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侠杨小邪续集》

第23章

作者:李凉

渡永天看自已儿子先跑了,自已也不敢恋战,怒喝一声,掌化腾海灵蛟,奇快无比的罩向小七头颅,想一掌将小七击毙于掌下。

小七功力虽高,但对敌经验稍嫌不足,他见对力掌势凌厉,而且快捷无比,想必又出煞手,一惊之下,赶快运起十成功力,双掌舞得虎虎生风,正准备反击时,突然眼前一花,渡永天已不见了。

原来渡永天这招乃以进为退,以攻为守,掌势出到一半立即收手,反身往林中掠去,逃了﹗

小七楞了一下马上醒过来大吼道:“渡永天那里逃﹗”双腿加劲,有如一阵轻烟已追上去。

小邪见状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追上去。

小丁急道:“小邪怎么不追呢?万一渡永天逃掉了该怎么办?”

小邪笑道:“你放心,在山中,小七就是王,没有人能从他手中逃掉的,我就不相信这里还有第二条密道。”

小丁担心道:“渡永天武功高人又狡诈,咱们快赶上去,免得小七他们吃亏,这多划不来?”

小邪很放心道:“小七一身武功已相当高,只是对敌经验不足,趁现在多多练习一番不是很好吗?”

小丁道:“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走嘛﹗”她拉着小邪,硬是将小邪拉往前去。

“好好好﹗”小邪叫道:“我走、我走﹗碰上你,我员的没撇了。”

他们俩已追着后面赶下去,但速度并没有小七快。

突地有几声大喝传来,音如夜枭刺耳已极。

小邪一听跳了起来急叫道:“他妈的有伏兵,快﹗小丁。”话音未落,他已如乌云中之一道闪光,电也似的掠向发音处。

小丁也觉得敌人像来了不少人,亦不敢落后,使劲的往前追去。

只见小七已被四名黑衣蒙面人围在当中,渡永天则消失无踪。

小邪赶上来见状立即叫道:“小七让开去追渡永天﹗”一翻身如苍厉猎免般的罩向四名黑衣蒙面人,小七利用这机会剌出七剑,逼退前面两名黑衣人,闪身往前冲。掠向山头,只两个起落已消失在山头。

四名黑衣蒙面人一看是杨小邪,先是一楞,但随即将小邪困在其中,各尽所学想杀掉小邪。

“原来是冒牌杀手,拉萨大和尚,我找得你们好苦啊﹗”小邪抽出匕首。一封、一卦、一刺一挑、迎向左边那名黑巾杀手:“你们的”黑血神针“带了没有?一起用上来吧﹗说不定还有机会脱身?”话音一落,左边已劈过来两把东洋刀,小邪轻喝一声“鱼跳龙门”“飞鹤穿云”已斜闪避开两把长刀,反手一挥“叮”架掉一把右边砍来的长刀,“嘿﹗”只见他身形如腾空五爪金龙,灵活快捷的送出匕首。

“哇”一声惨叫,一名黑巾杀手背部已被划出一道一尺长之血沟,立时往前栽在地上连滚数滚,但随即又迎向小邪,攻势更加猛烈,似乎想报一刀之仇。

左边黑巾杀手怒叱一声,刀势如虹,厉不可当,化作千百道光芒,有如毒蛇吐信般噬向小邪右臂。这同时有三把长刀分别攻击小邪左胁,背心及天灵盖,个个出手狠毒。招招勾魂夺魄慛人命。

小邪见四刀来势泅漍,眉头一皱,银牙一咬,虎腕微翻,舞出一片银色光幕,带起冷森森剑气,已封掉右边长刀,身形往前倾斜,右脚踢向背后黑巾杀手手腕,这样一来,恰巧避过砍在头顶那一刀。但左臂已快被敌人扎上,“他妈的﹗”小邪怒骂出口已如滚油桶般的往右滚出三尺避开左臂这一刀,匕首再挥,已划破那名杀手前胸的衣襟,差点伤到肌肤。“打﹗”后方那名黑巾杀手一见小邪身形在空中,其势已竭,无法再换招,立即打出三颗铁莲子取向小邪“曲泉”“玉枢”“天容”三穴,其势沉猛有力,足以穿金裂石,紧跟着他长刀全力劈向小邪,恨不得一下子切下小邪脑袋来。

