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续集》

第09章 邪魔大拼

作者:李凉

小竹笑斥着:“真是,头大没脑,宝刀一交他手就掉了?跟着我几个月都没出问题。”

小勾装着没听见,先处理丑事再说。

连连奔出十余丈,终也找到岔路口,再想挖泥补洞,忽而见着那洞远远地透来淡谈暗青光,虽暗,但在黑洞里已经够清楚了。

“那是什么?”

小勾觉得奇怪,怎会发光?仔细再瞄二眼,登时惊诧:“会是出口?那小竹走的……”

他突然笑不出声来了,这么重要的任务,他竟然把方向给弄错,引了小竹逼入地道死角?真是丑事连连。

地道挖得甚直,本前也瞧着暗光,他从小就早起,一眼已看出那是什么,说道:“天亮了,足足混了一夜。”

小竹惊诧:“那边怎会有通路?”

“那不是通路,是幻影,别猜错了,是我衣服的颜色。”

小勾仍想掩饰,抓开衣服,张开双腿成大字形地想封去光线,然而那光仍是从缝隙中穿出。

小竹起疑:“明明是信道,他为何要掩饰?难道……”

他往背后瞧去,唉呀,好深啊,他奔驰几步已呵呵笑起:“好长的秘道啊,奇怪,小勾你是在挖跑道是不是?”

小勾眼看纸也不住火,无奈自嘲笑着。

本前也觉得怪异:“信道好长,好象可以玩赛跑……”

“岂止赛跑?连赛马都绰绰有余呢!”小竹笑的更逗人:“小勾你也真是,干嘛?比赛只挖到九尊塔,你竟然打通了九尊山?这身本领,怎叫人赶得上啊?可惜你装作无头苍蝇乱撞,故意让出九尊塔不挖,否则我又怎么赢得了你啊?”

小勾瘪笑出口:“算我是瞎跟大力乌龟行不行?白白开了一条跑道,让你们来消遣我?”

小竹笑得更逗人:“我实在想不出来,你怎么会搞出这么大的丑事?这就像你娶新娘,你把丈母娘娶过门一样。”

小勾无奈窘笑:“没办法啊,一挖洞就上瘾,一路杀下来,就杀过头,还杀歪了。”

小竹嗤嗤地笑着,大拇指直竖:“真不愧是天下第二妙贼,挖洞功夫,天下无出其右者,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每次挖地道偷东西,是不是把地底挖成蜘蛛网一样,才能顺利挖到地头呢?”

“没那么严重啦,这次是意外,以后不会有啦。”

小竹又挖苦几句,方自饶过他。

反倒是本前,还搞不清小勾挖错了方向,以为是另一种挖地技巧,不解道:“小勾你每次挖地道,都要先打直,再岔出小道,跟大树生枝一样吗?”

小勾听得想笑,却也不便否认:“对啊,有了大树干,枝叶才会生得多。”

本前频频点头,这话说来甚有道理,他又学了一招。

小勾急于走出窘境,遂道:“天亮了,比赛也有了结果,我输啦,咱们先退出去,清洗身躯,好好吃它一顿,睡个大头觉,再来九尊盟,看我变魔术,把九尊塔给盗走。”

这话够吸引人了,小竹怔笑道:“你当真要偷九尊塔?”

“当然,为了挽回颜面,我不得不偷。”

“不会又失去颜面吧?像今天一样,变乌龟。”

小勾干笑着:“乌龟也有翻身的一天,你们等着瞧好了。”

他信心十足。惹笑中,小竹和本前也希望小勾真的表现出如此大能耐。

于是小勾则利用滴血勾,将小竹所挖秘道修饰些,让其更宽广,行动更方便。

三人已从树心出口溜出秘道,趁着天未大亮,还沉黑之际,溜向附近小镇,找家客栈,清洗去了。

小竹为了避开两位危险人物,硬是要分房。小勾自然管不了这些,只好由他去了,不过心头越加肯定他愈来愈像女人了。

清洗过后,三人换上干净衣衫,显得容光焕发。填完肚子后,三人即倒床大睡起来了。

一觉起来,已是黄昏。

小勾提议,三人又往九尊盟潜去。

三人并没有马上靠近九尊盟,而是在相对的山峰上,小勾有模有样地观察地形,准备策划如何盗得一座小山上的高塔。

那得怎么偷?

就算有万匹马,也没那么大的马车啊!

而且他还要用偷,当然是要它神秘消失了。

本前想不通:“你是不是要放炸葯,将他炸个无影无踪,然后就说偷走了?”

