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0章

作者:李凉

小邪安慰道:“小丁你别担心,我自己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你看!我连绳子都带了,如果我受不了,还是一样不会被水冲走;不要婆婆妈妈,你再鬼叫,我可要生气罗!回家吧!傍晚再到瀑布旁边大树下拉起绳子,保证我又回来啦!”说完轻抚一下小丁肩头,已掠往飞瀑。

小丁痴呆的望着小邪背影,难过非常。

老头走出屋外,抚着小丁秀发笑道:“小丁别为小邪担心,他有一股劲,这股无坚不摧的劲,一定能保他平安,我们也开始练功吧!”

小丁微微点头,反身走回茅屋,她去换衣服准备练功。

小邪奔到飞瀑岸边,他很快将绳索一头绑在树干上,另一头则缠在自己腰间,随后脱下衣衫,露出短裤黑水靠。望着飞瀑轻笑一声,抖抖身躯,抓起铁牌已窜入水中往瀑布游去。

“莫塔”瀑布威力何等之大?光看湖水之水势被它冲激成大浪涛天,凶涌骇然,再加上有如万马奔腾之隆隆巨吼声,也知道它的力量有多大。真亏小邪想出这种练功方法:最简单的方法,最有效的武学秘本,却最难练成的武功途径。

小邪他自有他的道理,他想练飞刀最重要的就是劲道,而劲道之强弱,是靠腕动和内力之强弱来断定,他双手举着铁板去阻挡瀑布,他必须有惊人之腕力才能抓住铁板,也必须要有相当之内力,才能抗拒瀑布之冲击。

有人练功到达一个阶段以后,就会伸掌击石以论定自己的功力如何,而以掌击石一样会发出反弹之力,如果掌劲愈大,反弹之力也愈大,只有突破反弹之力,才能在石头上印下手印,可惜石头是死的,不会主动发出力量,所以练那种功夫的人,也只能以手印深浅来断定功力强弱,事实上,武林中人练的都是此种功夫。

小邪是绝顶聪明的人,他找到一个会动的石头——飞瀑。他要让飞瀑不断打击自己双手,等到大功告成,他这双手去攻击不会动的石头,那当然要比一般人强多了。

只见小邪已游到飞瀑盘石边,隆隆之声已震得他血气翻腾慾作呕,强吸一口真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盘石,可惜他只挺一下腰想站起来,立刻被瀑布冲走,打得他肌肤尽赤,疼痛不已。

一连四、五次,小邪大叫道:“奶奶的,这力道要比我估计的来得大,水势太强,还没到正中央就被冲走……”瞪了一下飞瀑,甚是不服气的吼着:“我就不信邪!”他再次冲往飞瀑,这次他用大悲指击向盘石,想以此借力爬过去,可惜盘石相当坚硬,小邪只能戳入一分,连指甲的一半都不到,小邪不能放手,一放手又会被冲走。

而相继传来的是指头承受全身重量,及飞瀑冲击的力量之痛苦。就这样,他慢慢戳盘石,慢慢爬上盘石,手指也因为压力和磨擦力太重而皮破血流,小邪硬是不放手,咬着汗,一寸寸慢慢爬……

终于他到达飞瀑中央,他已筋疲力尽,但来不及休息,万斤水势已压得他腰身没办法挺直,压得他五脏六腑沉痛不堪,此时他只得硬撑,他试着以手支撑趴在盘石上的身躯,“啪!”一声,他又被压倒在地,像蛤蟆被砖块压着似的,够他受了。

一连十余次,他已力竭了又再力竭,只好趴着略为休息,准备再从头开始。虽然趴着不动,水势依然像会动的砖块,猛砸趴在地上的蛤蟆一样,打得他头昏脑胀,肌肤尽痛。

抿了一下嘴巴,微微一翘嘴角,苦笑下已,心中念道:“这滋味真苦啊!”心念刚毕,他又再次战斗,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三十次……直到第四十七次他才站起来,这时他已运尽全身功力,憋得满脸通红,他不敢松懈,因为一松懈又会被冲走,就像顶着一座山一样,气一??,马上会被压扁。

