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15卷

作者:李凉

三人一行往镇上天香酒楼行去。  小邪解雇四名脚夫,这才走进酒楼喝酒。  当然会有不少人对于阿三相阿四抱着奇怪的眼光,他们都以为这两名小和尚,未免太大胆了吧!  酒过三巡,小邪已注意到对面靠窗坐着一名油头粉面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目光如獐鼠般,不时露出*乱邪光,注视着街外路过年青姑娘。  小邪推了阿三肩头道:“你认识对面那名中年书生吗?”  阿三笑道:“帮主你可问对人了,我不明阿三在白马寺混了十几年,学得最多的就是看人,天下知名的武林人物,或者较出名的商贾,那个我没看过的?”他是没听清楚小邪的问话。  小邪道:“我是要你看看对面那书生是谁?你扯这么一大堆干嘛?”他目光往中年人一瞥。  阿三吹牛吹到牛角,苦笑一声往对面看去,他很平静的道:“他是鼎鼎有名的色魔姚青红,武林九魔之一,七十二路迷魂刀法,鲜有敌手。”  小邪闻言笑道:“难怪他一双眼睛色眯眯的,我最痛恨婬徒采花贼了。”  阿三惊叫道:“小邪你可不能乱来,九魔个个武功高强,我们要防着点。”  小邪笑道:“阿三你放心,要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不过我也没吧握制住他,你们有没有其他法子?”  阿三摇头道:“小邪帮主,每次主意也是你出的,我们只会跟着走。”  阿四道:“小邪帮主你出的主意那一次不都是圆满达成任务?帮主别客气啦!”他是有机会使奉承。  小邪想了想道:“我们现在假设他要到一个姑娘的闺房采花,普通女人家的闺房……糟了!”他往阿三看去:“我可没见过女人的闺房,阿三你知道吗?”  阿三尴尬笑道:“上次偷人家冷饭,结果有人来,我三窜四窜,就钻到女孩于的闺房,也只这么一次,我说给你听;那闺房好像在深院中,只有一扇门,窗口大部份都加了木条,有钱人家似乎又多了一道门,我差不多知道这样而已。”  小邪沉思半晌道:“房门几道,这没关系,只要知道出入口就成,我想……”小邪已发现色魔已经往酒楼外走去,他急迫:“你们在此等一会儿,我会回来。”说完已从窗口窜出盯上色魔。  只见色魔目露邪光,婬笑不已的跟者一位貌美青衣姑娘。前行十余丈,已折回一条较小

,再行不远已走入一座大宅,看样子是富家千金。  色魔已知道青衣女子住处,得意婬笑的走回镇上闲逛着。  小邪也明自地点,立即折回酒楼。  阿三问道:“小邪如何?成了吧?”他很有吧握的问着。因为他知道小邪没办成,是不会回返来。  小邪拿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道:“不成行吗?”  阿四笑道:“我就知道小邪帮主天下第一,无事不成,嘻嘻……”  小邪笑道:“谁不知道阿四马屁天下第一。”  阿四尴尬笑道:“那里!请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小邪问道:“对象好像是一家大户人家,这就比较麻烦了。”  阿四问道:“为什么?”  小邪道:“普通人家,我们去打扰他们,一定不会在意,但大户人家就不同了,人家有钱就有势,我们这一次,说不定人家会把我们轰出来呢│”  阿三道:“说的也是有道埋,不过只要有我和尚在,保证逢凶化吉,耽心什么,上!没问题的。”他是在吹牛。  小邪目光一闪道:“不错这次真的是逢凶化吉了。”  阿三苦笑道:“小邪你别乱打主意,你知道我就是爱吹牛,那能化什么吉?”  小邪道:“被你这么一说,我就有主意了,咱们去捉妖,而你本来就是和尚,不必再化妆,这不是很好吗?”  阿三摇头道:“小邪别乱开玩笑,我那会捉妖?而且我是怕碰上鬼。”  小邪笑道:“不是真的捉妖,而是将那色魔当成妖怪,我们晚上去捉。”  阿三这才放心道:“原来如此,你说说看如何做?”  小邪道:“等一下你就到那大户人家说天降妖气到他家小姐身上,你是去收妖的懂吗?