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2章

作者:李凉

小邪笑道:“养了三年,大家都胖了起来,我们不也一样吗?”

谈到正事,两人也把刚才感伤的气氛冲淡不少。

老头笑道:“你们可是最年轻而最有活力的一批,在江湖中一定可以闹出字号来。”

小邪哑然笑道:“老头你也加上一脚吧!”

老头叹道:“我老了,该休息了!”

小邪笑道:“老头,在一个人的面前你可不能言老。”

“谁?”老头很好奇的望着小邪。

小邪道:“第四位登上灵感塔的‘无绝掌’叶双。”

老头大惊脱口叫道:“这老前辈还没死?”

小邪笑道:“他就是那疯狂笨杀手武痴。”

“武痴?怎么会是他呢?”老头惊讶不已。

小邪道:“就是他,除了他以外,天下已没有人能够使出那种掌法,也只有他才能在五十招内打败欧阳不空。可惜他为了练武,心智已失而沦为杀人工具。”

老头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一直想不出武痴是谁,原来是他,但……”老头又向小邪间道:“人能活这么久吗?他至少一百四十岁以上……”

小邪笑道:“凡事都有例外,而且像他那种只知道练武的人更有可能,因为他的内心已超乎常人许多,所以他多活几岁算不了什么。”

老头闻言也恍然澈悟,以他医术冠绝天下来说,当能明白这个道理,他点头道:“有可能,先前我一直以为叶双已作古多年,才没有想到武痴会是他。现在被你一提,倒把我一棒给打醒。”

小邪道:“我也是想了好久才想到,他的掌法实在难以揣测,我才想到‘无绝掌’这三个字。”

老头轻笑道:“现在武痴是不是叶双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几分把握?”

“五分!”小邪道:“我的内力虽然得自瀑布,但一时之间,也发挥不了这么多,而武痴已经苦练了百余年,这份量够吓人了,我占的便宜是我比他年轻,我可以不休息的战斗下去,直到把他累倒为止,这也是我所以要利用飞瀑练功的原因之一,没有人能像飞瀑一样能连续不断的吐出猛劲,我却可以和它抗衡数天数夜,在耐力方面,我很有信心。”

老头笑道:“我看这门功夫,你也可以算是天下第一了吧!”

小邪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啦!谁有劲,谁有耐力,一样也可以打胜仗。”

老头点头直笑,不久他道:“我将这几个目的重点说一下,第一点是丐帮遗失一本‘太上魔经’。”

“太上魔经?”小邪搓手着急叫道:“怎么搞的,不是要他们小心的毁了它吗?这下又有戏唱了。”

老头叹道:“是丐帮九袋长老马公石,想将这本魔经送到少林寺,结果在半路上被人劫杀,魔经也因而不明去向。”

小邪骂道:“这些笨猪,老是出一些馊主意,他们送到少林寺干嘛?想和少林和尚共同享受?他妈的!瘪十!”他气得两眼发红。

老头安慰道:“这都是天意,以后还要看你的了,这本魔经可是三百年前一代武林魔头‘血煞魔君’的武功心法,练成这门武功会嗜杀成性,而且善用毒葯,是非常可怕的。”

小邪骂了几句,心情也平静小少,他问道:“‘血煞魔君’和‘玉观音’两个人,那一个厉害?”

老头道:“他们两个同是三百年前的武林高手,但‘血煞魔君’是在三百年前之前,大约三百五十年前左右,而‘玉观音’是在三百年前之间,所以他们并没碰上,先有‘血煞魔君’才有‘玉观音’,看来‘血煞魔君’的武功要高一点。”

小邪苦笑道:“哇佳佳,这还得了,一个武痴我就头大了,再来一个新‘血煞魔君’,实在是在唱大戏。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玩玩也好。”他存心斗斗“太上魔经”看谁又怕了谁。

老头道:“夺走”太上魔经“的人,不出几年一定会在江湖上出现。因为‘太上魔经’既然是魔教邪派的功夫,那它练功方法必定诡异非常,想必很快就能收到奇效,你如果有发现的话,就得立刻阻止,甚至于将他杀了,以免遗祸武林。”

小邪点头道:“我晓得,换说说别的事如何?”

老头想了想道:“我那位朋友可能也被捉去,因为我到终南山已找不到他的踪迹。”

小邪道:“李孟谷失踪多久了?你可有线索?”

