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13卷

作者:李凉

慕容府位于莫干山南麓山脚下,建筑考究,雕梁画栋,光是大门就足以傲视群伦,那大

门高五丈,宽两丈,朱红色,门前放置有千斤石狮两只,有如大象般,栩栩如生,沉猛威

武。

慕容柔柔一返家门,又禁不住伤心事而嚎啕大哭,直往后院奔,不断叫道:“太君,太

君!呜……”她去哭诉了。

后院静养厅里面,坐着一位老妪像是百岁开外,她正是数十年前,名震武林的“西湖侠

女”沈心洁,嫁到慕容世家以后改名为慕容洁。鹤发鸡皮,两眼如电,身着灰色素裙衫,手

持龙头金杖,自有一股威严像。她这时正在太师椅上喝茶品茗。

“太君!呜……”慕容柔柔一冲进来,就倒在太君怀中哭个不停。

太君见到爱孙变成落汤鸡,心有不忍,立即安慰道:“柔柔别哭,有什么委屈,太君替

你作主,乖,别哭!”她抚着爱孙秀发,关怀有加。

也许太君是老糊涂,或是爱孙心切,办起事来也不先考虑谁是谁-,就要替爱孙作主。

慕容柔柔哭了好一阵子,心情也好了些,这才停止哭泣,哽咽道:“太君,是杨小邪,

他欺负我,我要杀了他,太君您要把他捉来!”

太君闻言又是杨小邪,她也搞不清小邪为何如此大有能耐,她嗔道:“又是这小鬼,他

真是吃我慕容世家吃得太过分了,小翠!”她转向站在旁边的丫  道:“去请老爷到大厅,

我要讲话。”

“是,太君。”小翠已转身走出后院。

太君慈祥道:“柔柔,他是如何欺负你呢?告诉太君,太君替你出气。”

慕容柔柔幽幽道:“我坐船到西湖玩,谁知道他先将船  沉,然后又……又……他非礼

我……呜……”说到伤心处,她又哭了起来。

太君脸色立变,龙头  杖重重的敲了一下,怒道:“我要砍了这小子双手,太可恶了。

”伸手摸着柔柔头发关怀道:“柔柔你吃亏了?”

慕容柔柔抽搐道:“没有……只是他……他很坏!”

太君听爱孙没吃亏这才放心不少,她笑道:“没有就好,以后少出去玩,外面坏人很多

,我们到前厅找你爹问个清楚,来!”说着她扶起这乖孙女走向大厅。

在大厅

“孩儿叩见娘!向娘请安。”

发话者正是慕容世家之大东家慕容求胜。年约六旬,七尺余,身着淡紫色锦袍,瘦胖适

中,五官分明,留有胡须,目光炯炯有神,有股摄人威严,这时他已恭候太君走入大厅。

太君坐上椅子道:“求胜,要你去找那杨小邪,你可找来了?”她有点责备之味道。

慕容求胜道:“回娘话,杨小邪他并不愿意来。”

太君微微怒道:“不愿意也不行,你马上派人给我捉来。”

“这……娘……这恐怕……”

太君截口道:“别说这么多了,对付这种人,也不用讲道义,他先伤夜儿在先,又欺柔

柔于后,难道这两样不够吗?”

慕容求胜脸色有点难看,他连忙道:“是,是,娘说的是,孩儿这就去请他来。”

这时立在旁边的管家牛高成已开口道:“禀太君,杨小邪口齿伶俐,刁钻非常,要请恐

怕很难请得来。”

太君道:“牛管家依你的意思呢?”

牛高成道:“禀太君杨小邪现正住在歌妓倪小青船上,看样子他们俩感情不错,依属下

想,若把倪姑娘请来,那杨小邪也一定会来。”

他是和杨小邪对过仗,知道杨小邪一定不卖帐。现在太君逼老爷,老爷当然是逼他了,

干脆他来个献计,要太君去决定,自己也落个轻松。

太君想了一下笑道:“这个主意甚吁,求胜你立刻去办。”

慕容求胜难以取舍,他道:“娘这……这岂不成了掳人勒索,孩儿有点……”

太君叫道:“什么掳人勒索,我们只将她请来,而且他们两个是一路的,想必也不是什

么好东西,你照着去做就是。”

慕容求胜见母意甚决,也不敢再说什么,他躬身道:“是,娘!”

