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12卷

作者:李凉

“黑巾蒙面人?”小邪问道:“他出手是不是很快?快得令人不知如何去应付,你在他手中是不是走不出三招?”

韦亦玄点头道:“不错,老夫在他手下走不出三招就被击昏了。”

小邪哧哧笑道:“看来你这个正派的正派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好吧我走了,有空再到我店里玩玩,想不到我们会变成朋友,呵呵……”

说著笑了一下,小邪已往回路奔去。

韦亦玄叹口气,喃喃道:“唉!没想到老夫竟是这等下场,被人这么一打什么都忘光了,还好是这位小兄弟说我是飞龙堡主,否则连我自己是那一号人物都不晓得,唉,可悲,可悲!”

小邪走回小木屋,心中还是有许多结,无法解开。

他想:“那黑巾蒙面人,想必就是黑巾杀手,而她们不是已经收了韦亦玄的钱,而来追杀我吗?怎么又将韦亦玄给捉来这里?”

喝口酒,他想了许久,心暗道:“也许是有人请黑巾杀手来杀韦亦玄,如果是这样,那.只有神武门了,因为上次自己在“飞龙堡”偷听到“神武门”时常和“飞龙堡”争地盘而火拼,所以“神武门”才收买杀手来杀掉韦亦玄,或挟持他来威胁“飞龙堡”,这么说……□“神武门”,“飞龙堡”和黑巾杀手……对了!”

小邪突然拍手大叫道:“我想通了,“神武门”他们想独霸天下,所以十几年前就收买那些杀手,将这些各大门派高手捉来这里,他们藉此机会壮大自己,“飞龙堡”这时也在北武林崛起,“神武门”不断扩大势力范围,所以和“飞龙堡”起了冲突,这次又收买黑巾使者将韦亦玄捉来想要瓦解“飞龙堡”,而黑巾杀手只是个杀手,随时可以倒向任何一方。上次在开封“神武门”被黑巾杀手所杀,那是因为他们自己倒楣,砬上了已被韦亦玄收买的杀手。所以才有狗咬狗的事情发生,哈哈……“神武门”。那天我也去收买黑巾杀手,来杀你们一个片甲不留。”

一想通,小邪心情开朗不少,大唱山歌,也喝了不少酒,真不虚此行。

不久,乞丐头已跑过来大叫道:“小兄弟,不好了,我的猪都跑走了,”她哭丧著脸,很是委曲。

小邪一听大笑道:“乞丐头,是不是你把它们给放了?”

乞丐叹道:“不是的,早上我很高兴,将你赔我的猪带回去,将绳子鲤开谁知道只这么一解,他妈的山猪就乱跑乱撞,我边追边赶,谁晓得,这大山猪往围墙一撞,就撞出一个洞来。我赶快跑过去:但是山猪已溜走四只,小兄弟你一定要帮我的忙,将它们再捉回来。”

小邪心中暗骂道:“才溜走四只?差:”她笑道:“乞丐头!猪跑了就算了,你养了这么多,又不吃又不杀。真是浪费功夫!”

乞丐道:“老夫是舍不得杀,多可惜,快!你快帮我捉回来,我急死了。”

小邪心一动道:“好口明天你带他们全部来提山猪,谁捉得多,就将所提的通通带回去。”

乞丐眼睛一亮叫道:“真的?你可不能开玩笑。”

小邪笑道:“当然是真的,只怕你们有些人,还不愿捉呢?”

乞丐叫道:“那有这种事?想当年我一杀猪,他们都排队看得口水直流,我风光就是风光在这里。”说完他已耸著肩头神气起来。

小邪暗笑道:“原来你还有这一招,不错!不错!”他道:“好吧!那你明天叫他们来捉猪,连那个和尚也请来,全部都来了,留他一个也不好意思。嘻嘻……”他想到明天捉猪时就想笑,尤其还是和尚捉猪,这更够味。

乞丐笑道:“没问题,我这就去叫他们准备明天来捉猪。”他已满怀希望的往回走。

小邪叫道:“别忘了告诉他们,一定捉得到,如果捉不到的人,我每人送一只!”

他为了提高大家兴趣,故而出此招。

乞丐笑道:“这太好了,我一定告诉他们。”说完已不见人影。

小邪吓吓笑道:“乞丐捉猪是正常,但少林和尚捉猪……这像什么话嘛!哈哈……”

说到最后他已忍不住昂头大笑。

笑声一顿小邪喃喃道:“只怕他不肯参加,我得耍他一耍才行。”

小邪走入林中砍了许多山藤,然后进入山区,捉拿山猪,不多时,他已困回二十几条山猪,牵回木屋,将她们绑在树下,这才回房休息。

在梦中,他梦见了小丁,也梦见了小七,离开他们也差不多一个半月,不知他们变得如何?

