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17卷

作者:李凉

众人果然不敢再越过那条线。  小七服下内丹立即有了反应,只见他满脸通红、呼吸加速,似是非常痛苦。  小邪见状知道那是内丹在他体内行走,正和真气调和在一块,不久他就会醒过来,伤势也会减轻不少。  青苹苹现在也是满脸通红,口中不断说出呓语,好像在作梦一般。  小丁、阿三、阿四已经逐渐好转,脸上红润血气也渐渐退去。  蓦地--  有人叫道:“杨小邪,你还认得我吗?”  小邪转头一看笑道:“原来是青大少爷,不错!头发长起来了,我差点认不出来。”  来人正是华山派的青继山。而掌门人青子夷也站在青继山旁边。  青子夷怒骂道:“杨小邪你好长的命,竟然没死,而且还拐跑了我女儿,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小邪笑道:“青子夷你算那颗葱?想要杀我?还早哪!像你这种正派掌门人不干也罢,倒不如去当“神武门”门主来得恰当。”  青继山笑道:“ 夫啊!我可以过来吗?”  小邪笑道:“青继山,你也不必油嘴滑舌、少攀关系,你不妨走过来试试看,我不炸死你,我只想要你脱掉一层皮。”  青子夷以为小邪为了青苹苹,一定不敢丢炸葯,他叫道:“继山冲过去,将这小子拿下来!”他以为自己是泰山大人,可以“不怕死”。说完父子两人已往小邪冲。  小邪那管得了是谁,也不客气的点燃炸葯往青子夷丢去。  青子夷见状大惊,连忙叫道:“快退!”拉着青继山往后掠。  “轰!”炸葯又爆炸了,青子夷父子被震得衣衫全碎、满脸灰焦、飞出好远才摔下来,跌了一个狗吃屎。  小邪笑道:“青子夷你别以为我是怎样多情的一个人,你是壤蛋就是壤蛋,虽然你女儿在我这里,她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她、她求我,我可能会不忍心让他失望,但你别太急呀,她还没醒过来,你就急着要我死。何必呢?忍着点,能忍就是福喔!呵呵……”。  青子夷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吼道:“杨小邪老夫迟早会宰了你,快将女儿还给我,否则……”。  小邪截口道:“否则怎么样?你的所作所为害得你女儿落个不孝的罪名,这不算什么?你女儿她有他自己的想法,我懒得管你家务事,只要你现在不超过那条线,我也不想报仇,耍报仇,我杀到一百岁,我的仇人也杀不完。所以只好由你们消遥啦!”  这一爆炸声,倒是将小丁从运功中震醒。她觉得身体已无异样,已起身走向小邪身边,她笑道:“小邪我好啦……你是否要休息一下呢?换我来!”  小邪摇头道:“你去照顾小七,还有青苹苹,别让人家说我们在虐待人家,她老头子来要人了。”  小丁吃惊道:“青子夷已经来了?”  小邪指向前面道:“那边那个黑脸的糟老头不是吗?”  小丁一看,立即转身走到青苹苹身边替她把脉,结果发现青苹苹元气已复,想必是内丹生效了,马上拍醒她,轻声道:“小苹你醒醒!”  青苹苹微微挪动一下娇躯,慢慢睁开眼睛无力而惊奇道:“这是那里,我在那里?”她已坐起身躯,往四周看去。充满惊讶。  小丁笑道:“小苹姊,这是在一个山谷中,你还好吧?”  青苹苹轻耸肩头道:“我很好,杨小邪回来了没有呢?”一醒来她又想到小邪了。  小丁往小邪指去笑道:“那不是吗?”  青苹苹见到是小邪,玉腮立即泛红,平常念念不忘,但现在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羞涩的楞在那里。  小邪笑道:“青苹苹你好,好久不见啦,你还是这么漂亮。”他向青苹苹招手。  青苹苹幽幽道:“我以为你死了,被我爹逼死的。”说着眼泪已流下来。  小丁见状马上安慰道:“小苹姊你别难过,杨小邪就是喜欢搞鬼,他的命是金钢猪,死不了的。”  小邪一听心想:“金钢猪?我变成金钢猪了,周八伯说我天生灵台泛光、七窍通天、神户挺直,是金刚命,怎么…死小丁!”他叫道:“小丁你别乱叫什么金钢猪?金铜狗?难听死了,换一个!”  小丁笑道:“金钢猪就是金钢猪,不换……不换,就是不换!”  小邪瞪了她一眼哧哧笑道:“不换好,那你就叫金钢母猪好了,哈哈……”  小丁一听翘着嘴道:“我不要!”  小邪笑道:“不要也不行,金钢大母猪哈哈,金钢母大猪!”  青苹苹也笑颜逐开,因为她又听到小邪这可爱顽皮而亲切的声音了。  