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章

作者:李凉

阿三问道:“小邪帮主,不收钱啦?”

小邪摇头道:“不要了,看看她们可怜的要死,我们再收钱,老鸨子一定要她们多接客,这种事不能干,我们走吧!”说完就往外走。

“相公我……”小翠叫着已追向小邪。

小邪向那些要离开的女子及小翠道:“你们要走就走吧!也不用谢我了,天下可怜人太多太多,我能碰上就伸手,不能碰上你们就得相信命运了。”

众姑娘含泪的道声:“谢谢公子。”已走出妓院消失在街道上。

小邪和阿三、阿四这才走出妓院,往街上走去。

“相公我……”小翠又追上来,她有点羞涩和无奈。

小邪停下来笑道:“小姑娘你有困难吗?”

小翠哭了起来,她哽咽道:“相公,小翠被您所救,就是您的人了,您若不要小翠,要小翠到那里去呢?”

小邪奇道:“小翠姑娘,你不回家?”

小翠摇头哭道:“相公,小翠自父亲死后,就一直被叔父打骂,昨天他又将小翠卖到妓院,我……呜……”说到伤心处,她又哭起来。

小邪拿出银子交给小翠笑道:“小翠我不是永远住在这里,这些银子你先收下,待会儿我找个地方让你安身,好不好?”

小翠不敢接下银子,她哭道:“小翠愿意跟您一辈子,侍候您一辈子,我不会烦您的。”

小邪道:“好好好!没问题,但你也得等我办完事,再侍候我对不对?”

小翠见小邪不再赶自己走,立即道:“多谢相公。”说着就要跪下。

小邪连忙伸手托住她,笑道:“小翠姑娘我先把你安置在林员外他家,等我办完事情再接你回去好吗?”

小翠她唯主人命令是从,她幽幽道:“希望相公能早点办完事情,接小翠回去,让小翠侍候您。”

小邪点头道:“我尽量,你放心就是。”他转向阿三轻笑一声。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又要用到我了吧?没问题!我这就去。”

小邪拿出一千两银票交给阿三,他道:“这一千两就算是小翠的生活费,已够用上好几年了。”

阿三接过银票道:“现在就去?”

小邪微微颔首。

阿三向小翠道:“小翠你跟我来,我带你到林员外他家,小邪帮主他有事,可能要好久才能来接你,你不妨当他家小姐的丫鬟好吗?”

小翠点头道:“我愿意。”

阿三道:“那我们走吧!”

小翠向小邪道:“相公不论您何时来,小翠一定等您来接我。”她充满希望与感恩。

小邪向她招手,安详的笑着。

阿三和小翠已定远了。

小邪突然叹口气道:“阿四这世人可怜人还真不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阿四道:“小邪帮主,只要有人,就有可怜和幸运,有悲伤和快乐,很荣幸我们是快乐的一种。”

小邪道:“那可怜的人呢?他们又要怎么过?”

阿四道:“怎么过?还是一样过,碰到了,咱们就帮个忙,没碰到你怎么知道人家可不可怜呢?”

小邪笑了,他想:“也对!碰上可怜的人再将他变成快乐的人不就成了?‘神武门’不除,像小翠这种事不知道会发生多少。”他大叫道:“奶奶的混吧!不管这么多了,碰上了再说!”

两人边聊边走,不久阿三也追上来。

阿三笑嘻嘻道:“行了,小邪帮主,本和尚立了大功,你要如何赏赐呢?”

小邪瞪了他一眼道:“赏你如意扫帚一枝,自己去买,别再捡那扫猪粪的,臭死了。”

阿三气道:“扫帚?不必啦!我自己赏我自己黑狗三只。”

“哈哈……”三人竟在街上狂笑起来。

倏地──

阿三突然大惊道:“小邪快跑,大师兄来啦!”不等小邪回答,他已转身往镇西狂奔。

阿四也脸色大变,拔腿就跑。

而他们后面正追着一位年约三十上下的壮年和尚,他叫着:“不明、不白,还不快点留步?你们想多面壁几天吗?”

小邪一看笑得眼泪直流暗道:“想不到我通吃帮也有如此狼狈的一天,我得赶快去看看热闹。”说完也跟着追上去。

阿三边跑边骂道:“死杨小邪!也不会将大师兄挡一阵,这不叫我走头无路吗?惨!有够惨。”

阿四道:“阿三我们说不干了,不就成了吗?”

