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7章 泪洒鱼肠宫

作者:李凉

“铁追命给我出来!”

小勾不敢进入九尊盟,从旁边树丛奔向墙边,然后狠狠丢下火把,目标正是那座九层碧玉塔。

“给我出来,跟我丁小勾决一死战!”

连吼几声,连名字也报了,他立即往山区逃去,他得找到悬崖旁,免得脱不了身。

九尊盟上下闻及吼声,自是惊动万分,立即拦来,却找不到人,而这吼声似也传入铁追命耳中,他不知从哪个角落,很快射出九尊盟,直往小勾故意留下的线索追去。

直到一处够高够险的悬崖,小勾方自定在那里,??嚝堀o老狐狸。

他将从鼠精和疯狗吸来的内力,催化地储存在少冲脉中,照他估计,也得要四五人像鼠精这种内力才能塞满一条经脉,不过聊胜于无,他还是加以灵活动用。

不到盏茶光景,铁追命已追来,忽见及丁小勾,他更是狂怒中带惊喜:“小贼你敢把我儿伤成这样,我要拿你命来抵。”

小勾闻言,心知他讲的必是用在铁追阳身上的分经错脉手术,不禁呵呵笑起:“如何,他任督两脉打通了没有?”

“通个屁。你敢在他身上动手脚?”

“不是手脚,是手术。”

“你乱接他的经脉?”

“新实验嘛,总该有个开始。”

“好,老夫今天就拿你开肠破肚,给你新的开始。”

“那也得我答应才行。”

“我儿子没答应,你照样动他手术,我何需要你答应?”

“你怎知他没答应?如此笨儿子,还不如女儿好。”

“你说什么?”

“我说你儿子比不上你女儿好。”

铁追命脸色一变:“我哪来女儿,你疯言乱语。”

“真的没有?”

“老夫活了近百岁,才收了个义子,哪还有心情去找个干女儿?”

“她不必找,她是你亲生女儿。”

“胡说,老夫从无女儿。”

“别掩饰了,我连她名字都知道了。”

“她是谁?”

小勾说了一句名字。

铁追命猝然大怒:“胡说八道,老夫劈了你!……”

狂吼中,他狠命地扑向小勾,动手即是杀招,看是动了真怒。

小勾有意试试自己功力,展开九尊掌,幻化出九道掌形,迎拦过去,六虚三实,瞧得铁追命目迷五色,突而瞧及小勾用的是自家武功,他谅诧不已:“你怎会九尊绝学?”

他也以自家掌法,将小勾给封退。

小勾翻退数丈,呵呵笑道:“你能偷学别人武功,我就不准吗?”

“盗人武功,罪大恶极!”

铁追命猝而换成另一种招式,有若蛟龙乱跳,张牙舞爪,威猛之极,掌未至,那劲风已扫得四处呼呼作响,乱石齐飞。

小勾可没见过这武功,眼看他托大击来,自己也不客气,胡乱跟着耍招,认准对方掌形,劈头即打。

砰然一响,双方错开,小勾一阵得意:“我功夫大进了。”

他退的不多,似能和铁追命相抗衡。

岂料铁追命却哈哈厉笑:“进个屁,那是老夫只用了五成功力!”

原来铁追命想通小勾进入悬崖死角,让其无退路,再做全力一击,虽然小勾上次在两牛山脱逃,但他乃以为有山藤的结果。他哪知小勾最喜欢靠崖边,慾战慾逃,通通方便。

“你用五成,我也只用了一半,再看这掌试试!”

小勾谑笑着,猝又扑来,铁追命自是全力尽出,心想打不死人,也得将他逼入深崖。

岂知两人一触掌,猝然改推为吸,不顾危险,猛吸对方内劲。

铁追命顿觉上当,截断了内力,挣脱双手,后又迅捷劈出猛劲,直冲小勾头都和胸部。

小勾眼看无法避闪,忽而大叫:“看弹!”右手一抬,似要打出霹雳弹之类东西,铁追命吃过亏不得不掠退数丈,还左右闪动以避开可能击来之炸葯,无形中也将掌力减弱许多,尽管如此,仍将小勾劈射数丈。

小勾喝地一声,没射出霹需弹,却把天蚕勾扣向铁追命腰带,他一暴退,竟也把铁追命拖得急急往前跑步。

铁追命大惊万分,顿出千斤坠,两脚陷入地面,将身躯定住,小勾冲退力量却未减,叭地一声,已把腰带扯断,铁追命青袍敞开,裤子快掉了下来,他惊怒,左手猛抓裤头,凌空又发掌打向小勾,可惜人已在十数丈开外,掌力效果不大了。

