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04卷

作者:李凉

小石村没有店家,皆是些猎户和樵夫、村夫村妇,亦算不上什么村落,只十余户人家。

小邪,睡醒来,五脏庙已空,是该找点东西吃,但一摸口袋那来的银子,早就输给阿虎了。

他恨道:“黑皮奶奶,死阿虎!也不留点后路,害我沦落风尘,看来只有重操旧业了——偷狗。”

一想到偷狗他兴趣就来,回想再来镇听不到狗叫声,他就沾沾自喜,得意非常。

他喃喃自语:“一黑、二黄、三花、四白、五长毛,今天看能不能碰上,大内神狗、黑龙狗、正统的黑土狗,那就……哈哈……土狗万岁!”小邪一想到黑狗口就流涎不止,不禁已狂呼起来,至于大内神狗,那是学韦瑶琴的塞外神驹、黑龙驹之名词。

他大大方方走向小石村,并不时吹口哨,使出十数年之引狗绝招,果然他一吹一晃,身后已跟着一大堆大小狈,吠声不已,人势浩大。

小邪故意跑十步走三步,装作恐惧样以“壮”狗胆,这些土狗那晓得小邪是“别有用心”,狗见到人已惧怕,更是嚣张,只只张牙舞爪·神采飞扬,又吠又叫真以为自己是老虎。

小邪暗道:“看多啦!十足狗仗狗势。”直到有纯种黑狗现形小邪才笑道:“小黑呀!我找得你好苦啊!”他不管是否有人,一冲上丢当街就掐住那只黑狗脖子·往林里窜,其动作已炉火纯青,干净俐落可算一绝矣!

狈群被他一吓,立时悲鸣四处逃命·先前那不可一世之势·已不复再见了。

比时已有人看到小邪偷狗,立即大叫道:“抓贼呀!有人偷狗!抓贼呀!”边吼边跑,他已追上去。

小邪知道村夫追不到·亦不用担心,找了一条清溪,宰了黑狗·冲冲洗洗,烤了起来,吃不完,包好路上吃,他也不做休息趁夜赶路。

xxx

三日后。

黑城镇已出现小邪踪迹。

只可惜小邪身上连一毛钱也没有·苦哈哈的在街上溜达。

他想:“真虽(倒楦)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该如何赚钱呢?黑皮奶奶连赌本都没有……真是穷赌(途)摸(末)路啊!要摸到什么时候?”叹口气他又想:“不如到庙里找找看·说不定有人家进香掉下来的银子……或者……嘻嘻偷神像去当…呵呵……”他一想到要偷神像就觉得好笑,因为他想大概没人当过神像吧?只要是第一次做的新鲜事,他都会觉得非常得意。

“妈的,只要一钱也就够了……一钱就能赌·一钱就能活命……嘻嘻……”一想到有希望精神就来,他立即往镇外四周寻去·找了一座较大而香火鼎盛之观音庙。

丙然庙里有几个钱箱都已三分满。

小邪看看四周人潮·边吹口哨·边靠近钱箱·想趁人不备时抱着就跑,可惜他出错招了,在庙宇那有人在吹口哨,他这么一吹·庙祝已发现他行踪可疑,瞄了上去。

小邪倒没发现自己行踪已败露·吹两声口哨看一次钱箱,但他这一看直叫苦也,那钱箱是铁做的,而且钉在石壁上只有打开不能搬走。

“哇佳佳!俺可是生不逢时,有钱也拿不走,奶奶的真憋,没辄啦!唉!”他叹口气,想换换神像。

他走到神像前面,东晃西晃,看了好久并没发现金牌之类的东西,有点失望。

小邪苦笑着,因为他发现观音神像比他还要大而且是玉石所雕,想搬,可会惊天动地,就是搬得走,当铺也不敢收。小邪只好干瞪眼,伸出手指摸摸观言菩萨脚指一副无可奈何!“好吧!等!”小邪轻轻叹口气,坐在钱箱后面死等活等,等着有无放银子的人一不小

心将银子掉落于地,那他会捡了就跑;这是他最后一条路子。

来往人潮,一波去了一波又来,太阳从东边已走到西边。

小邪已从早上等到黄昏,一点效果也没有,他觉得奇怪:“为什么放钱的人都那么小心?”