小丁立时哀求道:“小邪我们和谈好不好?”  “然也!”小邪叫道:“没有战争那来和谈!”  “小邪!”小丁着急了,她真怕被叫上口,无助的望着小邪。  小邪叹道:“罢了,大母猪我可养不起,由你去吧,吃饱了再回来!”  小丁也笑了起来,她娇嗔道:“永远吃不饱!”  小邪叹道:“还好我把你放了,否则必是被你吃得家破人亡,养母猪已是很惨了,还养一只吃不饱的,这还得了?”  “小邪!”小丁又叫起来,她是想说吃不饱就不必回来,这个外号也不必再称呼,谁知道被小邪套上话头,又好气、又好笑的直跺着脚。  “哈哈……”小邪笑道:“好吧!好吧!吃不饱没关系还会骂人?这猪可不是普通猪哪!”  小丁嗔道:“小邪你再乱说我……我……”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不致于被套上,只好不说了。  小邪笑道:“小丁你也差不多没变,三两下就被打回票,还要多多学习……”他没接下去,因为他已发现阿三和阿四已经醒了,正向他走过来。  小丁暗道一声好险,马上闪一边去。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这内丹好厉害,一下子就增加了我十年功力,你看!”“嘿嘿嘿嘿”他立即舞了一下少林“摔碑手”叫道:“如何?有进步吗?”很得意的收手。  小邪哧哧笑道:“内丹很补吧!”  阿四长叫道:“补喔”比吃三年香肉还补嘻嘻……”他也耍了几下以证明所言不虚“哈哈……”众人笑成一团。  小七也被笑声惊醒,他站了起来,一见到小邪,目光一亮,也忘了伤势马上冲过去叫道:“小些(邪)死你(是你)恨号!恨号!(很好)”他高兴的拉着小邪不放。  阿四感到莫名其妙道:“这是那国话?恨号?”  小邪见小七已无大碍,也笑道:“小七你好大的胆子,吃饱饭没事干来玩这只大蟒蛇,、还真不怕死,害我差点就见不到你。”  小七尴尬笑道:“我那个我……我那个我……”他一急就说不出话来。  小邪白了他一眼叫道:“你那个你?你那个胡搞瞎搞,回去当和尚!”  小七笑道:“死鸡!死鸡(是极)!”  阿三高兴道:“小邪帮主我就做他的大师兄,我负责完成这项任务哈……”他在打落水狗。  阿四道:“我当二师兄,来给我捶背!”他已将背部转向小七。  小邪打了阿四一个响头笑道:“少胡来,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办,现在人家要剖开你们肚子找内丹,还好我没吃不用担这个心。”  阿三笑道:“怕什么有…:有小邪帮圭在我才不怕!”他本想说有自己在,但目光一触四周人群虎视耽耽,也只好改口了。  小丁也急道:“小邪我们回去吧,这里那么多人,每个人的眼睛睁得这么大,好恐怖。小邪笑道:“要走?可没那么容易,这些人那个不是人混蛋,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啦!小苹苹你过来!”他向青苹苹招着手。  青苹苹娇羞道:“小邪你在叫我?”轻步走向小邪。  小邪点头笑道:“娘子啊,我看你该回娘家了,你爹在对面叫你啦!”  青苹苹急叫道:“我不回家,我……”她脸又红起来。  这时青子夷已叫道:“苹儿快点过来,爹好想你,快过来!”他招着手,一副关心和悲愁状。  青苹苹面有难色道:“爹我不回去,我……。”  青子夷道:“苹儿你怎么可以和大坏蛋在一起?你知不知道杨小邪是爹的大仇人,你还不过来,难道要爹动手吗?”  青苹苹在亲情与友情压力下倍感痛苦,但她还是选择了友情。因为她是女人,她必须有离家的一天,何况这件事错在她爹,她不是不孝,而是他太喜欢小邪了,她急道:“爹,我不过去,您就当没有我这女儿好了吗……”她哭了起来。  青子夷吼道:“这像什么话,气死老夫也!”  青继山笑道:“小苹你过来,要嫁人也得等杨小邪上门来提亲,怎么能这样子呢?快过来!”  青苹苹幽幽道:“哥哥你错了,我不是一定要嫁入,我只是想在外面快乐点,我在家好闷、好无聊!”她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承认要嫁入,只有如此说词,虽是如此,也够她窘的了青子夷大吼道:“小苹你再不过来,我就断绝父女关系!”他已气得发抖。  “爹,我……鸣……”她转向小邪哭诉道:“小邪……呜……”在无助时她只有依靠小邪了。  小邪看得直叫苦,他拍拍小苹肩头安慰道:“小苹你别哭,放心,这鸟蛋事不值得哭,看我的!”  