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5章

作者:李凉

两人顺着小径走到山谷,只觉哭声愈来愈大,哑哑悲啼,扣人心弦。

小邪加快捯步走过去,只见在一小山洞中塞满了襁褓中的婴儿。

小丁点了一下道:“一共十九位,想必昨天这老毒婆杀了一名,好可怜﹗”她幽幽伤神,眼泪禁不住从眼角渗出。

小邪安慰道:“这是命运怪不得谁,我们先找点清水将阿三,阿咀弄醒,否则我们实在拿不走这么多婴儿。”放下阿三,阿四,他往婴儿走去。

小丁点点头拭去泪珠,反身寻找山泉小溪。

不多时她已用芭蕉叶盛着清水捧回来,一滴滴洒在阿三,阿四脸上。

迷魂葯虽厉害,但只能使人神智昏迷,如若用凉水刺激,大部份是可以解掉。

老毒婆用的葯虽然厉害,但阿三,阿四已昏迷一天一夜,再加上他们曾服过大蟒蛇内丹,就是小丁不用清水,他们过不了多久还是会醒过来。

阿三揉揉双眼坐起来看看四周奇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奶奶的,变啦﹗”

阿四也坐起来伸伸懒腰叫道:“奇怪?天还没亮,怎么肚子又饿了?”

他们俩昨晚一睡,那知在这短短一天之中,事情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变化,这些都是他们想不到的。南柯一梦,起来还在叫肚子饿了。

阿三,阿四被冷水一滴,已然苏醒过来。

小丁见他们已醒,突然大叫道:“纳命来﹗”飞身往前掠,开玩笑的向两人攻去。

阿三大梦初醒,那知来人是小丁,又见来人出手如电,只一剎那已逼到门面,想出手抵抗已嫌过慢,哇哇惊叫几声,一招“懒驴打滚”避开小丁掌风。

阿四更惨了,迷迷糊糊中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嘴巴已被打得啪啪响,身形也像陀螺般的转个不停。他们俩惊魂初定,正想出手反击时……

“呵呵……”小丁已插起腰来站立当头笑道:“阿三,阿四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睡觉呢?”

阿三一看原来是小丁,他尴尬笑了笑,斩金截铁的道:“梦游﹗我是梦游,呵呵……”

说得甚是肯定,头也点个没完,心中却纳闷的很。

阿四苦笑道:“我有这种嗜好,三两天就要如此睡上一睡。”

他们俩这才发现已离开客栈,好象落入山谷中。

小丁娇笑道:“你们少吹了﹗这是山谷,你们昨天睡觉时中了人家的*葯,被捉到这裹来,还好是小邪救你们出来,可惜你们没看到精彩的表演。”

阿三苦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丁大略将他们被老毒婆所捉,然后小邪如何追赶救人的经过说一遍。

阿三听得直发毛,惊叫道:“哇佳佳﹗这老毒婆竟敢放小虫到我肚子里,害我现在喉咙还有点痒痒的﹗”左手直摸着喉咙。

阿四苦笑道:“没想到我”拔毛剃刀“会在昨晚栽筋斗,不好意思,小邪帮主现在在那裹?”他小声的问小丁,深怕被小邪发现这漏气事似的。

小邪早就站在他们背后,他笑道:“阿四你满舒服的嘛﹗我在打老鼠,你们在吃老鼠肉?”

阿四窘笑道:“人有时候会出现奇迹,就像我突然间想练睡功,这不是奇迹吗?嘻嘻。小邪想时间不多,婴儿可能会受不了风寒,他道:“现在没时间鬼扯蛋,你和阿三找两根长竹竿作成担架,我们要搬小孩。”

阿三,阿四此时才注意到小孩哭声,阿三奇道:“这些小孩那裹来的,怎会在山谷呢﹖小邪道:“这是黑巾杀手送给老毒婆的礼物,我们要把他们送回开封城。”

阿三点头道:“原来如此,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家在那里,到时候怎么送还人家?”