小小年纪的他,就已卷入江湖,这太非他所愿意,但已经卷入了,他也不退缩,他要做到使自己减少到最低的伤害。

在一阵阵追杀之中,他已领悟到武功的重要,在勾心斗角中,他亦知道江湖的险诈。

虽然他大胆的假设,这些都是“神武门”收买杀手干的,但他还是有许多疑点未能澄清韦亦玄杀韦亦玄,黑巾使者和那疯狂超级高手,蒙面人和蒙面人,欧阳不空是否是自己老头,“黑血神针”之迷……还有李孟谷又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小小心灵装了这么多疑问,小邪心里压力太重了,但他已决定要解开这些疑问,否则他会更累更睡不著。

由平静而归于繁忙,一天又开始了。

一大早小邪已为他所准备的捉猪行动而忙碌。

他先给山猪□了不少酒,然后在其后腿绑上藤索,使其后腿像挂□条一样,只能行小步,而不能跑大步。

弄完后,他已坐在门前等待著捉猪的人来临。

己时一过。

“杨小邪你准备好了没有?他们快来了!”

乞丐现在和小邪混得很熟,他是想早点过来帮忙,顺便探听一下情况,准备多捉几只。

小邪看他手中拿著大箩筐,不禁莞尔一笑,他笑道:“哎呀!我的乞丐大先生,你可是有备而来,你准备捉几只?”

乞丐点头直笑道:“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全部啦!我最喜欢它们了,尤其是杀它们的时候,说有多神气,就有多神气。”

小邪吓吓笑道:“乞丐头,我看你也是胡扯的能手,那天我们回中原,那才好玩哪日”乞丐笑道:“甫提了,回内陆?十几年都挨过去了,就是没半点救兵,老弟你还是替自己想想吧!多开几家杂货店,我们大家也乐得衣食无虑。”

小邪笑道:“我没来难道衣食有虑?外面那些卫兵,不是固定一个月给你们分配粮食吗?”

乞丐气道:“想到这个我就有气,本来前几年还蛮姦的,但过了几年,他们全都变了,分配的东西有就像没有,他妈的!他们是存心想饿死我们,还好大家都种点菜,养点猪,否则这可饿惨了。”

小邪道:“也许也们已经觉得你们没有利用价值,也就是说他们羽毛已丰,再也不怕你们这些人。”

乞丐叹道:“我想也是如此,但我就是憋不下这口气,好几次找他们理论,结果每次都被他们打回来,而且分配又更少了。”

小邪道:“老乞丐,你别灰心,改天我和你一起去,对了“这里守卫武功如何?”

乞丐道:“依我看,大部份是一流高手,因为他们吃饱了也没事干,没事就练武,这么多年下来,他们想必都有一点心得吧!”小邪耸耸肩,豪气万丈的道:“好!等猪捉完了,我就去和他们谈判。”

乞丐笑道:“小老弟,你可别乱搞,弄得民不聊生,使老百姓不得安宁。”

看来乞丐雄心已尽失,连说话都称自己是老百姓,也许他已遭遇不少挫折,而心灰意懒吧!

小邪笑道:“放心老乞丐,我一定替你讨回这个面子。”

乞丐苦笑道:“也好,想当年老夫也是如此,现在该轮到你了,呵呵……”

乞丐刚来时也是百般看不顺眼,而现在已是习惯了。

“喂!我来啦!”远处已有人喊叫。

是泰山派弟子带著一堆人往木屋奔来。

小邪站起来向他们招手叫道:“快点,否则山猪醒了,可不好捉。”

众人脚步加快,连虚元大师在内。

小邪看虚元大师跑得如此之快,以为他答应参加捉猪,小邪道:“老和尚你要捉几只啊?

我送你一只如何?呵呵…”他对虚元特别感兴趣。

“阿弥陀佛!”虚元已到达屋前,他道:“小施主,老衲不参加,老衲乃为佛门弟子,不得沾荤,请小施主能见谅。”

小邪摆著手道:“老和尚你少来,在这里还管他吃不吃荤,捉!你不捉多没意思。”

“阿弥陀佛”虚元道:“老衲不敢犯戒。”

小邪看他心意甚坚,他道:“这样好了,你捉到猪,我就送你两包大米,三瓶菜子油如何?”