太君道:“夜儿呢?”

慕容求胜道:“他正在治疗。”

“没有起色?”

“没有,还是和前几天一样。”

太君又顿了一下龙头  杖道:“这个杨小邪实在可恶,等他来时老身要让他好看,没事

你们下去吧!”她反身走回后院。

慕容柔柔也为这将来之报复而感到高与。跟着太君走进后院换衣服去了。

一声“恭送太君”之后,大厅已只剩下慕容求胜及牛高成。

慕容求胜叹道:“牛管家你怎么可以出此下策呢?你叫我为难了。”

牛高成拱手道:“回老爷,除此之外属下认为已无法子请到杨小邪了。”

慕容求胜道:“真的没办法?包括我亲自去请?”

牛高成道:“老爷你不了解杨小邪,他还是个小孩,做事随心所慾,而且不吃软也不吃

硬,他只相信对与错,属下看只要是他对的话,连他师父也拿他没办法。”

这句话牛高成倒是没说错,只要小邪做对了,谁也管不了他。

慕容求胜叹道:“那我们不是一错再错冯?”

牛高成道:“这可要看少爷了,如果少爷再固执那我们只好如此了。杨小邪他说得没错

,父亲一定是为儿子,尤其是太君,不过有点属下可以保证。”

“什么事你快说。”

牛高成道:“杨小邪他很重视他的朋友,例如小青姑娘,只要小青姑娘开口,属下想杨

小邪一定会答应她的要求。”

慕容求胜问道:“你不是说只要是对的,连他师父都管不着,小青姑娘可以吗?”

牛高成道:“不错,但这是弄僵的时候,例如少爷这件事,杨小邪说他对,他师父说他

不对,这就没办法了,但如果他师父说杨小邪做的没错,但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这样杨小

邪答应的机会就很大了。”

慕容求胜想了想又道:“如果小青姑娘反对,而杨小邪又以为我们将她掳来,这岂不是

愈描愈黑?”

牛高成道:“我们请求小青姑娘,她反对的机会就很小,怕的就是杨小邪那里,他一定

认为我们是掳人,而事实上,我们已经有这个意思了。”

“这……这如何是好!”

牛高成轻轻拱手道:“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老爷替少爷磕头。”

“我?”

“不错!”牛高成道:“这是一个谋略,老爷想磕头,而杨小邪是不会让老爷您如此做

,他一定知道老爷是在作样子,可是他会觉得有老爷这种心情也就够了,最主要一点,一定

不能让太君赶在前头,如果被太君碰上了,那什么都完了。”

慕容求胜想了许久,也只有委曲自己甘胃“磕头”的险了,他叹道:“就这么做吧!如

果出了差错,老夫告白天下。向杨少侠陪罪就是,唉!夜儿也真是给人家带来如此麻烦,真

是生子不肖啊!”

               xxx

小邪已住进悦宾客栈。

天一亮已有人送帖子来。

小邪觉得奇怪这么一大早怎么有人找上门,他想:“大概是慕容歪歪的吧!”

可惜他看不懂里面是写什么,问了老半天才得到答案,心中直叫“妈妈!”他吼道:”

黑皮奶奶,这老乌龟又做起勒索掳人的事来,他们要伤了小青一根头发,哈哈,慕容世家啊

慕容世家,我可要理你们全家光头了。”

小邪退了房,边走边想:“这该不是老乌龟出的主意吧,会是谁呢?可能是牛高成,也

只有他知道我对小青比较好,他们掳走了小青是为了逼我替慕容歪歪疗伤;而慕容柔柔也对

我怀恨在心,那么她一定会告诉那老太婆,老太婆自叫老乌龟办事……妈的老太婆,等一下

有你好看!搞啥嘛!”

想了一遍,他已带了一包约脑袋大的东西往慕容府走去,要让老太婆“好看”。

中午未时。

小邪已到慕容府前,心道:“这慕容府果然有点门道。”他大叫道:“喂开门,开门!

外杨大侠来了!”脚一抬将大门踢得轰轰作晌。

大门一开牛高成已笑嘻嘻拱手道:“杨公子你终于来了,慕容府可久等了。”

小邪笑道:“是蚜!有你这么一位牛管家,我能不来吗?”