阿三一想,笑道:“也对,反正不干,就不干了。”

两人下定决心“不干了”,他们停下来等大师兄不念和尚。

不念见他们停下来,也放慢脚步叫道:“不明、不白,你们两个怎么可以偷跑出来,又跑了这么久不回去,师父要我来带你们,看来面壁三个月是免不了了。”他心中已泛起一阵笑意,因为阿三及阿四在寺内,三两天就得惹一趟事,而这些事有的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故而不念一想起也想笑,但此时有任务在身,不敢笑出口。

阿三很潇的招手笑道:“嗨!大师兄,我不干了!”

不念已走到他身前道:“不明师弟你以为说不干,就能不干吗?这得看师父,我没权力作主,跟我回去吧!”

阿四道:“不干和尚也不行吗?那吃狗肉成不成?算开除好啦!”

阿三、阿四两位和尚,竟然将此事看成儿戏,又不干、又辞职、又是开除,可惜天不从人愿,有得争了。

不念道:“不白,你怎么可以如此胡言,我不懂。”

阿三叹道:“大师兄你慢来一步了,我和不白师弟都已被人逼迫吃下三只黑狗,当不成和尚啦!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是被迫辞职的啊!”

不念道:“我不晓得,不过师父说一定要把你们两位捉回去,师父怕你们惹是生非,还是跟我回去吧!”

阿三叫道:“不干也不成,这像什么话嘛!我不回去!”

阿四也叫道:“我要到茶楼吃点海鲜,生鱼片,活跳虾,我也不回去。”

不念道:“那师兄只好用捉的。”双手一伸一缩,奇快无比的已扣住阿三及阿四腕脉。

阿三急叫道:“杨小邪你还不快来救人呀!你不要旧友了?”

“来了!”小邪轻轻翻身掠向不念,他笑道:“大师父,这两位是我从前的朋友,他们不是有意要出家的,你放了他们两个如何?”

不念喧个佛号道:“小施主,此事贫僧无法作主,要请主持方丈决定,还请施主能原谅小邪想:“念佛念得精的人,脑袋有点麻痹,跟他说也许扯不清,倒不如上白马寺玩玩。”他道:“大师父我和你一同回白马寺,你放了他们两个好吗?”

不念道:“只要不明、不白不再偷跑,贫僧便放了他们。”

阿三见小邪也要到白马寺,他什么也不怕了。他笑道:“大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不跑,你放了我们吧!”

不念笑着将两人放开道:“不明师弟,你在路上可不能乱来。”

阿三搓着手腕笑道:“大师兄你放心,有杨小邪在,我才不会跑。”

阿四道:“我们回去骑白马吧!”

四人一行已往白马寺奔去。

白马寺位于洛阳城以东二十余里,自汉朝以来,已有二千年之岁月,但却始终矗立在历史之兵荒马乱之中,历经岁月摧残,仍不改其古雅之风貌。

寺前有一石雕灰色马匹为其特有标志,拱洞式的大门,庄严宏大,门上挂一横匾写有”白马寺”白字黑底三字,似乎出自名家手笔,门前有一对千斤石狮挟持左右,墙为红砖所砌,寺内共分四殿,分别为“天王殿”、“大佛殿”、“大雄宝殿”最末则为“接引殿”,殿堂之后则为“昆庐阁”及僧舍。

宋朝刘贽有云:“洪钟托古剎,清梵动晨昏,境净声当牖,天空响出尘。”

这正是指白马寺梵唱之音多么令人清新。

可惜却出了两个狗肉和尚──阿三及阿四。

第三天──

不念已领着三人回到白马寺。

小邪看到门前那匹白马大叫道:“好也!这只马要是能骑走就好了,真漂亮。”

阿三叹道:“骑马?以前我一天最少骑三十次,不过是被绑在上面就是了。”

阿四笑道:“我也差不多,我骑狮子威风多了。”

小邪道:“那我们将它搬回去如何?”

阿三摇头道:“我和它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见到它,我就头昏脑胀。”

阿四道:“这很危险,听说这是本寺的镇寺之宝,没有那只白马,这里就变成无马寺了。”

不念道:“杨施主可愿随贫僧进白马寺?”