小邪道:“我们将小孩交给官府,让官府贴告示不就得了?你快去找竹竿,还有许多事要办。”

阿三,阿四答声“是”,立即摸黑到附近林中找了两根长竹竿。

小邪轻轻拍点婴儿睡穴,让他们能够入睡,再将裹在他们身上多余之衣襟解下来绑在长竹竿上,然后将小孩一一抱上担架,像抬伤患一般的抬下山。

因为怕伤到小孩,故而他们走得很慢,所以到达山下小村庄已经天亮多时。

小邪找了一辆马车,将原因告诉车夫,然后塞给他五十两银子,要他将婴儿送往开封,好让失散婴儿的人去认领。车夫那看过这么多银子,在重利之下,他也不怕麻烦,一口答应下来高兴的去办事。

小邪见事情已办妥,这才嘘了一口气,唱起粱山伯与祝英台。

阿三、阿四附和的敲锣打鼓,搔首弄姿,不亦快哉。

小丁也感染一份喜气莞尔哼起小调。

他们是快乐的一群,要不是卷入江湖恩怨,不知会闹到何种程度,想必连皇宫大内,他们也会跑进去卖菜吧。

稍作休息,吃些早点,阿三笑道:“妈的﹗我这个”三撇老蛋“真不象话,竟然被人家给放倒,小邪帮主你弄点汤来喝喝,让我重整威风。”

小邪点头道:“也好,免得你的形象被破坏了,等一下我们就摸到黑巾杀手总坛,一把火把他们烧光,你对炸葯有点心得了吧?比起四川唐门如何?”

阿三神气道:“差不多,四川唐门老一辈的也只不过尔尔,有得拼。”

小邪扫兴道:“我们走了这么久的江湖都没碰过四川唐门的人,有点扫兴,那天我们再程到唐门去拜师学艺。看看效果如何。”

小丁娇笑道:“你可不能找人家麻烦,你想想,你到过的地方那一次不是弄得乱七八糟,让人哭笑不得。”

小邪得意笑道:“等以后天下太平,我们就去找点事作,那时候开开玩笑又有什么不可以?例如说找皇帝哈杀(拼酒)啦﹗没事保点镖啦﹗再开个武功补习班,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小丁笑道:“什么是武功补习班?我不懂。”

小邪笑道:“你将你们丐帮的”降龙十八掌“或者打狗棒法抄写下来,阿三将少林武学及老头的”大悲掌“,”孤星剑法“抄下来,然后开始传授武功,将要学的人搞在一堆,然懂收钱就对了﹗”

小丁道:“这跟武馆差不多嘛。”

小邪笑道:“差多罗﹗我们不必硬要人家拜在门下,也不必硬要他们练功,我们只要发给他们秘籍,然后演练解说一遍,就放牛吃草,到后来你想会变成如何?”

小丁道:“到后来一定每个人的武学都不一样了。”

小邪笑道:“这就对了﹗他们学了以后一定乱七八糟也许有的人更有用,也许有的不管用,到时候我们每年考试。选出好的替他们排名,再弄顶状元帽让他们戴戴,保证他们乐歪了嘴。”

小丁娇叹:“好吧﹗到时候我看你如何收拾?”她知道小邪会去作,只是不敢想到时候的武林,到底会变成如何模样。

微笑中已至中午。

小邪看看天色道:“该上路了,我们走﹗”

四人即刻往中条山和太行山之间的交界处出发。

山林中,古木参天,杂草齐胸,荆棘遍地,并不时有毒蛇野兽潜伏,阴森而危险。

阿三抱怨道:“这鸟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那有什么总坛?”

小邪笑道:“反正我们也不知道地方,乱钻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小丁笑骂道:“小邪你怎么变成这么笨了?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钻,这怎么能够找到他们呢?”

小邪轻笑道:“无头苍蝇有时候也会钻出窗口不对吗?”

小丁娇笑道:“你每次都有理由,这次一定也有理由吧?”

“纯运动﹗”小邪摇头笑道:“这次是纯运动,我看你们吃得胖嘟嘟,没找点事让你们作,将来真的是通吃帮了,什么都吃。”

小丁娇嗔道:“好哇﹗小邪你竟敢寻我们开心,带我们到这儿地方来,我不找了。”

小邪看着她哧哧笑道:“不找﹗谁叫你找?纯运动不必找。”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既然是纯运动,那我们来比赛捉兔子怎么样?”

小邪点头笑道:“也好,小丁你玩不玩?”

小丁道:“我不玩,我等着收兔子。”

小邪道:“你不玩,到时候我们不回来,你只好一个人住在这深山了。”

小丁闻言立即栗道:“好好好,我跟你去。”她真怕一个人被丢下来,勉强答应。

小邪得意笑了笑道:“我们分两组,阿三和阿四你们从左边,我和小丁从右逆。在日落前到……到那里会合?这里我们不怎么熟悉……”

阿三道:“这可麻烦,要是分开了,那只好甲咯低(吃自已)啦!”

小邪道:“这样好了,阿三你们走前面,我跟你们后面走。”

阿四道:“这么一来兔子不就被我们捉光了?”