足足憋了两个时辰,“哇!”一声惨叫,他已经再次被冲出盘石,飞瀑已无情的将小邪击倒,不屑的将他拋在一边。兀白吐着庞然浩瀚狂滔。

小邪那股不信邪的气已发,那股打不败的韧性已生,不屈不挠的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挑战,一次一次的往上爬,一次又一次的被冲下来,此时的他已经双手尽是裂痕,全身尽是伤,他已筋疲力尽,但他并没有停下来,他知道这是突破的一刻,能战胜这一劾就是胜利,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奶奶的,我非站上去不可!”小邪再度冲上去,虽然他感觉自身力道在慢慢减少,但这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其实无形之中他身躯力量已增加不少,这次他终于将铁板举在头顶上,“哇!”口吐鲜血,又被冲了下来。

虽是如此,他却知道一次比一次进步了,只要有进步,他就有信心……

小邪练功手法,真叫人触目惊心,若充满感情之人见了,则必不忍而泪下。

天色渐渐暗下来。

小邪已经变成怪物一般,整个脸已曲扭泛青,双目瞪大,牙关直咬,他在展开生命的搏斗,但终究他是第一次尝试,终于被无穷无尽无绝的飞瀑击倒,昏死在水中,还好,他事先有缠着绳子,否则将不知被冲到那襄。

黄昏一到,老头,小丁,阿三,阿四立劾赶来看个究竟。

阿三,阿四很快的找到那条绳子,他俩立即收绳,不久小邪已从水里被拖上来,手中还紧抓着那块铁板不放。

“小邪——呜……”小丁立即冲过去,将他抱起来,忍不住眼泪也夺眶而出。

阿三解掉他身上绳子,打打他嘴巴,急叫道:“小邪帮主,你快醒来!快醒来!”

小邪已扭动一下身躯,口中又渗出不少血丝。

“小邪——呜……”小丁又自哭了起来,丝巾急往他嘴角抹去。

阿三急叫道:“小那帮主你没关系吧!”

小邪悠悠从昏迷中醒过来,习惯的笑了一下,无力道:“没关系,死不掉的。”

阿四见到小邪已会说话,心情也轻松不少,他笑道:“小邪帮主,你练的功夫好厉害,我们想学都学不到。”

“小邪,你练别的好不好?你看你全身都是伤,我……”小丁又流出泪水来。

老头微微轻笑,安慰关心道:“小邪,过关了吗?行不行?”他同样感到不忍和难过,只是不愿意在晚辈的面前有所失态罢了。

小邪轻弱无声道:“差不多了,老头,葯准备好了没有?”

老头甚感欣慰道:“准备好了,阿三你帮忙小丁,抱他到葯桶里。”

阿三立即帮小丁扛着小邪直奔庭院,老头马上将小邪全身插上金针,再将他放入葯桶内,像几年前一样的煮起来。

阿三还没看过这种玩意,他惊叫道:“老头这方法行吗?”

老头笑道:“别人不行,小邪行!他已经煮了十几年了。”

阿四惊叫道:“开水?太吓人了吧!”他伸伸舌头,一脸惊讶。

老头笑道:“刚开始也是温水,后来才慢慢加热,再加上葯物就成了,你们也要煮?”

“哇卡!”阿三吓了一跳叫道:“算啦!老头,我们武功过得去就好了,这行留给小邪独享吧!我可无福消受,不过……阿四不错啦!”只要他不要的,他就会推荐给阿四。

“不不不!”阿四猛摇头道:“这种事我没兴趣,老头咱们有话好说。”他狠狠瞪了阿三一眼。

老头笑道:“你们要煮就煮,不煮我也没办法,下去休息吧,小丁你去准备晚餐,小邪不久就可以起来。”

小丁幽幽道:“老爷爷,他小要紧吧?”

老头笑道:“杨小邪这个大騒包,什么事到他手上,有关系也变成没关系了,呵呵……”他甚得意将小邪练成这个样子。

小丁虽然担心,但也无能为力,她点头道:“那我去准备晚餐。”说完已走向厨房。

阿三福来心至,他笑道:“老头,我和阿四到镇上买些酒还有香肉,等一下哈杀(拼酒)如何?”

老头笑道:“也好,小邪喉咙一定很痒,你们快去快回。”

“放心,我们一定准时回来!”阿三,阿四已高兴的奔向再来镇。

葯水开始滚烫而翻腾不已,小邪浸在裹边疗伤,他尽量疏通全身经脉穴道及筋骨,将其受伤之部位利用葯力助其复原,他还必须将体力恢复过来,等一下还要练习“浪子三招”,他就是这样的将自己功课排得满满,总是以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他所想完成的事,这不是暴饮暴食而是心无旁蓦专心密集训练。这样的成果当然是极其快速而有效。

在开水中,功行六周天,小邪已将体力恢复,筋骨扭曲之部分也已归位,一些经脉创伤血路不通之处亦好了不少,他才跃出葯桶,一身白色雾气的站在地面。

老头走过去替他揉揉肌肉笑道:“小邪辛苦你啦!等一下吃的可是上等料理呢!呵呵………”

小邪哧哧笑道:“老头现在换你侍候我了!放心,我一定留一点给你。”

老头拔下金针道:“晚上你练什么?”