他怒吼:“摔你个粉身碎骨。”

“哇,我死啦!救命啊!坠下了……坠下了……”

小勾故意尖叫,却在空中翻筋斗,戏弄般地往崖下飘去,这根本不像慾摔死而挣扎。

铁追命瞧得甚是慎怒,他忽而想到儿子说过,上次小勾是从九尊盟后山那悬崖逃走,小勾分明有此本领,他不禁后悔一掌没把小勾打死。

铁追命再无心情看小勾表演,登时往回奔,想去告诉那所渭的女儿,她身份似乎暴露了。

小勾瞧他走的匆忙,但觉意外,遂打出天蚕勾,射向崖壁,身躯也粘了过去,他怕铁追命使诈,去而复返,故而等了几分钟,并无动静,这才小心翼翼地爬往崖面,探头四瞧,果然没人,才翻上崖。

“他怎会走的这么匆忙?一定有急事。”

会是何事?……小勾沉思半晌,忽而想到了。

“瞧他如此急于杀我,显然在防止消息走脱,那有可能有女儿了?他猜测我末死,故而慌张地赶去告诉他女儿。”

如此判断合情合理,然而小勾不禁为难了,若真他女儿是某个人,这并不是他所愿意的答案啊!

犹豫不决中,他还是做了决定。

“或许纸上写的是误会,铁追命女儿另有其人……”

小勾抱着几许希望,掠失山崖。

铁追命似乎用了某种传递消息方法传给某人。

打从二更开始,他就一直在无名镇郊某处山坡上的四合院,等待消息。

四合院已是老旧,无人居住,院内院外都被参天樟树所包围,显得神秘而阴森。

当地人还传为鬼屋,但这对武林中人,自是最佳藏身之处。

铁追命神情焦灼地不停四处踱步,目光不时瞅向天空、屋顶、高墙,甚至窗户、树梢,总希望相约之人立即出现。

“三更己过,终于一条黑影掠空,翻墙而来,她还小心翼翼瞧寻四周,还未决定是否安全,铁追命己急切向她招手:“快过来。”

那黑衣蒙面人见状,也不必再寻了,迅捷掠人庭中,瞧她身躯,自是女人无异。

她也焦急:“何事,找得那么急。”

“丁小勾己知道你的秘密。”

“他?”黑衣人惊诧地打了哆嗦,声音颤抖着:“他怎么知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还找过我,说出你的名字。”

黑衣女子如被轰雷劈着,有股摇摇慾坠的感觉:“怎会如此,事隔才几天,他就知道了,你确定?”

“该确定,不过他向我查证,可能还有点儿杯疑。”

“没有用了,他精灵得很。”

“只要不被确实逮着证据,他赖不了你。”

黑衣人沉软不语,这消息来得太突然,她一时无法适应。

铁追命黠谑道:“其实一个小鬼也没什么好怕,你干脆回到我身边。”

“不行。”黑衣人截断他的话:“我不回你身边,永远不回去。”

“别忘了,你是我女儿!”铁追命有些嗔怒。

黑衣女子两眼含泪:“爹,你要我做的事情还不够多?放过我这一次吧。”

“就是因为爹疼你,才要你回来,你在他们那里,不见得好过。”

“那是女儿的命,这件事由女儿自行做决定好吗?”

铁追命露出父亲慈祥脸容,有点儿无奈:“好吧,不过爹会随时欢迎你回来。”

黑农女子悲怅地一笑:“爹你已近百岁,还争什么?你难道要耗尽一辈子性命在争权夺利上吗?”

铁追命恨恨地嚣叫:“你懂什么?爹一直都是天下第一高手,为何人们记不得我,爹就不信邪,一定要创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局面,那才是爹冠盖古今的杰作。”

“可是人死了,什么也没有。”

“谁说的,还有名气,像达摩和尚,武当张三丰,以后会加上九尊盟主铁追命,哈哈哈!……”

铁追命狂笑,让人听来刺耳。

黑衣女子轻叹:“他们全是以德服人,爹您的行为偏差了。”

“住口,爹的事,不必你来教训,现在天下你没见着,还有谁能与我相抗衡?”

黑衣女子又自沉默不语,她心头不知充满多少委屈和无奈。

铁追命似乎也觉得骂得过火了,语气已软:“珊儿你不必为爹担心,还是为你自己着想吧!”

