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7章

作者:李凉

白水镇,位于潼关以北约八十里。

镇外近郊一大片芦苇高过人头,荒芜不堪。

傍晚时分。

小邪已来到此处,正信步走在草原中,欣赏这一片白茫茫的藘苇花。

微风轻吹,白花摇曳,银波起伏连绵不断,汐阳西垂幻起彩霞满天,使人见之则心旷神怡,舒适坦然。

小邪可看不懂这天赐美景,哼着小调,不时传出杀鸡似的叫声,有点煞风情,也许他欣赏美景时,都要来这么两下子吧﹗

阿三、阿四更绝了,他们俩正在比赛砍蔖苇,一路杀到底,那种卖劲表情,就像想求功名的武者在皇帝面前耍刀枪,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真是我见犹叹弗如。

小丁虽有心情,可惜无人与共,只好孤芳自赏,陶醉在美景之中。

倏地——

“哇--小邪快来呀﹗死了人哪﹗这裹死了好多人﹗快来﹗快来﹗”

阿四一阵大叫,他砍芦苇,砍到死人堆了。

小邪大惊,立即腾身电射阿四。一到地头,阿四已拉着他往前走去,不到三丈,前面已躺着一大片死人,有老有少,但都是练家子,个个身体强壮,虎臂熊腰。

阿三赶过来一看,叫道:“这是”飞龙堡“的人,你们看尸体左胸绣有一只龙头。”

小邪点头逜:“不错,但他们怎么会躺在这裹,好象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小丁也走过来,她道:“也许是敌人杀了他们,再将尸体运到这裹来。”

小邪怀疑道:“可是这裹最少有两百具尸首,他们搬动的话,一定会惊动别人的。”

小丁道:“这么说他们是被引到这裹才被杀掉的?”

小邪道:“有这个可能,小丁你帮忙检查他们是怎么死的。”

小丁立即走上前去翻着尸体,一一检查,但过了许久她摇头道:“我看不出来。”她有点失望。

小邪奇道:“不可能﹗我看看。”他也欺身下去,看了老半天才道:“身上一点伤也没右,也不像中毒,倒有点像死在”黑血神针“之下。”

小丁道:“看来只有”黑面神针“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将这些人杀掉。”

小邪道:“为什么”黑面神针“会找到”飞龙堡“头上?奇怪……”他满头雾水。

阿三道:“小邪帮主你不是说过拿走神针的是黑巾杀手的叛徒吗?他也是杀手,当然可以随便杀人了。”

小邪道:“话是不错,可是这些人对付一个江振武,已经有点力不从心而躲躲藏藏,他们又何必再找麻烦,难道他们想拿下”飞龙堡“?”

小丁道:“我也不清楚,你自已想吧﹗”

小邪坐下来沉思许久,他道:“以前我们在开封灵感塔前和”神武门“打斗,不久这些杀手也出现过,但后来韦亦玄出现,那十名杀手立即想撤退,最后他们还死了一名,他们临走前还砍下那名杀手的头,当时韦亦玄也相当吃惊。如此看来,韦亦玄可能认识那些杀手,只是没看到真面目罢了。”

阿三道:“杀手为何要砍下同伴的人头?”

小邪道:“这可能是怕韦亦玄从尸体中认出他们来历。”

小下道:“这么说来,韦亦玄应该知道他们是谁了?”

小邪道:“不错,在正常情形下,韦亦玄应该知道他们来历,可惜他没办法看到杀手的真面目,所以他当时感到吃惊。”

阿四问道:“他为什么要吃惊?”

小邪道:“因为敌人有意隐瞒他,那表示敌人就在韦亦玄四周,很可能就是他的手下,也就是内姦,你说韦亦玄能不吃惊?”

阿四点头道:“很有道理,但这些事和现在又扯上什么关系?”

小邪道:“如果那些黑市杀手真是”飞龙堡“内姦,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小丁道:“你是说黑巾杀手自已本身就是”飞龙堡“的人,他们将自己人引到这里来,再将他们杀死。”

小邪道:“有此可能,你们看这些人连反抗的迹像都没有,那表示引他们来的人,不是他们上司就是他们很相信的人。”

小丁道:“如此说来,我们还得走一趟”飞龙堡“将叛徒捉出来?”

小邪道:“我想不必,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小丁奇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一种?”