老头道:“大概一年左右吧!我到他起居地,那些器具都沾满了灰尘,屋子内外也挂满了蜘蛛网,推断起来,大约是一年时间。”

小邪轻笑道:“还好,不是在我去那里之前失踪。”小邪对于自己推断很有把握,这次他推断李孟谷在他去之前并没有失踪,现在并没有被否定掉,故而他满意的轻笑着。

老头道:“不知道他是否换了地方,还是被捉走?如果被捉,小邪依你看,会被谁捉去?”

小邪沉思一会儿道:“可能是‘神武门’,因为上次捉我的也是他们。”

老头道:“‘神武门’如果捉到李孟谷,那他们就得到了一座坚强的堡垒,要攻他们恐怕不容易。”

小邪道:“这不必考虑太多,大不了将他们城堡围起来,饿死他们,对了,‘神武门’最近是否又开始嚣张了?”

老头点头道:“不错,尤其是最近三个月又开始和韦亦玄争地盘。”

小邪问道:“韦亦玄又出现在江湖了吗?”

老头道:“他本江湖中人,当然会出现在江湖,有什么不对?”

小邪轻轻一笑,似乎对这件事早有成竹,他道:“几年前你交代我到江湖上打听一些失踪的人对不对?”

老头道:“有这么回事,怎么?你已查出来?”

小邪笑道:“我早就查出来了,因为太平常,我倒忘了告诉你。”

老头问道:“这些人都到那里去?”

小邪道:“这要分两类,第一类是武功高强的老人,他们很可能是各派掌门人或各派长老,这些人都曾经被武痴打??,后来被‘神武门’的人囚禁在神仙岛。”

老头惊讶道:“你是说十几年前失踪的各派掌门人都没死,而是囚禁在神仙岛。”

小邪道:“正是如此,其它武功较低的年轻人,是被黑巾使者捉去当杀手,他们有的已经被毁容,过得生不如死,十分可怜。”

老头闻言悲愤道:“这天杀的黑巾杀手,竟作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小邪道:“我们再谈谈韦亦玄,我觉得‘飞龙堡’也是被人所控制。”

老头道:“起初我也以为是韦亦玄干的,因为十几年前各派掌门都相继死亡失踪,只有韦亦玄安然无恙,这点很令人怀疑,而那时‘神武门’还算不了什么,没人会想到是渡永天干的。现在‘飞龙堡’怎么又被人控制了?”

小邪道:“韦亦玄也是在十几年前就被捉走,现在这个是假的。”

老头不解道:“这又为什么?看现在这位做的事依然都很正派。”

小邪笑道:“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他是用蚕食的方法,先正派,正得不能再正。等到他控制了整个武林时,他就可以当上武林盟主,这手段要比其它力法高明,也是正确的方法。”

老头更是不解道:“这我就不明白,他既然是正派,当上武林盟主也是应该,你却说他在计算天下武林?”

小邪笑道:“这正是外表正派,里面邪派,如果韦亦玄以正派当上武林盟主,他那大慈大悲的心肠,黑白两道莫不感恩于他,也不会再找他麻烦,而韦亦玄要作任何事,他可以收买别人,就像他收买杀手杀我一样。”

“原来如此!”老头恍然道:“果然韦亦玄有嫌疑,我倒没猜错。”

小邪道:“你怀疑的那位是假的,真的韦亦玄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关起来,但有一个问题现在想起来倒是有些不合理。”

老头问道:“什么问题?”

小邪道:“几年前我在神仙岛碰上韦亦玄,我以为他是现在这位韦亦玄,我就开玩笑的告诉他,怎么捕杀手捕到神仙岛来了,他竟然说记不清以前的事,他也承认刚刚被捉去,可是我看他住的茅屋,器皿都非常旧,至少也有十年的时间,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老头哑然一笑道:“也许他披武痴一打,真的记忆力丧失,也许他那间房屋是别人留下来的。”

小邪道:“也有可能如此,但我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韦亦玄他不愿将被困在神仙岛的消息传到武林。因为他怕‘飞龙堡’会去救人,因而导致全军覆没,可惜他没想到已经有人冒充他,就像丐帮帮主朱陵一样……哇味!”小邪一想到朱陵,立刻叫起来,很是吃惊。

老头也微微心中一紧,他问道:“什么事这么紧张?”

