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

第09卷

作者:李凉

华山位于中条山与终南山之间,为五岳之西岳,虽不高但全山皆是石质奇峰。

“华山一石铸一峰,千峰铸万石。”这正是形容华山之陡峭及雄伟,是五岳中最具风格的一座山,难怪华山派能在武林占一席之地。

小邪要到终南山,如直线而行,定必经华山,可惜他是个不颇多费功夫的人,所以他也选择直线而行。

二日一过。

小邪和小七已出现在华山南麓。

小邪一见华山之雄伟,不时叫好,但想到青继山的胡作非为,他只有直摇头了。

望着华山小邪叹道:“小七,这就是那混蛋青继山的家,那天有时间我们再去玩玩如何?”

小七也看了华山一眼叹道:“死鸡(是极)玩玩,恨号(很好)。”他见小邪这么做,他也学着这么做,因为他觉得只要学小邪准是错不了。

小邪笑道:“那个小和尚现在不知道出关了没有?咱们可别被他碰上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不能乱来,否则要跑都跑不掉。”他口中虽然如此说,但心中一点畏惧也没有。

小七笑道:“小些(邪)补爬补爬(不怕不怕)。”

小邪看了他一眼道:“小七你要爬就爬,我等你就是。”

小七笑道:“小些(邪)补对补对(不对)补死爬(不是爬)儿死爬(而怕)。”

小邪哧哧笑道:“儿呀你死爬吧!儿死爬走吧!免得不碰上那位大和尚了。”

一拉小七就往目的奔去。

然而只过了一半华山,小邪已感觉不对,似乎有许多人在杯中窥探。

小七也觉得有危险,沉声道:“小些(邪)有威先(危险)。”

小邪点头道:“不错,一定有人见到我们进入华山派地盘而赶去通风报信,这青继山也决不会放过我们,更不会放弃这种好机会,真是“亲家路窄”小七我们准备到华山玩玩吧。

小七笑了笑也不在意即将来到之危机。

忽然远处杯中传来一阵笑声,不久已有数人从林中走出来,这些正是华山派弟子,领头者正是青继山。

青继山一阵狞笑道:“杨小邪今天你好福气,我们又碰上了,我想请你到舍下坐坐,不知您的意思如何呢?”手一摊开扇子很潇的来去。

小邪笑道:“青大和尚怎么带起帽子来啦?是不是少林寺的规矩又銮啦?你是请我到你华山去吃斋念佛呢?还是去找小泵娘?若是吃斋念佛我可没兴趣,只有对不起老朋友啦!”

青继山想今天非逮到这小子不可,现在人手还没到齐先稳住他再说,他笑道:“杨少爷,只要你喜欢什么我就替你准备什么,我们华山派是应有尽有,样样不缺包君满意。”

小邪那会不知道青继山打得是何种算盘,他笑道:“那么也包括是你喽!我就是要你的衣服!”服字出来,身形已如电光石火的射向青继山。

青继山一惊没想到杨小邪说打就打,要闪避已是不及“啪啪”两声轻响,他已吃了小邪两个耳光,重心一失立即往前栽,端的是出师不利。

小邪想再冲上去但已经被华山派弟子包围,右手一探,小邪立即抽出匕首往来人攻去。

小七一见小邪已缠上了“寒王铁”一抽霎时加入战圈,忽东忽西如入无人之境。

只听华山弟子时有哀叫声传出,他们这些二流角色那是小邪敌手。

小邪是越战越勇,一把匕首有若出洞灵蛇,打得他们唏哩哗啦溃不成军。

一刻钟不到华山弟子已死伤十余人,节节败退。

就在此时远处之青继山已得意吼叫起来,他吼道:“杨小邪今天你命中注定要死在此哈哈……”他一转身叫道:“叶总管快点来!这已经被我困住了。”

原来青继出已看到叶总管已带来五十六名华山镇山法宝“青龙剑阵”难怪他敢如此狂妄

总管答道:“少爷属下这就把那擒下来。”他一跃向前方奔向小邪,而五十六名剑手也随后掠去,将小邪及小七团团围住。

小邪一看,也不打了,暂时收手,往四处望去,心中嘀咕如何突围。

小七也收手背靠背的四面迎敌。

小邪暗道一声苦也,心想:“今天可真的要到华山吃斋念佛了,这华山“青龙剑阵”可天下闻名能闯得过的实在不多。”他道:“青继山看来你今天是作东作定了。”