“非也非也!本贼王怎会用这种笨方法?这违反了妙贼的精神,一切东西都要完好如初才算数。”

小竹道:“神不知鬼不觉,你是用五鬼搬运法,或是摆阵势用障眼法?”

“唉呀,你怎么相信牛鬼蛇神?我哪有这么高的道行请来五鬼帮忙?也没功夫摆阵,何况那么大的东西,想隐藏它并不容易,这并非我妙贼耍的方法。唉呀,全是真本事啦,别瞎猜,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了。”

小勾不说,让小竹想破脑袋都想不出绝招要如何耍?

倒是本前聪明多了,猜不到就别想,到时自然不就明白了。

小勾又瞧往地形,念念有词:“山高四十度角……左右森林,有圆木可用,石梯平滑,硬石所造……可行马车……”

他讲的似乎和预备搬运有关,引得小竹更加花脑筋猜想着。

忽而小勾瞧及左林中,有一个白衣女子掠入九尊盈门,背影好熟。

“会是秋夫人?”

小竹也瞧见背影,有点儿像,他道:“这么多天,她也该回来啦!”

小勾道:“不知她回来有何用意?”

“奇怪,这是她父亲的家,她不回来,你叫她去哪里?”

小勾想想也对,干笑几声:“一时忘了,还以为她住在鱼肠宫,不过她既然回来,就过去探探,看他如何对待父亲,她爹又如何对待她。”

小勾和本前都很想知道,于是他们又潜回地道,渐渐逼迸九尊塔。

两人终于觉得有秘洞实在很方便。

三人到了塔前秘洞,轮流偷瞧,却见不着什么。

只有声音从高塔处传来。

在第七层。

那里只有秋夫人和铁追命,至于替身和铁追阳则在第九层养伤,而金银二怪仍在第一层把关。

铁追命乍见秋夫人回来,惊诧道:“你怎么回来了?”

秋夫人表情略带伤感而冷漠:“丁小勾已拆穿我身份,如此也好,我不必再装下去了。”

“他怎会知道此事?”

“你心里明白。”

“你说我耍了诡计?故意将秘密告诉他?你胡说些什么?我若真的想如此,又何必赶去通知你,爹又得到什么好处?”

“逼我回来,替你当打手。”

“爹武功已如此之高,何须你帮忙?这全是误会。”

“否则小勾为何会知道此事?而且是如此凑巧?”

铁追命忽有感觉,嗔道:“一定是任青云,他背叛我,而故意将此秘密泄露给丁小勾这小混帐!”

秋夫人已经想及从偷袭弦月洞之后,丁小勾即明白此事,可见任青云涉嫌最大,她道:“你告诉他,我的事?”

“爹怎会?但他恶毒得很,一定从某个地方找到了线索。”铁追命欣然一笑:“算啦,身份拆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小小一个鱼肠宫,怎比得上号令天下的九尊盟好?”

秋夫人冷道:“你害我拋弃了丈夫子女。”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早在当初就叫你别玩真的,你却不听,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不过没关系,凭你容貌,仍是花容绝色,要再嫁,多的是人在排队,还愁嫁不出去。”

秋夫人除了最近憔悴了些外,她看起来和三十出头女人差不多,风彩十足,仍然美若花月,那神彩更是楚楚动人。

她却冷斥:“爹你还有良心吗?到现在还说这种话!”

“爹说的可是真话。”

“怎么嫁?让你再利用我,去报复某个人?”秋夫人显得激动。

铁追命立即安慰:“好好好,都是爹的错,我认错,别一回来就吵架,爹带你到水月阁,那是专为等你回来而筑的,从来没人住过。”

他想拉住秋夫人坷手,带她前往水月阁,却被甩开。

秋夫人冷道:“我要住哪里,我自己会决定,我回来只是来告诉你,我已跟鱼肠宫毫无关系,你不必再去威胁人家了,另外,我也要离开你,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好了。”

她说完万甩头就走了。

“珊儿你要去哪里?”

“天崖海角,难道没有我容身之处吗?”

秋夫人泪水渗出,赶快掩去,射出高塔,急奔而去。

铁追命跟着追出,但只追了十余丈即顿足,哺哺说道:“走了也好,只要你安心,要到哪里就去哪里,爹今后也不必再用到你了。”

他露出一股难以形容的诡诈笑意,似乎女儿的走,对他是一种解脱似的。

人走了,他只好再掠回塔中,静静盘坐,思考着。

躲在地道的小勾三人,心头全升起一股淡悲。

小竹恨道:“铁追命真不是人,竟然还讲出这种话?他女儿简直是被利用的工具!”

