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19章

作者:李凉

  小丁道:“就是因为这词有点伤感,所以人家才会怀念,你就作作看,故意装做很

悲哀的样子不就成了?”她知道小邪对一些伤感事很不习惯,只好要他装了。

  阿三拍手叫道:“对!小邪帮主,我们以后要到京城演戏,总不能每天演笑剧,还

得来点悲剧才成,你装哭呀!快点,最好哭出来,呵呵……”他一副幸灾乐祸之样子。

  小邪无奈道:“好吧!哭就哭。”拿起酒杯啜口酒。晃到凉亭外,故意学古人一般

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阿三叫道:“快呀!样子差不多够苦啦!狗嘴赶快吐象牙!快点,要不然就来不及

了,人家曹植七步成诗,你已晃了五步,快吐呀!打破记录!”他很紧张的捏着双手,

硬想把小邪逼出诗来。

  “吐就吐!五步半!”小邪再跨出半步,已憋出话来:“流水落花……轻缠,逝漫

漫。……踌躇晚亭慾归,秋雨拦。应不泣,离人泪,几回难。又是花开花谢朱颜残。”

一句通,句句通,小邪走五步半逼出一首词,念完他大叫道:“怎么样?”神气活现的

奔回亭中直叫道:“五步半!呵呵……”狂妄中还带着点孩童之纯真,令人觉得他狂得

可爱。

  “好,好!”阿三大拍其手,不管懂不懂,他都大叫好。

  阿四竖起大姆指叫道:“好!五步半词王,大词王!哈哈……”狂笑的拿起酒杯往

小邪送去:“干!”

  “哈哈……”他们三个乡巴佬,反正也不知道词作得好不好,逼出来就算数,只要

能当上“五步半词王”,三个人是同样高兴,同样快乐,同样大喝其酒。

  而小丁、小雨和小星星呢?她们是女孩人家,也读过不少书,她们被小邪的绝世奇

才给震住了,只这么短短走出小亭,他就念完这首词,而且还是那么哀怨动人,她们已

沉醉在这首词里面,忘了喝釆,可惜小邪并不知道他的词能这么吸引人。

  “哈哈……”小邪已喝得酩酊大醉,迷糊叫着:“阿……三,你看……水中有……

有月……亮,咱们下去……捞……月!”他摇晃着身躯,手指着亭边小泉。

  阿三也是醉猫一只,他晃过来往小泉看了看:“是……是月亮……而且……还有三

个……走……捞月……”话未说完,“扑通”他已扑入小泉里。

  小邪大叫:“阿三……等等……哇……”“扑通”一声,他也掉入水中捞月了。

  “哗啦啦……”阿四慢了一步,紧张追了过来,已将酒菜打翻不少:“还有我……

还有我……”随后也跳下水,又是一声“扑通”“哈哈……”,“在……那里!”。

“在……咦!不见了?”,“哗啦……哗啦……”

  他们在水中找月亮,也不时打起水仗,像小孩一般。

  明月如钩,清风拂雾。

  “叮叮当当……叮咚叮当……”

  琴音已起,来自空山一角,蜿蜒幽美,轻卷夜空,绵绵飘来,忽高忽低,抑扬顿挫,

悦耳动听,令人如沉醉东风之中,勾起美丽遐想,舒畅已极;忽而音韵一折,音如子规

夜啼,巫山猿泣,凄厉哀怨,闻之则泪下,越来越急,琴弦越绷越紧,音韵再转,“叮

叮当叮,叮咚叮……”音密如急雨,劲如狂风大浪,澎湃飞舞,势如江河溃堤,山崩地

裂,骇浪击石,震撼人心,扣心张脉,无所不至,无所不达,震得庭院枝叶娑娑作响,

摇晃不已。终于……

  山回路转,琴音已从高空中折回来,飘潇柔美,有如慈母轻抚怀中婴儿,轻哼催眠

曲,让人不知不觉中已进入梦乡。琴音不绝,轻歌已起……

  “流水落花轻缠,逝漫漫,踌躇晚亭慾归,秋雨拦。应不泣,离人泪,几回难?又

是花开花谢朱颜残。”

  “慾言心,先掩泪,襟袖寒……红解笑,绿能颦,……到情深,俱是怨,犹似旧,

奈人禁,寻思残梦时……”