想着他已快气炸了,右足一抬,踢向钱箱叫道:“他妈的,瘪十,什么玩二(意)嘛!庙祝一惊走了上来问道:“小施主,你有什么困难吗?”他已注意小邪很久了,但小邪没行动,他也不好意思行动。

小邪道:“困难是有,你能借我一点银子吗?一点点就好。”小邪捏着尾指一副可怜像。

庙祝一看是借钱的,也不多说道:“小施主,菩萨面前人人有难,借多不敢,小小一两银子请你收下吧!”他拿出一两银子也好打发小邪免得钱箱不见了。

小邪立时抢过银子,深怕他会出尔反尔似的,钱一到手,他大叫道:“鹅米豆腐(阿弥陀佛)谢谢你,你真好,你真是我的救世主,大菩萨,如来佛、土地公、阎罗王,妈的你是好人就对了啦!明天我就给您菩萨塑个金身,您放了天下最伟大的财神爷,鸭米豆腐,我的菩萨,我的菩萨这次你可找对人了·我杨小邪明天要不给你塑个金身,那就叫黑狗咬死我,老先生你别走,等明天你就是大财主哈哈,拜拜!”他一高兴跳了起来,嘴巴念个不停往镇里奔。

小邪实在太激动了·已经达到语无伦次之地步。

庙祝更弄得满头雾水他想不出世上竟有这种人,也莞尔一笑,当作笑料。

可惜好景不常,小邪捧着重逾生命之一两银子,视为至宝的往前奔,结果在过小溪时,不幸绊倒小石头,人往前扑·银子往水溪掉。

“哇卡!”小邪大叫一声往前冲想接住银子,但已不及,银子已沉入混浊小溪,不见了

“哇佳佳,我那个我!”小邪趴在水边捞了许久,一点效果也没有。甚是沮丧,到手的救命菩萨,已不见了。

他骂道:“他妈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什么菩萨嘛!我看是“土杀”,你明明知道我有一两银子明天就可以给你塑金身,这下可好了,你是存心要让我给黑狗咬死,黑皮奶奶的,瘪十!死菩萨,咱们走着瞧,可恶到了极点。”

小邪失望之余,只好将衣服上之泥土抽干净,无精打彩,有若斗败之公鸡·脑袋一片空白的走回黑城镇,大有英雄末路之感。

回黑城镇后,小邪在街道上来回走着,低着头,双目如鹰眼的往地上瞄;他在找看有无人家遗落之方孔钱。他看得很仔细,并不时用脚去翻弄泥土,想翻出钱来,但他还是失望了,眼看天都快黑丁,今天他过得很痛苦。

他想:“没本钱……没本钱……对了!没本钱也可以赌。”笑了笑,他找一枝三尺长之竹竿,撕下衣服,走到算命摊子,千拜托万拜托要求那算命先生教他写几个字,还好写几个字不必用到钱,写好后小邪已往镇上“大吉赌坊”走去。而他竹竿上挂的布条写着“赌技传授、包赢、每次一两。”他算是够落魄·也够克难,但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笑得出来。

一走进赌场,赌客见他是个小表,还以为他神经有毛病,不理他。

起初小邪还很神气面带笑容,他以为这门行业可以干,可惜他不上相,如小乞丐谁会相信他赌功了得呢?时间一久,他心情也沉重下来。暗道:“奶奶的,你们真笨,也不来问我……搞什么嘛!”小邪很失望:“好!你们不来问我·我告诉你们!”他已赌上气了,找了一位六旬糟老头,见这老头垂头丧气,就知道他是输气。

他轻轻道:“老伯伯你好!”

老头一转身看到是位小表正想赶他走。

·小邪立拿那布条给他看道:“老怕,很灵喔!”

老头想反正输也输够了,换换小表也许运气会好点,他道:“你说这次该下大,还是小?”

小邪道:“这次别下,我只顾和你说话,没注意他摇骰子,下回准行!”他打了一下老头肩膀,抿嘴一笑,好像哥儿们,他混得满快,终于找到机会了。

老头被打了一个肩膀,看了小邪一眼心想:“这小子还真快,马上就给我来这招把兄弟,会不会是骗子?”

其实小邪从早上已憋到现在。眼看就快有机会“卡啦呀卡啦”忍不住才拍那老头肩膀,已把这老头当成了八拜之交。

小邪很注意庄家摇骰子,他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否则招牌砸了没关系,没钱赚才叫苦哪!