青继山在阵外狞笑道:“杨小邪你也会有今日?等一下你就知道我青继山的厉害,嘿嘿我要你知道我青继山是怎样一号人物哈哈……”

小邪想多利用一点时间多休息,否则下一战可没机会休息了,他笑道:“青继山你真行,不过没关系,只要你有办法,我接着就是,你可别忘了你在我手中已栽了两次,你别以为这青龙剑阵就能拿下我,不信你就试试看!”他说得很有把握,其实一点地把握也没有。

青继山是有点怕他,最近小邪又闯过少林“灵感塔”已名声大噪,前天又打劫刑场,这些都是骇人听闻,被他这么一说信心立刻动摇,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总管想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掌小邪不下就抓小七也是一样,他道:“少爷别担心,我们青龙剑阵还没失败过,而这小子近几天都做些费力的事,想必身上一定有伤,我们用车轮战累也要把他累死。”

青继出已势成骑虎,而且也不愿白白放过这报仇的好机会,他狠下心想:“拼一拼运气,反正死的也不是我。”他道:“总管那我们就下手吧。”

语音未落小邪已突然发难,匕首一挥已冲上华山弟子大喝一声不客气的放倒了三个,这是他贯用技俩——话说到一半就突袭,这是在抢先机。

总管大叫:“青龙剑阵侍候!”内围弟子马上撤出来,而五十六名剑手已将手上三尺青锋抖得虎虎生风,接二连三的攻向小邪。

小邪边迎敌边叫道:“小七这剑阵非常厉害,你有机会冲出去就冲,没有机会就不要硬拼懂吗?”

小七点头表示,立即闪身劈向敌人。

小邪这才放手一搏。

只见剑阵刀剑争鸣,银光闪闪,忽高忽低,层层杀气已将小邪和小七吞噬掉。

小邪在剑阵中倍感压力,苦撑硬打,因为一个剑阵等于是合五十六人之力量攻击一个人,而小邪内力不够,行动也不够快,一刻钟不到他已是汗流浃背穷于应付,不用说小七更惨了。

突然小七叉啊了一声,左肩已受到剑伤,但他并未因此而迟缓进攻,只是有点狼狈。小邪看再出下去只有死在阵下?顾不得也只有硬拚了,右手一抖使出孤星剑法“星光闪闪”已扶起一阵狂风罩向右边三人,他心存拼命不门不躲,任由那三人长剑刺在身上,便生生的将三人执剑之手给砍了下来,这种拼法实属少见。

哇哇数声惨叫,华山弟子见小邪如此拼法心中不寒而栗,剑阵也为之一慢,真不知如何去制服小邪。

而小邪左肩,右手及右大腿皆有一道两寸宽的创伤,鲜血正流个不停。小邪并没感觉,他只知道现在剑阵少了三人,一定会乱,他一得手马上射出十把飞刀钉向左方十人,身形也直扑上去。

只听一阵哀叫声已有数人倒地,总管一看立即加入战圈缠住小邪,使青龙剑阵能再恢复正常,一时之间也舞得剑光闪闪逼住小邪政势。

“妈的!”小邪大叫一声不得已转向总管狠命挥刀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将其击倒以便脱困,但渐渐他攻势也慢下来,他知道上次所受之内伤并未完全痊愈,现在又受了剑伤,体力大打折扣,要想全身而退是相当困难,心一横,又存拼命之心。匕首一扬击向总管,反身一窜一招“天马行空”往另一头掠去,狠力射出几把飞刀直取迎面而来的敌人,而身形冲力已失已往下掉,然而他匕首迎向华山弟子砍去“叮”一声脆晌,他藉着剑击之力道又来个“鹤子翻身”掠向总管,只这么一翻背部已吃了两剑长达三寸,小邪不敢怠慢,立即使出“月毁星沉”,霎时寒光暴闪,一道白光有若流星射向总管,快得匪夷所思。

总管想举剑去封,然而这招“月毁星沉”威力非凡,岂是总管所能抵挡“哇!”一声惨叫,他胸部已被小邪匕首刺穿,身躯也掉在一丈开外,幸好没刺中要害,否则非当场死亡不可,他无力坐起来叫道:“攻向另一位!”说完已趴在地上抽动着,想必是太疼痛而无法忍受。

镑弟子一听立即反身击向小七,小七本来已是支持不了,突然又增加了这么多人,霎时险象环生,一不小心已被击中哇了一声倒地不动了。

“小七——”小邪大吼一声双目尽赤,悲恨填膺,也顾不得自己生死拼命的往小七冲去,他现在已是失去理智,一心想救小七。

青继山见状大叫道:“将杨小邪拿下!”