“我能想什么?”黑衣人女子冷漠一笑。

“不管如何,爹一定维护你的安全。”

黑衣女子笑的更是怅凉,似乎安全已不是最重要的了。

她不答话,铁追命也不知该说什么,一时庭中为之沉静。

过了一会儿,铁追命终又忍不了说道:“话已传到,如何应付,你该有个准备,倒是四大宝剑,你要给我弄到手。”

黑衣女人斥道:“你没听消息,四大宝剑已随武则天掉落万丈深渊,你还叫我找?”

“谁说的,太阿剑不就出现了。”

“你不会找他们要。”

“你要我血洗他们?”铁追命似感得意。

黑衣女子冷道:“你如此做,将会引起武林公愤,合起来全力对抗你。”

铁追命哈哈谁笑:“来啊,我毁了五台派,又折服少林派,他们为何不敢声张,时势已变,武林早没落太久了,根本无法跟九尊盟抗衡。”

“既然如此,你为何需要四大宝剑。”

“我必须除去威胁,你一定要帮爹的忙。”

“这种事,我做不了,因为我根本不知另外三把宝剑又出土了。”

“一定出土了,否则太阿剑不会现形。”

黑衣女子无奈,只好点头答应找寻,铁追命为之欣笑不已。

“你快回去吧,出来过久,未免让人起疑。”

“你答应过,不能动鱼肠宫,为何又动了?”

“爹没办法,丁小勾那小子掳了阳儿,我必须逼他出来,下次一定不动。”

“你再动,我就不认你这父亲。”

“爹保证,爹怎舍得你这乖女儿呢?”

铁追命又自大狂笑不已,黑衣女子不想听他狂妄笑声,已转头离去。

铁追命瞧着女扎逝去的背影,有若莫大战胜快感,笑得更狂更大声。

黑衣女子走远了,在路途中,一直板着脸,不言不笑,有路,但她似乎无路可走,忽而她双手掩面,嚎哭起来,没头没脑地往前狂奔,或有枯枝野草划破衣服,她仍无所觉,直到奔及一溪流,她才定在溪旁,瞧着静静的溪流,她心情较为恢复。

“一切都会解决的,会有办法的……”她自言自语地说着,声带悲怅,但她很快收起心神,将面巾解下,露出一头秀发,她将头发甩向背肩,捧起清水,洗净泪痕,再擦干。

瞧瞧天色,快近五更天,她赶快找个隐秘处,脱下黑衣,已经破损,立即埋入草地中,方折往西方奔去。

绕出山径。

远方已现出依山而筑的楼宇。

那似乎是鱼肠宫。

此时的鱼肠宫,早就人马尽撤,她为何寻向这里?

那女子换得一身素白裙衫,探查一阵后,决定不再躲藏,现身地快步走去。

她从大门进入鱼肠宫,久末打扫,已铺了不少落叶,现出几许沧凉,她找向后院,直落银月阁。

进入里头,开始有序地翻箱倒柜,想找出某种东西。

她找得好仔细而认真,从外庭找入卧室,她翻过化妆台找过小书桌,再往软床,正想移开软床。

她忽而觉得门口似有人影,惊诧地回头一望,入眼一片青,吓得她尖叫,撞退想逃,却撞向内墙,逃不掉了。

来者正是小勾,他表情冷漠又带着伤感地瞧着那女子,他似乎找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秋夫人,当真会是你?”

秋夫人会是铁追命的女儿?这太不可思议了吧?难怪小勾说什么也不肯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因为这是他亲眼所见的啊!

秋夫人从掠骇中定过神来,勉强挤出笑容:“丁少侠,找我有事?”

她似乎还抱着一丝希望。

小勾未张声,右手轻轻将抓在背后的黑衣拿出来。

秋夫人瞧得清清楚楚,这正是她埋在土中的黑衣啊,宛若晴天霹雳,敲得她四肢无力,还好有墙可靠,否则必会软跪地上。

她的身躯冷寒地打着哆嗦,好不容易深深吸气,才平息内心澎湃激流。

“你都见着了?”

“嗯!”

“从古宅院开始!”

“嗯,我跟踪你爹,先到了那里。”

原来小勾早就盯上铁追命,趁着黑夜躲在四合院外边,直到发现黑衣人赶来,才再潜向树丛中,是怕两人有可能联合对付自己,故而再跟踪黑衣女子,直到这时,才敢确定即是秋夫人。

秋夫人眼看身份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泪洒鱼肠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