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03卷

作者:李凉

  “飞龙堡”位于贺兰山颠。

  城堡为石块所砌,壮观已极。

  只这城门就高达六丈余,直耸云霄,又陡又挺。

  城堡东边是千仞峭壁绝崖,其下为滚滚黄河,城堡后面则只能见到一层层白雾。

  城堡、白雾、蓝天、青山、峭壁、万阶白石小道……既神,又庄严;肃杀之气隐隐泛

出,远远望去有领袖群伦之势,无怪乎人人皆称“飞龙堡”为天下第一堡,实当之而无愧。

  贺兰山下,林木森森,具有原始风味,更衬脱出“飞龙堡”之不俗。

  白日青天,凉风轻吹,树随风摇,婆娑有声,令人闻之舒畅已极。

  这天小邪已到贺兰山下,他一样蓝衫短靴,斜束头发,笑脸迎人,皎如玉树临风。

  他悠哉悠哉逛到此,头往山顶望去,赞口叫道:“哇佳佳!这“飞龙堡”果然有点名

堂,满有辄的,我老人家这次来探采你们到底在搞啥?顺便理理那臭女人的头,嘻嘻……不

知道是凶多呢?还是吉多?这一路问来“飞龙堡”满有名堂,弄得我心神不宁,到底是好还

是坏等一下再说,让我想想要如何赞美这座好堡。”侧头一想他道:“高山大堡有一套……

上上下下狗拉屎,嘻嘻……”他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凡事都想沾点狗味,人云:“狗都不拉

  ”是形容坏透了,那狗拉屎就算是好的了,小邪正是引用此句名言,他可管不着词句雅

不雅,反正能聊表心意他就乐不可支。

  通往山道设有关卡“飞龙堡”派有卫兵在此。

  小邪一走上前已有人迎着过来盘问。

  那人问道:“小表,你是来干什么的?”

  小邪道:“我来找你们“飞龙堡”堡主的女儿。”他很直爽,明着来。

  那人道:“你认识我们小姐?”

  “认识倒谈不上,只有一面之缘。”

  “你有无拜帖?我替你送上去。”

  小邪奇道:“拜帖?什么叫拜帖?”他是真的不懂。

  那人道:“你不知道拜帖吗?那就是你要到人家家里拜访,而对方又不太认识你,或对

方是位大人物,这时候你就必须写张帖子,把你的名字雅号写在里面,交由对方管家或仆人

送到你想拜访的人之手中,等到对方答应见你,你才能进去,懂吗?”他有点轻视杨小邪。

  “哦,原来如此。”小邪叹道:“黑皮奶奶,要见人还真难。”他望了那卫兵道:“现

在写来得急吗?”

  那人道:“我看你明天再来吧;说不定连我们总管都看不到,还想见我家小姐,小表,

你别作梦吧!”语气充满鄙视之意。

  小邪一听知道这人有意为难自己,反正也不是来说亲的,怕什么?他可没把“飞龙堡”

看得多重,有仇报仇,他叫道:“小表!你是谁?你凭什么叫我小表?你自己才是小表,我

老人家要见你家小姐……不不不!”他摇着手“我要见你家臭女人,你竟敢不让我进去,不

给你一点颜色看,你还以为我怕了你们“飞龙堡”不成!”小邪已卯上了也顾不得老头子交

待要以礼相待,自从韦瑶琴差点踩死小田以后,他已对“飞龙堡”很是梗芥在心。

  那些看门卫兵那有见过有人竟敢跑到天下第一大堡来撒野,先是一愕,随即有人骂道:

“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竟敢跑到这里找喳。”话未完他已一掌打向小邪头上。

  小邪叫道:“哟!想打架?我平生没什么嗜好,就是喜欢打架,来!我陪你们玩几

招。”一式“推窗望月”迎了上去。

  那汉子将手掌往前带直取小邪腰部,右脚一抬踢向小邪下盘,小邪连招式都没换突一翻

身跃到那汉子背部手掌一打“拍”击在那汉子后脑,“哇!”,那汉子已煞势不住跌了一个

狗吃屎。

  小邪感到无味道:“你这是什么功夫,我连气都还没喘,你就不行了,扫兴!”

