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07卷

作者:李凉

他在敌人心目中“很重要”,所以他很高兴,而他要小丁离开,固然有点避开危险之用意,但最重要还是为了小丁有点妨碍他变成没有危险,一没有危险,他就“不重要”了,那也就不好玩了,端的是亡命徒。

小丁却不知道小邪用意,她叫道:“我不怕危险,而且和你在一起也满好玩的。”

小邪有点不舒服的叫道:“好玩?你以为好玩?我累得要命,你却在好玩?我要休息了,你放哨!”说着就要往地上躺,故意要让小丁放哨,累她一个晚上。

小丁温柔的道:“小邪你别躺在这里,前几天我来时,在附近租了一楝农舍,我们到那里再休息好吗?”她撒娇的拉着小邪衣角。

小邪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看样子,有你跟班好处还真不少!也好,下次衣服你也要替我洗,这样才合乎标准。”

小丁可没洗过衣服,她道:“洗衣服?我没洗过,你不怕被我洗坏吗?”

小邪想也有道理,他又想到小七了,他道:“这样吧,小七的先洗,等你练好了再洗我的。”

小七一听乐道:“恨号(很好)。”

小丁嗤嗤笑道:“看你们男人多懒,好吧!谁叫我要踝你们闯江湖!”她倒是心甘情愿

小邪倒是没想到她会答应,他叫道:“算啦小丁,你想洗,我可舍不得你那双手,开开玩笑别放在心上,我看你找个像样一点的小丫鬟洗好了。”

小丁甜笑道:“没关系,洗衣服要不了多少时间。”小邪的关怀真使小丁受用无穷,若

小丁这副娇柔样,不知道要迷煞多少风情男士。

可惜小邪倒不知享受美人恩,他叫道:“你洗衣服要不了多少时间,那你一定是乱洗,不过是小七的没关系!”他望了小七一眼也噗嗤笑了起来。

小七忙着点头,反正小邪笑,他就很高兴。

小丁笑道:“不会啦“我一定洗得很好,不相信你试试就知道了。”

小邪道:“好啦别再抬,要洗等你二十岁生日那天,我会拿一大堆衣服让你洗,现在我可要摆平(睡觉)了,快带我去农舍。”

小丁带他们到农舍。

夜已深深,只有狗吠声。

一躺上木床,三人已呼呼入睡。

这已是第二天中午。

小丁早已像贤妻良母的准备好狗肉和酒菜。

香味一入小邪鼻孔,这已足够叫他从床上惊醒过来,一翻身,也不用盥洗抓起酒昙咕噜几声已喝掉一大半,再香狗肉啧啧有声,他满意道:“小丁越来越行,煮的狗肉一天比一天好吃。”

这时小丁已笑颜逐开的婷立门前,含情脉脉的望着小邪,不时拨着身上小铃,轻脆叮当声令人心旷神怡。

小邪一看叫道:“小丁你是不是在使诡计?”

小丁一骛道:“什么诡计?我……你在说什么?”她未以为小邪会称赞她,没想到却得到反效果。

其实小邪是在称赞她没错,只是拐个弯而已。

小邪道:“你是不是要让我非跟你不可?”

小丁不懂道:“没有啊?我那有要让你非跟我不可。”

小邪指着狗肉道:“这盘狗肉是你煮的吗?”

小丁答道:“对呀“这是小七早上捉的,他杀好要我煮给你吃,我就把它煮了,有什么不对吗?”她以为狗肉出了问题。

小邪叹口气道:“也罢,跟你也不错,你煮的这么好吃,害我吃上瘾了,我是非跟你不可了。”他装成非常无奈的样子。

小丁一听心中一甜,笑颜顿展,柔袖轻抚一下香腮笑道:“小邪,我不常煮,那有别人好吃,你就是歪理特别多,快点吃,我们也好进开封城。都已经快中午了,你还在吃早餐,呵呵………”

小丁苞了小邪这么久,终于得到小邪的赞美,而这赞美却是因狗肉而引起的。要是小丁天天在狗肉、美酒。及赌功、吹牛、马屁上下功夫,想必小邪会将小丁奉为天上王母娘娘吧!可惜小丁不懂这一行,无从着手。

小邪也不多说三两口将狗肉吃完,整理一下,一行三人,已悠哉的往开封走去。

田里秧苗像似训练有素之军队,一排排整齐的站在那儿,轻风吹过,一波波翻舞着,那么悠闲自得。

在路上,他们除了聊天,还想一些自己想要想的事。

小丁在想着小邪下次又会弄出什么事来,一定是非常令人吃惊还带着点……好玩吧……想到好笑处她也会呵呵直笑着。

小七在想……他是在数小邪的脚步,因为他没什么好想,有小邪安排一切,他是吃饱撑着没事干。

而小邪妮?他想得可多了,他在想着“飞龙堡”在想着“神武门”又想到黑市杀手……

他在想每次都是被人偷袭,是否要换过来偷袭别人?如果要偷袭别人,就得找到对象……黑巾杀手吧!