本前道:“听他所言,她嫁给秋封侯是为了他爹,可是她又为何恨铁追命?”

小勾怎能说出其中原因,叹息一声,道:“大概是先前被骗,后来却爱上秋家,而她爹又逼向鱼肠官,她才会如此。”

本前迷迷糊糊中已点头:“原来这么回事,她也够可怜了,现在又无家可归,不知要去哪里?”

小竹道:“她会不会去出家?”

小勾叹息:“我也搞不清楚,唉,也不知如何处理此事,为了她爹,她是做了不少坏事……别管她了,咱们还是照计划进行。”

小竹和本前听得出来小勾话中有难言之处,两人也感觉得出,铁追命那种人,必定不择手段,相对的,秋夫人自然也被逼迫做出她不喜欢的坏事。这种可能性太高了,小勾不说,两人也不便问。

小竹转开话题:“你准备如何偷那个尖塔?”

“当然是先搞清四周路线了。”

小勾遂又探头往外瞧去,只看了一会儿,他忽而发现四周好象有东西在爬,还发出响声。”

“什么东西?这么一大片。”

小勾再探高些,忽而毛骨慷然:“是蛇阵?还有蜘蛛、蝎子!”

黑暗中,那些毒物涌来,小勾立即缩头:“快把那洞口封住,太多的蛇虫来啦!”

本前闻言立即转向另一头,找来岩块压在洞口,方自折回。

小勾心想,自己挖的信道,一个出口开在悬崖,另一个在石梯那头,加了盖,不怕被侵入,剩下方才进入的洞口,虽在树心中,他还是觉得不妥,赶忙奔回去,将洞口先堵起来再说,才又折回。

小竹趁他离开时,伸头往外瞧去,这一瞧,让他全身发软,那蛇阵简直让人作呕,他赶忙缩头,躲在远处。

小勾轻轻地笑着:“其实蛇肉吃起来还很补的!”

说话间,他也伸手出洞,抓来几块较大石头挡在四周,再拿出葯物,往四周散去,那青色粉末发出淡淡的香气,自有驱蛇避虫之效,如此就不怕蛇阵会溜进来。

小竹想呕:“哪来这么多蛇?吓死人了。”

小勾轻轻笑着:“好戏登场了,一定是任青云不甘认输,逃走后又计划反攻,先叫四魔引来蛇虫包围,然后再想办法进攻。”

本前立即鼓掌:“好,狗咬狗,死的仍是狗,咱又有得瞧了。”

小竹道:“任青云昨夜刚受伤,这么快就复原了?何况他俩打不过铁追命,难道他也请来别人助阵?”

小勾道:“请谁我可不清楚,不过他伤的并不会很重,再加上他偷学了九龙神功,找几人偷吸内力,很快可以治好内伤,隔一天已经够啦,而且突然返回,可收到偷袭效果。”

小竹问:“他真的会来?”

“一定来。”

小勾再次探往外面,却发现毒虫将九尊塔团团围住,形成一圈五十丈方圆,他们则埋伏在那里,等待另一种指示,小勾更肯定,任青云一定会来偷袭。

会是何时刻?深夜三更?通常一般人都喜欢三更偷袭。

然而……、

任青云却出现了,初更不到,即已领着十二星相及三邪魔潜入九尊盟。

“他果然狡猾无比,三更容易偷袭,但也容易引人更加提防,尤其是不睡觉的高手,三更根本起了作用,所以他现在就来,自能收到偷袭效果。”

他要众人潜伏枯树、岩石背后,一个人轻巧掠靠九尊塔,手中抓着一把黑色东西,他抓得甚紧,那似乎是他特别倚重的东西。

他轻轻将耳朵靠向墙壁,似在听声辨位,准备找出敌人位置。

不久,他确定第一层有人埋伏,暗自冷笑:“敢跟我作对,我让你见阎王都找不到路子。”

右手紧紧抓黑剑,猝然撞门而入。

砰然一响,红门尽碎。

里头金银二怪本在盘坐,见状全身暴飞而起,怒喝着扑过来。两人练了一身金钟罩铁布衫,怎会怕什么刀剑,两人全不把黑剑放在眼里,四掌成刀成拳,想把对方戳穿心肺或打个稀烂。

任青云却谑笑:“不怕死,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眼看二怪扑近三尺余,他黑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邪魔大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