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14卷

作者:李凉

黑衣人拱手道:“禀使者,属下一定把他捉回来,他受伤这么重一定游不远,想必马上

会有消息。”

黑巾使者笑道:“希望是如此。”

黑衣人道:“禀使者,总坛主  体是要就地掩埋,还是带回去?

黑巾使者这才往总坛主身上看去,那一刀穿心再加上利箭,他已像个箭靶,他道:“就

地火化,你带着两班人沿着湖面搜索,其他的撤回去,我们太低估人家了。”他叹口气,已

掠向丛林,两个起落已消失在密林中。

黑衣人照吩咐进行,留下两班人,其他都撤走,这一出追逐方始落幕,黑巾杀手可说是

一败涂地,而小邪也赢得甚是艰苦。

历劫三天的死亡游戏,小邪当真是大难不死,想天下除了小邪也没人有这个能耐做出这

种事来。

小邪一跃入水中时,也不管伤势有多重,立即潜往湖心,他只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安全,

所以他拼命的向前游,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

xxx

这湖果然相当大,小邪足足游了好几个小时,还不晓得对岸在那里,他也不敢浮出水面,

深怕游得不够远又被捉住,那可真的是瓜

不久他已觉得有点头皆,他知道这是伤口一碰到水,血液无法凝结,就会一直往外流,

这么一段路,他也流了不少鲜血,所以才会感到头昏,强忍着痛楚再游一段,终于他已无法

再支持,只好窜出水面,希望碰上船只,可惜他并没有这么好运,湖上一片迷蒙,蒙泷罩着

四周,最远也只能看见五尺左右。

小邪暗叫一声苦也,随着水势往前飘,能飘多速算多远,渐渐的他已有点休克,有点迷

糊,在他心中又幻起一阵阵甜美的回忆,他在想着小丁,也想着小七,也想着童年的好友…

……他是须要安慰的,但却从来没有人家安慰过,使他已忘记有安慰这两个字存在,现在他

只想找朋友聊天,他只想说一些好听的笑话给朋友听,但却没有一样能让他如愿以偿,只有

雾,一层层的迷雾深锁着他的心灵和生命………

不知过了多久。

幕地一阵琴音已从悠远的地方传来。划破了这沉静的浓雾。

小邪失觉中突然叫道:“是小青!”心中一喜,马上迷糊的朝琴音晌处游去,一到船下,

他深吸一口气,猛然翻身上船“啪”一声,他已摔在船上,朦胧之间他看到一位姑娘走过

来,小邪轻叫道:“小…青…救…我…”说完头已低下来,不再知道世间事了。他一直以为

这条船是倪小青的,所以一上船他整个精神也完全松懈下来,而昏死过去了。他睡得好安详

睡得好宁静,让人见了都会不忍去吵醒他。

不知过了多久,小邪慢慢的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床装饰得很美的床上,有点香气,

想必是女人闺房,他又发现自己全身被布包着,但伤口一点也不疼痛,他也知道自己没死,

而且还被人救了,他想翻动一下身子.,但却力不从心,他急道:“奇怪我的真气怎么提不

起来呢?”

想了一下他脸上一变叫道:“完了!完了,老头的方法不灵了,遇上高手了!希望他不

是坏人,不是要杀我的人,否则……我的妈呀!”他直冒冷汗。

因为小邪真气来自四面八方之穴道,只要有一处穴道没被制,他真气就不会消失,但现

在真气全失,这表示全身穴道被制了,而这秘密只有他老头知道,但这个人竟然也知道,这

不吓死小邪才怪。

四处张望,见这房子不大,但布置得很好.淡紫色带点淡蓝色,配上自色柔纱,清雅怡

人,尤其这香味淡淡有若兰花,令人闻之则心旷神怡,舒服之极,但这些对小邪来说等于零,

他是个十足的大混混,不会享受这文人雅士的乐极。

他正急着想知道是敌人还是仇人或者是朋友,忍不住他已大叫道:“嗨呀那个嗨!有人

快呀那个快来呀!我憋不住了,快来呀!”

小邪伤口不痛,虽然里着层层纱布,他还是叫得甚大声。有话能说不说,是有点会  把憋死

他。

忽而一阵细碎脚步声传来,已有一位美丽小泵娘出现在小邪眼前。

她身穿白衫淡蓝素裙,长发披肩,皮肤晰白,长得很甜,笑起来有两个迷人小梨涡,她

两眼如星,朗而灵活,不大,只有十四、五岁左右,她见小邪醒了,她高兴道:“你醒了?”