  剩下七八名卫兵也围上来。

  小邪站着不动直说风凉话:“一个不行,你们来八个也一样不行,管看不管用的纸糊元

宝盆。”

  有人怒道:“一起上,叫这血溅此地。”八人立即抽出长剑一涌而上。

  小邪边闪边叫道:“乖乖,玩真的,你想让我陈“飞龙堡”我可要你们……反正不会让

你们好过。”右手一闪一名卫兵已栽倒在地,连叫都来不及叫。

  众人一惊,顾不得再攻,连忙退后采守势。一名卫兵立即放出信号弹。

  “啪”红光一闪冲上空中,十里可见。

  小别笑了笑,手中拿着一把飞刀在胸前晃了几下笑道:“你们好啊!你们不是要我陈

“飞龙堡”吗?我是很想,但我这把飞刀可不愿意我离开它,我已很久没练飞刀,你们摆个

姿势陪我玩玩如何?”话未完,人把飞刀突然一闪即逝,只听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八支

长剑已掉落于地,那八名卫兵手中已各自插着一把飞刀惊愕的愣在那儿。不敢喘口大气。

  小邪笑道:“本通吃小霸王今天是来找喳的,告诉你们,你家臭丫头的马尾巴就是被我

割下来的,我今天是要报那一箭之仇,这里没你们的事,给我闪一边去。”右手一抬,人人

立即惊惶的往两旁闪。

  小邪拍拍手,昂着头,挺着胸,迈开八爷步往“飞龙堡”走去。他已将“生死”置之度

外。只要一找到能让自己风光的“行业”。小邪从来不会放弃难得机会,就连现在身在龙潭

虎穴他也一样,他现在风光的行业就是理韦瑶琴光头。可怜韦瑶琴已惹了这位夺命太岁还不

晓得,只怕连她爹,也会吃不完兜着走。

  小邪可是报仇心切,那管他什么“飞龙堡”什么正派邪派?十足的亡命徒,这一行他是

干定了。

  还没走到一半.已有数名劲装汉子从山上掠下来。

  小邪也懒得再走,停下来等他们。

  “这位公子是……请问公子贵姓,我是本堡管家林白。“他拱手一拜,来个先礼看看是

否要用到兵。

  小邪叫道:“管家你好,我叫杨小邪,是上山来找喳的。”

  林白一愕,他没想到一个小表会如此大胆,想必有所倚恃吧!他道:“请问敝堡何处得

罪杨公子?”本着正派旗号,林白可不能出口伤人。

  小邪叫道:“事情发生在你们小姐身上,她用袖箭射了我一箭,又纵马踩死我朋友小

田,我是专程来找她算帐的。”

  林白一听暗道:“完了,想必这位仁兄就是斩掉黑龙驹的那位,这下可有戏唱了。”他

道:“是不是你把我家小姐坐骑的尾巴给割了?”

  小邪道:“然也,要不是它当时跑得快,我还想理她光头呢!”

  林白可哭笑不得,小姐吵着要报仇,而这位仁兄又不怕死,当然胳臂是往里弯,况且命

又是别人的,林白一想道:“杨公子,那你随我到堡里,我请小姐还你一个公道。”

  小邪想:“这老头蛮客气的,一定有诈。”他答道:“好吧!我本来就要到“飞龙堡”

看看,有你带路,也省了不少麻烦。”

  走进一看,城墙为白色大埋石砌成,朱漆铜门,琉璃瓦,门顶牌楼雕有桌大黑字“飞龙

  堡”字字锵然有力。跨进大门,是一大院子,左右各植百年大榕树乙,蟠根错节枝叶茂

密,令人见之则能感到其稳与重。两边厢房则是侍卫宿舍,栏杆前置满练武器具,对面是前

厅,朱栏画栋,正门上悬有一黑底金字横匾,由左至右题有“天下第一堡”五字,字字龙飞

凤舞,勾划了了,一见就知是名家手笔。举步跨入大厅,正对面墙上刻有一浮雕,九龙腾云

吐水,栩栩如生,图两边各有字画一幅,左边题“正义”右边题“千秋”等字样,疏狂奔

放,气吞山河,威严慑人,浮雕前置有五张太师椅,居中者特别大且高,还有虎皮不必说这

一定是堡主宝座,太师椅延伸而下有七八级阶梯,整片地面有红色地毯,光目耀眼,左右两

侧各摆十张桧木椅,中间夹有小茶几,现正放置几盆兰花,蕊开芬芳溢四座,此种排场,当

属天下第一而不为过。

  后院小邪没看到,但想必也是花园假山小桥流水。

  小邪孤零零坐在旁边椅子上,无聊得拈着兰花,等待仇人来到,因为他不是闻名天下之

大侠,故而无人理他,连茶都没奉上,真是人的名树的影。

  小邪也不在乎,他想只要能替小田报仇,出口怨气,管他的,一把火把它烧掉算了,神

气什么?