别放屁不响漏了气。”  阿三拍拍胸脯道:“小邪你放心,这装神弄鬼的事,我拿手的很,而且现在装的又是我的本行,只要不是真妖怪,那一定灵。”  小邪点头道:“你当内应,我在外面支援,等一下你就去,我在镇外西南方放焖火,算好申时一刻,只放一分钟,那他们就会信死了。”  阿三读言道:“真有你的,那我现在就去“”  小邪道:“等一下,我们先找家客栈将你们两个酒气逼出来才行,否则到了人家宅里,他们还以为你们是喝醉闹事呢“”  阿三笑道:“说的也是,呵呵!”  三人付了酒钱,找一家如意客栈,小邪替他们逼出酒气,再叫他们洗澡。  都差不多了,小邪才道:“现在还有二个时辰,我先到镇外,你们别给我躺误了,目标在第二条横街的大户人家,门口有两只大石狮。”说完已经走出房间往镇外掠去,准备放烟火。  阿三和阿四最喜欢和小邪合作,因为他们已有数年约合作经验,那一次不是精彩绝伦?  两人微一收拾己笑嘻嘻的往目的地走去。  小邪到了镇外西南方,找一些浓烟较多的干木材架成一堆,再倒点煤油,等待时间到来。  阿三和阿四在街上买了一个破碗,和大如米斗的旧葫芦,及一把锈剑。  阿四问道:“大师兄,这葫芦要叫什么名字?”  阿三想了一下道:“就叫做干坤大葫芦,是李铁拐留下来的,宝剑叫降妖斩,姜子牙所传下来。”他又晃了一下手中深灰色的破碗道:“这碗叫玄天镜,可以看到妖怪原形,怎么样?万俱齐全了吧?其他的师承来历我们就照实说。”  阿四笑道:“走!”他背着大葫芦,高兴的往那家大户行去。  不到半刻钟,他俩已到这大户人家门口。  阿三往四处看了一下,觉得和小邪说的一样才道:“可能是这家了,阿四你看我,那点不像的?”他左手端破碗,背负姜子牙的降妖斩,真像一位收妖大和尚。  阿四点头道:“像,我呢?”只看那个大葫芦就够像了。  阿三道:“差不多,现在办正事可不能笑,知道吗?凭我们合作数十年,还没出错一次,这次也不行,否则小邪会剥了我们的皮。”  阿四道:“不会啦!放心我想笑时,一定会咬着舌头的。”  阿三道:“好,开始。”脸一拉眉头一皱,立即出现一副庄严样,他走到门口敲三下又退回来大叫道:“阿—弥—陀—佛—”他学师父的声音,清澈而传道,足以震醒人家灵台,右手施无畏手印横于胸前。  不久门一开,一七旬偃偻老人迎门而出,他见是两名小和尚,以为是来化缘的,他道:“小法师我家员外,都按时送到庙祝那里,你不必再化缘了,你请回吧!”说完要将大门关上。  “阿—弥—陀—佛—”阿三又是一声禅唱,震得那老人血气翻腾不已。  阿三道:“施主,贫僧奉师父之命,来此降服千年蛤蟆精,施主请勿见怪。”  老人被阿三一震,觉得这小和尚有点门道,又听到有妖怪,震得心中惴惴不安,因为姦怪这回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惊道:“小法师莫非妖怪降临员外家吗?”  “阿弥陀佛”阿三道:“施主家中可有位年约十八岁之姑娘?”  老人道:“那是小姐彩云。”  “阿弥陀佛”阿三沾点破碗中之少许清水往老人头上洒去,他道:“天南北斗星动,太极星沉,文曲星示警,河口镇…”他微微瞥了一下大门上那块匾刻有“林宅”两字,继续道;“文曲星示警,河口镇林家大宅,将有劫难,贫僧奉师父之命前来解危,远望施主合作,否则必遭万劫不复之命运矣!”  这老人被阿三用清水一洒,真以为自己中了妖气,大惊失色,急迫:“两位小师父请进,我这就去禀告老爷。”他马上打开大门。  “阿弥陀佛”阿三道:“贫僧谢过施主。说着已跨步进入林宅,阿四也宣一声佛号,跟着进入。  老人带上门,引他们去大厅,马上失了魂的往后院跑,骛叫道:“老爷!员外!不好啦!大事不妙啦!快来呀!老爷……”  阿三偷笑一声道:“这阿弥陀佛不花钱,多叫几声准没错。”  阿四道:“我只叫了一声,不够本。”  阿三道:“你就吃点亏,下次补回来就是。”  阿四道:“我……”  已有脚步声传来,两人又恢复先前严肃模样。阿四本想说他要跟着阿三叫,但事情“紧迫”他也只好吃亏了。  不久屋后走出来一个年约五十余,面貌清秀,长胡蓝锦袍瘦高之老人。