小邪可没心情去欣赏她,他装出一副老大模样,可惜全身只有嘴巴能动,他只好抿着嘴

叫道:“小女孩你是敌人还是朋友?快快报上来,否则…嘿嘿…”他没想到自己还在病床上

就要恐吓人家。

那姑娘见他如此模样经轻一笑道:“你不是要我们救你吗?不过我不是小青,我叫小星

星,我们算是朋友好了。”

小邪一听是朋友,心情也放松下来,馊主意就来了。他叫道:“小星星既然我们是朋友,

拿美酒来如何?我口渴得很,最好再弄点香肉,那我们真的是朋友了。”这就是他的本性,

自己伤势还没好,他已想到要吃狗肉。

小星星道:“不行!我家小姐说你伤势太重不能乱动,也不能吃东西,她说你再两天才

会醒来,谁知道你现在就醒过来了。”语气中对小邪提早醒来感到惊讶。

小邪闻言她还有小姐,他道:“你还有小姐?她叫什么?大猩猩还是大狒狒,长得如何?

有没有你这么漂亮呢?”

小星星脸一红,笑道:“你怎么可以说小姐是大狒狒呢?我家小姐好美,你也不想想看

那有仆人比主人漂亮的?”

小邪想想也有道理,但他现在很想喝酒,他笑道:“小星星你别让她知道就可以了嘛!

我只要一口,只要小小一口我就心满意足了,拜托!拜托!”他装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模

样,却变成四不像。

小星星看了他就想笑,她道:“好吧!但你可不能喝太多,要是伤势恶化了,我可罪过

了。”

小邪见有希望了立即笑道:“放心!死不掉,小星星亮晶晶,给我倒酒笑嘻嘻。”他乱

唱起来。

小星星笑道:“你等等我去拿酒来。”

她走出房间不久已拿出一瓶陈年竹叶青走进来。

小邪眼睛一亮道:“小星星这酒……我有开瓶的习惯你让我开好不好?”小邪他又在使

诈了。

小星星觉得这人也真是,怎么连开瓶子也争着要闻,还说有这个习惯,但她那知道这是

小邪的鬼计,她道:“你手不能动怎么开呢?”

小邪笑道:“不用手开了稀奇,我用嘴开给你看。”

小星星不信道:“好吧你开开看。”她将酒瓶口往小邪嘴里塞,等着看热闹。

小邪一看鬼计得逞,连忙用舌头弄松软木塞,猛吸里面的陈年老酒。

小星星问道:“开始了没有?”

小邪睁大眼睛看着她,猛摇头,而喉咙却一直“咕噜,咕噜”晌个不停。

小星星见状立即伸手去抢酒瓶,但为时已晚,酒已被喝掉三分之二。

小邪尴尬笑道:“这酒很补喔!嘻嘻!”

小星星翘着嘴,但不久也笑起来,因为她没碰过这么好玩的人,她道:“你怎么这么…

哈哈……”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不久笑意已过她道:“你…你叫什么名字呢?怎么一脸怪

怪的,我说不上来。”

小邪道:“我叫杨小邪,邢门的邪。”

小星星一听奇道:“那有人叫这种名字?喂!你在开我玩笑吧?”

小邪叫道:“这名字是我爷爷给的,他要怎么叫我,我就怎么对人家说,这有什么不对

的,而且我爷爷取这名字时,还是我在书中抽中的,岂可随便乱来。”

小邪在选名字时,是将书本整个弄碎,一字字的摆在箱子里,像抽奖一样的抽中的。

小星星笑道:“难怪你邪里邪气,一点都不正经。”

这时外边有声音传进来:“小星星他醒了吗?”音如晨莺,悦耳动听。

一个美丽姑娘已出现在小邪眼  。

小邪一看,再眨了两下眼皮再往她看去,“哇卡!”小邪叫道:“好美!奶奶的,这是

谁家女儿?哇佳佳!不得了了,这是满贯、天  、通杀呀!完了、完了!我那个我……混蛋

哪!诗口口……”他已经语无伦次,因为他说不出话来形容这位姑娘的美。

不错这位姑娘年约十五岁,身穿淡白色缎绸罗衫。婀娜多姿,柔弱无骨,有若轻柳迎风

肌肤白里透红,找不到一点瑕疵,花容月貌已不足以形容它的美,那神韵有若三更孤弦月,

高贵、冷漠、优雅,但她浅浅一笑,却如出水芙蓉、空谷幽兰,那么令人舒畅情怡,她的

美让人没办法用任何语言比喻,因为她已经是世上最美的了,再也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来形