  琴声、歌声、捞月声、欢笑声……交织一片,不久捞月声不见了,笑声也消失了。

只剩下歌声及琴音犹不知足的弹唱着。

  小邪、阿三、阿四终于捞到月亮,四平八稳满足的在水中睡着了。

  夜,终于静下来。这一切似都已过去。

  微风轻起,再次迎向天边疏星,再次倾诉昨日情衷,那么祥和、那么柔美……

      ※        ※         ※

  “阿三,将那些花拔起来,重新种过,怎么长在青苔上,我看有点营养不良。”

  这已是第二天中午,小邪他们正忙着整理昨天被灵禽异兽撞坏的花园。

  阿三道:“那些花怎么不照规矩长?长脚了会跑不成?”

  小邪道:“我想不是,一定是小雨她们偷懒,让花儿自生自灭,也不照顾一下,快

把它种到土里,还好是遇到我,否则它还不知道要怎么活呢!”

  “小邪!”小丁娇笑道:“小邪你不能乱来,青苔上种的是兰花,你一拔下来就会

枯萎,它要生在那种地方才能活的。”

  小邪看看那几株兰花叫道:“别的花都开了,只有这几株不开,我想它们大概营养

不良,所以想替它们换个地方。”

  小雨娇笑道:“那几株兰花名叫‘一品香’,开花季节和平常兰花不一样,也很不

好种,所以我只好任由它长在那裹,我怕一动它,它就活不成了,你可别乱动喔!哇!

小邪你………”她大惊叫了起来。

  小邪故意要去拔兰花,摸到兰花叶才停下来,他叫道:“小雨你紧张什么?我是想

看看这兰花是不是像你所说的,一拔下来就翘了?”

  小雨又急又想笑,她急道:“小邪你不能……要是活不成,那该怎么办?你忍心看

它们死去吗?”

  小邪笑道:“别紧张,我带来一位兽医,很管用的,呵呵。”他望着小丁直笑不已。

  小丁娇嗔道:“小邪你不能乱来,我可不会医这些兰花,要是花死了,你拿什么向

夫人交代?”她想只有夫人才能使小邪有点在意,希望能奏效,否则自己只好等待医兰

花了。

  果然这招有用了。

  小邪轻叹无奈道:“好吧!这些花好象向我招手说明天再来,我就等它们病重一点

再来,小雨你怎么种这么多花?好象这些花都不会枯萎似的。”

  小雨见他不再拔兰花,也放下心来,她娇笑道:“‘飘花宫’四面都是插天的雪山

围绕着,气候和外面有所不同,在这里的花草树木,以至于小动物还有人,都不会生病,

所以这些花都开得特别久,也特别好看,人也活得特别长命。”

  小邪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你娘这么漂亮,你也差不多。”

  小雨腮颊泛红道:“小邪你以后也可以住在这里呀!”

  小邪摇摇头道:“人活得太长命也不好,时间一到就要到阎王爷那里喝喜酒,那有

时间在世上鬼混。混了几十年你们不嫌烦!”

  小雨笑道:“你真是怪人,别人都想活得长久一点,而你却想喝阎王爷的喜酒,活

在世上不好吗?”

  小邪道:“好是好,但看了七、八、九十年也没意思,也许阎王殿有新釆头,比人

间好上几倍也说不定。”

  阿三笑道:“小邪帮主,我们一起将阎王爷撂倒,换我们管地狱,那样多好啊!”

  阿四笑道:“我专门管拔毛,这样才能学以致用,嘻嘻。”

  小邪笑道:“那阿四你得当畜牲的阎王。你那把剃刀才能步入正轨,生意兴隆哪!”

  阿四笑道:“有王当就好,说走就走啊!呵呵……”

  小邪挥手叫道:“还早,还早!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现

在快点整理,否则晚上又要赶夜工了。”

  阿三道:“是不是像上次被困在夹竹桃林一样?”

  小邪笑道:“这次是你赶而不是我赶。”

  阿三点头道:“没问题,我‘三撇老蛋’从来不含糊赶夜工的……上次是意外,呵

呵。”他想到上次在夹竹桃林,赶夜工赶得睡着了,有点“含糊”,现在补充解释说明。

  众人合力将花园恢复原状,时已将近申时黄昏。

      ※        ※         ※

  一连过了三天,小邪才想到这事。

  在花园里。

  “小雨。”小邪问道:“你娘在干嘛?我有事要找她。”

  小雨道:“你找我娘什么事?重不重要?”