小邪道:“以前韦亦玄和黑巾使者会经是朋友,而且是很要好的朋友,他曾经叫黑巾杀手追杀我,可见那时候他们真的很要好,这么一来韦亦玄当然也会对于黑巾杀手杀黑巾杀手的事情感到大惑不解,见到黑巾杀手砍下自已兄弟头颅时,难怪他会吃惊,也就是说黑巾杀手怕韦亦玄识破他们来历,而将这些告诉黑巾使者,这两种推断迥然不同,但却很合理。”

*小丁道:“如果是这样,他们杀”飞龙堡“的人就没道理了。”

小邪道:“可能是他们得到了”黑血神针“,再也不必躲躲藏藏,干脆来个通杀,不但是韦亦玄,连江振武也杀。”

阿三道:“可是这些人怎么解释?”他指着地上尸体。

小邪道:“这有很多解释,例如黑市杀手本身就是”飞龙堡“的人,这种事就容易办了,再困难一点,他们可以易容或者欺骗等,反正只要有计划的谋杀是令人防不胜防。”

阿三苦笑道:“我也迷糊啦﹗你作个结论,这样比较好记。”

小邪点头道:“第一,这些人可能死于”黑血神针“。第二,”黑面神针“是在另一批杀手手中。第三,黑巾杀手可能是”飞龙堡“的人,也可能是易容乔装。第四,杀人原因不明。有这四点就差不多了。”

阿三笑道:“我马上就记起来啦,呵呵﹗小邪帮主我们插不插手?”

小邪道:“原则上我们不插手,但我们必须找到这九名黑巾杀手,将”黑面神针“拿回来,我们……”突然小邪苦笑道:“我们有戏唱了。”

小丁奇道:“我们唱什么戏?”

小邪笑道:“乌龟背黑锅。”

阿三小声道:“怎么?”飞龙堡“的人来了?”

小邪点头道:“不错,还不在少数。”

小丁嗔道:“怕什么?我们又不是真的凶手,他们要是乱来,我可不客气。”

小邪苦笑道:“更惨的还在后头。”

阿三吃惊道:“还有更惨的?”

小邪点头道:“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黑巾杀手要将这些人引诱到藘荁丛里面。”

阿三问道:“不是这里比较偏僻不易被发现?”

小邪道:“如果不想被人发现,埋了就是,他们是要用火攻,用火烧死第二批人马,我们也被困在其中,没想到我的专用武器也有人用上了,呵呵﹗”轻轻一笑,有点终日打雁到头来郄被雁啄瞎眼睛之味道。

阿三意犹未尽叫道:“要是有炸葯就更加过瘾。”

小邪打了他一个响头笑骂道:“你他妈的光说风凉话,快点脱下他们衣服,越多越好。阿三纳闷道:“脱衣服?为什么?”

小邪想了一下道:“等一下再说好了,省得”飞龙堡“对我们误会更深。”突地——”这不是误会,而是事实?”话音一落,已有无数人群围了上来。发话者是一位大汉,高七尺余,年约四旬,浓眉细眼,塌鼻宽嘴,小耳方脸,粗壮有如摔角高手,着黑衣,以手大于常人一倍有余。

阿三道:“原来是”飞龙堡“黑旗坛主申强。”

*申强怒道:“原来是你们这些人,好狠毒的手段,竟将本派门下毒杀,今天我要不讨个公道回来誓不为人﹗”音如洪钟,低沉而有力。

小邪看了他一眼笑道:“申大坛主你今天带多少人来?”

申强厉道:“足够捉你们就是,废话少说,快快束手就缚,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小邪叫道:“申强你他妈的也不问一问这些人怎么死的?鬼叫什么?我老人家怕你不成?”挺身前欺“啪啪”轻易的打了申强两个耳光,笑嘻嘻的站回原地。

申强那知这名年轻人出手如此之快,眼前一花,想躲都躲不掉,显是被打了两个耳光,不由得老羞成怒,大吼一声,就想出掌。

“站住﹗”声如洪钟,穿金凿石,震得申强楞在当地。

小邪很满意笑道:“申大坛主咱们有话说清楚再动手,你穷紧张什么,我保证不跑就是,别忘了你们”飞龙堡“是正派人物,应该给人有机会解释的机会,懂吗,大狗熊﹗”他这句“大狗熊”可说得很小声,他知道身材魁梧之人,人都不怎么喜欢人叫他大狗熊。

申强虽然气愤,但他觉得这小子有点邪门,自己身经百战何等场面没见过?没想到被他这么一吼,却也愣了半哃,他叫道:“小鬼你还有什么话说?”