小邪叫道:“以前假冒朱陵的是渡永天的手下,也就是‘神武门’的弟子,那么假冒韦亦玄的人,也是‘神武门’手下,这点我以前也想过,可是我的解释是这位假韦亦玄被捉到神仙岛,而捉他的人是黑巾杀手。现在他已出现,故而这个解释已被否定,也不必去猗渡永天为什么要雇用杀手丢捉自己人。这个疑题一去,又来一个;假的韦亦玄也是渡永天的人,那他们为什么又要??杀呢?老头你刚才说他们近三个月,又再争地盘了。这题目很难解答。”

老头苦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迷迷糊糊,你再说清楚点。”

小邪道:“渡永天在十几年前雇用杀手,将天下武林高手一网打尽,将他们困在神仙岛,然后又找了一些人,易容成朱陵和韦亦玄等人,要他们回到丐帮及‘飞龙堡’,这样就等于控制了两大帮派,这点证明是朱陵亲口说出来。现在渡永天又和韦亦玄斗上了,这不大合理。”

老头摊手道:“你想不出来,我也差不多。呵呵……”他苦笑一声无奈得很。

小邪想了想道:“我只好先将他解释为两点,第一点是韦亦玄事后叛变,第二点,韦亦玄不是渡永天的手下。这两点以后再求答案。”

老头道:“也好,就第一点来论,渡永天如果易容,他为什么不易容全天下的掌门人?这不就更省事?”

小邪道:“这有困难,例如说少林和尚、武当道士,就不是那么容易模仿,而人才也难求,所以渡永天就从天下第一大帮及第一大堡下手,只要控制了这两个帮派,差不多天下就在手中了。”

老头点头表示同意,不久他又道:“三年前杀各派掌门人,不是渡永天指使,而是黑巾杀手,这又如何解释?”

小邪笑道:“这很简单,因为黑巾杀手被我杀死下少,也炸死不少,他们元气大伤,须要重新培养实力,而他们也有新敌人??就是后来出现的十名杀手;一方面他已觉得实力已失,怕那十名杀手找麻烦,另一方面他怕各大门派联合对付他,结果他想到渡永天十几年前所用的鬼计,因而重施故计,他们这次行动在保密,而不是在替渡永天杀人。”

老头又问道:“跟在武痴后面的‘黑血神针’又是怎么回事?”

小邪道:“黑巾杀手知道武痴只比武,不管人家死活,所以黑巾杀手不得不在后面补上一针,以达到他们杀人的目的。”

老头苦笑道:“我老了,脑袋不灵光,只有听你的啦!”

小邪笑道:“我还不是你教的!”

老人也笑得很开心,他以小邪而感到骄傲,他是他造就出来的。

小邪沉寂的在想渡永天和韦亦玄的关系,终于被他想到一个答案,他高兴道:“老头,刚才我说的‘神武门’和‘飞龙堡’的打斗,也有心得了。”

老头笑道:“你说说看。”

小邪道:“刚才我把它分成两点,第二点是说韦亦玄不是渡永天的人,这一点解释比较牵强,因为我们到现在还没找到其它可疑对象来代替渡永天,所以先放弃不加以解释。而第一点,关于韦亦玄叛变的事,倒是有点眉目了。”

老头倾神而听没有打岔。

小邪润了一下喉咙又道:“渡永天在十几年前就易容一位韦亦玄,他是大势在握,也因此在十年之内壮人声势,和‘飞龙堡’形成南北对立局面,我上次去‘天龙堡’时,那名韦亦玄正在后山开会,他一直不愿反击‘神武门’,我那时以为他天生仁厚,不愿多造杀孽,其实他早就是渡永天的人,他才会如此做,但我后来跌进蛇坑,因而这位韦亦文也被杀掉。起而代之的就是这位新的假韦亦玄,他一接替……不对呀……”他开始又再想了。

老头问道:“又有什么不对?”

小邪想了一下道:“第一位韦亦玄是在答应攻打‘神武门’以后就被杀掉了。而第二位韦亦玄,我刚才想的是他一接替就反攻,这点不对。”他搓搓下巴继续道:“他一接替第一位韦亦玄以后,也将江南的黄旗部下安抚下来,不再和‘神武门’争地盘,而三个月后,他还在开封放走‘神武门’一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