  小邪点头道:“一点点重要。”

  小星星道:“夫人在观月楼弹琴,你有事,我去请夫人来。”

  小邪道:“那你快去。”

  小雨道:“小星星你请娘到前厅,这里风大,娘可能会不习惯。”

  “是,小姐。”小星星蹲身后,立即往观月楼行去。

  小邪问道:“小雨,你们这座”飘花宫“从来就没人来过吗?”

  小雨微掠一下秀发道:“没有,我从小到现在都没看到别人来过。”

  “那你们这些丫嬛又从那里来?”

  小雨沉思半晌道:“听娘说,这些丫嬛都是爹收容的,她们都是孤儿。”

  “你们以前可有老的丫嬛?”

  “有,但她们都已经死了。”

  “这么说来,你们是一代接一代的传下去啰?”

  小雨见小邪问得如此认真,也觉得事情不怎么小,她不解道:“她们是一代传一代

没错,小邪你问这些到底为了什么事?”

  小邪道:“我是为了‘黑血神针’而来,我是想知道,是否真有人能从你们这里偷

走神针。”

  小雨很有自信道:“不可能,从来没有人能潜进‘飘花宫’一步,而且‘黑血神针’

一向都藏在我娘的观月楼里面,连我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怎么会遗失呢?”

  小邪望着她,轻轻一笑道:“事实上武林已出现了好几枝‘黑血神针’,我不得不

查明这件事情。”

  阿三笑道:“小雨这是真的,我差点还挨了一针,好在我武功高强才没有死在歹徒

手中,而他们说‘黑血神针’是偷自‘飘花宫’。”

  阿四叫道:“阿三你算什么武功高强?要不是小邪救了你一命,你早就落蛋啦!”

  阿三笑道:“这样说可以加强效果,也比较动听,呵呵……”他吹牛吹习惯了,对

于这种事已处之泰然。

  小邪道:“小雨,老头子也是为了这件事才把我捉去,也为了‘黑血神针’才离开

你们,说不定神针已真的被偷走了。”

  小雨已经动摇了自己信心,她急道:“我们快到前厅问问我娘。”

  众人立刻往前厅行去。

  他们坐在前厅等了一下,小星星已领着夫人走进来。

  大家起身一揖道:“夫人好!”

  乔夫人含笑道:“好,你们也好。”轻步移向椅子,坐了下来,祥和道:“小公子

你找我有事?”

  小邪笑道:“是的,夫人,我想请问夫人,您可藏有‘黑血神针’?”

  乔夫人点头道:“有的,‘黑血神针’是‘飘花宫’镇宫宝物之一,本来这种奇毒

无比的东西不该留在世上,但祖先们怕本宫遭到劫难,所以也规定不能遗弃,不到危急

也不准拿出来使用,我一直将它保存得很好,小公子你怎么会突然问起此事?”

  小邪道:“夫人你可知道武林已出现‘黑血神针’?而且还是专门用来杀人。”

  乔夫人闻言吃惊道:“不可能呀!我一直将‘黑血神针’放在秘密地方,除了我以

外,没有第二人知道,怎么会呢?会不会江湖传言不实?”

  小邪道:“江湖中真的有‘黑血神针’,我身上就有一支。”说着他拿出一枝细如

牛毛,黑的发亮的小针,递给乔夫人。

  乔夫人接过手一看,她惊道:“没错,这正是‘黑血神针”,怎么会呢?“她非常

纳闷。小邪道:“夫人您能不能将您的神针拿出来看看?说不定有所发现也说不定。”

  乔夫人交还手中神针道:“你们等一下,我进去拿。”说完她已起身往后院走去。

  小雨问道:“小邪你这支神针是那里来的?”

  小邪道:“是从一名黑巾杀手得来的,就是上次在青阳镇追杀我的那群人。”

  小雨不解道:“可是我们‘飘花宫’一向不和外面武林打交道,怎么会遗失呢?”

  小邪笑道:“这支神针并不一定是你家的,也许他们自己造的也说不定,你紧张个

什么劲?”

  小丁问道:“小邪你是说这支‘黑血神针’是黑巾杀手自己打造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