小邪道:“好哇!不然我部下被你们缠着,也不是办法。”

不念道:“请随贫僧来。”

说着四人已进入寺内大厅。

不念道:“杨施主请坐,贫僧去请师父来。”

小邪道:“不客气,你忙吧。”

不念施个佛号,已走向后院。

阿三问道:“小邪帮主你有无把握?要是走不掉,这可惨了。”

小邪笑道:“怕什么?大不了你们再回来干,这是复职,当和尚这一行那有辞职,那有被开除的!”

阿三道:“唉!你知不知道在这里有多苦?除了饭吃得饱以外,我三两天就要加点外快,真他妈的生不逢时,入错行走错路!”

阿四道:“我每次也沾上边,有外快就两人分。不好过哪!”

小邪道:“你们每次都有外快赚,别的和尚不吃醋?想分红?”

阿三道:“没办法,每次都落在我头上,有一次还挑了三个月的大水缸,差点没死在这里。”

阿四苦笑道:“小邪帮主你得想想法子,否则我这‘通吃小和尚’不白阿四,今天可要落难了,我的外快就是刷门外那几只石头狗及扫茅坑,够惨哪!”

小邪道:“你们别急成这个样子,我又不晓得和尚不干还有这么多麻烦,这样好了,你遵从他们的规矩来,只要不过份,我也不便出手,人说帮有帮规,少林寺也有寺规,谁叫你们别的不干,偏偏要选上和尚这一行,现在要跑都跑不掉,真是放屁不响,差死了。”

阿四白了阿三一眼道:“这都是阿三的主意,什么已经找到铁饭碗,我看是找到铁圈子,将我的脖于套得死死的。”

阿三尴尬笑道:“我那知道小邪帮主又突然回来了,你以前还不是说我好聪明,现在你竟就扯我后腿!”

阿四道:“现在不一样了,东西一过时还在用,那就是笨,对不对?小邪帮主!”他转望着小邪,得意笑着。

小邪笑道:“都没错,这主持方丈凶不凶?”

阿三道:“有时候很凶,上次我们两个偷溜出去,被捉回来,这大和尚罚我们种菜,苦死了。”

阿四道:“这菜圃有二十行,每行十丈长两丈宽,给我累得我们半死,还好嘻嘻……”

他偷笑着。

小邪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他笑道:“你们是不是看着菜长大了很不服气,就将菜拔去卖了?”

阿三笑道:“当然啦!我种了三个月那有被他们白吃的道理,一气之下就偷偷拔下青菜,和阿四挑到洛阳城卖,换了一些银子进补进补,呵呵……”

小邪也笑道:“看你们两人真宝,那后来有无被发现?”

阿四摇头道:“没有,我们到附近农村,将大牛、小牛通通牵到菜圃,将菜圃弄得乱七八糟,主持方丈以为是天意,我们也过了关。”

小邪也想卖点菜,看是何味道,他道:“等一下我们也去卖菜如何?”

阿三苦笑道:“那有和尚卖菜的,这不大好吧!”

阿四笑道:“也好!反正蛮有意思的。”

这时内院已经走出两位和尚,正是主持方丈悟非大师和大师兄不念。悟非和尚约六旬余,清瘦瘦高,状甚庄严。

“阿弥陀佛”悟非道:“小施主光临本寺,为何而来?”

小邪笑道:“大和尚我是为了这两位旧友而来。”

悟非道:“是不明、不白吗?”

小邪道:“正是,他们是我十几年前的难兄难弟,现在他们不干了,要辞职,不知大和尚有何方法?”

“阿弥陀佛!”悟非一惊转向阿三及阿四道:“不明、不白可真有此事?”

阿三笑道:“师父我不干啦,我找到了昔日的帮主,我要归位,所以请师父放我一马。最好将门外那只白马送给不白师弟,他说他很喜欢。”他替阿四找些事做做。

阿四急道:“师父我不要,我也不干了,师父你开除我们好不好?”

悟非施了一个佛号道:“佛门乃清静之地,不明、不白你们可当真?”

阿三肯定道:“我狗肉都吃了,还假得了吗?”

阿四更上一层楼,他道:“我前几天还去过妓院,这下开戒啦!嘻嘻……”

“阿弥陀佛”悟非深深的施了一个佛号,若有所失的道:“不明、不白,为师平日虽待你们较严,没想到却因爱之深而演变成今日这种局面,罪过!罪过!真是孽缘。”

阿三道:“师父你别难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