众弟子一听马上又攻向小邪,刀刀要命,剑剑狠毒。

小邪理智已失,有若受伤猛虎,见人就砍,见人就杀,寒光过处,哀叫声立时响起,残肢断臂时往空中射去,红血纷飞满天,惨不忍睹,华山弟子已抵挡不住小邪那不要命的攻势,节节败退。而小邪已成为一个血人,形状甚是恐怖骇人,他不断的叫着小七,不断的往前街,转眼又有三名华山弟子被小邪齐腰斩断,而他身上也多一道血痕。小邪可以让自己受伤,却不能见到自己朋友死亡,要是小七真的死了,也许今天华山派就得从此消失在武林了。小邪现在的砍人,不是技巧的砍人,而是硬拼硬砍,见剑势已劈下来也不躲,狠命的挨上一刀而换取对方一条性命,他之所以如此疯狂,只是为了救小七,他的朋友。

这时青继山突然叫道:“将小七捉起来快!”立时有人将小七抓到青继山身边。

青继山得意一笑用剑指住小七咽喉大吼道:“杨小邪你要小七的命就乖乖听我的话束手就缚!”

小邪眼见小七已落入青继山之手,登时怒气难忍狂吼道:“他妈的青继山,冤有头债有主,小七他不关我们的事,我要知道他是生还是死,如果他死了,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如果他活着我就跟你走。”他紧紧捏着匕首,血一滴滴从匕首尖往下掉,他双目尽赤,端的是一尊索命阎王,但他卸多么希望听见小七的声音。

青继山心中一寒,马上去探小七伤势,发现小七并没有死,只是胸部中剑昏过去了,这才放下一颗志忑的心,他马上点住小七“rǔ根”穴替他止血,并拍醒小七,他道:“小七,杨小邪要知道你还活着,你快对他说话。”

小七一惊叫道:“小些(邪)快跑:”他语音甚是微弱。

小邪这才放心对青继山吼道:“青继山我跟你去,不过你不能为难小七,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青年,如果你伤了他,可别怪我血洗华山派。”他全身是血,神情恐怖,有若血浆爬出来的厉鬼,吼得青继山惊栗不已。

小邪不是不想再拼,而是再拼下去小七只有死,自己也许也会丧命,倒不如先被捉去,再想办法利用机会逃出来。

青继山笑道:“杨小邪,我们华山派也算得上是正派,我不伤害你的朋友就是,你放下匕首吧二”他目的只在杨小邪,只要先逮着了小邪,管他什么小七,一起作了,不过得在无人看见的时候。

小邪目不转睛的丢下匕首,站着不动,立即有两个华山弟子将他困起来。

小邪见自己已被困住他叫道:“青继山,我知道你不会放了小七,但我希望你好好侍候他,否则后果如何我可以告诉你,拿你们华山派来换他的命。”他两眼泛青光如电般的射向青继山。

青继山实在有点怕这小煞星,连华山成名的“青龙剑阵”死在他手中的也有二十几位,还有那些侍卫,这些都使青继山胆栗。

吞口口水,青继山道:“既然你不要求我将他放了,我也不为难小七,我答应你替他治伤。”转向华山弟子道:“我们回山,已殉兄弟抬回去,以礼祭祀,伤的扶回去治疗,走二”他已先行回去。

众人忙了一阵才押着小邪和小七回华山。

xxx

登华山不远可见到一石碑,高一丈宽约三尺厚一尺,色古灰,由上而下列有“西岳华山”等斗大篆体字主体刚劲有力。冉往前行,绕一山道则可见到一座宫殿式建物耸上白云间,这正是华山派发祥地。走进一看通往大门是百阶石梯,皆为白色大理石所砌,石梯两旁仅有古柏,石梯末端左侧设有八角红色石亭,但无椅子,其上面挂有黑木匾,题有“接客亭”三字。

由石梯往前走,百阶一过可见一大庄院被高墙围着,其大门上端横匾写有“华山派”等字样。门为朱红色铁质所造现正开着,一进大门,则是一练武广场,对面是大厅,厅门上挂有匾额写着“玄武堂”三字黑底金字。

此时华山派掌门人“无为剑客”青子夷,已站在门前等待消息,显得有点浮燥。

他年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