小邪笑道:“不一定,有时候我比较好运。”

阿三得意笑道:“你要当跟屁虫,就由你去吧﹗阿四我们走﹗”

两人已起身奔往左边森林,看他们动作如此之快,想必胸有成竹。

小邪神秘一笑道:“小丁我们慢慢走,看看能否捉到大兔子。”

他们俩也即刻追下去。

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不觉中已过了四个时辰。

阿三、阿四掠过许多山头,也捉了六只兔子很是得意。现已停下来歇着。

阿三得意道:“阿四,小邪这次一定输了,我们捉完兔子,就在四周学狗叫,狗这么一叫,保证兔子不敢再靠近,他要捉个鸟﹗我看他捡兔子屎还差不多﹗呵呵……”

阿四侧头一想:“小邪这次怎么会这么傻呢?也许他真的是要我们运动而已,反正这次也没押庄,如果有押庄,情况可能不一样了。”

阿三道:“刚才忘了押庄,算小邪好狗运﹗”他有点可惜刚才没那样作。

阿四问道:“你有把握赢小邪?”

阿三苦笑一声道:“说真的我可有点怕,每次好象都赢定了,到最后还是输,好象小邪天生就是个大赢家,永远不会输似的。”

阿四侥幸道:“我有先见之明,所以我从不跟小邪赌,省得脱掉裤子还不能了事,走吧﹗说不定小邪已经捉了十几只呢﹗”

两人一说一唱又继续摸索下去。

而小邪和小丁一只也没捉到,诚如阿三所说,狗一叫,兔子不敢再出现。

小丁有点失望道:“这次我们输定了。”

小邪轻轻一笑道:“反止没押彩头有什么关系?”

小丁在替小邪找借口道:“我们走得很慢,你又不专心捉,你是有意放水对不对?”

小邪望着她笑得有点邪门,他笑道:“小丁你蛮注意我的嘛﹗”

小丁粉颊泛红道:“这裹只有我们两个,不看你又能看谁?”

小邪斜睨笑道:“这么说你以前在街道上都乱看,乱向人家拋媚眼啰?”

“小邪--”小丁呶嘴嗔道:“你老是不正经,不跟你说了。”她停住脚步。

小邪叫道……“不说就不说﹗”他没停下来,继续往前走去。

小丁一看这招不行了,又追上去叫道:“小邪你等等我嘛﹗”

小邪笑了笑向她招手道:“天色已晚,我们小心点别出声。”

小丁奇道:“兔子很少在晚上乱跑,就是有也在它的巢穴旁没,晚上很难追到,你是在捉什么?”

小邪笑道:“我是在捉人,黑巾杀手。”

“你……原来你使铡璾”小丁会心一笑。

原来小邪要阿三、阿四在前面大喊大叫,想引出黑市杀手,他在后面也好将黑巾杀手逮住,这也是在无计之下的一计。

小丁道:“要是捉不到人呢?”

小邪笑道:“那只好捉兔子捉到死啦﹗”

小丁笑骂道:“你呀,什么事都作得出来,这种又累又不讨好的事,你才不会捉到死呢﹗”

小邪得意笑道:“累了就玩别的,改捉飞鸟……”他突然停下脚步。

小丁奇道:“小邪你捉到什么了?”

小邪苦笑道:“黑皮奶奶﹗我真傻,跑了这么多冤枉路。”

“怎么?这不是纯运动吗?”小丁反过来挖苦小邪。

小邪苦笑不已道:“没错,纯运动,运动个鸟蛋,憋死了。”

小丁呵呵笑道:“难得你有失算的一天。”

小邪白了她一眼叫道:“好啦﹗好啦﹗你还不是一样呆头呆脑的跟我们转个不停纯运动小丁这才发觉笑小邪不就等于在笑自已?她也不敢再笑下去。又行了半座山头。突地林中有嗖嗖之声传出来。”嘘|“小邪轻嘘一声已放慢脚步。小丁奇道:“有人?”

小邪点头没有答话,拉着小丁已轻巧的摸上去。

只见不远处有两名黑衣蒙面人,顺着阿三他们走过的路线跟踪下去。

小邪摸到离他们十丈左右时,突然翻身腾空有如大鹏展翅在空中连翻三个筋斗,有若轻风拂柳不带一点破空之声,优美的飘到两名黑衣人上空他才叫道:“喂小心点﹗”话声一落,双手尽出,快逾电掣风驰,有若出弦之箭般的罩向两人。

这两名黑衣人还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回事,“玉枕”穴已被点中,踉跄一声摔倒在地,惊讶与不信的望着来袭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