说完他吓吓笑了起来,他是在吊虚元胃口,他也知道虚元会禁不起诱惑。虚元目光一亮,虽然想参加,却不好意思开口。

小邪看在心理也不便说出来,他笑道:“老和尚你就别放在心上,别人也不会笑你,他们还不是为了捉猪而来,这是如来佛特别恩赐给你的,别客气啦,如来佛的美意,你怎能拒绝呢?”

“阿弥陀佛”虚元道:“那老衲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耸耸肩,大有一试身手之势,而且还招起架裟,以便行动。

小邪见老和尚已出马,军心大定,他向众人道:“今天我捉了二十几条猪,要送给各位,只要各位能捉到,就带回家,这些猪我已□上高梁酒,看样子是有点醉了,而它们后腿也挂上山藤,已使它们无法跑得太快,你们看!”他指著屋后那些山猪。

众人一阵哗然。

小邪笑道:“你们有无问题呢?”

有人问道:“若有两人捉到一条,该如何分配?”

小邪道:“几人捉到就几人分,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皆表示没有问题。

小邪见大家都没问题,吓吓一笑,轻轻道:“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开始。”

小邪窃笑不已的走向猪群,在猪耳朵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好像要猪群多翘几个人的屁股,话一说完,匕首一挥斩断绳索,一阵猪叫,带起飞沙,已四处乱窜”“哗…”众人也大展身手,各自找目标,迎向猪群,做殊死斗。

“冲呀…呵呵…”,“快,快,这边,这边…”,“老头你捉它的腿”,“用绳子套”,“喂!老道土,我们两人分一只”,“哇…这只山猪好凶,翘得我好痛”,”快拉它尾巴!”,“和尚,你怎么拉到我的裤子…”,“哈哈,我捉到一只了!”,“他妈的,喝醉的猪,还跑这么快。”,“哇!山猪拉屎,拉到我衣服,好臭啊!”,“乞丐头,箩筐借用一下如何?”,“你看这只是公的,还是母的?”::群众已乱成一片,有的被山猪撞得满头包,有的拉著山猪尾巴不放,誓死大战到底,有的追著山猪不放,有的抱著山猪在地上打滚,有的已拉住山猪耳朵,高兴的大叫著,有的拉住褚后腿不放……

还是乞丐聪明,一个大箩筐,一盖上去就是一只,山猪要跑都没地方跑,这时他已捉了三只,意犹未尽,他是想全捉完,才甘心。

虚元他正骑在山猪背上,拉住山猪双耳,任由山猪乱窜,他也不时发出喘息声及高笑声,他不知是在笑已经快将猎物弄到手了?还是在笑一个和尚骑在猪背上,而且这个和尚又是得道高僧…这些人有一样相同,那就是全部都是灰头土脸,衣衫破碎,斗志高昂,同时也猪叫连天这人猪之战,是武林中最震撼,也是最惨烈的一战,因为这些人都是武林顶尖高手,跺一脚而江湖动的武林前辈,而他们全部灰头土脸。

小邪是有点虐待狂,他边看边笑,也不时摹仿众人动作,他实在想不出武林中还有什么比这场决斗更浩大了,二十几个当代高手联合作战,而和他们比门的竟是山猪。尤其是那些高手之动作,吏使人觉得是“威风八面,大杀四方”老和尚骑在猪背上更是威风凛凛,神米.冲天,趾高气扬,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这些武林高手部被关了十几年,什么武林地位,对他们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认为他们已叫是老百姓,他们认为猪肉才是最好的。

人生太如此,岁月无情,当年叱叱风云的雄心,早就随岁月的洗淋,而消失殆尽。

他们都老了,人生在世,又有谁躲得过这悲哀的一刻呢?卜有,不但有,而且不在少数,乞丐就是一位,他虽被困,却还不时找山猪搏门,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回中原,纵使这希望等于零,他还是抱有希望,否则他不会想多捉几条猪来养。

小邪看他们也战得差不多了,拾起木棒冲入猪群,帮他们捉猪,劈哩啪啦一阵,猪群立即被打昏,这时众人才喘口气,大呼过瘾。

小邪笑道:“各位,今天加菜,各位要什么自己拿。”他走到和尚面前笑道:“虚元恭禧你啦!如来佛有赏的!”

虚元喘口气道:“这猪可真野,老衲差点让他溜走了,嘻嘻“”他尴尬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