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08卷

作者:李凉

  和风日丽,青山含笑。

  数日杀戮,并没有变动大地之形象,山依样是山,树依样是树,人是消失了,而景象却

还在。

  “灵感塔”依旧高耸云霄,庄严之外貌,高洁而不可及之神威,犹然存在。

  这正是显赫少林一派之所以能执武林牛耳并非偶然。

  许多武林人士想登上此塔,但自古至今能登上此塔者不超过五人,谁又有这个能耐呢?

  因为塔里面把持了十三位少林得道高:要想登上此塔者,必须先打败这些得道高僧,这

无异是以一己之力去连戥十余人,试问又有多少人有这种勇气?

  有勇气的人并不少,因为江湖想求名的人并不步,只要能登上此塔者,可以说是一步登

天,一夕成名,这种事必定有不少人想做,可惜就是无人能上,至少近数十年来已无人上去

过。

  然而却有一位不怕死的小孩——

  杨小邪,他想试试,不,他不是想试,而是“看不惯”。

  此时小邪已来到“灵感塔”前,望着十三层楼高的宝塔,一时兴起他道:“小丁这塔好

高,咱们上去看看如何?”

  小丁笑道:“小邪你以为这是逛街,想到那里就到那里,你可别乱来,这“灵感塔”可

是武林圣地,多少人想上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这是少林分院,塔里面住有十三名少

林莴僧,你想进去得打败他们才行,否则你只有在这里干瞪眼的份儿,嘻嘻……”小丁终于

找到一件小邪想做而做不到的事了,也好趁此杀杀小邪威风。

  小邪有点不服道:“妈的,这老秃驴,要嘛就摆在他老家少林寺,要嘛就不盖,盖了又

不让人进去,搞什么名堂。”他抿着嘴有点不高兴。

  小丁看他如此微之样也呵呵笑道:“这塔可不是少林寺盖的,朝大丘师喻浩所建,后来

由少林寺所接管。”

  小邪一听叫道:“他妈的,不是他们的,怎么能为己有,连得这么好又不让人进去。像

什么话,岂有此理,我就是不信邪,走我带你们进去。”一拉小丁及小七他已往铁门走,一

副“不怕死”之样子。

  小丁俊想到自己想挖苦小邪一下,却把小邪给弄火了,她惊叫道:“小邪,你不能乱

来,人家又没有得罪你,干嘛要去惹人家?再说你的武功未必上得了“灵感塔”,你又何必

去冒这个险呢?”

  小邪叫道:“谁说我武功不行?好!今天我是赖定了,心上人竟看我这么扁,我要不上

去撤泡尿,实在有失我通吃小霸王的威名。”说完他已跨出大步迈向“接感塔”,他是闯定

了。

  小丁可是忐忑不安,一句“心上人”倒把她住了,她娇羞的望着小邪背影,感触很多,

她知道小邪想要作的事,谁也无法阻止,但一个人去闯天下闻名的“灵感塔”这多么令人担

心,还好地想到小邪武功不怎么样,可能第一关都闯不过,也许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吧!但

她又想到小邪一身邪气,他要做的事到现在还没有失败过,不管如何艰难危急,他都是有办

法突破,尤其他那种死驴子脾气,她想得一身是汗,但就是想不出该如何是好。

  小七倒是拍手英雄式的欢送小邪进入“灵感塔”因为小邪的光荣,也就是他的光荣,至

于小邪是否能上得了十三层,他可不考虑,也不晓得考虑,反正小邪做的事永远是对的。

  小邪大步走向塔前大拱门,一脚下去“砰,”门没开,反弹力把他右腿震得发麻。

  搓着右腿小邪往铁门看去,才失声笑道:“妈的,原来是锁着。”他昂头大叫道:

“喂,快开门了我老人家来啦了快开门。”他砰砰敲个不停。

  里面一点回音也没有。

  小邪一气又要往铁门踢,准备踢开。

  这时小丁走上来道:“小邪你要闯关,要到封禅寺主持大师那里登记,再由主持大师带

你来,你这样叫是叫不开的。”

  小邪大叫道:“黑皮奶奶的,我就是不信邪,叫不开?我要它永远关不上。”

  说完他已掠入杯中找了一支小腿粗的木头走回来得意笑道:“小丁你闪一边去,我要打

门,打得便他们神经错乱那时候……嘻嘻,我不用比武就能上十三楼了。”