小邪道:“老伯你这次押大准赢。”

老头照做!一两押大,果然庄家赔。

老头很是高兴给了小邪一两银子。

小邪一看到银子到手竟忍不住当场大叫:“幽呼——”神情非常激动。“拍!”他已倩不自禁的打了老头一个响头。把老头给打迷糊了。老头瞪大眼睛摸着后脑的望着小邪很是不解其中“道理”,这无妄之灾来得甚是突然。

众人也被小邪惊叫声吓着,皆往他瞧来,保镖也走了过来。

小邪这才发觉自己失态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押中了太高兴,我不是有意的,请别见怪,对不起,对不起。”

保镖一看不是找麻烦的,也不为难他:“下次小心点别吵到别人。”

小邪连忙道:“是是是!我会小心!”他还有点怕赌场不让他赌。

庄家又开始摇。

小邪告诉那老头道:“老伯谢谢你了,等一下我下什么,你就踉我下什么,我们各玩各的,我只要一两就够啦!来:这次押大!”

庄家一开,双五一颗六,果然是大。

小邪早已忘记打了老头一个响头,只见那老头还是微怒的瞟着小邪,但过了几回庄以后

,他也心情好转了,因为他已看到小邪每次下都是赚。

就这样小邪由一两变二两、四两、八两、十六两……

玩了两个时辰,老头的银子没有小邪的百分之一,因为他每次都下三两,他知道赢多了带不走。

小邪可没有这个顾虑,“飞龙堡”他都敢闯了,还怕这小小的黑城镇,何况他今天实在憋了一肚子乌龟气,不发泄是不行的。

这次小邪将面前的八千两往大一堆,庄家已双手微抖,冷汗淋漓,一开,还是太,他颤着双手,开出一张银票往桌上丢。

这时屋后已走出一位六旬老人,身材瘦高,灰衣长袍,留有八字胡,他走上来换下庄家,话也不说就摇起骰子。想必他就是老板。

老头赢得也够多,不想再呆下去,其他的人也觉得气氛不对,走的走,留下来也没玩。他们看着庄家和小邪表演。

庄家摇好骰子道:“小兄弟请下注。”

小邪笑道:“很好,这次下一两,小。“他知道这老头用的是假骰子,也不急着赢钱。

六次一过,小邪已能猜出骰子重心靠近几点,他笑了笑很是满意。

第七次,小邪往大一堆,一万五千九百九十四两。

庄家脸色一惊道:“请问兄弟是那条道上的?”杯子一开,果然大,他赔出一万六千两。

小邪笑道:“我通吃小霸王是“飞龙堡”的。”他想“飞龙堡”是天下第一大堡,说说看说不定能免掉一场麻烦。

庄家一听道:“老头我按月奉上彩头,为何贵堡还来踩盘子?”

小邪道:“区区三万两我借用借用,没有其他意思。纯私人,和本堡无关。”他笑得很开心。

庄家一听顿时松口气道:“谢谢贵堡抬爱,改天小老头我心亲自拜访申坛主。”他说的是黑旗坛主申强。

小邪道:“不必客气,实非得已请庄家原谅。”

庄家道:“少兄弟,只要你说个数字,何必多费一番力气呢?”

小邪轻笑道:“我想玩玩,试试手气,果然手气不错。”

庄家道:“小兄弟技术天下无双·小老头佩服。”

小邪道:“多谢夸奖,若无事我想告退了。”

庄家巴不得这位凶神恶煞快点走,若惹了“飞龙堡”大吉赌坊只有关门大吉了,三万两只要两天就回笼了何必招惹麻烦,他道:“小兄弟不多坐一会儿?”

小邪道:“不必了,银子有剩当再奉还。”

庄家笑道:“你全收下吧!这是输给小兄弟的,那能再要回来呢?就是你借用,我们也当作孝敬你小兄弟的盘缠。”

小邪知道他们是怕“飞龙堡”怕得要命,他道:“好吧!那有缘咱们再见。”说完他拿起桌上银子及银票往回走。

庄家道:“小兄弟你请慢走。”他拱着手,等到小邪走远了他才轻嘘了一口气暗叫道:“好险!是不是上次送的彩头不够,申坛主有意找碴?下次可要多送点·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多开几场就补回来了。”

小邪走在街道上吼道:“他妈的,两小时前还在找方孔钱·他妈的·真是一文钱逼死英堆好汉,连我杨小邪你也要逼,不过……也真快·三万两哈哈……什么菩萨金身·什么钱箱,我就去打造一个棺材大的钱箱再刻上我的名字,也好让人家知道我是谁。”

他真的花了五十两订作一个大钱箱,还刻上“杨小邪落难于此”等字。还叫店家明天送往镇外观音庙,他又给了店家三千两·要店家请十班戏到庙前做个三天戏,他还特别交代最好演些英雄落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