小邪挥动手臂道:“‘浪子三招’嘿,嘿!”攻向老头肩头及腰部又叫道:“如何?天下第一功!”神气的昂着头。

老头笑道:“我老人家练了几十年武功,都脱不了招式,希望你能替我出这口气,让武林知道什么是有招,什么是无招。”他很相信小邪能突破武学境界,如果他不能,老头已想不出谁能了。

这时阿三及阿四两人已出现在小径上,他俩背后及胸前各绑了一个大酒??,这是阿三特别叫店家绑的,两个人吊了四??战鼓大的酒缸,足足可以喝上一个月,阿三两手还抓着两包香肉,神情却是十分高与。

人未到,阿三已叫个不停:“来呀:来分酒啊!上等女儿红,陈年花雕,辣口烧刀子,贵州茅台,应有尽有,呵呵……”

两人有如不倒翁般,伊伊呀呀的晃回通吃小??,满头是大汗。

小邪见状,也童心大发,他大笑道:“阿三,阿四你们两个就背着酒??站着好啦!我划个圆圈让你们站。”他真划了两个圆圈。

阿三本以为大功一件,那想到小邪会来这一招,他急叫道:“小邪帮主,是老头叫我们去买的,不能怪我!”他真怕小邪玩真的。

阿四苦笑道:“小邪帮主,是阿三拉我去的,你看我全身除了两只脚可以走路外,其它的就不能动了,是阿三绑的。”

小丁在厨房见到阿三,阿四这两个宝和尚吊着酒回来,她笑着走出来道:“小邪,我们要开饭了,你让阿三阿四休息一下,看他们汗流满面也够可怜了。”

小邪轻笑道:“阿三,阿四你们休息吧,下次别忘了头上再顶一??,那样我们就不必一个月买一次啦!”

阿三苦笑道:“下次一定,一定!”他赶快跑到厨房请小丁卸下酒??,阿四也奔过去,深怕小邪会反悔似的。

小邪所受的伤并不是葯水一煮就完全没事,葯水只能帮助他受伤之穴道经脉早点复原,以及恢复他失去的体力,而伤口及跌撞扭伤等外伤,一样如针刺刀割的缠绕小邪,只是他习惯于接受痛苦,也习惯于将快乐带给别人,他不会痛得呻吟,也不会哀嚎,现在他全身是伤,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躺在床上吱吱直叫着,可是他还是笑着脸,开开阿三,阿四的玩笑。

开这玩笑,一方面是他的本性,另一方面,他是要引开这份愁雾——因他受伤而引起的愁雾。也因此他能冲淡一些疼痛。

很快的,他们已用膳完毕,大家围在庭院赏月。

小邪他并没有在实月,拔出匕首,已舞起“浪子三招”,只见刀光闪闪化作万道银芒飞奔,吞噬整个夜空,煞是好看。

老头边赏月边念道:“天地万物皆同源。”他在指点小邪练武窍门。

小邪接口道:“武学一途亦归宗。”

老头笑了笑,左手拂着,不久他又道:“招招似招非招。”

小邪道:“白马似马非马!”他回答的正是在白马寺考倒悟非大师的题目。

阿三一听大叫道:“这个我懂,白马是马,黑马也是马,所以白马不能算是全部的马!哈哈……”他很高兴。

小丁拉了一下阿三衣角道:“阿三,小邪在练功,你别打岔。”

阿三以为会受到大家的夸奖,那想到碰了一支软钉子,他只好憋起笑脸赏月了。

老头很满意的点头道:“千军万马奔我来!”

小邪匕首舞得更快,大喝一声,身形前掠三丈,一翻身幻起一道寒光,连人带刀又箭射回来,大叫道:“只取将军头一颗。”

阿三这次可听不懂了,他间小丁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丁娇笑一声道:“我也不入懂,逭意思好象是说敌人像千军万马一机的涌向你,你只要取下将军的脑袋就没事了……对啦!”小丁高兴道:“小邪刚才练的那一招你看到没?他先在原地舞得水??不通,然后翻身腾掠射开原地,但马上又倒射回来,这好象表示敌人武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