小邪四方受澈,又加上三颗铁莲子偷袭,可以说如入刀山,一不小心就得大卸八块亡魂于此,他见敌人来势太强,如果不使出绝活,恐怕不好收拾,而且阿三那也可能遭到黑巾杀手围攻,情况可能不甚乐观,想至此,心念笃定,拼了﹗“来得好﹗”他一声狂吼,使出浪子三招之杀着“乌龟狗”,剎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林叶萧萧,鬼哭神泣,他已化作一道幽灵般的幻影,翻腾飞舞的击向右面二位黑巾杀手,只见冷芒一闪“哇”惨叫声已传来,七首已砍下一名黑巾杀手头颅。他并未停顿下来,再次翻身挥刀趁势攻击,“砰”“哇”悲鸣声再次传来,又有一黑巾杀手腹破肠流死在当场。可惜小邪右腿“曲泉”穴亦被铁莲子击中,他沉哼一声,右腿不由得往前跪,身形亦摔向前方。刷刷两声,两名黑衣人长刀已利用这机会,劈向小邪左肩及背部,小邪闪避不及只好踉跄往地上滚去,一个翻身,背部已火辣辣被砍了一刀,痛彻心骨。

“用”黑血神针“﹗”话音一落,两名黑市杀手左手已多出一枝乌黑泛出寒光之小针,乃针并用已奇快无比的罩向小邪。

小邪虽然曾被“血环”咬过,也服过它的鲜血,照理来说应该不怕“黑血神针”,但他觉得现在小丁不在,没有必要去尝试,万一昏迷不醒那就惨了,一时之间他不敢轻尝神针滋味,而节节被逼得往后退去。

“嘿嘿﹗”黑巾杀手见小邪惧于自已手中神针,不禁已得意忘形,时时发出冷笑,他们想只要划破小邪一点点皮肤就能赢得这场战斗,所以出手之下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全然不把小邪放在心上。

突地——“阿三--”一阵快捷而急促,带着惊惶之尖叫声已划过天空,这声音正是小丁急躁、害怕、恐慌而发出的声音。

“他妈的﹗”小邪一听不由得血气翻腾,怒火攻心,他知道阿三已出事了,他能忍受自已受伤,但不能看到甚至于感觉到朋友受伤。“他妈的什么黑血神针﹗啊--”只见他眉头倒竖,双目尽赤,张口大吼,鬼哭神嚎,鹤唳虎哮﹗有如拼命三郎,身躯不避不闪直往前冲,封、挂、挑、砍、劈、刺、砍、再砍、又砍﹗夺魂慑魄有如厉鬼索命。

两名黑市杀手那有看过这样恐布猛狠之人,不觉心头一寒,楞了一下,但只这一下“哇”“啊﹗两声哀叫已传来,他们长刀已被劈断,不但如此,连人也被劈成两半,这还不够,他们俩已如被切豆腐般的,被小邪刀势砍得肢离肉碎,五马分尸,骨碎身粉。小邪这一击,足足将他们两人斩成二、三十块,当场被肢解,而他自已胸口及右臂已插着”黑面神针“,左腿也被划了一道血痕。小邪有点感到头昏,也许是”黑面神针“毒性太强,他身体一时无法适应,但喘了几口气,已恢复正常。他拔下”黑面神针“一提气已如狂风似的飞向阿三那边,忍不住内心悲愤他又狂吼”啊--“音如千百斤炸葯同时爆炸般,气盖山河,震垮三山五岳,击退长江骇浪,震得林鸟惊飞,野兽恐惶咆哮,音传数百里久久不能平息。人影一闪、再闪、再闪,快得不能再快,像金元宝从手中掉落地面,元宝末落到地面而小邪已掠到阿三那边。他见到阿三躺在地上,阿四、小丁力拼三名黑巾杀手。”啊--“又是一阵狂吼,小邪匕首再挥,当空罩下三名黑巾杀手,他人如滔江狂龙,刀加索魂阎王合,寒光凌空飞掠快逾流星飞逝,冷芒一吞一吐再挥”哇……

……“霎时惨叫连天。小邪加入无人之境,摧枯拉朽,猛不可当的砍向敌人,寒芒一闪即逝,三名黑巾杀手已尸横当头,有的缺手缺脚,有的头断眼凸,有的肚破肠流,没有一俱是完整的,死状甚是悲惨。小邪有如索命天神,拿着一把血淋淋的七首,痴呆的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血一滴滴从匕首尖往下掉,令人触目惊心。小丁见强敌已除,赶忙叫道:“小邪你快过来﹗”说完她已掠向阿三身前替阿三检查伤势,并迅速替他疗伤。

从小丁尖叫出口到现在,也只不过两分钟不到的时閰,而这短短的时间里,小邪已砍死了七名敌人,他的狠、他的猛,真够令人心寒。本已进入疯狂状态的他,还好有小丁这么一叫,他才清醒过来,想到阿三,他立却转身急道:“阿三如何?”说完已扑上去看看这位多年生死之交。而阿三现在正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

小丁连忙道:“还好,已径没事了。”

“没事就好,呵--”他喘口气,才将一颗悬在口中的心放了下来,随却他又想到小七,他反身向阿四道。:“阿四你追上山头找小七,我马上来。”

“是﹗”阿四头也不回以“八步赶蝉”之上乘轻功直追上山颜。

小邪问道:“阿三也中了”黑面神针“?”