容她。

若以小邪的形容词,他会说:“小丁是梅花,高  孤傲。倪小青是芙蓉,清新脱俗。而

这位姑娘是兰花,因为她已是王者之花。”

那姑娘轻移莲步走向小邪床前,浅浅含笑不已。

小邪已经两眼发直,乱叫道:“美人啊!你是谁生的?乱来嘛!岂有此理,迷死人啦!”

那姑娘脸一红并没有回答小邪问话,她轻轻道:“这位公子你伤势很重怎么又喝酒了呢?”

小邪叫道:“别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再说,你叫什么名字哪,美人啊?”

那人羞涩道:“我叫乔小雨。”

小邪喃喃念道:“乔小雨……小雨、杨小邪……杨…差不多嘛!”他道:“你的名字和

我一样好听,很好,很好!”他头点个不停,不知是称赞自己的名字很好呢?还是她的名字

好,看来两个都好。

乔小雨轻笑着没有说话,她在等小邪的回答。

小邪道:“有酒好办事,喝几口不碍事,你将我身体绑得这么紧,可闷死我了,打开好

不好?”

乔小雨道:“你的伤口还没密合,如果松掉纱带,可能会再裂开,我不能这么做。”

小邪急道:“拜托!拜托!我好难过,你就帮我一次忙,等一下我请你吃香肉。”小邪

是真心要请她吃香肉:因为在他心目中,香肉无疑是最好的了。

小星星急道:“不行|小姐你放了他,他可会乱来,你看!”她将酒瓶一推道:“他说

只要喝一口,谁知道他一口气就喝掉半瓶多,我……呵呵……”一想到这趟事她也笑起来。

小邪急叫道:“小星星你不能乱说话,喝点酒有的给我,快!”

小星星道:“才不呢!我要闷死你,如何?”

小邪叹道:“好吧!反正落人你们手中,我可是乌龟翻了身,拿你们没办法了。”

小星星奇道:“乌龟翻了身…这是什么意思?”

小邪一有机曾他就想骗酒喝,他道:“你不给我酒喝我就不告诉你。”

乔小雨道:“你不能喝酒,再喝伤口会裂开。”

小邪长叹短叹唉叫个不停,他叫道:“哎呀我的妈,姑娘你行行好,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我叫杨小邪,我爸爸叫杨大邪,他交代过我有病喝酒一定会好,你们这不是要我死吗?我

求你,酒(久)病是难(良)医啊!”

小星星道:“小姐别听他胡扯,他最会骗人了,连这酒他都骗去喝了,还有什么他做不

出来的事情呢?”她是想多看一点小邪的窘迫像,来娱乐一下。因为小邪实在太好玩了。

乔小雨笑了笑道:“公子你再等几天好吗?我一定帮你解开布条,再让你喝酒。”

小邪叫道:“不行,我不喝酒会死掉,快快拿给我!”他耍赖了。

乔小雨觉得讲不过他,不如点他睡穴让他睡几天,手轻轻触及穴道,小邪并没有应指而

倒。

小邪叫了一下道:“乔小雨你干吗?想要叫我睡觉,我才不怕,你点一百次也没有用,

快拿酒给我,否则我要叫个不停。”

乔小雨有点吃惊自己竟不能制住他穴道,心想:“这人好奇怪,没有穴道,他来时身上

又插满金针,我足足用了十支金针才封住他体内真气,说不定穴道也要用金针刺才有效。”

想至此她立即拿出金针往小邪睡穴刺,这一连扎了十针,小邪还喃喃说个不停,乔小雨又扎

了五针,小邪才昏迷过去。

乔小雨喘了一口气笑道:“小星星你看他好顽皮,吵个不停。”

小星星笑道:“他好会骗人,小姐你看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乔小雨看了一下小邪笑道:“看他笑得如此开朗,该不会是坏人。”

小星星道:“我也觉得不像,不过他有点可恶,害我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乔小雨道:“那是你没有提防他的原因,否则你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不是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