  要是“飞龙堡”不冷落小邪,来个热烈招待,让小邪风光风光一番,小邪过足了瘾,他

也会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无事,来个家家好。可惜“飞龙堡”自恃为天下第一堡,那会将小

邪放在眼里,如此一来小邪也“放心”不少,可以找藉口搪塞老头子,倒楣的要算那位大小

  姐了。

  不久林白从后院走出来,对小邪道:“杨公子请你等一下,我家小姐在后山练武,我已

派人通知,马上她会回来,我有事要去料理,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走了。”说完也不等

小邪答覆,独自走了,十足的狗眼看人低。

  小邪望着他笑了笑道:“你走你的,只要你不惹我,也没有必要对我摇尾巴!省得我心

烦。”说完他独自在大厅踱来踱去,看到太师椅,样甚舒服,他也欺身向前,坐在上面,只

这么一坐,他已经以为自己是堡主了,架势十足,压低嗓子,学做很老成的样子发号施令:

倒有板有眼,真像那么一回事。

  他怒道:“死丫头!”手猛往前甩又道:“爹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可以去打伤杨大侠

呢?你叫爹的脸往那里摆!可恶啊!”他停了一下又道:“你还不快点理光头去向杨大侠陪

罪,快去!”“什么?”他一拍太师椅吼道:“你不去?来人哪!将这丫头带出去斩了,

不……那有爹杀女儿的……来人啊!将这丫头拉出去理光头!”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炳哈大笑,已经是癞蛤蟆喝老酒—陶醉了,笑了一阵停下来又压低嗓

子叫道:“杨大侠对不起,老夫不知道是您,否则“飞龙堡”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您面

前喘口大气,这死丫头!不长眼睛得罪了大侠,我一定将她关起来当尼姑,请您就高抬贵手

放过“飞龙堡”吧!”小邪恢复自己的声音道:“算你这老头识相,先将那丫头理了光头,

否则我“通吃小霸王”今天就不放过你们臭猪堡。好吧!打狗也要看主人,我饶了你,下次

  碰到我闪到一边去,少惹人厌。”他又装作堡主:“是是是!大侠你宽宏大量“飞龙

堡”没齿难忘,来人啊!将那丫头带上来。”

  突然—后面有女孩音传来:“爹,您在叫我?”

  因为太师椅甚高,故而将小邪掩蔽住。那女孩以为坐在上面的是堡主。

  小邪真的是当堡主当昏了头,他吼道:“放屁,不叫你叫谁!快给杨大侠道歉。”

  那女子就是韦瑶琴了,她感到莫名其妙,她可没听过爹如此骂过自己,以为事态严重,

马上低头走过去幽幽道:“爹我……我……杨大侠是谁?”她没抬起头来,否则她不气死才

怪,她着红衣罗衫,热情洋溢,美丽可人。

  小邪一看“哇卡!”这不是臭丫头是谁?随即大笑道:“杨大侠就是你爹的爹,哈

哈……”他没想到自己自我陶醉过过干瘾!兑然迸出来一个活生生的女儿,他想再装下去,

但已忍不住笑了起来。

  韦瑶琴觉得有异抬头一看是小邪—自己的仇人,登时愣了一下,也顾不得回话,马上气

得满脸通红“锵!”一长剑直取小邪咽喉,恨不得一剑将他杀了。

  小邪叫道:“哎呀!谋杀亲夫,你爹啊!”手也不敢怠慢,探出匕首迎了上去。

  “臭男人,我要杀了你,替我黑龙报仇!”剑势不停攻向小邪。

  小邪荡开剑势叫逼:“臭女人,我可不想杀你,但我要让你当尼姑。”匕首划出三朵银

花逼了上去。

  这时外边已有许多人蜂涌而至,个个刀剑出鞘在旁掠阵,他们素知小姐任性,未得小姐

允许也不敢插手。

  杨小邪看到这么多人围了土来,也不考虑再耍下去,来个速战速决,半尺匕首一点韦瑶

琴长剑,反身一跃,翻到韦瑶琴身后,反手一抄,揪住其头发,正得意想撂下时,韦瑶琴叱

喝一声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