小丁点头道:“是的,否则他也不会立即昏迷,还挨了一刀。”她拿出一支小针交给小邪。

小邪接过手恨道:“这些天杀的,卑麻无耻﹗”他又看看那三名黑巾杀手,立即上前在他们身上翻找东西,不久他才走回来道:“可能”黑血神针“都已回笼,上次在天山找到一支,然后又在白水镇附近得到一支,今天又找到三支,江振武他也说过一支用来配葯,只剩五支在敌人手中,现在终于收回了,而这十名黑巾杀手已全部死亡,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小丁奇道:“死了十名?我好象只看到七、八名﹖”

小那道:“刚好十个,开封灵感塔前,他们十个人一起出现,结果被韦亦玄杀了一个,在太原府近郊,我亲手杀死了一名,第三名是在白水镇被人用飞刀射死,其它七名都在这里。”

小丁点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记起来了,但他们不是西域训练出来的杀手吗?怎么会投靠江振武而后又叛变了?”

小邪道:“这个问题在白水镇时,那名杀手不是都说了?他们都是西域来的,本来和江振武合作,但后来江振武不照规定将”玉观音“交给他们,所以他们才叛变,可是他们却任何人都杀,真是死有余辜。”

小丁又问道:“今天他们又为什么要救渡永天?”

小邪轻笑一声道:“西域杀手本来就唯利是图,只要渡永天给予重利,他们可就六亲不认了,渡永天也算是卑鄙小人,这样一来恰好一拍即合,这事不足为奇。”

小丁恍然道:“难怪渡永天拼命往北跑,原来他早有藏身之处。不过这七名黑巾杀手来得也真巧,竟然会在这里碰上。”

小邪笑道:“这可不是巧合,而是黑巾杀手有意要寻找渡永天,我们能想到渡永天走山路,他们也能够想到,只不过他们第一次就想到渡永天走山路,而没想到渡永天曾经走官道再改走山路。”

小丁道:“你意思是说黑市杀手和我们第一次的想法相同,一直都往山上寻找,没像我们一样从山上走到官道,再出官道改回山路,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你聪明就对了啦﹗呵呵﹗”

最后一句话她也是临时才悟出小邪话中之含意,也高兴的笑起来。

小邪轻笑道:“不过他们也满不错,能猜到渡永天会往这条路走。”

小丁娇笑道:“这也替我们省了不少麻烦不是吗?”地含情脉脉的望着小邪。

小邪轻抚她秀发道:“阿三怎么样了?等他醒过来,我们得追上山去,以免小七又出事。”

小丁看看阿三道:“阿三失血过多,一时之间恐怕不会醒过来,我看你还是先到小七那里,我在这里等你们如何?”

小邪点头道:“也好,如果有危险你就大叫,最好是找个隐密地方躲起来。”

小丁颔首道:“我晓得,你快去吧﹗”

“好﹗”声音一落,小邪已在十丈开外,几个起落,他已消失在山腰处。

小丁望着阿三,叹口气,抱起他往丛林中走去。

在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只有他们自已能了解,许多年以来,他们一直同生死共患难,虽然小丁和小七是后来才认识小邪他们,但这并没有隔阂他们之间的友谊,阿三的受伤,就是大家的受伤,阿三的痛苦也是全通吃帮的痛苦。许多次以来,小邪一直维护着他们,不让他们受伤或受到一丝痛苦,宁可自已去挨刀接受痛苦的煎熬,也不愿朋友有所损伤,那是因为小邪他认为自已能承受住更大的痛苦而不倒,也因为他承受痛苦比看到朋友受伤更来得好受些。时常小邪在受重伤之下还能若无其事的谈笑风生,也因为小邪三两天就会受伤,久而久之众人也胁惯于小邪受伤,今天阿三受伤昏迷了,不但震撼了小邪心灵,也勾出小丁对阿三的关怀,这份纯真的友谊不是任何东西可以比拟。还好阿三并没有一睡不起,否则真不敢想像小邪他们是如何去接受这个事实。也许他们会发疯吧﹗

在山岭西侧断崖上。

小七正将渡永天缠住,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互有胜负。

阿四也迎着渡飞,好几次渡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奇侠杨小邪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