他想找到黑市杀手老巢,一把火将他们烧光,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想该如何找到那些巢穴,不觉中目光往四处寻去,他在我是否有这些混蛋的踪迹……然后“卡嚓!”将他们料理了,然后逼问;然后在他们身上刺乌龟……然后理光头……然后……然后他忍不住就呵呵笑了起来。

他的笑,算是突然的笑,别人当然会觉得奇怪,这时第一个反应的一定是小丁了。

小丁奇道:“小邪你在笑什么?”

小邪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他道:“我梦见一只大乌龟会议人话;好奇怪。”

小丁靶到稀奇道:“那只乌龟在讲什么话?”

小邪呵呵笑道:“那只乌龟他竟对着我说:“小邪你在笑什么?”。”

小丁道:“那你有没有告诉……”她突然停下来望着小邪叫道:“好哇旦小邪你又在糗我,晚上你就吃馒头好了。”她嘟着嘴不甚高兴,但想了想又嘛哧笑了起来。

小邪也不介意笑道:“我告诉你,最近好像男孩子都流行吃馒头的样子。”

小丁笑道:“我看只有你一个在流行,怎么样,馒头好不好吃呢?”她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小邪点头道:“其实吃馒头也很不错,不用洗碗。”他找的理由很好。

小丁道:“我不吃馒头也不用洗碗。”意思之中有比小邪更高一级之感觉。

小邪哧哧笑道:“当然啦!你看那个乞丐洗过碗?他们的碗是要用来装钱的,宝贵得很。哪!嘻嘻………”

小丁意思是说她到饭馆吃饭就不用洗碗,然而小邪却拿它是丐帮弟子来开玩笑。因为丐帮弟子有“两宝”,打狗棒和如意钵,而如意铱就是瓷碗,本来是装饭盛菜用的,但有些邋遢乞丐很懒得洗碗,一吃完就随手抹一下算了,也有些又吃饭又当要钱钛,也不洗碗,他们怕把财气给洗掉了。所以小丁说不洗碗,在丐帮来说是“理所当然”。小邪这么一引用词是影射小丁吃饭以后饭碗都不必洗,是脏了点,但她是属于丐帮弟子,情有可原。

小丁没想到自己本是得意吃饭不用洗碗是比小邪吃馒头不用洗碗高一级,却变成吃饭不洗碗的邋遢鬼,而不是不用洗碗的高级人上,她脸一红直跺着脚,那眼儿不知白向小邪多少次,恨不得咬他两口始甘心。

小邪掏出几个铜钱,装作同情的样子道:“小丁来!这有两钱铜板你拿去吧!可怜的小乞丐,连馒头都没得吃!”他一副施舍样。

小丁实在气不过只好翘着嘴找帮手了,她向小七道:“小七你看小邪又在欺负人家了。

小七笑道:“恨号(很好)恨号!吃满(馒)头,补西瓜(不洗碗)。”他望着小邪得意笑着。

小邪大笑道:“对!吃满头补西瓜,冬瓜更棒“哈哈………”说完他已昂头大笑。

小丁气得直跺脚,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久小邪笑声已顿他道:“小丁说正经的,我杨小邪每次让人家追得像只小狈也不是味道,现在我们来换换口味,追他们如何?”

小丁气也跺出来了,只要小邪一沉静下来,她也不会再生气,因为她知道小邪是那样的关心她,她道:“怎么追他们呢?连个儿影也找不到。”

小邪道:“我想开封是大城市,一定有黑市杀手的分坛,我们躲在要道,见到可疑的人就把他逮起来逼供,看不顺眼就把他给料理掉。”

小丁道:“要是逮错人怎么办?那不是闹笑话了?”

小邪道:“逮错了就放掉,反正咱们逮的是坏人,若好人被咱们逮了,他一定会说明,我想不会弄错。”

小丁道:“好吧!要捉就来捉,你觉得在那个地方埋伏比较好?”