  小丁也苦笑着,她实在拿小邪投办法,不过小邪用的方法也很有效,她只好站在一旁观

看结果了。

  小邪两手握木棍不停的敲打大铁门,其声如千斤洪钟可穿金裂石,震耳慾聋:

“咚……”数十里都理得见。

  小丁小七可有点受不了,掩着耳朵,站在一旁。

  约过了三刻钟,终于有人应声小邪,铁门一开,一位花甲老和尚立在门前一身是汗的望

着小邪道:“阿弥陀佛,老衲天和,施主为何敲门不已。”

  小邪一见这和尚如此狼狈样心中暗自好笑,他叫道:“什么鸭米豆腐,老和尚你把门关

着是什么意思?这又不是你建的,你便有权力把它关起来;闪开!我要进去欣赏欣赏。”

  天和道:“小施主此为少林之地,老衲奉命在此把关,对于小施主之请求老衲无能为力

  小邪叫道:“无能为力就闪一边去,我可要进去了,你总不会对一个小孩动手吧,”小

邪也知道这塔不好闯,非使点诈不可,故而先用话钓他上钓。

  天和道:“小施主不是老衲不跟小施主进去,而是碍于掌门谕令,请小施主见谅,老衲

不出手,但亦不能让小施主进去,还望小施主别为难老衲。”

  小邪道:“你不出手怎能挡下我呢?嘿嘿你天不免自欺欺人吧。”

  天和道:“出家人不打谎言,老衲不出手一样可以挡住小施主,还请小施主知难而返。

  小邪叫道:“我告诉你,我叫杨小邪,我就是不信邪,现在我就来碰碰你,你这老和尚

整天没事干,也该找点事做。”话未完,已往楼梯窜。

  但天和果然功夫了得,反身一退,快如电闪的挡在小邪面前。

  小邪双手一抖一招“推窗望月”想把老和尚推开,但不论用多大力气,老和尚一动也不

动,小邪才退后笑道:“老和尚你果然有点门道。”他退下楼梯口,装成蛮不在乎之样子。

眼睛不时瞟向楼梯,想趁机溜上二楼。

  天和亦轻移脚步的往前走,但只这么一动,小邪已使出大悲掌击向天和,其势如虹,天

和一看小邪掌法心头微,立即反身跨马,往楼梯跃,小邪趁此机会大悲掌已印在天和胸口,

砰一声轻响,天和血气微翻叫道:“小施主欧阳先生是你何人?”

  小邪轻笑道:“我不认识,怎么?你要放我进去了?”双腿一跃已窜向二楼。

  “阿弥陀佛!”天和运起达摩神功立时以身形撞往小邪背部。小邪啊了一声,立以“长

虹贯日”飞身而退直落地面。双脚一点地,往右横跨三尺“咻—”一把飞刀已射向天和“肩

井”穴,天和反手一挥将飞刀震开慢慢走下楼梯,小邪亦往后退。

  小丁一看如此她叫道:“小邪我们走吧,你打不过他的。”

  小邪投有回答,顺着塔势绕圆圈,突然小邪右手使出大悲掌,左手飞刀射向天和大腿,

天和向后一跃反身滚地避开飞刀。这时小邪已和天和互易使置,小邪在楼梯口,天和则靠近

大门。

  小邪叫道:“天和承让了。”两手发出飞刀十余把,两把直取天和双眼,其余则利用反

弹原理,射向墙壁再反弹刺向天和全身。天和刚滚在地上避开先前之飞刀,现在又来十余

把,一之下也顾不得不出手,两掌挥出“般若禅掌”将飞刀通通震落于地,但只这一慢小邪

已往二楼窜去。

  天和大叫一声“阿弥陀佛”坐在地上不动了。

  小邪是先将天和引开,然后自己一站上楼梯口马上射出飞刀,这一连串之动作,果然把

不出手的天和打败了。

  小七一见小邪已奔上二楼竖起大姆指直叫道:“小些(邪)恨号(很好)。”也大笑不

已。

  小丁则未敢开心,因为像这样的高手还不少,她道:“小七你别说得太早,像天和这样

的高手还有十二个,你看小邪是否有办法通过?我好担心。”