牛高成轻笑道:“是,是。杨公子请进,请进!”

小邪大步走进客厅。

只见慕容求胜已走过来拱手笑道:“杨小侠,你请坐,呵呵……”

小邪笑道:“大……慕容大侠,客气了客气!”他本想说大乌龟,但又觉得不妥只好改

口,他也懂得先礼后兵该如何运用。

一上大厅,他已坐在左边太师椅上,东张西望,只见四周有若宫殿,美轮美奂但就没有

看到倪小青。

小邪问道:“慕容大侠我那位朋友呢?”

慕容求胜道:“小青姑娘正在后院,老夫马上请她出来。”

牛高成会意马上去请倪小青。

小邪笑道:“我来了,人也可以放了,我想不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慕容求胜尴尬笑道:“实因小犬被少侠封了武功,老夫已束手无策,才麻烦少侠来此一

趟,替小犬解除禁制,不知少侠可愿意?”

小邪笑道:“哦!原来是这种事,这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功夫啊?只要他给我磕三个晌头

,我就替他解穴道,很容易嘛!”他摊着手,倒像在  扇子一样“很容易嘛”。

慕容求胜叹道:“小犬就是不肯,老夫只好求杨少侠帮忙了。”

小邪笑道:“你求我没有用,又不是你武功被禁住,而是你家小狗,再说我解了他的穴

道,他说不定还骂我多管闲事呢?”

慕容求胜见求人不成,只好依计划行事,他起身道:“老夫为小犬替你磕头。”说着就

想跪下来。

小邪大惊马上托住他,随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叫道:“慕容大侠你不可如此,你

这招可是牛高成教你的?不错,你磕头我一定会替你家小犬解穴,但你有没有想到你磕这三

个头的后果?”

慕容求胜道:“老夫至少受武林一阵耻笑而已。”

小邪笑道:“慕容大侠你错了,你只会落个教子无方,为亲情牺牲,这并没有多大害处

,害的是我和你家小狗你知道吗?”

“这……”

小邪道:“武林中人会以为我这么狂妄自大,连你这么一位武林前辈也不放在眼里,更

惨的是你家小犬,自己错了,还要老父出面向人家磕头,这种行为已乱伦常了,连禽兽都不

如。”

慕容求胜愕然,他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后果,轻轻叹口气道:“老夫只是想请少侠放过小

犬。”

小邪道:“我已经放过他了,我只是要他信邪,我是要他知错,你懂吗?今天我放手了

。他会以为我输给他,我还年轻,他也是年轻,所以我们有火气,都想斗一下,我不愿意输

,我就是要他信邪,什么玩二(意)嘛!找人斗也得看对象,我不放手。”

这时牛高成已领着倪小青走了出来。

小邪看了倪小青立即站起来叫道:“小青你可好?有没有受到委曲?”言语之间有点紧

张。

倪小青又见到小邪,洋溢着一片温馨,娇笑一声道:“没有,他们对我很好;他们说有

点事请我帮忙,就是放了慕容公子,你能吗?”她希望自己有这个影晌力,但好像没有吧

握。

小邪见她平安无事也放心不少,笑了笑坐下来,模着茶几上所带来的那包东西,神秘一

笑道:“小青你希望我放了他吗?你希望我输了这阵吗?只要你说,我都听你的。”

小青没想到小邪会如此回答,她无话可言。不错,她内心不愿小邪输给人家,但她又受

不起慕容世家的哀求,她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但无可否认她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对小邪构成影

晌,绝对的影晌,这份难得的友谊更便她高兴,她要珍惜,故而她更不愿开口了。

小邪看她有点为难,心中有所不忍,他笑道:“小青你也别为难,我答应你就是,只要

叫那慕容歪歪出来,让我看看,如果我觉得他有悔意,我就替他解穴道,也不必磕头,如果

他还大吼大叫,那就算了,各走各的。”

小青一听真是喜出望外,她没想到小邪竟会为了自己而低下头。正如小邪所说,为了朋

友,值得的他都会去做。小青正想道谢,那知已来不及了。

蓦地

“不必了!”一声僵硬而有点生冷和愤怒的声音已传进大厅。

太君已怒气冲天的走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两姊妹,柔柔和雪雪,两人长得差不多,衣着

也同样青蓝罗衫,柔美大两岁,但两人却同样高同样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