以及一位老妪,他俩神色慌张的往阿三是来。  老人急道:“小法师,老夫林启达不知法师刚 所言为何事?”  “阿弥陀佛”阿三道:“林施主,雌伏千年蛤蟆精已成形,今日申时一刻,将降临贵府,贫僧奏家师之命,特来收伏此妖,还愿林施主多加支持,请接受甘露水。”说完他已洒了一些清水到林员外及那老妪身上。  老妪急道:“刚 小法师说小姐如何呢?”她还是躲心自己的宝贝女儿。  “阿弥陀佛”阿三道:“女施主,贫僧观天星,测方位,探八卦,知道蛤蟆精今夜三更将附在令媛身上,若不立时阻止,恐怕后患不堪设想,喔!”阿三已大叫道:“申时一刻已到,请员外跟贫僧来。”他已快步走向前院。  众人也跟着阿三走到前院。  阿三手比西南方大叫道:“阿弥陀佛,太上老君急七令勒!妖怪快现元气!”他洒了几滴水在空中。  罢好小邪也算准时间,他已将林材点燃“烘”一声,一团白烟已起,小邪又用掌风将自烟扫得直冲天空,有若一束白色石柱,接连一分钟,小邪马上将火势熄灭,他道:“成不成就得看这两个花和尚了。”说完他已转向镇上奔去。  林员外和林夫人一看,吓得脸色铁青,差点躺在地上,身躯直颤不已。  “阿弥陀佛”阿三道:“妖怪已成形,实是令百姓受灾了,贫僧将尽力除此妖怪。”  林员外急叫道:“小法师我如何是好?小姐如何是好?”  “阿弥陀佛”阿三道:“林施主请稍安勿燥,贫僧有备而来。妖怪必在三更之后,才会降临贵府,还请林施主带贫僧到小姐住处巡视一番。”  林员外急道:“快!两位小法师快请,迟了恐怕来不及。”  被通吃帮弟兄一耍,这林员外可真如惊弓之鸟,手足无措,唯阿三马首是睹了。  经过三道回廊,已到小姐闺房。  林员外急叫道:“云儿快出来,大事不好了,快出来!”  “来了啦!爹,什么事这么急。”彩云打开门扉见到阿三和阿四,楞了一下道:“爹这是怎么回事?”  “阿弥陀佛”阿三道:“女施主,天降妖怪附在施主身上,贫僧是而来收妖。”  彩云道:“我不信,那有这种事?”她见阿三和阿四比她还小,倒是不相信阿三的话。  林员外急道:“云见不得无礼,是爹亲眼看见的,你怎可让爹提心吊胆呢?快听小法师的话。”  彩云见爹这么认真,自己虽然不信也没办法,只好无奈的道:“是!爹!”翘着嘴站在一边。  “阿弥陀佛”阿三这佛号可宣得不大高兴,他想:“小丫头你竟看我这么扁,使我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他抽出锈剑在彩云头上打了一下,又在她身边四周比划一阵,口中念念有词,他是在骂彩云,但骂得很含糊,倒像在念经。收回锈剑又在彩云前额胡乱 水,食指再沾水在她脸上乱划,这才道:“女施主贫僧已在小姐四周用姜子牙之降妖斩,布下九行刹鬼阵,又用甘露水在施主额前划下金刚符,施主可安然无恙了。”他心中已笑得结了肠,但外表却一副正经样,  阿四也猛咬舌头,免得笑出声音。  彩云现在倒有点家落汤鸡,但父亲在旁也不便发作,忍了这口气,嘴巴更翘了。  林员外则大喜道:“多谢小法师,多谢……”  阿三截口道:“我佛慈悲,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何说之有?”  林员外笑道:“不管怎样我还是要谢谢法师,这样妖怪是否己不会来了!”  阿三摇头道:“林施主,令媛今晚不能在此房间,因为妖的今夜三更必会来此附身,贫僧乃为收此妖怪而来,还请员外躲在一旁,以免被妖气所伤。”  彩云急道:“你们要用我的房间?不行!我……”她已红着脸羞涩起来。  “阿弥陀佛”阿三道:“女施主你所言已差,贫僧乃跳出三界开外,不涉红尘事物,女施主可以收拾东西,只要留置一条棉被即可。”  林员外急道:“小法师别介意,小女无知,您放心用就是,别让那蛤蟆精脱逃了,那……那多可怕!”  “阿弥陀佛”阿三道:“多谢林施主帮忙,贫僧感激不尽,贫僧可否进去观察一番!”  林员外恭敬道:“请!法师别客气。”  “阿弥陀佛”阿三道:“谢林施主,贫僧这就冒犯了。”他已走进闺房,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