  小七笑道:“北(别)担心,北担心。”

  两人只好在塔下等待小邪“佳音”了。

  小邪一上二楼见到有位和尚两鬓斑白在打坐,似乎不知小邪的来到。

  小邪心中一喜,掂着足尖像小偷般的摸向楼梯口,直到只剩两尺时,他突然奇快无比的

射向三楼,还以为碰上了睡和尚,可以省去打斗。

  谁知道小邪快,那老和尚更快,一跃、一拍、一档,又回到蒲团上。小邪立即被其掌方

震退,捧在地上,双手直搓着臀部叫道:“死和尚你要偷袭也不通知一声算什么好汉,死和

尚?臭和尚?花和尚。”一扭又往楼梯口窜,但还是一样被震回来,小邪一落地立时射出几

把飞刀,然而被这老和尚之“流云袖”一挥,飞刀也起不了作用。

  小邪一看这老和尚一点都不看自己一眼心中就有气,大叫一声“好,”身形又往楼梯口

冲,照样的每次都被老和尚挡回来。一次二次……五次……十次……十五次……两人就像在

汤秋声一般一上一下很是“惬意”。直到第二十一次,小邪作势慾往前窜,和尚不疑有诈

“老酒”喝多了头昏脑胀的像前几次一样往前掠想挡住小邪。

  小邪大笑道:“老和尚你上当了上小邪往前一掠,马上煞住身形,翻身冲出窗口,由窗

口翻上三楼,这一招着实了得,不由得令人不佩服。

  可笑这位老和尚秋千汤多了,还有点上瘾,把人汤掉了还迷迷糊糊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小邪利用人们有着愤性的心理,终于登上了第三楼,虽然有点轻松,但换上别人,谁又

能想出这种方法呢?谁又会利用被挡了二十次以后的第二十一次呢?也只有小邪有此本领和

心思。

  小邪一窜入窗口,已有声音响起。

  “小施主,这是本派自开派以来第一次有人从窗口窜上楼的。”一个和尚已立在窗口,

他语气之中倒有点谊美之味道。

  小邪翻入窗口笑道:“大和尚反正同样能上三楼用什么方法已是不重要的对不对?”他

耸着肩,也对于自己的行为感到光荣。

  和尚道:“小施主说得甚有道理,老衲领教了。”他已摆出架势准备和小邪过招。

  小邪笑了笑,欺身向和尚小声道:“和尚你放我上四楼如何?没人会知道的。”状如小

孩在打小报告一般。

  和尚一楞,他没想到小邪会来这一招,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口,他道:“这万万使不

得,有辱掌门人谕令。”

  小邪看这招不甚有效,他叫道:“这么说非硬闯不可了?”

  和尚道:“小施主你可以退回去。”

  小邪叫道:“放屁!退回去?好不容易才上三楼,你就叫我退回去,你是存心叫我从头

开始是不是?”

  和尚笑道:“小施主你只不过十来岁能闯两关已是不易,足以傲视武林,你又何必再自

找苦吃?”

  小邪叫道:“你说我在自找苦吃?好吧!有胆我们来比比看谁吃得了苦,若你输了就得

让我上四楼,如果我输了我掉头就走。”和尚道:“小施主你说说看如何比法?”

  小邪心中暗喜道:“老和尚,只要你一答应你就死定了。”他拿出飞刀道:“很简单,

我这有飞刀,我将它钉在地上,看谁睡在上面睡得人,谁就是赢家。

  和尚想:“以老衲之内力还会输你不成,若这不行了其他也不必比了。”他道:“好,

小施主老衲接受你的挑战。”

  小邪心道:“死老和尚你是怎么死的都不晓得,这睡飞刀我可是每天练,你想跟我比,

还早得很哪!”他笑道:“好,那我先来,其实我睡上三分钟我就会赢你了,老和尚你信不

信?”

  和尚哑然一笑道,“比过了才知道。”

  小邪轻笑数声,将飞刀钉在地上,像每天睡觉一样的躺在刀尖上,可是这次他真的只睡

了三分钟就往下掉,他道:“老和尚该你啦,”身形一跃已换过和尚。

  这和尚得意笑道:“三分钟太简单了。”说着也躺在飞刀上,直笑不已。

  但等他一躺下小邪已笑道:“老和尚你慢慢躺,我要上四楼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