小邪问淔:“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死人?”

申强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作了事有人看见,他跑来通知我,果然你这小恶魔竟将本派弟子贱害,你还有人性吗?”说话之间极其愤怒。

小邪笑道:“别急,我们慢慢说﹗那个通知你的人是谁?”

“一个六旬庄稼汉。”

“他还在你分坛?”

“走了,他通知我们以后就躲起来了。”

小邪指着他骂道:“你这只大笨牛呀﹗连我的同党你也把他放走,搞啥嘛﹗”

申强被小邪这么一耍,立时满头雾水,他奇道:“那个老头是你同党?”

小邪叫道:“不是我同党,他那里知道我杀了人?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杀了人吗?”

申强道:“不晓得。”

小邪笑道:“说你笨你就笨,我是想引你来这里,然后用火将你烧死,懂吗,连这点都想不通?”

申强闻言大为吃惊,看看四周芦苇,如果一点燃,火势立刻不可收拾,他惊道:“小鬼你敢﹗”

小邪笑道:“我为什么不敢?”

有一名武士走到申强旁边向他耳语几句,申强立时哈哈大笑道:“小鬼你唬谁,如果这里着火你不是一样被烧死?哈哈……”他是后知后觉,便……一样高兴。

小邪悠哉道:“反正我要死了,多拉一个嫌一个,我告诉你,我是用”黑血神针“杀了你的部下,你要不要试试?”他抽出一枝金针,闪闪发光的在申强面前晃个不停,哧哧笑个不停。

申强大惊,立即避开,他厉道:“小鬼你好狠。”k手一挥,立即有几名壮汉攻向小邪阿三见状大叫一声,双手齐摥,掌风已扫向来人,只听哇哇数声,阿三已将他们击退,他笑道:“你们看到我胸前写的是什么?武功天下第十耶﹗那个有胆再上来试试我”三撇老蛋“的厉害﹗”语气之间甚是滑稽。

阿四也不甘示弱,拔出剃刀晃个不停,胸脯挺得高高叫道:“我”拔毛剃刀“也不赖,有人想剃光头吗,让你们当一次皇帝,不用钱。”

众人惧于阿三神功,也不敢贸然进攻,两边就这样僵持下去。

突地——

“失火啦﹗不好啦﹗四面都失火啦﹗我们被围住了﹗”

这一声吼叫传来,“飞龙堡”门徒个个手足无措,惊慌不已,忧虑不安。

只见四圆烟雾已连绵弥漫不绝,火星闪烁布满天空,芦苇霹雳啪啦烧了起来,越逼越近,越烧越大。

“哇……”惨叫之声也不时传来,已有不少人被火苗吞噬。

申强大惊叫道:“小鬼你当真玩火了?”他不敢相信天下有这种狂人。

小邪笑道:“玩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申强傻楞了眼。

小邪这时还有心情开玩笑,全然处之泰然,他笑道:“申大狗熊,人已经点燃了,你还鬼叫个什么劲?留点力气去对付阎罗王吧﹗阎罗王是很杀的。”

申强这下可一点主意也没有,又蹦又跳,急得加热锅上的蚂蚁。

小丁也有点着急,她叫道:“小邪别再开玩笑,火势已渐渐逼近,你快点想个法子﹗”

阿三也是很勇敢的一个亡命徒,他笑道:“小邪这一招要用那一招?等火再靠近一点再用。”

小邪道:“你慢慢等吧﹗呵呵……”

“哇……啊……”火势已越逼越近,猛不可当,已烧死不少人。

小丁急道:“小邪你快呀﹗”拉着小邪衣角,甚是紧张。

小邪见倩况也差不多,他才转向申强,他叫道:“申大坛主,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人,这火不是我放的。”接着他将经过说给申强听。

申强一听大叫道:“原来你就是杨小邪?小公主她找得你好苦,老夫刚才……”他觉得自已有点贸然行事。

小邪截口道:“申强这些以后再说,我们先逃命要紧。”

申强叹道:“四周火势这么大,我们……”

小邪道:“不急,听我的,你可愿意将部下交给我指挥?”

申强见情况甚急,他点头向大家吼道:“各位注意,这位杨小邪是小公主的好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现在情况危急,部队暂时交给他指挥,违者以帮规处置。”

众人眼看就要丧命于此,那管得谁指挥,只要有办法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