山交换人质,时间订在十天后,我会在那里等人。”

“可是铁追命要是换回儿子,又对你动手,你怎么办?”

“所以才要找两牛山,那山如牛角两边翘,我可以利用,天蚕勾选到另一蜂,可以避免对方追逐。”

小竹闻言,已点头:“只有如此了。事不宜拖,我先赶回去,两牛山再见。”

匆匆地,他又离去,为此事奔波。

小勾瞄向本前,无奈道:“逍遥到此为止,干活去吧!”

本前道:“照这样情况看来,不宰了铁追命,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要宰他,谈何容易?”小勾苦笑:“先躲一阵吧!等我找到好方法,再来收拾这老家伙。”

时下,也只好如此。

小勾仔细又选了大堆灵葯,也好临时救命用。随后跟本前掠出山洞,将丐门封闭,掠往地面,又在附近岩角处挖出一大包东西,才再寻向山区,想押解铁追阳至两牛山。

两牛山,直如牛角,中间凹,两边耸高如牛角,

峰高数百丈,阻隔五百丈,若从左边奔向右边山峰,得花上两刻钟。而直接能掠过五百丈,则只需半分钟吧!

这是理想交换人质的地方。

小勾老早就押着铁追阳赶来,先观察地形。

铁追阳经过几天休息,背部伤口已愈合,只是偶尔会传来酸麻痛,但这比起被手术时,自是好太多了。

小勾瞧着他,嗤嗤地笑道:“你得救啦!你爹抓了我的人质,要来交换你,高兴吗?”

铁追阳闻言,顿时心花怒放,嘴角都忍不了要抽出笑意,却还得装出痛苦表情……因为还在小勾手中啊!

小勾讪笑:“别装啦!能拣回这条命,我都替你高兴,你看看,两牛山这两只角,你喜欢哪只?

铁追阳只能随便选左边。

小勾频频点头:“很好,左边就左边。咱们到左边瞧瞧。”

他和本前已把五花大绑的铁追阳拖向左边高峰,那儿也没奇特之处,十丈宽高峰顶,长了几束长草而已。

小勾平望对峰,高度差不多。

“我在想,你老爹来时,会乖乖到对峰吗?”

铁追阳道:“若有约定,他会的。”

小勾敲他一个脑袋:“你以为我是呆子?你爹来了,看到我们在这里,不把此峰围得水泄不通才怪,还会像乖宝宝站在那儿发呆?”

本前道:“那我们该慢来,让他们光选一峰。”

“选哪个蜂也没用,他只要围着下面,两峰相隔只有五十丈,我们从上面滑下来,还不及人家围得很快呢!”

“可是不能用,你为何要选这里?”

“因为选错了。”

“选错了?”

本前睁大眼晴。小勾干窘地笑着:“我七八岁来过一次,那时还小,印象中很高大,谁知现在全变了样?”

本前皱眉直笑:“这种事也能选错?到现在怎么办?”

“只好换地方啦!”

“可是已约好铁追命,换了,他恐怕不知道!”

“再通知他不就得了?”

“也只好如此啦!”

此地不能用,当然只有换地方了。

然而小勾却从腰旁的布袋抓出几颗黑弹丸,藏在草根底下。

本前不解:“那是什么?”

“霹需弹,嘿嘿,一大袋,足足有一百多颗,上次那武则天就是被我炸死,现在用来对付铁追命,不怕他发狂到何种地步。”

“他会上当?”

“管他的,反正有机会就炸,何况炸他几下,他也就投鼠忌器,不敢胡乱耍花样。”

本前也觉得过瘾:“分我几颗,也好讨回利息。”

小勾没给他:“算啦!你武功尽失,要是跑了跌倒,压着它怎么办?炸得你粉身碎骨。”

本前为之咋舌,不敢再要。

小勾瞧瞧地形,发现南边山峰较为险峻,遂又押着铁追阳退下蜂,往南行去。

找了许久,再无两蜂对望而且相近之处。小勾只好退而求其次,找来一处崖层断裂处。此岩地裂成两半,宽约有余丈。普通人无法掠过,而以铁追命身手,或能掠过,但若加以阻拦,想是能拖他一点儿时间。

看来四处已难找到更好地形,只好将就些。

本前道:“咱们是在对崖和他们交易?还是先交易好,才选列那边?”

小勾想想:“还是先交易完毕,再退到那边,因为来的人可能还有鱼肠宫的人,他们不可能立到走到那边走。何况也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患难见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