小邪一直以为,只要好人都要快乐的活着,虽然青苹苹只是和他数面之缘,但这在小邪来说已是足够替她分担不幸与忧愁了。  阿三也走过来笑道:“小苹别哭,放心,这鸟蛋事看他的就成了?”  青苹苹依样哭泣着,但已小声多了,毕竟阿三算是个外人。在外人面前很少有女孩会哭得太大声。  小邪笑了笑走向青子夷,他要化解这段仇怨。  青子夷已对小邪畏惧七分,见他走来,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出,他叫道:“杨小邪你来干什么?你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快给我站住!”  小邪并没有停止,, 慢走上去笑道:“青大掌门人你放心我是来跟你和谈的,皇帝打仗都有和谈,何况是我们呢?”  青子夷心中稍安,他叫道:“要和谈?兔谈!”  小邪笑道:“掌门人其实我们也没什么仇怨,你说对不对,想想看?”  青子夷心中明白都是为了爱儿青继山,才会结下这梁子,但他出不了口,因为他是一派之尊,他叫道:“我们仇深似海,怨比天高!”  小邪笑道:“好好好,你和我仇深似海,怨比天高,但这仇怨是从何而来呢?”他已慢慢要让青子夷有台阶可走,这样才能替青苹苹解掉心中苦痛。  青子夷叫道:“你先杀我华山青龙剑阵弟兄,现在又拐走小苹,老夫恨不得将你碎 万段!”  小邪轻声道:“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了弄得无法收场!”他知道这些事若传开江湖,这仇就无法解开,他不怕,但青子夷怕。  丙然青子夷看看四周人群,声音放小道:“老夫丢不起这个脸!”他真的放小声音,嘴巴硬而动作已明显的告诉小邪要妥协了。  小邪轻笑一声也不再挖苦他,他道:“这些都是你那宝贝儿子青继山搞出来的对吗?”  青子夷叫道:“你先侮辱我儿子,当然我儿子想报仇,这又有何错?”  小邪望着青继山啊啊笑道,“青继山你爹说得对吗?”  青继山叫道:“不错,是你先侮辱我,我才报仇雪恨!”  小邪笑道:“青继山别让你爹下不了台;我告诉你,今天你们不但走不了,而且有生命的危险,不信你就试试看,就知道了。”他是有感而发。  青继山大惊道:“你要杀我们?”  小邪摇头道:“不是我,而是黑巾杀手,只要你们踏出沉魂谷一步,马上就招来杀身之祸。”  青继山有点害怕了,她笑道:“杨小邪你好狠,竟然收买杀手在谷外等着我们。”  小邪笑道:“是我不是我这已无关紧要,只要你向你爹承认错了,让你爹有台阶下,我就解掉你身上禁制,让你恢复功力,人说有青山、有柴烧,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如何做。”这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小邪一时想不起来,只好乱凑,其凑出来的还好意义差不多。  青继山心中一乐,笑道:“好,杨小邪我依你。”说着他将以前如何调戏人家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父亲,当然也避重就轻,但强调小邪做得没错,说完还跪在地上请求父亲原谅青子夷本来就知道自己儿子德性如何?但为了护短也都很少处罚,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他不得不大骂道:“你这个畜生,专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气死我了,看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回家再关你三年寒窗!”他吹胡子瞪大眼,一副愤怒之样。  小邪知道台阶已铸成,他笑道:“青大掌门人,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过节,只是有一点误会,我也知道你为人正直,很容易相信别人所说的话,我没资格教训你,但我要奉劝你,一世英名得来不易,可别毁在别人手上。”语意之间要青子夷别再护短,免得弄得身败名裂。  青子夷叹道:“都是这小表惹的祸,老夫气死了,但你也作得过份些,你伤我华山弟子数十人,这笔账又如何算?”他想这些也该对同门弟子有个交代,否则他这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