小邪侧头一想,不久他道:“我看还是老地方,就“封禅寺”好了,因为那里来往的人多又不在市区,正是下手的好地方,我们就埋伏在“封禅寺”右侧树林,见到可疑的就逮,如果要跟琮的我去。”

小丁点头道:“那我们得准备干粮,小邪你准备待多久?”

小邪道:“看成绩,好的话多做点,要不好蹲着也是白蹲。”

小丁笑道:“我看带三天份就够了,要是再久你可能会憋死。”她素知小邪生性好动,要走待上几大不玩点别的花样,他一定憋不住,故有此言。

小邪也承认道:“也对,三天不喝酒,真有点怪怪的,走吧!买东西去。”

xxx

三人一同到开封买了卤味、干粮、绳子等东西立刻返回“封禅寺”右侧林子里。

小邪道:“小七,捕杀陷阱可是你最内行的,现在就看你表现了。”

小七笑道:“拉里(那里)。”

不到盏茶功夫,小七已将陷阱作好,有的挖坑,有的拉绳,有的套绳孔,他还习惯的在身上插了许多野草,而且也替小邪和小丁披上草藤。

小邪感到很有意思他道:“这可真好玩,若没有收获真是有辱小七的好意。”

小丁哑然苦笑道:“痒死了,早知道也不参加你这什么捕人大赛。”她皮肤娇嫩,当然受不了野草山藤的騒扰,这够她受的。

小邪叫道:“小丁痒归痒,人还是要捉,等一下你就知道捉人有多好玩,嘻嘻。”

小丁实在不愿再动,一动就赓,她道:“算了,我就躲在这里看你们耍猴戏。”

小邪道:“这样也好,现在就是孙悟空下凡也没有我这么厉害……”

突然小七食指抵着嘴“嘘”了一声,表示有情况,三人立即静止下来。

小邪往林外看是位黑衣人,但黑衣人已闪入杯中,没看清脸孔。

小邪心中一喜,他想黑巾杀手也是黑衣,这个大概错不了,手一挥,已领着小七,一前一后偷鸡摸狗的往那黑衣人摸去。

那黑衣人走向一个隐密丛林,一蹲身已不见人形。

小邪摸了上前,约距那黑衣人五尺左右,一提真气,他已如蛤蟆般的扑向丛林,双手如电,一抄住黑衣人颈部随手已点了他昏穴,黑衣人应指而倒。

“嘻嘻,干净俐落,大有收……”获字未说出口,小邪定神一看尴尬道:“黑皮奶奶,原来是…嘻嘻…女的!”他掩住口不敢笑出声深怕被小丁知道捉错人。

小七在附近叫道:“如何?”

小邪立即手一挥道:“退!”

两人又潜回小丁身边。

小丁问道:“怎么样,料理了!”

小邪亚然一笑道:“料理了,他奶奶的,是个女的,我放了她。”他心中又自好笑起来,出师不利。

小丁奇道:“女的?她来林中干什么?”

那女人是要解手才到林子来,小邪不好意思说出口,他道:“是来捡木材的,她还带了绳子。”

小丁也不再追问,静静的等着。

饼了三刻钟,又有一位黑衣人掠返林中,其身手甚是了得,必是个练家子,他往右边奔去。

小邪这次是看到那人身形脸孔,知道一定错不了,遂拉着小七一同追了下去。

树林一直延伸向一座丘陵,那黑衣人正往丘陵掠去。

小邪要小七留在此地,自己则奔向后出,想来个前后包抄,但说也奇怪,小邪奔到后山等了要两刻钟还等不到人影,心中觉得有异又绕回来。

他问道:“小七你有无看到黑衣人出来?”

小七表示没有,他还是一样认真而不放过任何可疑的状况钉梢着,这是他的本能,所以小邪相信那黑衣人并没有离开,为今之计只有等。等是一门功夫,但这封小邪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他和小七一样!都有动物的本能,能熬、能忍,就像一头猛兽般的雌伏着,他们在寻求等待猎物,他们没动,有若摆在那边的两颗石头,甚至连呼吸都摒住了,这门功夫是要练,小七是在山中长大,当然从小就练会了这种功夫,而小邪呢?他也是从小就在练,他捕的是狗,狗有很多种,尤其是凶狠的狼犬,现在他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捕杀一条大狼犬,但他小时候呢?他我必须等,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的等,所以他也练会了这种功夫。

能等,时间就过得实在,足足等了三个钟头,才见那名黑衣人从山中奔了出来,他很小心的张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